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五十章 你有几个吴姓朋友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自王语嫣打电话一事后,楚天齐更觉得事不宜迟。在第二天看过曲刚送来的定稿调查方案后,马上要求曲刚进行布置。

    曲刚领命后,立刻分别找江胜男和高强谈话,表示要给对方下达秘密调查任务,二人表示坚决服从安排,并保证高度保密。于是,在极短时间内,二人又各选了两名纪律性极强的成员进入调查组。

    经楚天齐、曲刚对这几名成员认可后,秘密调查组于二月二十五日正式运行。在调查组正式运行前,曲刚按照和楚天齐商定的思路,对整个调查任务进行了分解,并把六人组又分成两小组,江胜男和高强各带一组。每组领一部分任务,两组之间不得互相沟通,直接将调查结果汇报曲刚。

    这种任务分解的好处是,即使泄密也仅是一部分不完整内容,不容易留下把柄,也可能不会打草惊蛇。这样安排的弊端是,可能因此错过个别有用信息,尤其信息与信息中间的连接点会错位。但现在保密第一,也只能先这么做,然后根据逐步掌握的证据,可以再调整后面的调查方式与调查内容。

    调查组正式运行后,有曲刚重点关注着,楚天齐又开始忙着一些其它事情。

    忙忙碌碌中,二月匆匆过去,时间进入到三月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月三日,星期一。

    陈文明一早就开车从家里出发,直奔县公安局,他要去向楚天齐汇报工作。汇报什么不重要,重要的是一种态度,他对楚天齐不得不小心谨慎,这也是现实给他的教训和警示。

    当年敲楚天齐竹杠,被楚天齐严词回绝,陈文明给对方玩了横的,直接让人用枪指着对方。不曾想,周子凯及时赶到,救下楚天齐,带走了陈文明。陈文明既感叹自己命运不济,也嫉妒姓楚的那个副乡长运气好。后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利用转嫁责任等手段,陈文明才达到了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的目的,只受到了降职、调岗的处理。在那次事情中,陈文明恨上了好几个人,楚天齐就是其中之一。但想着以后未必有见面机会,尤其随着时间推移,他对楚天齐的“恨”也就慢慢淡下去了。

    谁知造化弄人,当年那个离着上千里的小小副乡长,竟然到了许源县公安局,竟然做了自己绝对的顶头上司。在全体干警大会上第一次看到楚天齐的那一刻,陈文明不亚于突遇晴天霹雳,他暗道“自己完了”,当时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的会议室。

    楚天齐做了许源县公安局长,这已经是事实,不是陈文明能改变的。为了保全自己,为了不给楚天齐拿掉自己的借口,陈文明在周末亲自登门承认错误,解释当初的“误会”。那次见面,虽然楚天齐没给自己任何承诺,但陈文明却看到了对方想要利用自己的心理。只要自己有利用价值,那就不怕被立刻干掉,于是陈文明信心大增,就真假参半的和楚天齐虚与委蛇着,倒也相安无事。他不禁沾沾自喜:姓楚的也就那么回事,到底岁数小,还嫩的很。

    就在陈文明为自己和楚天齐关系定位为互相利用时,残酷的事实给他上了生动一课。他没想到,楚天齐竟然掌握了自己那么多事情,竟然拿到了自己的录音。他这才明白,对方根本不嫩,而是自己太自以为是了,原来对方一直在暗中盯着自己,在找自己的致命把柄。于是,他不得不把两人的关系重新定位,把自己放到了从属的位置。为了自保,陈文明冒着得罪一批人的后果,在法院第三次开庭审理山林纠纷一案中,出庭作证。

    自从去年八月份在县法院出庭作证,为靠山村村民胜诉立功后,楚天齐就没再找陈文明的麻烦,但陈文明在思想上一直没敢松懈。他可是领教了那个小年轻的厉害,知道那就是一个咬人不露齿的主。于是,陈文明从此便时刻对楚天齐尊重有加,过上一段时间就要汇报一次工作。

    不但积极汇报工作,就是在楚天齐面临困难,被要求公务回避时,他也没有贸然跟风声讨对方,而是冷眼旁观着。事实证明,这个策略是完全正确的,楚天齐不但没在那次倒楚风*波中跨台,反而成功领导了打击假药案大捷,声誉日隆。而坚决反对楚天齐的张天彪,却不得不灰溜溜的选择休病假避祸,这肯定还是楚天齐给了曲刚面子的结果。

