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一筹莫展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自从三月十二日“文明执法专题会”后,公安局认真传达了会议精神,要求各室、科、队、所进行自查自究。

    三天后,各种自查自究的汇报材料报到局办公室,办公室又请楚天齐过目。楚天齐发现,材料上的内容全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东西,根本就不叫事。比如:某次和百姓交谈时,说话稍*了一些,以后要努力改正。比如:见到领导,没有很好使用礼貌用语,以后要尽量称呼“您”,而不是“你”。再比如:假期加班,也偶有怨言,以后一定要加强“三观”教育。

    看了这些东西,楚天齐不禁好笑,好笑这些纯属就是应付差事。如果下面部门这样应对自己的要求,楚天齐早就给对方打回去,要求重写了。可这次他没有那么做,也没有生气。而是在局里做的自查自究报告中,又添了一些表决心的口号,要求办公室重新打印后,报到法政委。

    之所以这样对待这次“文明执法专题会”,并不是楚天齐对“文明执法”不重视。其实他自从上任公安局长那天起,就要求必须严格执行“文明执法”,而且还因此重罚了两起违反的事例。他自认许源县局文明执法水平,在全定野市公安系统也是很高的,在许源县政法系统更是遥遥领先。

    楚天齐这次的做法有些玩世不恭,这并不是他做人做事的风格,但这次他就这么做,就是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你萧长海竟然两次用党赋予的权杖,行私心之事,那我楚天齐就要让你知道,大家都不是傻子,不要弄这些小儿科。

    同时楚天齐也是变相警告对方:党给你萧长海的权利,是让你行法治之事,为依法治国做出应有的努力,而不是让你假公济私,带头搞坏风气。

    杨天明刚刚离去,曲刚就来了。

    看看屋子里没有别人,曲刚直接坐到对面椅子上,说道:“局长,那个连彬有恃无恐啊,很嚣张。不时拿什么省重点文化企业唬人,还讲出个别省领导的名字吓我们,说我们会吃不了兜着走。对于非法兼并一事矢口否认,还说他只是法人代表,具体事情有董事长、总经理负责,即使要问,也应该问他们,而不是错抓他这个法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多人就那样,总是拉大旗做虎皮,张牙舞爪吓唬人,其实就是外强中干,心里发虚。”楚天齐一笑,“他还说抓他抓错了?真是笑话,他是法人代表,不找他找谁?下面所有人可都是在给他连彬打工呀。至于他是不是傀儡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,谁让营业执照上的名字是‘连彬’呢?”

    “他竟然威胁我们的办案警官,说什么‘小心让人扒了你那身狗皮,滚回家种地去,搞不好就把你关进高墙大院里。’”曲刚恨恨的说,“对于这种人,要是我年轻那会,早给他几个大耳刮子了,保证他服服贴贴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是可恨,不过你曲刚同志可不能顶风而上呀。”楚天齐拿三天前的“文明执法”会开了个玩笑,然后又说,“说明他有幻想,幻想有人捞他,幻想我们在外部施压下放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这两天‘明白人’又过问了好几次这个事,而且语气一次比一次激烈。”曲刚不无担忧,“我担心照这样下去,事情非常不利呀。”

    “老曲,你记住,不管有多大压力,我们都要顶*住。你实在顶不住的,就往我这推,我还不信了,他能反了天?”楚天齐这话说的很霸气。

    曲刚自信的说:“我还能顶*住,你放心。你的压力肯定更大,我不能再添乱了。”

    “连彬现在就是靠幻想支撑着,幻想被人捞出去,幻想我们放了他,可能也侥幸我们证据不足。”楚天齐面色一寒,“这样,我们要想办法打掉他的幻想。可以在不影响后面侦破的前提下,向他出示我们掌握的一些证据,也可以从其吹嘘的那些依仗中找出破绽,击碎他的谎言。虽说我们不惧这些压力,但也要小心夜长梦多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也是这么考虑的。”说完,曲刚起身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楚天齐叫住了对方,叮嘱道,“也要千万注意连彬的安全,不能让他出任何差错。否则我们真的没法交待,那会给攻击我们的人留下大口实,也会给我们的侦破带来无尽麻烦,还可能影响到我们其它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再次答复过后,曲刚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身子向后一靠,楚天齐不禁疑惑起来:难道自己的判断不准确?还是时间不到?

