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遗憾的擦肩而过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尽管看晚会睡的很晚,可全家人还是在早上五点前起了床,大家一起生旺火,喝红糖水。用这种习俗讨得好彩头:人旺、家旺。

    早上九点多,吃完水饺的楚天齐哥俩,又去给村里长辈拜年。人们看到楚天齐上门,都很热情,都对哥俩赞赏不已,尤其对楚天齐更是称赞有加。但大部分人却不敢再承受楚天齐一拜,也不敢再让对方多喝拜年酒,俨然把楚天齐当成官员看待,把他们自己放到了民的位置。

    自己被别人看的起,楚家也更受别人尊重,这本来是应该高兴的事,但楚天齐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他觉得自己和乡亲们生分了,官和民的关系也不如以前亲密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楚家人进入了请客模式,他们既请了村里长者一顿,爷仨也受到了别人家的邀请。反正每天就是两顿酒,除了早上起来那会儿稍微清醒一会儿外,一整天几乎都是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初五当天,楚天齐专程抽时间,带着礼物去了青牛峪,去看望刘文韬一家。楚天齐到青牛峪上班时,遇到的第一个同事就是刘文韬,刘文韬对楚天齐很照顾,就像长兄对弟弟一样。不但在工作中给他提供帮助,指点他一些与人相处之道,而且在生活上也关照颇多,楚天齐觉得两人关系亦师亦友。后来楚天齐一路高升,刘文韬反而隐在了后面,但楚天齐却一直主动联系着这个老大哥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上门,刘文韬夫妻很高兴,也觉得很有面子。刘文韬既没有巴结,也没有拘谨,仍像当年做同事一样,两人有说有笑,谈的特别融洽。

    除了奉上礼物,楚天齐还给了刘文韬儿子五百元钱,当做对孩子去年考上重点大学的祝贺。刘文韬只表示收一百元有个意思就行,但拗不过楚天齐,只好遂了对方的意。

    从楚天齐进门不久,就和刘文韬喝酒,一直喝到下午两点多才结束。当然,在此期间是边喝酒边聊天,酒也喝的很慢,但就是这种喝法,两人也喝光了两瓶白酒。知道对方酒量不如自己,楚天齐便主动多喝了一些,侥是这样,他却没喝醉,而刘文韬已经说话不利索了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准备乘坐班车离去时,刘文韬坚决要去相送。众人拗不过刘文韬,最后只好由其儿子搀扶着,把楚天齐送到了候车点。在此过程中,每遇到熟人,刘文韬不时和对方打招呼,无论言谈话语还是脸上神色都尽现满足,为这个副处级老弟上门拜年而满足。

    初六、初七两天,楚天齐在村里依然是吃请、喝酒的模式。

    正月初八,楚天齐坐班车到了县城,去拜访郑义平、夏雪、武进忠、邹英涛等人,给他们带了干口蘑等土特产。除了夏雪在省城未归外,这些人都在单位,都收了楚天齐带去的东西。楚天齐只好把给夏雪那份,委托邹英涛转交。众人见面,既感叹时光匆匆,更祝贺楚天齐步步高升。

    告别这些昔日领导、同事,楚天齐直接去了雷鹏家,给雷鹏带去了土特产,还给了雷鹏女儿压岁钱。晚上,雷鹏在饭店请客,要文武、二狗子等人参加,大家喝的不亦乐乎。然后楚天齐住到了要文武安排的酒店,第二天才由二狗子开车,送回了柳林堡家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月初十,在母亲殷殷嘱托下,楚天齐坐上了通往县城的班车,他要几次倒车赶到许源县去。坐在车上,回头望着渐渐远去直至没了踪影的柳林堡村,楚天齐心中存满了对父母家人的不舍,和对家乡的依恋。

    收回目光,转过身体,楚天齐靠在椅背上,假寐起来。尽管这些天几乎顿顿不离酒,身体有些疲乏,但根本就睡不着,刚一闭上眼睛,父母的嘱托就跃上了脑海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全家人又开了一次全会,中心议题是楚天齐的婚姻。经过一致合议,父母给出了结论:必须在今年落实此事。为了说明此事的重要,母亲把这件事提升到了孝道的高度。虽然父亲没说的那么严厉,但显然他非常认同母亲的要求,母亲说的就是两人的共同意思。仅有一个选项,选或不选都是一样的。于是,楚天齐对此要求不置可否,只是以微笑应对,气的母亲都说出了“你不要以沉默对抗”这样的话。趁着尤春梅回东屋休息,趁着楚礼瑞玩牌未回的当口,父亲楚玉良又专门问起了那把长命锁的事。只到亲眼看到实物,并反复验看后,脸上的紧张神情才退去,继而换成了若有所思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楚乡长”,一声招呼打断了楚天齐思绪。楚天齐睁开眼睛,看到身边坐上了乡里以前的同事小姚,便和对方攀谈起来。