    从倒楚风*波中,陈文明更清楚了一点:服从楚天齐,以求自保。于是,陈文明把对辖区村民的“友好”,作秀的更逼真,尽全力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一心为民的人,塑造成一个符合楚天齐价值观的基层所领导。春节前汇报工作时,楚天齐还对自己这一作法进行了肯定,他不禁心喜不已。这次他来汇报,还是关于“为民做事”的,他又有一个新思路要讲给局长听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文明放慢车速,拿出手机一看,是楚天齐的号码,不觉一楞。然后他马上把车靠边,并立刻按下了接听键:“局长您好,我是陈文明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楚天齐的声音:“陈文明,你在哪?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,我在路上,正准备去您那汇报工作,估计……估计再有十多分钟就到了。”陈文明的回答,稍微结巴了一下。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一声“好”,紧接着就是“咔嗒”电话挂断的声音。

    刚才陈文明本来想说“半个小时到”,想用多出的时间思考楚天齐找自己的目的,但一想不妥,便马上如实的说了。他是领教过对方厉害的,生怕刚才对方就是在试探自己,没准现在对方的奴才就在盯着自己,就等着自己撒谎呢。就因为多报二十多分时间,要是被对方抓到把柄的话,可能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那也太不值得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究竟为什么要找自己呢?带着疑惑,同时心中猜测着各种可能,陈文明启动了汽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十分钟后,陈文明到了县公安局。把汽车停好后,他快步走进了办公楼。

    来到局长办公室门口,陈文明稍微平稳了一下心情,抬起右手,轻轻叩响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一个威严的声音传出。

    陈文明半推开屋门,探头向屋里张望着。看到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,便先向对方露出了谄媚的笑容,然后点头哈腰的走进屋子,轻轻关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其实刚才在听到敲门声时,楚天齐已经知道是陈文明了。陈文明基本是每隔三、四周就来汇报一次工作,有时是半个月就来一次。陈文明每次来,和别人的敲门声也并没什么明显不同,但楚天齐似乎能感受到那“笃笃”声中的谄媚,可能这就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吧。

    明知是陈文明,楚天齐便故意没有抬头,就是对方露出谄媚的笑容时,他也用眼角余光捕捉到了,但就是低头看着桌上的报纸。

    一直走到办公桌前,见对方依然没有抬头看自己,陈文明脸上肌肉动了动,陪着小心道:“局长,您忙呢?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了一声,楚天齐把报纸翻到了另一面,继续看着。

    见局长这么一个样子,陈文明不禁心中打鼓:近几次来汇报工作,楚天齐虽然并未表示出热情,但也没有故意晾自己,今天这是怎么了?是自己有什么把柄被抓到了?没有吧?自己这几个月可是小心再小心的,不但对楚天齐没有冒犯,就是对那些“刁民”也是礼遇有加的。该不会是以前的什么事犯了吧?还是有人供出了自己?是什么事呢?会是谁呢?

    就在陈文明忐忑不安的时候,楚天齐抬起头,好像才发现陈文明似的,说了话:“陈大所长来了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正专心想着事情,正想着对方要拿什么事“兴师问罪”,不曾想对方却问自己‘有什么事’,这让陈文明大脑一时短路,支吾着道:“我,我有什么事来着?”

    “陈大所长,你说专程找我,难道没事吗?”楚天齐再次追问。

    他叫我陈大所长?这语气不对吧?陈文明偷眼看对方,也没看出对方的喜怒倾向,便试探着问:“局长,您说您找我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找你是有事。”说着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不过还是先说你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的。”陈文明连连点头,调整了一下思路,说了起来:“秋胡镇派出所始终牢记‘为人民服务’的宗旨,牢记局长‘为民办实事’的指示,从去年九月份开始,开展了‘警民互动解决老旧难题行动’,把新靠山村等三个村列为了试点。在试点过程中,一些拖了好几年的难题得到解决,为老百姓去了心病。根据现在的试点运行情况,参照其他村的强烈意愿,派出所计划把此项工作进行推广。只是这需要得到县局的一些支持,一、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陈文明正准备大篇幅汇报自己的“宏伟蓝图”时,楚天齐忽然打断了对方:“你有几个吴姓朋友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问题,陈文明不禁一楞:无姓还是吴姓?什么意思?他抬头看向对方,见对方也正紧紧的盯着自己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