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形形*拜年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早上五点多,楚天齐醒了。

    昨晚躺下较早,睡着的也很快,除了弟弟回来时短暂醒过一次外,一直睡的非常踏实。尽管天还不亮,但楚天齐感觉精力充沛,便起来了。

    在西屋炕上睡觉的,就是楚天齐哥俩。昨晚弟弟楚礼瑞回来的时候,好像已经后半夜了,现在睡的正香,呼噜打的也震天响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惊动弟弟,而是穿戴完毕后,直接走出家门,到了后山上。

    树林还是那片树林,但空地已不是那块空地。尽管现在是冬季,但原来那片练功空地上已经满布荒草,显见没人经常来这里,夏季也必是草木茂盛,和其它处空地并无差别。

    本来想在儿时的记忆之所练上一通,但看到眼前的情形,也就没了练武的兴致,便只是在这里闭目调息一番,希望找找以前的感觉。但试着找了找,还是没有那种感觉,只好改为在树林周围转了转,还上到了旁边的小山包。

    野外积雪很厚,小路上也不时出现积雪化成的冰,不太好走,不过这难不倒身手矫健的楚天齐。侥是这样,但还是比平时费力,上到山顶的时候,他身上也感觉热乎乎的,似乎还微微带汗了。

    天光大亮的时候,楚天齐从后山下来,沿途遇到个别乡亲,他也急忙与对方寒暄,及时敬上一支香烟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父母已经起床,父亲在打扫院子,母亲开始做饭了。楚天齐赶忙和父亲一起收拾院子,并且又劈了一些过年生旺火用的木柴。

    早上九点多的时候,吃完了早饭,母亲收拾餐具、洗锅,楚家爷仨开始享受饭后一支烟。

    一支烟还没抽完,家里来客人了,来的是青牛峪乡乡长陆勇,还有常务副乡长郝晓燕。另有一个不认识的小伙子,应该是乡长的专车司机。

    有客人到来,爷仨赶快从炕上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急忙迎上了手提礼品的陆勇,与对方握手,并与郝晓燕、小伙子打招呼。

    郝晓燕和小伙子还在继续往屋子里拿东西,陆勇则对楚家人挨个问候了一遍,言称是给大叔全家拜年。

    楚天齐把陆勇让到椅子上,递过香烟。看着地上堆着的礼盒、包装袋,对陆勇道:“来就来吧,怎么拿这么多东西?太多了,一会儿再多拿回点。”

    陆勇挡开对方递来的已经打着的火机,自己点着香烟,说道:“楚党组,哪有送出东西再带回的道理?这些东西不值钱,都是家里一些日常用品。再说了,这是看望大叔、大娘的,我做为晚辈孝敬长辈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楚玉良接了话:“陆乡长,你平时就没少照顾,现在又拿这么多东西,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陆勇马上起身,握住了楚玉良的手,显得很是激动,“大叔,当年您为了给受伤的常文老师采药,不幸从悬崖倒下来,致使头部受伤出*血,昏迷不醒。在医院经历了九死一生,之后恢复记忆、身体复原又用了两年多时间,现在看您走路还不太利索。您老是见义勇为、舍己为人的大英雄,不但我尊敬您,全乡人民都爱戴您。

    您身体有伤病,大娘身体又不好,但就是这种情况下,您还是毅然让两个儿子为党和政府做贡献,为国去尽忠。您的长子,也就是楚党组,不远千里,去守护几十万人的生命、财产安全,您的次子又为繁荣地方经济做着贡献。自古忠孝不能两全,您坚决支持他们选择了前者,当然他们为国尽忠也即是在尽孝,是一种大孝。就冲您和家人做的这些,我们对您的照顾远远不够,太微不足道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陆勇感动的泪光盈盈的样子,听着陆勇的“肺腑之言”,楚天齐感觉很怪,很不习惯。

    平时楚天齐在和家里通话的时候,也听父母说起过陆勇对家里的关照,政府的一些照顾政策从来没少过楚家的。他当时对陆勇很是感激,感激这位党校同学的照顾,想着这次回来要专程去拜访对方,表示自己的谢意。

    结果对方先一步登门,带了众多礼物,而且不等自己表示感谢,已奉上了一堆奉承的话,把父亲脚的残疾,竟然说成是救人致残后遗症。今天陆勇一进门,就称呼楚天齐“楚党组”,让楚天齐一时不好称呼。无论称呼对方老同学或是陆乡长,似乎都不合适。尤其有些话意思到就行了,如果说的这么直白,又升华到这样一个高度,就太假了。反正楚天齐是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就在陆勇向楚玉良大肆奉承的时候,郝晓燕也拿完了东西,留在屋子里。

