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七十八章 赵六来电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到外面吃饭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八点了。在吃饭期间,肖婉婷还是一直拿周仝和楚天齐说事,岳佳妮也跟着帮腔,惹得周仝脸红不已,三人不时打闹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多插话,他知道插话的结果就是引火烧身。就是这样,肖婉婷、岳佳妮也没有放过他,总是奚落他两次放她们鸽子,没有一点东道主的诚意。这时候,楚天齐只得以酒赔罪,不时向三位敬酒。

    一直吃到晚上十点多,晚饭才结束,楚天齐把三人送回酒店,自己才打车到了火车站。当然,晚饭和酒店费用都是他付的。就是这样,肖婉婷还说他小气,说他故意躲出去。

    好男不跟女斗,楚天齐没有与肖婉婷逞口舌之利,更何况还是这么一个可爱的党校师妹。

    在车站等了有一小时左右,楚天齐坐上了开往省城的火车。

    火车启动了,楚天齐的思绪又回到了白天发生的事上。

    今天的事情,楚天齐没有和三位女孩说实话,那也太丢人了。堂堂县公安局局长,竟然把一个小毛贼跟丢,而且还在同一天发生了两次,尤其第二次更是被对方戏耍一番,真正是从眼皮底下溜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知道,一旦和她们实话实说,就会成为她们的话柄。尤其肖婉婷那嘴更是不饶人,说不准会说出什么雷人话语,没准就会给自己扣上一个“偷*窥男”的恶名。于是,他编的是一个偶遇朋友的谎言。

    三女自是对楚天齐路遇友人的说法表示怀疑,但也并没有深究,而是拿他身上的味道没少说事。所以,他到酒店的第一件事,就是洗澡。半袖也被汗湿的不像样,他用水洗净,准备就直接穿上,而周仝却适时送来了新买的半袖。

    本来接受对方的衣服多有不妥,但对方已经按自己尺码买回,只得接收下来。他要把衣服款付给周仝,结果周仝脸色一寒,直接回了句“你是不是瞧不起人”,他也只得做罢。

    也真奇怪,三女都像是约好了似的,没有提到“宁俊琦”三个字,不知是知道了自己和她的关系现状,还是有其它什么考虑。倒是肖婉婷一个劲儿拿周仝说事,而周仝也是娇羞多于嗔怪。这不禁让楚天齐有些头疼,担心会引来无中生有的麻烦。

    不想这事了,还是想想追人的事吧。

    今天楚天齐追的那个人,不是别人,正是他在三月四日那天遇到的“傻子”。那天,楚天齐坐班车,由定野市赶往许源县。中途上来四个人,看那做派,就不像正经人,类似三年前玩“红蓝铅骗局”的人。不多时,汽车再次停上,这次上来了一个“傻子”,就是今天追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傻子”上车不久,骗局开始了,不过这次不是“红蓝铅骗术”,而是改成了“易拉罐”中奖骗局。就在按程序快要进行到骗局关键时刻,就在楚天齐等着出手的时候,当时“傻子”注意到楚天齐的眼神,先是一楞,随即下车,那四人也下了车。

    几天后,发生了“痦子赵六”夜间行刺未遂的事。据赵六交待,正是那个“傻子”透露了楚天齐的行踪。到县局赴任后,楚天齐特意安排厉剑,注意“傻子”动向。但从那天后,再没有看到“傻子”其人。后来在赵六来电话的时候,透露了其中的玄机。楚天齐断定,肯定是赵六失踪时留的纸条引起了“傻子”的警觉,“傻子”躲起来了。

    今天和三女逛街,一开始并没有发现异常。后来到定野商厦门前的时候,楚天齐感觉到背后一双眼睛注视着自己,但他又不确定,才故意和三女斗嘴,偷偷观察身后情形。就在他再次向前走去,就在肖婉婷说出“楚天齐同学”时,他猛然回头,捕捉到了那双眼神。

    两人一对视,“傻子”迅速收回目光,撒腿就跑。那时,楚天齐已经断定,此人就是“易拉罐骗局”中的那个傻子。虽然那天对方蓬头垢面,但却无法掩饰眼神,正是从眼神中,楚天齐断定了其人身份。

    “傻子”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是早就盯梢跟着自己,还是偶遇?对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?他到底是受何人指使?一连串的疑问,出现在楚天齐脑海中。同时,他还有一点弄不明白,今天即使看清了对方的容貌,但他还是想不到在那里见过对方。

