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七十二章 耍心眼谁不会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时间到了四月二十四日,星期三。

    早上刚一上班,楚天齐就打电话,叫来了财务科长贺敏。

    一进屋子,就发现局长面色阴沉,贺敏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。但还是试探的问:“局长,您找我?”

    楚天齐眉头微皱,说道:“贺科长,你是财会专业毕业吗?你这些年一直从事财会工作吗?”

    贺敏一楞,很是纳闷,但还是如实回答:“报告局长,我在定野市财贸中专上学三年,毕业后分配到县供销社做了三年出纳。八年前调到县公安局,先做出纳,后任财务科副科长,两年前担任财务科长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楚天齐拉着长音,连连摇头,“不像,不像呀。”然后他又问,“上中专是自己考的吗?不是走后门吧?”

    贺敏尽管心中不快,但还是骄傲的说:“局长,我那是正二八经考上的。在那年中考时,我考了全校第一,要不这个指标还轮不上我呢。作文还是满分,全市就两个满分作文。”

    “财会专业毕业,一直从事财务工作,工龄十一年,中考作文还拿过满分。那就是说,你既有专业知识,也有实际工作经验,文字功底也很好喽?”楚天齐说话时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吧。”贺敏看似谦虚,实则自得的说道。说完后,她忽然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是对这事不重视,是应付我,也是在糊弄全体干警。”说着,楚天齐从抽屉里拿出几张纸,甩在桌上,“这是昨天你交给我的,你自己看看,这些潜词造句,像是财务专业人士说的吗?像是作文满分的文字功底吗?”

    果然是这事,但贺敏没想到对方会用这种方式说出来。现在自己有言在先,已经钻进了套,连个回旋余地都没有了。如果自己说写的没问题的话,那就是大睁两眼说瞎话,是在当面欺骗领导。如果要说是因为自己水平不够,那这十一年的工作经验,还有三年的专业学习,以及满文作文的事又该如何解释?岂不是自己太饭桶了?她真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,抽自己嘴欠,怪自己说话太满。

    但她转念一想,又想开了,无论自己怎么说,对方都有对付办法。因为自己实在没有按对方要求去做,更没有按专业人员的水平去写,就是在耍滑头。对方不问便罢,一问的话指定露馅。她知道对方已经想好了办法,自己别无选择,只能按对方的要求去做了。于是,她换了一种方式道:“局长,我这几天压力很大,思维也偶有混乱。为了不耽误公布,还请您亲自指导一下,您怎么说我就怎么改。”

    还算你识相。楚天齐心里这样想着,但嘴上却说:“好吧。”说着,指着纸上的文字道,“你看,这里写的就太啰嗦,一下子写了七八条原因,干脆就留下一条,‘由于单位人员借款未还,占用财务资金严重,致使正常支出不能及时报销,也无有足量流动资金,严重影响了单位日常工作,严重影响了办案效率,严重阻碍了局里整个工作进度。’

    还有这,不要写什么‘局长说’,就是我说的那些话,也是依据财务规定说的。你就写‘依据《许源县公安局财务管理条例》第几条’,具体是那几条,你比我清楚,要写准确。还有这,措辞必须要严密、严厉,按你现在写的,倒像是在商量,倒像是在求他们似的。还有这,也得改改,改成‘经局领导班子成员会研究,一致通过四月底全部归还借款的决定’。其它地方你再好好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局长怎么说,我就怎么写。”贺敏老实的回答。但心里却在想:你也说话有反复,上次还让我注明财政拨款未到,现在又不让写了。还不是把责任推到了别人头上?谁不知道,财政不拨款,就是因为你。当然她这也只能是心里想想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怎么说,是财务规定怎么讲。”楚天齐语气缓和了好多,“当然了,我不是财务专业人员,刚才说的这些,就是个大概意思,具体的语句还是你来写。你只要用心去做,肯定是能写好的,你可是中考作文满分,又是财会专业毕业,还有十一年财务工作经验的同志。”

    “我尽量吧。”贺敏点点头,又问了一句,“局长,还有其它事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能改完?”楚天齐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争取一个小时内,您看行吗?”贺敏一副请示的口吻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这样吧,再多给你一些时间,中午下班前送来就行。尽量写的更严密一些,慢工出细活。”

    贺敏心中暗道:你怎么说怎么有理,一会儿让快,一会儿又说“慢工出细活”。心里这么想,但她肯定不敢说,而是老实的说了两个字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十一点多的时候,贺敏送来了修改稿。

    楚天齐仔细看过两遍,然后说道:“不错,写的不错,和上午那份比较,简直就不像出自一人之手,说明你用心了。”说着,他话题一转,“对了,从上次开会定了催款的事以后,有人还款没有?”

