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宜早不宜迟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时间到了三月十月,关于举报信的调查组已经运行两周。在这两周尤其是近一周中,江胜男和高强各带的小组,源源不断的把调查信息汇总到曲刚处,曲刚又及时把这些信息向楚天齐反馈。

    经过对这些信息的串接,楚天齐已经对彬彬有礼文化集团公司有了一个较清晰的认识。彬彬有礼公司虽然是集团公司,虽然本身也进行经营活动,虽然是母公司,可它并不是真正的经济实体,它就是五家子公司的联盟体。在这五家子公司中,其中两家是集团的全资子公司,公司名称分别为腾龙、腾飞。另外三家是集团的控股子公司,名称分别为文祥、华胜、天际。

    调阅这五家公司的资料发现,在组建集团公司前,两家全资子公司仅是一家民间歌舞团和一家县级戏剧团,每家注册资金仅为五十万元。连同房屋、设施设备及全部道具等,总资产合计也仅为五百万元,这还是全部按十成新计算,如果扣除折旧,应该不超过三百万元。

    而那三家控股子公司,在独立运营时,已经注册了二十多年,每家注册资金均在三百万元以上,每家的固定资产都已超过五千万元,每年净利润额一千万元以上。可就是这样的经营业绩,同时在全省拥有较高声誉的公司,却在去年和那两家小团体组成了集团公司。

    更不可思议的是,在组建集团公司前,三家控股子公司,在短短三个月中,不同期的把大部分资产转到了腾龙、腾飞名下,这两家公司资产成倍增长。重新注册后,注册资金都变为了一千万元。然后集团公司应运而生,在集团公司的股权占比中,腾龙占了百分之五十一,腾飞点了百分之一十九,而文祥、华胜、天际却分别只占了百分之十。而反过来,集团却拥有文祥、华胜、天际这三家控股子公司,各百分之九十五的股权。

    股权的蹊跷变化,已很令人生疑,而当初资产转移的手续更是漏洞百出。以现在掌握的手续看,文祥、华胜、天际几乎相当于无偿转让出了绝大部分资产,而他们获得的只是一个虚无的承诺:集团保证在五到八年上市,使公司资产比现值增值三十到五十倍。这个奇怪的交易,就好比用纸上画的一堆黄金,就换来了房屋百间,良田千顷。

    通过以上证据,再加之好多旁证,已经可以认定,彬彬有礼文化集团有限公司在去年成立时,的确对其中三家公司实行了非法兼并。这不但是楚天齐的观点,曲刚也是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有证据表明彬彬有礼违法,那么什么时候介入,如何介入这个案子?就需要好好考虑一番了。看着面前的这些扫描件、复印件,楚天齐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收拢思绪,快速收起这些纸张,然后对着门口方向,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一开,曲刚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是曲刚,楚天齐笑了:“是你呀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知道我要来?”曲刚关上屋门,走向楚天齐,边走边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不。我以为是别人来了,刚把这些东西收起来。”说着,他从抽屉里,拿出了刚刚收起的纸张,“你来的正好,咱俩得好好研究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曲刚“哦”了一声,坐到了楚天齐对面椅子上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看到曲刚的神情,楚天齐问道:“老曲,怎么了?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曲刚长嘘了口气,缓缓的说:“明秘书刚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明秘书”三个字,楚天齐心中一动,但他没有说话,他知道还有下文。

    果然,曲刚接着说:“他问我,是不是在调查彬彬有礼公司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答复的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矢口否认,说这根本是没影的事,我都没听说。可他却说的很肯定,还说就是咱俩操作的。”曲刚停了一下,又说,“真奇怪,他怎么会知道?我可是绝对没对除了局长之外的第三人提起过,就是和调查小组的人也只是分别说了部分分解任务。”

    听曲刚说完,楚天齐笑了,他知道对方是在证明他自己的清白,同时也对此事不无质疑。

    “局长,你笑什么?难道你不相信我说的?”曲刚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曲,你说呢?如果不相信你,我会让你亲自操作这件事吗?”说着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听你的语气,好像是对我有怀疑?”

    “不敢,局长,我绝对不敢怀疑你。”曲刚赶忙辩解着,“只是他怎么能知道?”

