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钓鱼连环计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离开大约半个小时后,连莲又回到了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那两名陪同前往的干警,在得到局长允许后,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看屋里除了楚天齐,还有曲刚,连莲稍微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谢谢楚局、曲局,我刚才见到了哥哥,非常感谢!”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一笑:“人已经见了,这次放心了吧。”

    连莲叹了口气:“哎,人瘦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心里有事不说出来,当然要瘦了。”楚天齐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本身就有胃病,又一天多水、米未进,照这样下去,怎么受得了?”说着话,连莲眼圈红了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告诉他,配合警方才是唯一出路,消极对抗没有任何好处。”楚天齐说,“我们警方是要文明执法,但也并不是没有对付他的办法,他最好不要心存侥幸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。”说到这里,连莲话题一转,“我想,能不能对他取保候审?一是调养一下*身体,否则身体真吃不消。二是我也好劝劝他,让他知道什么就都说出来。哎,他这法人当的,其实就是一个傀儡,任何经营的事他都不管,也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取保。”楚天齐回答的非常坚决,“让你见他,本来就不妥。只是考虑到你的心情,我和曲局才同意了你的请求。”

    连莲道:“楚局,刚才在见我哥的时候,我专门劝了他,他已经同意吃饭、喝水了。这算不算我为侦破工作立了功?难道不能做为取保候审的条件?我想如果能让他取保候审的话,他的心情一放松,没准就能想起一些事情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一笑:“连顾问,你做为一名法务工作者,应该知道,你这种提法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,是一种故意曲解和断章取义。他现在的情况,根本就不符合取保候审的条件。取保候审的条件中,大部分都是针对已判刑人员,只有一条可能适用他。那就是患有严重疾病、生活不能自理,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,在提供必要的完整证明手续后,可以取保候审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会给指出明路,连莲不禁又惊又喜,忙道:“谢谢楚局指点,我哥胃病就很严重,肯定没有社会危险性,我马上去开证明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又说:“他可什么都没交待呢,就是有生病证明,也不能被取保吧?”

    “让他交待,一定让他交待,我马上去开证明。”又连续说过两个谢谢后,连莲站起身。

    正这时,门口响起了“笃笃”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楚天齐高声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屋门推开,高强和另两名调查组成员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此时连莲已经快走到门口,但高强二人挡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“连顾问,留步。”一个声音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连莲疑惑的回头,看向发声的人:“楚局长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不符合取保候审中保证人的身份。”楚天齐慢条斯理的说。

    连莲忙问:“为什么?你反悔了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必须与本案无牵连的人,才能做为保证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牵连?”连莲神色突变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说过之后。楚天齐看向高强,“抓住连莲。”

    连莲大怒:“凭什么?你有什么权利抓我?我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等连莲说完,高强三人已经扭住了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楚天齐,你这是滥用公权,是执法犯法,我要控告你。”连莲大吼着,“凭什么?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就凭你替彬彬有礼文化集团公司造假,就凭你助彬彬有礼非法兼并文祥、华胜、天际三家文化公司。这还不够吗?”楚天齐冷笑着。

    连莲手指对方:“我……你血口喷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吗?在去年八月十五日,我在法庭上见识过你的签字。而很巧的是,彬彬有礼集团的那些原始造假手续里,好多都是你的笔体。”楚天齐面带微笑,“你可能不知道,我有一个很特殊的能力,那就是辨识人的笔体。当然了,我也请专业机构验证了我的判断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无耻。”连莲一边使劲挣脱着,一边吼道,“怪不得你同意我去看我哥哥,怪不得你假仁假义给我支招,原来你是在拖延时间,是在等你的这些狗腿子呀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是体谅你的心情,让你们兄妹见了面,结果却被你说的这么不堪。哎,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,好人难当啊!”楚天齐摇头晃脑,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。然后沉声道,“带走。”

    尽管被推搡着,但连莲还是尽力回头,咬牙切齿骂着:“姓楚的,你早晚要遭报应,我跟你没完。”骂过之后,才转头走去。

    “好啊,我等着,连二姐。”楚天齐揶揄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连莲再次回头,眼中满是不解,但随即叹了口气,顺从的被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屋子里静了下来,只剩下楚天齐、曲刚二人。

    曲刚给二人各点着一支香烟,然后说道:“局长,揭开你的谜底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曲,我没有提前和你说,并不是不相信你,而是不想让你跟我一起担风险。你听说过‘连二姐’三个字吧?”楚天齐向曲刚做着解释。

