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难道丢了一封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阳历二月十八日,农历正月十八,许源县公安局召开了一次中层以上干部会议。

    参加这次会议的是:局班子成员以及各队、室、科、所正、副职人员。

    这次会议重申今年的一些重要任务,督促了近期的一些事务,要求各部门、每名干警要把心态调整到位,迅速进入正常工作状态,其实这就是“收心会”。

    每年的这个时候,每个单位都会召开这样的会议,只不过在会议具体称谓上,参加人员范围上,略有区别而已。

    虽说每年春节都是七天假期,但往往过了正月十五才算过完年,因此春节后刚上班这一周,一般都是半上班状态。有的单位只有几名值班人员,有的单位要安排人员调休。在这一周,请客、聚会才是主题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情况,大家都心知肚明,已经成了一种潜规则,领导和下属都默契的认可了这种情况。只有专门开会进行强调后,人们的心思才会从休假转到工作上。只要领导一天不开会,一天不强调,好多人就会在心理上继续着半休假模式,上班也多是应付、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许源县公安局的“收心会”,从下午两点半一直开到将近五点。在会议上,一些部门负责人做了表态发言,局里副职做了本职权范围内的工作强调,局长楚天齐则做了重要讲话和指示。

    会议结束后,楚天齐直接回到局长办公室,享受起了会后一支烟。现在国家已经提倡禁烟,楚天齐便也在公共场合尽量减少吸烟,尤其在中层会议上更是能不抽就不抽,因此办公室就承担起了“吸烟室”的大部分功能。

    刚点着香烟,吸上两口,曲刚就来了。

    进门后,曲刚二话不说,径直坐到椅子上,先从烟盒里取出香烟,点着吸上了。然后才长嘘了一口气:“这东西要是真禁了,还真挺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吐了两口烟圈,楚天齐微微一笑,算做回应,其中的意思很明显:英雄所见略同。

    把烟头拧灭在烟灰缸里,曲刚说了话:“局长,我这里收到一封信,里面反映了一些问题,你看看。”说着,曲刚从笔记本封皮套里拿出一个信封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来,先看了看。只见信封封皮贴着一条打印纸,条打印纸上打印着两行大字。上面一行是曲刚家地址,下面一行内容是:曲刚副局长(亲启)。

    除了贴的这条打印纸上的内容,整个信封再没有一个文字,更没有寄信人的地址和姓名了。

    从信封里取出信瓤,楚天齐看起上面打印的内容来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楚天齐放下信封,看着曲刚:“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今天中午回家,在我家信箱发现了这封信。看过内容后,我就准备向你汇报,又担心打扰你休息,所以就等着下午开完会,现在才过来。”曲刚先做了简单的解释,然后又说,“这封信反映的问题很严重,确实该严查,该重点打击。不过,这封信又是匿名举报,而且涉及到重点企业,又应该慎重。究竟该怎么做,我还没想好,还得局长拿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老曲,你这是把球踢给我了呀。你可是常务副局长,现在又分管刑侦和经侦,而且是有着丰富经验的专家。再说了,你已经有了几个小时思考时间,不可能没有主意吧?”楚天齐是以一种调侃口吻说的,但也隐含*着一个潜台词:你不说让谁说?

    针对楚天齐的话,如果再引申一下的话,也可以这么理解:你没有主意的话,要你这个常务主管副局长,有什么用?

    虽然有这些潜台词和引申义,但楚天齐说的比较婉转,既表明了意思,也容易让对方接受。

    曲刚略有尴尬一笑:“局长,在你面前,我可不敢自称专家。既然局长让我讲,那我就谈一下看法,如有不妥,请局长批评指正。”停顿一下,他又说,“这个河西彬彬有礼文化集团有限公司是市里重点企业,在全省同行业都很有名,公司董事长你应该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见过?这个公司我好像听说过,董事长是谁没印象。”楚天齐摇摇头。

    曲刚道:“这个公司的董事长是邹彬,就是殴打乔丰年一案中的雇凶者。”

    “邹……邹彬?哦,是那个人。后来他不是被移交法院,由法院去判了吗?听说后来市法院介入,又弄了个私下调解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问,“难道这个人没事了?竟然还当了董事长。”