    “只怕有心人啊,我也接到过一个类似电话。”楚天齐道,“比你这个电话还早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就更奇怪了。”曲刚眉头微皱,不无疑惑。他停了停,又说,“哎,明秘书这人什么都管,和谁吃顿饭都想过问,结果计划好的事也没心情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曲刚后边这句话,楚天齐一楞,旋即明白了,对方指的是请客放自己鸽子的事,原来是“明白人”说了话。那不用说,“明白人”肯定还说了其它的话,这些话既涉及自己,也涉及曲刚。“明白人”代表的不是他自己吧?不用说,肯定是替别人传话。

    曲刚为什么要点出“明白人”?是为了证明他自己清白,还是他和牛斌出现了大的裂痕,亦或是有别的意思?尽管暂时想不明白,但不管怎么说,曲刚能点出“明白人”,这就是对方的一种态度,值得肯定。于是,楚天齐道:“谁都有身不由已的时候,你我也不能免俗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是呀。”曲刚露出一丝笑容,显然有一种能被人理解的惬意,“有些事真是不由人,不过我现在坚持一点,做好自己本职工作是前提,也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点点头,表示赞同对方的观点。然后面色恢复正常,说道:“老曲,从现在的形势看,时间不等人,宜早不宜迟呀,咱们还是研究一下接下来的工作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,越快越好。”曲刚身体微微前倾,指着桌上那些纸张,说了起来,“我的建议是……”

    尽管楚、曲二人讨论的很是热烈,但屋外的人却听不到,因为两人的声音太低,几乎和咬耳朵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被楚天齐拷问的事,已经过去一周了,但陈文明还不时想到那天的事,想要彻底弄明白对方的目的。

    那天,楚天齐绕了一大圈,抛出了吴信义。不用说,前面那些都是废话,了解吴信义的事,才是楚天齐重要的一个点。只是当时楚天齐提出“姓吴朋友”的时候,有些出其不意,陈文明没有足够时间考虑对方真正意思,便只得拣一些不重要的事情去说,最起码得是牵涉不到陈文明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从楚天齐那里出来后,陈文明又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的答复,觉得没有什么漏洞,没有牵涉到自己的地方。但转念一想,他又不禁怀疑,怀疑楚天齐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按说,楚天齐要想了解吴信义的事,可以有好多渠道,为什么会直接找到自己?另外,他绕了那么大圈,就想听自己的那些废话吗?自己说的那些,到底有没有楚天齐感兴趣的东西呢,他到底对什么感兴趣?

    把那天的事又过了一遍,还是没有找到答案。陈文明对那天的事,已经过了十多遍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打断了陈文明的思绪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号码,陈文明习惯警惕的望望四周。然后拿起手机,迅速起身,插好办公室房门,走进里间屋子并关好门,这才按下了接听键:“领导,您好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出一个怪怪的声音:“我不好。陈文明,你干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领导,我犯什么错误了?”陈文明忙道。

    “自己做了什么事,你应该清楚。”对方虽然变了声音,但语气中的森冷仍在,“我就是提醒你,不要把屁*股坐偏了。两面三刀的人厉来没有好下场,历史上那么多叛徒,有一个寿终正寝的吗?”

    陈文明不禁脊梁骨发麻,嘴也不利索了:“领导,我……我真没做对不起……您的事,我有那儿做的不合适的,请您明示。”

    “哼,想套我的话,想去邀功?”对方冷声质问着,然后声音一缓,“连事前汇报、事后反馈都做不到,让我怎么相信你?”

    陈文明急忙想要解释:“领导,我那天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打断陈文明:“说多少都没用,关键看行动。好自为之。”说到这里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话不多,但却如重捶一下,敲击在陈文明心头。尤其“好自为之”四个字,可是对方第一次说,而且对方把自己可是比做了“叛徒”,他知道其中的份量之重。

    现在陈文明不禁后悔,后悔没有向“领导”及时汇报自己的动向,“领导”分明是在拿自己见楚天齐一事说事。以前每次见楚天齐前,陈文明都会向“领导”汇报具体的内容,有时事后还要汇报。

    上周一见楚天齐这次,本来他也想着向“领导”汇报的。可还没等汇报,便接到了楚天齐电话,而且时间很紧,便想着事后汇报。当然,他也多了个小心眼,担心“领导”给的指示和楚天齐要求相反,从而让自己在楚天齐面前露出马脚。

    正是在侥幸心理下,陈文明才没有提前汇报。从楚天齐办公室离开不久,他就打了领导的电话,结果没打通。觉着那天的谈话也没什么重要的,他也就拖下来了,没有再汇报。

    不曾想,“领导”还是发现了那天的事,而且还说了这么重的话,这可如何是好?陈文明真是懊恼不已,甚至恨恨的想,他俩咋就不死一个呢?如果只剩一个的话,自己何至于两头受气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