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忐忑回乡路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时间到了一月二十九日,农历已经是腊月二十七,到了楚天齐返乡的时刻。

    本来他是准备提前几天回家的,毕竟将近一年没回去,而且周末也少有休息,他想着多在家里待几天,既和父母姐弟多团聚时日,又能帮家里张罗张罗年货。但计划赶不上变化,结果整个腊月都没消停。他做为一局之长,又怎么走的开?

    这还是那七次假警后,没有再发生类似的事,否则他也不能离开。楚天齐也表示要留下值班,但遭到了班子成员的一致反对。

    尤其曲刚更是说:“你尽管家人团聚、欢度春节,这里有我们呢,否则也显得我们太无能了。”

    既然同志们都这么说了,楚天齐也只得做罢。当然,他这也就是一个态度,以现在情形看,是不需要他留下的。

    本来赵伯祥和曲刚都让楚天齐带车回去,但考虑到上千公里的路程,不但要花费不少油钱和过路费,而且太费事。楚天齐也觉得张扬,还是坐火车和公共汽车省心。见楚天齐坚持不带车,众人便顺了局长的意。

    做为一局之长,自有下属要表示一点“心意”。但楚天齐除了只收自己学生高强一盒茶叶外,谁的“心意”也不收。当然,在分年货时,曲刚还是把单位“富余”的一份也给局长带上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是二十九日凌晨一点钟的火车,是由曲刚开车送的站。司机厉剑已经在楚天齐要求下,提前两天离开了。

    进站时,曲刚还是把另一份“心意”拿了出来,是一塑料壶十斤的白酒和一对钢球。白酒是定野市当地产的,售价是一斤十三块钱,钢球也是定野市的特产,两项合计二百多块钱。

    曲刚说这是送给叔叔的,也就是楚天齐的父亲。让叔叔用散白酒泡药材喝,让叔叔用手转那对钢球,舒筋活血、锻炼身体。

    对方把话说到这份上,楚天齐要是再推辞的话,就太矫情了。于是他谢过对方后,代父亲收下了这份“心意”。

    公安局人还是有特权,曲刚没用经过任何盘查,就把楚天齐直接送上了火车,帮着把物品全部放到行李架上,才下去。两人互道“过年好”后,列车启动了。

    这次的车票,是由杨天明经办的,是一张下铺的卧铺票,躺在上面要比坐票或上铺票舒服的多。连日劳累,现在躺到回乡舒服的卧铺上,楚天齐心情放松,很快便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楚天齐醒来的时候,车窗外面天际已经发白,手表显示时间是早上六点多。坐起来,拉开窗帘,楚天齐看到了远处广告牌上的字,他知道,已经进入沃原市境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楚天齐一直惦记着回家的事,就在凌晨登上列车的时候,他的回乡之情还是非常急切。现在已经到了沃原市地界,他的那颗因回乡而急切的心,才踏实下来。虽然离自己的家还有很远,但到了沃原市境内,他就有了家乡的感觉,就觉得离真正的家越来越近,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。

    心情踏实过后,楚天齐又忐忑起来,因为离许源县越来越远而忐忑。

    现在离过年只有三天,希望许源县能平安无事,也乞望会平安无事。前几天发生的几件事,虽然有凶险也令人担忧不已,但那时自己在局里,可以亲自指挥整个处置过程,也可以亲临现场。而如果在自己回家期间发生事情,那么他就会感觉鞭长莫及,其实他现在身在列车上,已经有这种感觉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接连*发生事情,让楚天齐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,预感对方可能会趁自己离岗期间,再次生事,可能会在节日期间制造紧张与恐慌。虽然县里、局里都做了应急措施,好多处突方案也进行了实际演练,但楚天齐还是不希望有突发事件发生,也希望自己的预感不准。

    可越是担心什么,越是想放下什么,反而越放不下,心中不免更加忐忑。楚天齐明白,他这是为对手做事不择手段而担忧,也是实在放心不下。他并不是对班子成员不放心,不放心他们不能应对突发状况。但他又确实不放心,因为这一段已经有好几件事让他想不通,让他不得不敏感,不得不生疑。

    将近九点的时候,楚天齐到了沃原市火车站。

    没有在火车站耽搁时间,楚天齐直接打车到了汽车站。买上十点钟发往玉赤县的车票后,才到小吃店匆匆吃了点饭,然后正好检票上车。

    十点钟的时候,班车准点出了车站。可又从车站折返到城里,一边慢慢腾腾的走走停停,一边往车上继续收罗着人。直到多半个小时后,班车终于装满了,连过道上都站了人,这才挪向了城边。

    到了城边,售票员已经关上半开的窗户,也停止“上车,走了”这样的喊叫,车速也提了上来。楚天齐知道,班车真正准备上路了。向车外一瞥,准备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,一辆小轿车进入视线。

    迎面开来的是一辆黑色奥迪汽车,车牌号码是那样的醒目:00001。再看数字前面的字母,没错,正是沃原市市委书记的专车。看到这辆车,楚天齐立刻想到了车的主人,不禁暗道:李卫民在上面吗?

