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连已到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三月十一日,星期二。许源县公安局小会议室,班子成员会正在召开。

    会议主要内容是,学习领会省委、省公安厅指示精神,为创建平安河西贡献力量。会议由局党委书记、局长楚天齐主持。

    会议从早上八点半开始,在楚天齐传达完上级指示精神后,班子成员分别谈体会、讲做法。

    这样的会议经常遇到,其实就是务虚会,就是为了表现一种对上级的尊重态度。对于这样的会,人们都已轻车熟路,一般都是讲述上级指示精神对自己灵魂的重大触动,接着结合分管工作提出几条实施措施。然后局领导做总结发言,办公室把所有要点记录,会后打印到文件上,这个会议就很圆满了。

    今天人们还按照这种理解,每人做了十分钟左右发言,在不到九点半的时候,已经轮到了局长做总结的环节。往常的时候,局长都是不超过十分钟时间,列出七、八条总结,再进行简单强调,然后宣布散会。

    可今天却不一样,轮到楚天齐发言时,他先是对上级指示精神逐条逐段进行解读,甚至对个别字词也做了扩展。然后又大谈平安建设的意义,从县、市、省乃至全国层面来谈。谈完这些,才开始做总结,而且每总结一条,还要进行展开说明和事例辅助讲解。

    对于楚天齐今天的做派,好几人都不理解,不禁自问:这还是那个平时的楚天齐吗?他可是最讨厌在会上讲废话浪费时间的。尽管不解,但人家是一把手,众人只得继续坐在椅子上走神、喝茶水。但大家都是久经“会议”考验的同志,坐功也是相当了得,喝了那么多茶水,竟然没有去厕所的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,楚天齐才停下来。然后问道:“谁还有什么补充,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几乎每次开会,一把手都会问上类似的话,其实就是一种象征性的尊重,并没有人会天真的真要做补充。

    就在好几人合上笔记本,等着局长说“散会”时,却有一个人说了话:“我有事汇报。”

    其余几人都把目光投了过去,投到说话人身上,刚才发声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常务副局长曲刚。

    “你有事?”问过曲刚后,楚天齐又把头转向其他几人,“大家有上卫生间的吗?要是有的话,就赶紧去,要是没有的话,那就听老曲说。”

    众人有的摇头,有的说着“不去”。

    见众人给出了回复,楚天齐又冲着曲刚道:“老曲,你说。”

    曲刚清了清嗓子,开了腔:“我要向班子成员汇报一件事情,是关于对彬彬有礼文化集团有限公司调查的结果。二月十八日,县局接到举报信,信上举报彬彬有礼文化集团非法兼并文祥、华胜、天际三家文化公司。收到举报信后,经过向局领导请示,本着对各方负责的态度,组成了秘密调查组。调查组经过半个月的周密调查,已经掌握了证据,可以证明举报内容属实。因此,调查组建议,立即传彬彬有礼公司董事长邹彬接受讯问。”

    在曲刚说话的同时,楚天齐靠在椅背上,看似在洗耳恭听,其实却在关注着大家的表情。众人面上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,但楚天齐觉得,恐怕有人内心未必如表面那么平静。

    见曲刚停了下来,楚天齐说了话:“老曲,你是常务副局长,现在又分管刑侦和经侦,还是你先谈谈意见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,答过之后,曲刚继续说,“从现在掌握到的证据看,彬彬有礼在兼并文祥、华胜、天际三家公司前后,相关手续及行为异常,存在与相关经济法律相背离的众多漏洞,是违法的。所以,我赞同调查组的观点,同意对彬彬有礼公司的领导进行讯问。当然,为了最大限度的保护彬彬有礼的正当权益,现在宜秘密讯问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了话:“老曲讲完意见了,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参加班子成员会的人,除了楚天齐、曲刚外,还有赵伯祥、常亮、孟克。虽然杨天明在现场,但他本身不是班子成员,仅是做记录,并没有发言权。

    听完局长的话,赵伯祥、常亮、孟克三人并没有答话,而是盯着面前的水杯,并不表态。

    扫视众人一周,楚天齐微微一笑:“没什么难决断的吧?心里怎么想,就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提醒过后,还是没人发言,楚天齐便直接点了名:“政委,你说说。”

    赵伯祥清了好几次嗓子,才道:“我还没想好,再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常亮紧接着说:“我也是第一次听到,得好好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前面两人都说要“考虑”,楚天齐便把目光投向孟克。

