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六十五章 高家的惨遇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年青男子也坐到炕沿上,问道:“局长,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咱俩可是两次见面,要知道你的名字太容易了。”说着,楚天齐一指对方前胸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脸上一红,慌乱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楚天齐和这名年轻男子确实有过两面之缘。

    最近的这次是本周四,就是楚天齐在看守所视察完,向院外走去的时候。当时有一名警察差点和楚天齐撞到一起,两人都楞住了,那名警察就是对面的年轻男子,楚天齐特意记下了对方胸前的警号。在当天下午,楚天齐就从花名册上查阅了警号对应的信息,知道了年轻警察名叫高峰。

    之所以查阅年轻警察的信息,主要是缘于三年前的见面,楚天齐对对方有印象,而且印象很深。三年前就是在许源县见面,见面地点是许源镇派出所。当时楚天齐被“刀疤”、陈文明合伙诬陷,陈文明要敲楚天齐竹杠,结果楚天齐坚决不就犯。陈文明怒不可遏,叫来四名警察,让四人用黑洞*洞的枪口对准了楚天齐。死马当活马医,楚天齐万般无奈情况下,向众警察陈说利害,其中有一名警察放下了枪,就是这名年轻警察。

    知道这名警察心中存有良善,在离开那间屋子的时候,楚天齐还特意向当时在场的周子凯说了一句“这个人关键时候放下了手枪。”

    对方关键时刻放下屠刀,自己也为其在市局副局长兼警风警容警纪督查室主任面前说了好话,也算做的有仁有义,后来楚天齐也就没有关注后续事情。

    想不到山不转水转,还会再见面,而且自己是以对方上级领导的身份出现。其实在那天知道陈文明身份的时候,楚天齐脑中也闪过了那名放下手枪的年轻警察,但当时也就是一闪而过。不曾想,在看守所两人又不期而遇,让楚天齐有了要找对方了解一些情况的想法。

    今天两人见面了,但高峰可能是自觉有愧,也可能是还有着诸多顾虑,一直沉默了足有十分钟,也没开口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不着急,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高峰终于打开了话匣子:“局长,您走后,市局开始调查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对方的讲述,楚天齐的眉头皱了起来,心情也沉重了不少。他知道了许源县公安局发生的一些事情,知道了高峰的境遇,也知道了陈文明其人的好多做法。当然,关于陈文明,周仝也说了一些,但那多是转述听来的东西。而今天高峰是做为当事人讲述,有些问题就比周仝讲的更形象,也更全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根据高峰的叙说,一些情形重现在楚天齐脑海中:

    三年前,自楚天齐走后,市局周副局长亲自督导查办诬陷、敲竹杠、非法使用枪械一事。所有参与者都成了被调查对象,高峰也在列,他们都被带到市局专门指定的秘密所在,每人被单独关押一室。

    高峰自认为自己是从犯,而且在关键时刻悬崖勒马,顶多也就是警告或记过。因此在接受审查的时候,都是实话实说,知道什么就说什么。在开始的一周里,他一共被问话两次,每次几乎都是一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一周后的一天晚上,那两名问话的警务人员又来了,他们说高峰两次交待的事情有出入,怀疑他没有老实交待。经过仔细回忆,高峰觉得只要是同样的问题,回答的意思都一样,当然肯定会有个别措辞不同。便说没有任何捏造、夸大或隐瞒,都是据实回答。

    那两人相视一笑,那个女警官开始给高峰做思想工作,无非就是那些口号性的宣传,还说只要把事实交待清楚了,就马上放他出去,顶多是一个口头警告,其它任何事都不会受影响。

    高峰坚称说的都是实情,没有任何假话,还就有些问题重新做了回答。

    见高峰还是坚持己见,那名男警察猛的一拍桌子,把一份划着红波浪线的纸扔到他面前。声色俱厉的说:“你看看,这是事实吗?你不要妄图抵赖。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嘛’”。

    高峰看到那句问话是“谁带头对受害人使用手枪”,他两次的回答都是“所长提前安排的,接到命令我们才进去”,现在他仍是这样回答。

    男警官冷笑道:“当时不是你带人闯进去的吗?你们所长根本就没有下过这样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我怎么敢这么做,再说了,他们也不能听我的。”高峰急忙辩解。