    不由得向车窗外望去,此时小轿车已经到了班车侧面,只能看到小轿车车顶,还有车后座一个疑似女孩的侧脸。正待细看,汽车早已绝尘而去,留给楚天齐的是,挂着同样车牌号的汽车尾部,很快汽车就变成了黑点。

    收回目光,楚天齐不禁疑惑:后排是坐着女孩吗?女孩是谁?是她吗?想到那三个字,他不禁心头一阵“扑通”,那可是一年多没见的人了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楚天齐梦想着见过对方的父母,挑明两人的关系,接受对方父母“同意”的祝福或事实“反对”的沉默。如果进展顺利的话,现在恐怕她都该挺着大肚子,也许用不了几个月,自己就该做父亲了。

    假设就是假设,不是事实。事实是,她按她父亲的要求,再见面时抛出了“分手”两字,之后便被调离了玉赤县。自己也被交流到了千里之外,到了定野市许源县。虽然后来自己见到了李卫民,李卫民也当面提出了和她再见面的条件,但不知那是李卫民的真心话,还只是借时间消磨两人感情的手段。

    班车轻轻一阵颠簸,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。注意到周围坐着的人,还有车窗外一排排倒去的杨树,他意识到自己现在应该多想想回家的事了。

    想到“家”这个字眼,他想到了父母,也知道父母必然要问起和她的关系,这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。自己又该如何回答呢?只能撒谎了。

    “哎”,轻叹一声,楚天齐不由得又忐忑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公共汽车到玉赤县的时候,已经将近下午四点,雷鹏早已开车等在车站门口了。

    汽车停下,雷鹏迎上前去,接过楚天齐的东西,放到汽车上,楚天齐也跟着上了车。

    雷鹏笑着道:“哥们,你这副处级大局长当着,竟然背着大包小裹,又是倒火车,又是坐公共汽车的。知道的是你假装低调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穷的加不起汽油,或是混的太寒酸呢。”

    “想寒碜人就明说,绕这么大弯干嘛?”楚天齐满不在乎,“对了,跟我再去采购点年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吧,后备箱那些东西都是你的,有用的,有吃的,还有穿的。”雷鹏说着话,发动了汽车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买的,多少钱?”楚天齐可是见了,刚才后备箱全是满的,自己带回的东西只得放到了后排座椅上。

    “提钱就俗了,咱俩谁跟谁?”雷鹏左手打方向,右手挥了挥,“再说了,你现在可是大官,以后前途更是不可限量,现在要是不巴结的话,恐怕以后就没机会了。当然了,这些东西你也未必看不上,不过也是我这个下属的一片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吧,不寒碜我是不是不舒服?”楚天齐不再提钱的事,因为以前雷鹏家庭条件好,对自己就大方,自己要是太矫情的话,反而伤了哥们感情。但他已经决定,年后的时候,给雷鹏家多送点东西,也给他闺女塞点压岁钱。

    雷鹏脚下一踩油门,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开始没反应过来,后来见对方一个劲的拍方向盘,这才注意到,对方换车了。便以一种羡慕的口吻道:“雷局就是厉害,新车就是好。香车有了,局里就没给你配个美女?”

    “有,有,配了好几个,我还给你留一个呢。”雷鹏“哈哈”大笑,猛的一踩油门,“坐好了。”

    汽车猛的一加速,楚天齐没注意,向前一栽歪,差点磕到玻璃上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注意点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抓住了车窗顶部的把手。

    说笑间,不知不觉进了柳林堡,到了家门口。

    听到汽车声音的母亲和弟弟,都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等到卸完车上的货,雷鹏婉拒了楚家人的热情挽留,开车走了。

    进得屋去,见到父亲,一家人自是其乐融融,亲情浓厚。

    见儿子坐下,母亲笑咪*咪的坐到了儿子身旁。

    看到母亲的表情,楚天齐知道母亲要问什么,忙道:“饿死了,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父亲楚玉良看着母亲尤春梅道:“先开饭,吃完再问不迟。”

    啊?楚天齐心中暗道:看来二老已经达成共识,非得让自己有个交待了。可自己怎么说呀,他不由得就是一阵忐忑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