    曲刚笑了笑:“可不是吗。一开始的时候,乔丰年的老婆尚云霞绷的挺紧,多次要求严惩凶手。结果市法院一介入,她也马上熄了火,同意调解。调解的结果是,邹彬支付乔丰年精神抚*慰金和伤病调理费二百万元,乔丰年一方也出具了不追究邹彬责任的法律文书。结果最后就只有直接施暴的二狗子等人受到了法律制裁。

    后来邹彬在县里的那个彬哥商贸公司注消了,他摇身一变就成了这个河西彬彬有礼文化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。彬彬有礼文化集团公司成立时间不长,注册地还在许源县,但下面的五家子公司却是个个有名。只不过这个邹彬平时多在省里,县里回来的很少,所以你才对他不太熟。

    这封举报信,反映的是彬彬有礼公司成立时,对其中三家公司的非法兼并。如果情况属实的话,确实特别恶劣,必须予以打击纠正。只是考虑到这家企业影响,再结合这封信匿名的事实,我建议对其秘密调查,待获得相关证据后,再根据情况决定是否公开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秘密调查?”楚天齐想了想,又说,“怎么个秘密调查?如何保守秘密?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列了一个框架构思,请局长过目。”说着,曲刚再次打开笔记本,从封皮套里拿出一页纸。

    接过纸张看了看,楚天齐笑着点指曲刚:“老曲,你怎么说话不实在?这不都有方案了,怎么还说没想好?”

    “不成熟,肤浅的很。”曲刚“嘿嘿”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老……同志。”说句话时,楚天齐在中间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,知道对方差点说自己是“老狐狸”,曲刚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笑过后,楚天齐严肃的说:“老曲,我觉得这个构思很好。你回去后,要进行细化,细化到每个部门、每个人。尤其要注意保密工作,不能我们什么都没做,就已经弄的满城风雨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曲刚吸了口气,又不无担忧的说,“我担心一旦这事被捅出去了,也许会有方方面面的压力,可能某些压力还会来自上面。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。”楚天齐点点头,“不过,现在先不用考虑这些。到时要是有人施压的话,由我尽力去排除。”

    再次说了一个“好的”,曲刚站起身,拿起那份构思,就要迈步离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也拿上,内容我基本记住了。你再好好研究研究,看能否从字里行间有新的发现。”说着,楚天齐把那封举报信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曲刚伸手去接举报信。

    楚天齐忽然问道:“对了,别人没看到这封信的内容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除了你,我没给任何人看过,也没向别人提起过。”曲刚接过了举报信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你忙去吧。”说着,楚天齐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曲刚拿着手里的东西,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看了眼关上的屋门,楚天齐伸手拉开办公桌抽屉,从里面取出一个信封来。这个信封和曲刚拿的那个非常像,只不过地址是许源县公安局,收信人换成了“楚局长”。

    抽*出信瓤,楚天齐研究起了上面的打印内容。这份内容跟刚才看的那份也高度相似,唯一的区别是抬头处的“称谓”,其它处内容都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看过两遍后,楚天齐把信瓤装进信封,把信封又放回到抽屉里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门口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坐正身体,楚天齐说了声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屋门一开,孟克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关好屋门后,孟克径直走到办公桌前,看了看左右没有旁人,便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,递了过去:“局长,你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嘴上说着,楚天齐接过信封,取出里面信瓤看了起来。说是看,其实不过是装个样子。因为这封信的内容,他已经是第三次看了,只不过是收信地址、收信人、抬头称呼不一样罢了。

    看完后,楚天齐对着孟克道:“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这里面反映的问题,不在我的职权范围,但我主张秘密调查,因为……”孟克坐到椅子上,说起了原因。

    听完孟克的话,楚天齐点点头:“不错,不错,我再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在孟克拿起东西告辞时,楚天齐又问了句“谁还看过”,待对方给了和曲刚一样的回答后,他让对方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呢。”自语过后,楚天齐看了看手表,然后紧紧盯着门口方向。

    直到下班,再到吃完晚饭,一直到睡觉,都没有人到楚天齐这里拿出内容相同的信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两天,楚天齐在工作的同时,随时都在关注是否有人拿信过来。很遗憾,最终他空等了两天。楚天齐不禁自问:“难道丢了一封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