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八百七十一章 难得和谐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不一会儿,曲刚敲门进来了。

    就在曲刚犹豫是否要敬礼时,楚天齐说话了:“曲副局长,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你为什么不向我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大事?什么大事?”曲刚反问,然后似恍然大悟道,“你是说乔丰年被打一事吧?我正想向你汇报呢,是不是镇派出所已经汇报了?”

    “乔丰年是投资商,县领导都特别重视,如果领导问到我头上的话,我是一问三不知。这该怪我不掌握情况,还是该怪副手知情不报、故意隐瞒呢?一旦有什么差错的话,是不是谁压下消息就该谁负责呀?”楚天齐面色不善,“哼,要不是政委刚才说起的话,我到现在还蒙在鼓里呢。”

    赵伯祥说的?老东西。曲刚心里暗骂过后,忙说道:“局长,你误会了,这怎么是知情不报、故意隐瞒呢?当时事情发生在周五晚上八点多,我得知情况后,第一时间赶到医院,了解伤者伤势。后又到派出所,听取他们的案情汇报,同时指示刑警队参与案件侦破工作。这么一通忙下来,时间已经后半夜了,担心影响你休息,我也就没向你汇报。周末两天,我还在指导这个案件的侦破工作,并亲自带人到事发地点周边走访、排查,到当事人公司了解情况。昨天连夜整理出一些资料,正准备给你送来,你就来电话了。”说着,曲刚把一沓纸放到了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哦,早有准备?楚天齐不禁一楞,他拿起那沓纸随便翻了几下。这是三份工作汇报,一份是许源镇派出所写给自己的,日期是四月二十日,和仇志康昨天所说吻合。一份是刑警队的,还有一份是曲刚的,日期都是今天,四月二十二日。

    “曲副局长,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,要第一时间汇报。”楚天齐语气不善,“如果主管副局长不汇报,而总是由政委汇报的话,那就该考虑领导分工是否合理的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曲刚脸上神色一变,粗声道:“不管什么事情,不管白天黑夜,都第一时间汇报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曲副局长,这话问的太外行了吧?我们局内部条例上可是有专门规定的,什么案情汇报到什么级别,同时对汇报效率也是有专门界定的。不用我给你细讲了吧?”他心里话:你别想拿话套我,别想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,别想不分大事小情,而经常半夜骚扰我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曲刚没好气的回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楚天齐用手一指对面椅子:“坐吧。”见对方坐到了椅子上,他语气一缓,“老曲,也不是我要挑刺。投资商被打,到现在昏迷不醒,可你却没有汇报,我一点都不知情。要是县领导问起的话,我一问三不知,领导就该质疑我的工作态度了,就是对整个领导班子都会有看法。有时就是一句话的事,该通气必须通气。我知道,近一段我们有过一些分歧,甚至还有争论,可那也不能意气用事,不能影响工作不是。你说呢?”

    被一个儿子年岁的人说教,曲刚心里非常不爽,可却不得不说:“是,局长说的是。不过这次确实是无意之过,不存在你说的意气用事,以后一定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你也不是故意的,刚才我也是一时气愤,话说的可能有些重,不过都是为了工作,你别介意。”说着,楚天齐给对方递了一支烟,“说一下案情吧。”

    曲刚接过香烟,点着,开始汇报起来:“乔丰年被打一案,发生在……”

    边听对方的汇报,楚天齐边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一些要点,并就个别事项提出疑问。对于楚天齐的提问,曲刚都给予了解答,很专业、很细致的解答。屋子里,出现了难得的和谐场景,这是自楚天齐到任后,两人第一次这样和平相处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的沟通已经进行了四、五十分钟,曲刚说:“对于这个案件,县领导非常重视,牛县长亲自打电话督促破案,其他县领导也有过问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是呀,投资商被打,这不是一个单纯的打人事件,这会产生好多直接、间接影响。如果不能及时破案,不能给社会一个交待,投资商就会质疑我们的投资环境,也会质疑我们的招商政策,更会质疑我们许源县的招商诚意。如果一个处理不好,那就会影响全县招商大计,也会对全县经济发展有影响,所以领导肯定会非常重视。在这件事上,我们需要团结一致,全力以赴,否则到时县里肯定会把板子打到公安局身上。我是局长,你是主管副局长,你我都跑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,我一定亲自跟进、亲自参与。”说着,曲刚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桌上电话铃响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抓起电话听筒,“喂”了一声:“你好,你找谁?”

