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七十七章 傻子不傻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拿出警官证,解释自己在抓捕犯罪嫌疑人。几位热心大姐明白了他的意思,帮着暂时清空女厕,他得以进了女厕所。

    一进女厕所,印证了楚天齐的猜测,果然是一出金蝉脱壳。所有半封闭蹲坑小间的门都开着,在最靠里边那个门上搭着那小子的衣服,门里边放着一把大扫帚,门锁连同合页与门相连着,门框上只留出三个小螺丝钉的眼儿。不用说,刚才那小子弄坏了这个存放杂物小间的锁子,躲在里边,然后……

    正这时,那个半裸*女人走上前来,嚷嚷着:“警察同志,你可得给我做主啊,我这就算是报案了。你得给我抓*住小偷,要不我可怎么出去?就我现在这样子,人们还以为我不是正经人呢。”说到这里,女人才意识到,面前站着一个大男人,脸“唰”的一下红了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听我解释,我不是市里警察,还要继续抓捕嫌疑人。你要报案的话,可以打辖区派出所电话。”楚天齐说着,拔腿就走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人民警察爱人民,人民警察人民爱。你怎么能见死不救呢?我那可是好几百块钱的衣服,就这么丢了?”说着,紧紧跟了上来,拉住了楚天齐胳膊。

    楚天齐甩了甩,没有甩掉,皱眉道:“大姐,什么事都得有个程序,该怎么做我已经告诉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天下警察是一家,我就得找你。你说你不是市里警察,那你怎么上市里抓人呢?”女人讲的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真是烂草缠腿,楚天齐都怀疑这女人是那人同伙,但苦于没有证据,又不便对女人询问。可女人却紧紧抓着自己胳膊,这像什么话?何况还是一个半*裸的女人。楚天齐脸一黑,沉声道:“我在执行重要任务,如果你要这样的话,我就按阻碍执法对待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一楞,嚷嚷着:“你……你是警察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女人一楞神,手上松劲的时候,楚天齐猛的抽*出胳膊,向前跑去。

    刚跑出两步,就听后面有女人在号啕大哭:“这是什么警察?竟然见死不救,竟然……”

    管不了那么多了,脱身才是正题,楚天齐一口气狂奔出有三公里左右,连着拐了两次弯。

    停下脚步回头看去,那个女人没有追来,楚天齐这才放了心,站在那里喘着气。此时衣服已经被汗湿透,紧紧贴在身上,非常不舒服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还上哪去找嫌疑人?只能去找那三位同学了。

    抬眼望去,可以看到公园那高耸的过山车,看样子没有多远。但楚天齐没有选择步行,而是打上了一辆出租车。他之所以没有省这几块钱,一是自己实在有些累了,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怕再遇到刚才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出租车很快到了公园,楚天齐付款下车,却不见三位美女的影子。拨打三人电话,也都通着,但却没人接。他四顾望去,才发现过山车那些尖叫的人群中有那三人。

    也不管他们看没看到,楚天齐冲着三人招了招手,找到一个阴凉地,坐下等她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幕降临,整个天际都是一副似黑非黑的样子。

    荒凉的郊外,一处隐蔽的地方,屋子里灯光昏暗,一个瘦削男子正在接着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里是一个下属的语气:“大哥,没打扰您吧?”

    瘦削男子道:“说正事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傻子汇报了一件事,我觉得很重要,需要向您汇报一下。”对方的语气很谦卑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瘦削男子只说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电话里传来声音:“大哥,由傻子直接向您汇报可以吗?”

    瘦削男子“嗯”了一声,算是答复。

    手机对面马上换了一个声音:“老大,我今天发现那个姓楚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姓楚的?”瘦削男子比刚才多说了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楚天齐,沃原市的那个小乡长。”对方说到这里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瘦削男子“哦”了一声:“是他?怎么回事?详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对方声音传了过来:“是。今天我正在定野商厦外面踩点,就见他和三个女人有说有笑的,像是要去商厦买东西。我就在后面跟着他,想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。没跟多长时间,就被他发现了,于是我就玩命的跑,终于利用红绿灯的间隙,摆脱了他。也是凑巧,后来我刚到公园附近踩点,结果又遇上了他。他这次更难缠,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他。然后,我就来向喜哥报告,喜哥又让我向您汇报。”

    男子再次“哦”了一声,过了一会儿才说:“傻子,我问你,你见识过他的手段吗?你和他比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三年前见过。”对方诚实的回答,“我比他差的远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今天他两次遇到你,怎么就没抓到你呢?这里面不会有什么差错吧?”瘦削男子一边说话,一边拧断了手边的一支香烟。