    楚天齐刚想喊“郝姐”,就被郝晓燕一句“楚党组”给噎了回去。接下来说话,郝晓燕也对楚天齐恭敬有加,言必称“楚党组”。当年的大姐、同事不见了,郝晓燕已经活脱脱的成了一个下属状态。

    陆、郝二人在为楚家人送上一箩筐拜年话后,便告辞了。离去的时候,楚天齐给陆、郝及那名小伙子回送了礼物。陆勇只象征性从整条香烟中取了一盒,郝晓燕和那名小伙子则什么都没收下。

    看着离去的轿车,楚天齐不禁很是无语。

    陆、郝二人今天的表现,在好多官场人的身上是常态,但那二人,一个是同学、室友,一个是老大姐、好同事,本应是很亲近的关系。结果却被陆、郝二人给弄成了下属对上级,而且自己和他二人根本没有任何上下级隶属。

    今天他们说是“拜年”,但这拜年味根本不对。他们说是政府照顾老人,可比自己家困难、可怜的人多的是,好像并没有享受到应得的政策,更别说乡领导上门拜年了。自己昨天回来,他们今早就上门,这分明就是做给自己看嘛!短短不到二十分钟时间,两人称呼的“楚党组”,比在定野市一年中听到的都多。现在楚天齐反而体谅柳大年了,乡领导都这样,一个村干部如此称呼就更好理解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勇、郝晓燕走后不久,常海和常文就来了。常海倒没有像陆勇、柳大年那样称呼“楚党组”,依然还叫“楚乡长”,但却拘束了好多。相比之下,常文倒很自然,而且还和父亲楚玉良下了盘象棋。寒喧了半个多小时,留下带来的礼物,常海、常文也走了。相比乡领导说的“日常用品”,他们的礼物更是直接用的,有胡麻油,有干菜等。

    临近中午的时候,来了一个拜年人,让楚天齐没想到。这个人就是曾经的同事,也是给楚天齐没少使绊子的王文祥,当然在后来也被楚天齐“感召”的服帖了好多。但楚天齐觉得也就是和对方没了多少敌意,远没到登门拜年的份。

    没想到是没想到,见了对方当然不能慢待,何况还是对方上门。相比前面几位,王文祥倒是在客气拜年的前提下,并没那么多华丽的奉承之语,也没有常海的那份拘束,显得很是自然。

    王文祥还称呼楚天齐为“主任”,在询问楚天齐情况后,也简单讲了自己的近况。现在王文祥已经调离县开发区,到了县民族宗教事务局做局长。虽然这个局长权利不大,但毕竟是正科实职,是单位一把手,也算是升职了。

    在既将离开楚家的时候,王文祥向楚天齐表示了感谢。感谢楚天齐在开发区时对他的监督,也感谢楚天齐的宽宏大量,才让他没有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也才有了今日一局之长的职位。

    面对王文祥的感谢,楚天齐不置可否,只是微笑回应。但他明白,王文祥说的基本是心里话,否则今天也不会上门的。他自嘲的想:自己还这么有人格魅力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多,要文武来了,这个在楚天齐意料之中,而且要文武已经提前联系过好几次了。和要文武一同来的,是二狗子,两人乘坐的汽车也是二狗子的,两人专门给楚天齐父母带来了礼品。

    要文武和二狗子随便的多,要文武对楚天齐还是保持着应有的下属对上级的尊重,不过更多的像是一个同事老大哥。二狗子还是一副小弟的样子,既尊敬,也真诚。

    从两人的话中,楚天齐听的出,要文武现在工作还可以,冯俊飞既限制他,但却也不得不用他。二狗子在单位干的不错,已经换了一个股做股长,而且还享受了副科级待遇。

    也是从要文武的口中,楚天齐知道了黄敬祖、王晓英的近况。知道黄敬祖还是担任年初的副县长,而王晓英这个乡党委书记却当的很是滋润。同样,开发区其他人的一些情况,楚天齐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在聊天过程中,楚天齐还专门问了二狗子大伯的情况,就是原开发区安全员苟大军。知道苟大军现在已经办了退休手续,还找了一个后老伴。在为这个老人高兴的同时,楚天齐委托二狗子把一对健身钢球送给苟大军,这对钢球是受曲刚送自己父亲钢球的启示,而在火车上特意买的。

    要文武、二狗子婉拒了楚天齐“吃晚饭”的提议,在将近下午四点的时候走了,并嘱咐年后到县城一聚。

    客人一走,楚家人的晚饭也开始了,冬天一直吃两顿饭。

    腊月二十八这一天又算过去了,楚天齐一天当中几乎没干其它事,干的全是接待工作,接待上门来的形形色*色拜年人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