    这个“傻子”到底是谁?想到“傻子”两个字,楚天齐苦笑的摇摇头,对方根本不傻,对方机灵的很、油滑的很。倒是自己和对方比起来,是个傻子,傻的让人无语。

    凌晨两点多的时候,火车停靠雁云火车站,楚天齐直接打车去了酒店,酒店是云翔宇帮着提前定的。本来云翔宇表示要接站,但楚天齐以“坐车时间不定”予以婉拒,他不想让对方大半夜等着自己,自己一个大男人直接到酒店就可以。

    上午十一点多的时候,云翔宇到了酒店,同来的还有于涛。趁着还没有喝酒,楚天齐把提前带的一些资料给了云翔宇,然后才出去吃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到了五月四日,楚天齐已经到了省城三天。本来楚天齐这次也准备见见导师姜教授,可是五月二号打电话的时候,姜教授老两口又出去旅游了,楚天齐便只得做罢。

    这三天当中,云翔宇、于涛整天陪着他,吃饭、喝酒、聊天、去景点。期间,云、于二人的妻子、孩子也参与了几次就餐。

    今天午饭还是一起吃的,下午云、于二人正好都有事,三人便没有在一起。晚饭的时候,楚天齐便自己到了外面,选择了一家上学时经常去的串店。

    串店就在河西大学旁边,老板没有换,还认识当年河西大学的风云人物、校学生会主席。尤其三年前楚天齐又来过这里,老板对那天的事情还记忆犹新,当时还引起了小学*妹、学弟的关注,楚天齐最后是溜到厕所才躲开的。

    和老板打过招呼,闲聊几句后,楚天齐点了羊肉串、骨肉相连、烤鱿鱼须,就着扎啤,吃喝起来。一边吃喝,一边随便四顾着。

    现在是晚上七点多,天还没有全黑,气温多少低了一些。烧烤店里的人比平时要少,这主要是由于五一放假,河西大学的学生少了。但就是这样,上桌率仍然达到了九成。当然,翻桌肯定比平时也要少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成双结对,有说有笑的男女,楚天齐又想到了自己,想到了宁俊琦。两人已经半年没见面了,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,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。但他相信,她肯定在想着自己,就像自己想着她一样。

    刚到许源县公安局,工作比较多,操心的事也不少,白天基本都要忙工作,晚上也会自己加班。但每当夜深人静,躺到床上的时候,还是不由自主的会想到她。

    尽管心里想着宁俊琦,也想了解到对方的情况,但楚天齐并没有联系对方。首先是因为李卫民曾经对他有过要求,提出了两人见面的条件,这虽然称不上君子之约,但他也准备遵守着。其次,宁俊琦一直没有联系自己,连新手机号也刻意隐瞒着自己,说明她也受到了同样的约束。那自己就是想见的话,也是徒劳。

    楚天齐之所以要遵守约定,就是要让李卫民在事实面前无言以对。再退一步讲,如果宁俊琦在此期间有什么变化的话,那只能说明两人缘分不到,也间接证明李卫民有一定的预见性。

    尽管遵守着不主动联系的约定,但楚天齐心里还有一个愿望,期待着不期而遇。如果是那样的话,李卫民就不能赖自己不守约定,也说明这是上天的有意安排。所以,在省城这几天,楚天齐只要去到街上,就会东张西望,目光扫向美女。为此,好多美女频送秋波,但也有个别女孩会投来厌恶的目光,尤其女孩旁边的男孩往往会怒目而视。可是上天并没有眷顾他的用心,他期待中的人根本就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思绪。他拿出手机一看,是一个陌生号码,好像还是外省的。

    略一迟疑,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一下,才传来对方的声音:“我是赵六。”

    赵六?哈哈,你这个家伙终于来电话了。尽管楚天齐有些兴奋,但他还是淡淡的说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真是贵人多忘事。”赵六语气中略有一丝不满,“什么时候能给我解药?”

    “解药?什么时候?”楚天齐一副慵懒的口吻,“看情况再说,那得看老子高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赵六的声音变得焦急:“什么意思?你要耍赖?姓楚的,做人可不能这么言而无信。”

    “少扯没用的,你也配说‘言而无信’?”楚天齐回呛了一句,“他*妈的,到现在你有好多事还没跟老子说,还要求老子讲什么信用?”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呀,姓楚的,你不会是想耍我吧?”赵六嚷道,“那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道:“不行又怎样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