    楚天齐现在不仅想这个案子本身,而更是在思考与之有关的计划,这个计划他暂时没和任何人说,所以也就不方便和别人商量,只能是自己拿主意了。

    正想着事情,手机却响了。看到屏幕上的号码,楚天齐不禁苦笑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拿过手机,按下接听键,楚天齐尊敬的说:“周局,您好!”

    “小楚局长,你好,这几天忙什么呢?”手机里传来周子凯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还是忙一些案子,有以前的,有近期的。”楚天齐道,“十二号那天,县政法委召开了文明执法专题会,要求各单位自查自究,我们正在深刻贯彻落实会议精神呢。”

    “文明执法好啊,这既是国家的要求,体现了‘以人为本’精神,也是提升执法水平的重要手段。当然了,文明执法不但利国利民,对我们执法人也有好处,可以避免留下不好的把柄,让人家抓到辫子呀。”周子凯话音至此,手机里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肯定的回答:“周局,您说的对。我们县局始终严格执行‘文明执法’要求,绝没有违反要求的案例发生。但‘文明执法’这根弦不会松,会一直决不走形的贯彻到底。”

    “我完全相信你,相信你会这么说,也会这么做。”说到这里,周子凯话题一转,“不过,还有一点要注意,不但我们要坚决做到‘文明执法’,也不要给别人留下指责的时间和空间。只要你们做的完全合乎程序,我可以帮你们扛住压力,但我也担心夜长梦多,会有出其不意的压力袭来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郑重的说道:“周局的教导,我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,不多说了。”周子凯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握着手机,楚天齐不禁一阵感动,为周子凯的支持而感动。

    刚才在看到屏幕上号码的时候,楚天齐已经想到,对方肯定是为了那件事事,肯定是有人告了自己的状。等到一接通,听到对方强调“文明执法”,楚天齐知道,自己猜对了。

    在和自己的整个通话过程中,周子凯没提“彬彬有礼”或是“连彬”等字眼,但分明就是在说抓人的事。对方没说什么人发了话,可分明是被人施了压力。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对方还要为自己扛压,也表示出一定的担心,可见压力之大。

    能有周子凯这样的朋友加上司,不得不说是一种荣幸。可越是这样,越不能把对方陷入被动,越要有突破。只是现在有一个关键环节没有出现,自己又能有什么好办法呢?楚天齐紧皱眉头,陷入沉思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到了三月二十日,离连彬被抓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天时间,每天曲刚都汇报着讯问的进展情况。

    据曲刚汇报,在这一周多时间当中,高强等人对连彬进行了不下十次的讯问,但效果不大。一开始连彬是飞扬跋扈,矢口否认,还不时对审讯人员出言威胁。后来在见到部分证据后,不是表示不知情,就是直接指责是“伪证”。随着人证、物证的接连出示,连彬又改为沉默不语,任你警察让我看什么,问我什么,可我连彬就是一条:徐庶进曹营——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另据曲刚最新汇报,连彬又玩出了新花样,从昨天晚上开始绝食。而且平时不开口,一开口就是革命志士的诗词或语句,有些内容来自相关记载,有些纯属就是电视剧中的类似画面。这倒好,连彬把自己塑造成了不屈的仁人志士,而警察倒像是站在他反面的人了。任凭怎么劝,连彬就是不张嘴,别说是吃东西,连水都不喝了。

    真没想到,连彬倒是有股狠劲儿,竟然能够用这种近乎自残的方式,对付警方的讯问。对方没有一上来就用这种方法,而是随着人证、物证的逐步出示,才选择了这种行为。说明对方也意识到了危险,才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对抗警方,以期警方做出让步。这种时候,就是拼耐力的时候,谁能坚持到底,就是胜利。

    只是虽然连彬涉嫌违法,但和战争年代的敌我双方矛盾又不是一回事,警方总不能拿对方的生命做赌注吧。可要是就此妥协的话,那前面的努力就白费了,后面的事也不好收场。楚天齐不禁一筹莫展,倍感压力巨大,但还不得不继续搅尽脑汁的想着办法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。

    会不会是……?带着一丝欣喜与忐忑,楚天齐说了声:“进来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