    有人聊天,时间过的很快,不知不觉就到了县城。

    告别同事,楚天齐简单吃了点东西,又坐上了通往沃原市的班车。这辆班车要比刚才那辆大好多,也干净好多,车上也比较安静。班车走出不久,楚天齐便随着车辆的微微晃动,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一路上睡了醒,醒了睡,只到班车停在沃原汽车站,楚天齐才结束了这种模式,下了班车。

    看了看时间,将近下午四点,楚天齐便没有过多停留,而是打上出租车,奔火车站而去。

    十多分钟后,火车站已经远远在望了,楚天齐在衣服口袋中找到零钱,用以支付下车时的打车费用。就在他拿出零钱抬起头时,出租车外一辆轿车迎面驶过,在错车的一刹那,他看到副驾驶们有一张熟悉的面庞。

    是她?俊琦?带着疑惑,楚天齐把头转向身后。透过车尾玻璃,他看到了刚才那辆黑色轿车的车尾,以及尾部悬挂的车牌。

    “到哪停?这边还是对面?”出租司机说了话。

    转回头,楚天齐道:“这边,现在就停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。”司机答应一声,缓打方向盘,出租车慢慢停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“给钱。”待出租车刚刚停稳,楚天齐便把手中零钱扔到前边,打开右侧车门,拎包跳下了车。

    站在路边,楚天齐回头望去,去找寻刚才那辆黑色轿车。路上车来车往,哪还有那辆汽车的影子?

    看来是自己太神经质了,楚天齐摇摇头,正准备收回目光。忽然就见远处对面路边停放的众多车辆中,有一辆黑色轿车很像刚才那辆。只是距离有些远,再加上太阳反光,看不清号牌上的数字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中,楚天齐沿着便道,向那辆汽车移动着。距离越来越近,但太阳光的反射却越来越厉害,不但看不清上面的号码,甚至都有些晃眼。楚天齐忙收回目光,直视前方,移动着脚步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停下脚步,再次把目光投向路对面的时候,一个身影进入了他的视线,那个身影正从一栋楼里出来,走向黑色轿车方向。对方略低着头,右手握手机放在耳畔,显然正在打电话。对方长发披肩,头上似乎戴着一顶黑色鸭舌帽子,身上是一件半大款的米色风衣。尽管现在天气较冷,对方的衣服也较宽大,但依然难掩那曼妙的身姿。只是似乎那不能称之为苗条,而只能说太瘦了。

    虽然对方低着头,长发遮住了大半个脸,人也消瘦不少。但整个人的气质、走路步伐,分明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——宁俊琦。尤其对方左肩挎的那个黑色小包,更佐证了这一点,小包就是楚天齐送给她的。

    刚才还因为看到疑似她的身影,而激动的心跳加速,现在伊人近在咫尺,楚天齐却不知道该怎么做了。眼见着对方已经步到黑色轿车旁,再不说话就晚了,他喉咙一阵发痒,终于喊出了两个字:“俊琦。”

    耳旁不时有风声、汽车行驶的声音响起,这声呼喊显得微不足道,也不知对方能不能听到?就在楚天齐疑惑之际,对面那个身影忽然抬起头,向四外张望着。

    她听到了,目光都快看过来了。楚天齐又是一阵激动,举起右手,准备挥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,汽车鸣笛声忽然传进耳畔,紧接着一个绿色的车身出现在楚天齐视线中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由得一阵懊恼,因为车身挡住了伊人的身影,遮住了伊人的目光而懊恼。可懊恼归懊恼,当楚天齐看清眼前的景物时,又很没有脾气。现在在路上行驶的是一个车队,绿色军用卡车车队,刚才看到的不过是车队的头车,后面同样的卡车还有好多。而且卡车之间跟的很紧,根本无法通过车辆间缝隙用眼神交流,更别说到路对面去了。

    在煎熬的等待中,军车车队过完了,楚天齐的目光不受阻挡的投到了公路对面。可哪里还有伊人的身影?他看到的只是已经驶入主车道的那辆黑色轿车,看清的也只是车尾小号段的车牌号码。

    刚才本以为是上天垂怜,特意安排的一次与伊人邂逅,不想却又是一次遗憾的擦肩而过。伊人去哪了?看到自己了吗?

    带着惆怅,带着遗憾,楚天齐再次转头四顾。目光所及,他发现了一双眼神,一双正盯着自己的眼神。

    那双眼神迅速收回,眼神的主人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“追”,心中喊过这个字,楚天齐转身迅速追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