    “你是许源县公安局长吗?”电话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我是。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曲刚向楚天齐做了一个“走”的手势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是乔丰年的家属。”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楚天齐赶忙握住听筒传话部分,冲着已经走到门口的曲刚招手道:“老曲,回来。”

    曲刚稍一迟疑,走向刚才坐过的椅子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已经把电话听筒放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听筒里传出女人大声的质问:“你们是怎么搞的?晚上八点的时候,小区门口人来人往,我丈夫就被人殴打了二十多分钟,到现在还昏迷不醒。时间已经过去好几天了,可是破案工作没有一点进展。别说是抓*住行凶者,就连嫌疑人的情况也没有掌握。你们安的那些摄像头有什么用?你们这些警察是干什么吃的?都是饭桶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对着电话听筒道:“你的心情我理解,但请不要激动,也请理解我们一些。案子发生后,我们正在全力以赴破案,局里已经抽调刑警队得力干将和派出所一起参与。尤其常务副局长还亲自指挥,并参与破案,他可是有着二十多年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打断了对方:“你别说那个姓曲的,他不就是一个酒肉局长吗?成天就知道胡吃海喝,他能干什么?他……”

    曲刚的脸色一下变的很难看,还紧*咬着牙齿。

    楚天齐冲曲刚摇摇头,打断了对方:“这位女士,破案都有一个过程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不容楚天齐说完,女人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:“我不听官话,我就问多长时间能破案?”

    楚天齐耐心的说:“破案是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听大道理,反正如果三周破不了案,那我就要向领导反映,告你们不作为,就要撤走投资。你们看着办吧?”女人说到这里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听着听筒里“嘟嘟……”的声响,楚天齐看看曲刚,把听筒放到电话机上。

    此时,曲刚脸色铁青,骂道:“他娘的,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,破案也得有个过程呀。谁知你那男人得罪什么人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曲刚发火的缘由,他没有点破,而是语重心长的说:“老曲,说这些没用,破案才是关键。如果到时她真那么做的话,领导是不听我们解释的。”

    曲刚叹了口气:“叹,真他娘破草缠脚。局长,我马上再去跟进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曲刚已经出去一会儿了,楚天齐还在想着今天的事情,想到好笑处,竟然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桌上电话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看到话机上的来电显示,楚天齐不禁皱起了眉,但还是接起电话,说了声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,你好,我刚刚才打过电话。对不起,我刚才态度不好,请你原谅。”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,正是刚才打电话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还请你多理解。”楚天齐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女人的声音继续传来:“局长,乱罚款的事已经存在好几年,一直没人管,你才来几天就解决了。我知道你收到了投诉信,我的投诉信引起了你的足够重视。你是一个干实事的人,肯定是一个好官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真诚的说:“投诉信是你寄的?谢谢你对县局工作的支持,谢谢你对我工作的肯定。你放心,你丈夫被打一事,局里已经高度重视,一定会千方百计尽快破案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,也请局长多多理解我们做家属的心情,谢谢你。”女人说完,不等答复,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楚天齐恍然大悟:怪不得一开始就觉的对方声音耳熟,原来她就是那个投诉车主。自己在三月七日那天,就曾在那个罚款现场听过她说话。

    原来她和乔丰年是两口子,那么魏副县长肯定也知道此事了,大概曲刚说的其他领导就有魏铜锁吧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暗道:曲刚,你还是抓紧时间吧。在这件事上,咱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跑不了你,也走不了我。

    他觉得,曲刚应该能明白其中利害关系的。就在刚才探讨案情的时候,曲刚就讲的很用心,两人也都很专注,还难得的和谐了一回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