    肯定是听明白了男子的意思,对方的声音显得有点儿惊慌:“老大,您听我说,是这么回事,有特殊情况。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,我知道他很暴力,所以就向人多的地方跑。我个子矮,就尽量猫着腰,又不需要顾忌身旁的人。而他虽然手上、脚上功夫都厉害,可他不能左冲右撞。此消彼长,我反而比他快,先一步拐到了另一条街。

    另一条街不是步行街,辅路行人少的多,我和他赛跑肯定吃亏。于是趁他还没拐弯,便顺着楼房外面的滴水管爬了上去。待他走出很远的时候,我迅速从滴水管上下来,瞅准绿灯时间,冲过了路对面。等他发现的时候,我早已打上了一辆出租车。第二次和他相遇,我确实没有想到,心里有些发慌。而且他也接受了上午的教训,追的我很紧,眼看着就要被他抓*住,我只好进了女厕所。果然他没敢进去。

    我躲在里面的杂物间正在想办法,就听到外面有动静,便从门下面空隙一看,是一个女人在脱衣服,那女人背对着我,皮肤很白。一开始我不太清楚,后来我明白了,那个女人穿的是连体衣服,上厕所时需要把衣服整体从上面褪到小*腿上。女人肯定是怕弄脏,才特意把衣服脱下来,连同墨镜和头上纱巾,都放到那个袋子里,挂到了外面的一个挂衣服钩上。

    我一看有机可乘,待那个女人刚进另一蹲坑,我马上从里面出来,换上了她的衣裤。也是老天有眼,没有别的女人进来,否则一叫就麻烦了。于是我穿着女人衣服,围着纱巾,戴着墨镜,扭扭捏捏出去了。他当时只扫了我一眼,就把头扭向一边,我才得以打车跑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瘦削男人笑了:“哈哈,傻子不傻嘛!聪明的很,我让喜子赏你一千,好好去潇洒一下。”然后又问,“还有什么发现吗?”

    “谢谢老大。”对方的声音透着惊喜,“对了,老大,我发现和他一起的三个女人中,有一个好像是条子。以前我去办户口的时候,似乎见过她。”

    男人再次“哦”了一声,道:“让喜子接电话。”停了一下,他说,“喜子,听傻子刚才所说,那小子不像受伤的样子呀,看来赵六是撒了大慌了。撒下人马,一定要找到那个叛变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好的。”手机对方的喜子回答很干脆。

    “如果那个女的是条子,他会不是也是呢?他现在还在定野,是上次没回去,还是又来的,他来干什么?”瘦削男人一连提了两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条子,否则不可能中了傻子的手段。”喜子说,“我马上派人调查一下这小子。”

    “要小心,那不是个善茬。”瘦削男人说完,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擦干头发,穿好衣裤,去敲了旁边的客房门。连敲了好几次,里面才传出一个慵懒的声音:“等着。”

    屋门一开,肖婉婷站在门里。她上下打量着对方,又把头凑过去,嗅了嗅:“嗯,这次没那么臭了。”说完,转身向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走进房间,随手带上房门,见三女都像肖婉婷一样吸着鼻子,很是尴尬。于是打趣道:“没那么夸张吧。”

    “夸张?本来就是嘛!真不知道你去干什么了,浑身湿透,还奇臭无比,刚才出租车司机都一个劲儿的吸鼻子。”肖婷婷连连用手扇着风,就像还有臭味似的。

    “师兄,老实交待,你刚才说是遇到了一个熟人,两人谈了很久,不会是蹲坑谈吧。”岳佳妮也跟着起哄,“要不就是你在体验生活?”

    楚天齐手指两女:“真拿你俩没办法。你们也多跟周师姐学学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可学不来,师姐是谁呀?”岳佳妮说着,还做了一个滑稽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师姐当然好了,多温柔、多体贴。”说着,肖婉婷指着楚天齐身上衣服,“你看这半袖买的,就像量身定做似的。要是提前没做功课,能这么准?刚才在师姐屋里洗澡,什么感觉?没有做白日梦吧?”

    周仝向肖婉婷身上拧去:“婉婷,瞎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眼呀?”肖婉婷早有准备,向旁边一闪,“我看师兄把火车票退了吧,反正多住一晚也不多浪费钱,那屋可是大床。”

    “婉婷,想死啊。”周仝一下子跳起来,向肖婉婷冲去。

    “都几点了,赶紧吃饭去。”说着,楚天齐快步走向门口,拉开屋门,走了出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