    曲刚表示理解:“局长,你不说肯定有不说的道理。”然后又道,“我知道有‘连二姐’这么个人,知道喜子曾经在酒醉后对辛长龙说过‘连二姐’三个字。这是高强从辛长龙那里得来的消息,高强向我汇报后,我马上又汇报给了你。如果找到‘连二姐’,那就多了一个让喜子露面的诱饵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对,你向我汇报后,我就想到通过‘连二姐’找到喜子。可是不只喜子不好找,这个‘连二姐’同样没见过。在春节前,靠山村的杨二成来过,他提到了连莲小时候的一个称呼‘二丫头’。姓连的人比较少,‘二丫头’、‘二姐’又非常相像,我这才把连二姐和连莲联想到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哦,说的有一定道理,可我总觉得……”曲刚插了话,只是却没有说完。

    虽然对方只说了半截话,但楚天齐明白对方的潜台词是“太武断了吧”。于是说道:“仅凭以上几点确实有些牵强,不过我在旁听那次庭审的时候,总感觉这个女人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。在殴打何喜发一案中,喜子是真正的策划者,而聚财公司有很大嫌疑,连莲又是聚财的法律顾问。因此她和喜子有联系就是顺理成章的事,再结合以上几点,连莲和‘连二姐’极可能就是同一个人了。刚才在我说出‘连二姐’三个字时,连莲的反应,也印证了她就是‘连二姐’。

    在我基本确认连莲就是‘连二姐’后,我就关注了这个人,但苦于一直没有控制对方的理由。直到后来调查彬彬有礼公司时,我在你拿来的那些复印件中,发现了‘连彬’的名字,才又想到了连莲。便向杨二成确认,可他并不清楚连莲是否有兄弟姐妹。在你第二次拿来的有关彬彬有礼的资料中,我觉得那份原始手写造假合同笔迹有些眼熟,就想到了连莲的签字。便找到了当初连莲在法庭上所签笔迹对比,初步认定均系连莲所为,但为了保险起见,还是找机构去做了鉴定。

    昨天你说连彬绝食,而且他已经到这里待了十天,时间不多了,不但他没交待,也没有能逮住连莲这个诱饵。于是,我悄悄下了决定,如果今天连莲还不上钩,那我只得以‘为彬彬公司造假’而拘捕她了。这是冒风险的,所以我没有和你讲,和谁都没有讲。

    事情就是这么巧,看着一团乱麻。结果连莲今天主动上门,而且承认了她和连彬的关系,那么他为连彬造假就非常非常可能了。此时不抓她,更待何时?结果她也真是配合我们,提出要去见连彬,正好给我们留出了布置的时间。所以,她再次回来的时候,正好就进了我们的口袋。”

    曲刚听的连连啧啧称赞,但还是提出了疑问:“局长,你怎么就知道他肯定会二次回来?”

    “她在来之前,不可能一点都没意识到风险。只是近一段她一直太平无事,就以为我们并不知道她和连彬的关系,也不知道她为彬彬有礼公司造假的事。但她又担心连彬供出她,便想来探听消息,而且想着能把连彬保出去,那样就更保险了。其实从现在来看,连彬绝食,很可能就是在进来之前,他们兄妹计划的一个步骤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笑了,“她自认‘劝说连彬进食有功’,必然要回来讲说取保候审。就是她没这个打算的话,恐怕也由不得她,那两名干警可是从这里领走的连莲,怎么会不把她送回来呢?”

    曲刚伸出了大拇指:“高,实在是高,这真是一个钓鱼连环计呀。通过连彬引出连莲,再拿连莲做诱饵,去钓喜子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只是运气好罢了。要是彬彬有礼公司不犯事,怎能通过连彬去钓连莲?”

    “那是,那是。”曲刚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二人停止对话,楚天齐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一开,杨天明走了进来,径直把一封信放到了楚天齐面前:“局长,您的信!”说完,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信封上打印着“鉴定中心专用”的字样,楚天齐赶忙撕开封口,取出了里面的纸张。看过后,迅速给了对方:“老曲你看,连莲的笔迹鉴定。”

    接过纸张,曲刚迅速浏览一番,兴奋的读出了上面的关键字眼:“经鉴定,两份笔迹相似度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,为同一人之笔迹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