    孟克见轮到自己了,先看了看两位“考虑”人员,然后看向楚天齐,说了话:“如果事实果真像曲副局长讲述的那样,我同意对彬彬有礼公司进行讯问。”

    曲刚脸一红,接了茬:“孟组长,听你的意思,好像不相信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曲副局长,你误解我的意思了。”孟克神情严肃,“现在我对这件事的全部了解,仅是听你所陈述的,我没见到任何与此事有关的纸质或视频证据。所以,我要做出判断,也仅能参照你的陈述。如果让我见到相关证据,我自然不会用刚才那种表述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误解孟组长的意思了,不好意思。只是因为现在是在秘密调查阶段,还不方便透露更多的细节,请孟组长谅解。”说到这里,曲刚冲对方歉意的一笑。

    孟克神情还是那么冷:“我是纪检干部,能够理解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又说了话:“老曲、老孟都讲过了,政委你想好没?”

    “还没想好。现在什么纸面的东西都没有,就让讲意见,确实很难。”赵伯祥一笑,“那怕能适当提供一些,也才好做出直观判断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把头转向曲刚:“老曲,有能出示的证据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也仅能出示这封举报信。”说着,曲刚从笔记本封皮套取出一张打印纸,递给了赵伯祥。

    赵伯祥接过来,看过上面的内容,笑了:“曲副局长,仅凭这个,你就对彬彬有礼进行了调查?”说着,他把这张纸递到孟克面前,“孟组长,你看,只是一封匿名举报信。”

    孟克没有去接,而是在纸张上面瞟了一眼,道:“我刚才说过,我的建议,仅是依据曲副局长陈述做出的。”

    孟克的意思很明确,如果你曲刚说的属实,那我就支持。如果有偏差,那也是你曲刚造成的,我没有任何责任。同时他也表明一个态度,你曲刚别想套我,你赵伯祥也别想拉同盟。

    碰了一个软钉子,赵伯祥只得讪讪的收回了伸出的胳膊,又把那封举报信看了又看,然后道:“先不说是否有所谓的证据,也不讲证据是否经得起推敲,但仅凭这么一封匿名举报信,就去调查一个省重点文化企业,显然是违反相关规定和程序的。既然调查方式不符合规定,我想后面的步骤也就经不起推敲了。因此,我不发表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我赞同政委的意见。在调查别人所谓的违法时,我们却采用违反规定的做法,这是执法犯法。”常亮跟着附合。

    “政委、常副局长,虽然这是一封匿名信,但上面反映的事情如果属实,那么这就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。就可能关乎三个企业的兴衰,关乎几百上千名职工的权益,所以我们必须要重视。正是考虑到这是匿名信,所以我们才采取了秘密调查方式,这也是尽可能在保护各方的应有的权益。”曲刚做着解释。

    赵伯祥一笑:“老曲,你也是多年的老刑警了,怎么全是用的‘如果’、‘可能’这样的推测词语,这也太不严谨了吧?我们应该时刻牢记‘以事实为依据’这个准则,一切靠证据说话,而不是臆测。”

    “秘密调查,就是为了取得相关证据。”曲刚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“取得证据的手段,也要合规合法,否则就是无效的。我想问你,你所谓的秘密调查合法吗?”说话时,赵伯祥带着不屑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打断了两人的争论。

    看着门口,楚天齐向杨天明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杨天明马上起身,到了门口,拉开一条门缝。

    忽然,衣服口袋传来轻轻振动,楚天齐偷偷掀开袋口,看到手机屏幕上跳出了几个字——“连已到手”。楚天齐不禁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很快,杨天明走回到楚天齐面前,轻声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楚天齐说了句:“让他们进来。”

    杨天明点头,立刻到了屋门口,冲着外面说了声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屋门打开,一行人鱼贯走了进来,共有十多位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杨天明对着当先之人说。

    看出楚天齐是屋子里最大领导,那个当先的女人向前一步,说道:“领导,我们是华胜文化公司的员工。去年公司领导把公司好多资产都转给了一个叫腾龙的小歌舞团,致使我们被下岗,利益受到了损失,请领导给我们做主。这是我们的申诉信。”说着,把一个信封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伸手接过信封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忽然一个声音响起:“为什么早不申诉?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众人目光“刷”的一下,都被发话之人吸引了过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