    无论对方怎么引导,高峰都是坚持这个说法。于是那名女警官提议,带高峰去测谎。

    去就去,反正不是自己的主意,去哪都不怕。这样想着,高峰就跟他们去了测谎室。

    到了另外的房间,高峰才意识到,哪是什么测谎室?分明就是刑讯逼供的场所。而且之所以自己被带到这个地方,就是为了避开监控。

    果然,在最后警告倒计时结束后,换了四个壮汉进来,一会坐电椅,一会儿“隔山打牛”,一会儿“温柔做面膜”的。在他们的折磨下,高峰感觉末日到来,感觉自己都快挺不住了。

    在危急时刻,周子凯出现了,阻止了他们行凶。

    高峰被转移到医院,接受治疗,但仍有便衣监视着。

    两个月后,高峰出院了,回家去养伤。

    这时他才知道,所长陈文明被放了出来,被记了一次过,到秋胡镇派出所做了一名普通民警。那三名持枪者也被放了,都是一个记过处分,被开除回家。而那个和陈文明形影不离的瘦子警长,成了下命令者,被继续羁押,后来判了三年有期徒刑。

    大约一年后,高峰背了一个警告处分,被安排到看守所做民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说到自己在假测试室的遭遇,高峰用了四个字形容——非人折磨。此时,他眼中泪光闪闪,声音哽咽。虽然已经停止讲述,但看的出来,他还带着浓浓的恐惧和心悸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待对方情绪稳定一些,楚天齐说道:“高峰,有些事情确实不堪回首,想开点。”然后话题一转,“我还有几个疑问。”

    高峰点点头:“局长,您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周局长一直负责调查吗,怎么会允许刑讯逼供的事发生?怎么会有人要你承认是下令者,而真正的下令者却最终能够把最大责任推给别人?你对陈文明这个人怎么看?”楚天齐一连*发了三问。

    高峰苦笑了一下:“后来我才知道,刚调查了有一周,周副局长就被安排去省里学习,由另一名副局长负责此案。周副局长去解救我的那次,就是他被要求出发之时,两个小时后他就坐上了出发的火车。大约十天左右,周副局长学习归来,但没有让他再负责此案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有人让我承认下令,我想肯定跟陈文明的神通广大有关系,有人在捞他。我可见识过他的厉害,不过我这也只是猜测。对于他这个人,我没有一点好感,他对我也恨的牙根痒。当然,他对我的恨,不只是单纯因为我,也因为我爸爸。三年前我爸死的时候,他还专门请客、放炮,说是去了一个大祸害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很疑惑:“哦?还有这么回事?”

    高峰刚刚转睛的脸色又阴郁起来:“我爸以前是许源镇派出所教导员,陈文明是副所长。有一年,他借老丈人过寿,收了好多钱,结果被人告发了,他退了收的钱,同时背了个口头警告处分。他怀疑是我爸所为,就在酒后到我家撒酒疯。当时我爸不在家,只有我妈在,他就砸了我家玻璃和大锅,就是现在咱们在的这个屋子。

    我爸回来后,到单位找他,他依然很强硬,两人还动了手。就因为这事,他和我爸都受到了口头警告处分,我爸也被调到乡下做了副所长。那里没有所长,人们习惯叫他所长或老高。

    虽然同样受处分,可是半年以后,陈文明就升任许源镇派出所的所长。他逢人便说,领导的眼睛是雪亮的,分的清好赖人。还到处扬言说,要让姓高的永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后来,经常有人半夜往我家扔石块、砖头,吓的我妈不敢独自在家住,也到了乡下,和爸爸一起住。

    可能陈文明就是我家的克星,我从警校毕业后,分配到许源镇派出所,那时他刚升任所长不久。从我入职那天开始,他就一直给我小鞋穿,更是不分人前人后说什么父债子还。就是现在,我也没有脱离他的魔爪。

    我爸从到乡下以后,职务就一直没变。对此,他倒不在意,他觉得只要见不到陈文明就是幸事。我爸虽然只是个副所长,却也为老百姓办了好多实事,和百姓关系很好,百姓对他也很称道、佩服。

    在到乡派出所不到三年的时候,我爸就横死了,我妈为此受到惊吓,一病不起,仅仅一个月就也撒手而去。对于我爸的死好多人都表示同情,而陈文明却专门放了十挂鞭炮,还在饭馆摆了两桌,他说这就叫善恶终有报,还说只有做了损事的人才会被毒蛇咬死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楚天齐脱口而出:“你爸是秋胡镇的前任所长老高?”

    高峰点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当地正月一般有蛇吗?”楚天齐追问。

    “一般根本没有,可我爸就赶上了不一般。哎,老天不公呀,好人竟然是那样的下场。”高峰声音凄凉,眼中再次充满泪花。

    是呀,老天不公,高家的遭遇太惨了。楚天齐心中也不禁感叹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