    贺敏摇摇头:“没有,以前的欠款一分没还。倒是近几周新借支的,都及时报票冲了帐,没有新欠。”

    “嗯,看来只要有行动,就会有一定效果。只是这效果远远不够,还差得远,尤其这个坏现象绝对不能继续下去。”楚天齐想了想,“这样,你下午再好好审核一下欠款明细,一定要把金额和日期弄准,最迟在下午下班前发给各科、室、队、所。对了,在这份说明上再加一条,要求各单位收到后第一时间准确传达,局里会专门进行抽查、回访。如果发现没有传达,或擅自更改意思,一经查实,追究一、二把手的责任。连个传达都搞不好,有什么资格领导好多人?

    把现在这份给我留下。我下午正好到政府找魏县长有事,就把这个报给他。他主管财政,可以帮我们扣款。工资要是够的扣工资,工资不够的扣其它补助,实在还不够的,那就只有扣财产了。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我就不信这个邪,占着公家钱不还,还有理了?”

    “哦,好的。”贺敏老老实实回答完毕,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盯着门口方向,楚天齐轻声道:“哼,耍心眼谁不会?”

    昨天快下班的时候,贺敏送来了那份说明。楚天齐上眼一看,就知道那根本不是自己要的东西,而是她按照曲刚等人的语气写的。这在他的意料之中,但他当时没有说什么,而只是说了句“我看看”。他不知道曲刚等人会暗自欢呼姓楚的好哄骗,还是在冷眼旁观,亦或是忐忑的等待呢。

    明知贺敏会写出违背自己意愿的东西,但却没想到,竟然写成了乞讨书一样。整个感觉不像是理直气壮的要回自己的东西,倒像是乞求别人施舍一样。既然你贺敏甘愿做别人的传声筒,那我就用高分贝震你一下。故此,楚天齐今天一见贺敏,就给了她一些颜色,让她知道自己不是不惹的。果然,后来她老实了,完全按自己的意思改了内容。

    有些人就是自做聪明,总觉得别人傻,总拿我姓楚的当小毛孩子。楚天齐明白,贺敏昨天送来的那份说明,可能不止曲刚等人的意思,没准也得到了赵伯祥的认可,也许还有其他人参与。因为按自己的要求,就触碰了好多人的利益,他们自然想有所反弹,但他们实在占不到理上,不能与自己明着来,就采取了这种私底下出主意的方式。

    俗话说的好,“不给点颜色看看,就不知道马王爷长三只眼”。前天曲刚还想来个倒有理,还想倒打一耙。本来他故意没有及时报告,还说了一堆臭理由,而且话里话外好像只有他懂破案,好像自己屁也不懂似的。就是退一步讲,即使你曲刚懂得多,那也正常,你本身就是主管破案的,是副局长。而自己是局党委书记、局长,就是掌控全局,指挥你这个副局长的。何况自己也并不是完全外行,最起码首都强化培训过,而且自己也在努力钻研着。

    你曲刚自以为是,还不照样让乔丰年家属骂作“胡吃海喝”?当时曲刚鼻子都气歪了,想起来就好笑。

    曲刚一直和自己不对付,从自己来的那天就开始了,即使和自己对着干,也可以理解。可你赵伯祥竟然戴着一副和善的面具,却又不想对我有实质性的支持,那就怪不得我也耍你一把了。

    上次表决处理乔晓明的决定时,赵伯祥就耍了滑头,故意晾了自己十几秒,前天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故意迷惑对方,骗鬼去吧。

    尤其你老赵本来就是上门打听催要欠款的事,却仍然又戴了一副假面具。又是解释所谓误会,又是假装介绍乔晓光情况,又是假装汇报乔丰年被打一事,尽来这些马后炮,早干什么去了?

    你既然想耍我,那我就也耍你一把。于是,楚天齐在和曲刚说乔丰年被打案子时,故意把赵伯祥卖了,说是赵伯祥汇报的,让曲刚在心里骂他赵伯祥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想到一个问题:赵伯祥早不来晚不来,等仇志慷前一天晚上汇报过了,他赵伯祥却来了。曲刚也是一样,好几天没汇报,等自己找他的时候,他却带着报告来了。这是巧合吗?还是……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