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拷问陈文明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陈文明避开对方眼神,说:“局长,我没听明白,您能再说一遍吗?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,有几个姓吴的朋友?”楚天齐又重新说了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姓吴的朋友?”陈文明一边疑惑着,一边脑中电光火石的运转着。在对方灼灼的目光下,他回答起来,“有吴升、吴有亮、吴艳红,这些都是小学同学。还有吴凯、吴佳佳、吴孟祥,这些是我高中同学,还有几个不是一班的,忘了叫什么了。再有就是局里这些姓吴的同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社会上姓吴的朋友,你还没说呢。”楚天齐进行了提醒。

    “社会上的……”陈文明迟疑了一下,接着说,“有吴帅、吴芳琼、吴亮全、吴宝义,他们有的是餐馆小老板,有的是村民,有的是卖建材的。其他的还有……这一下子还想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楚天齐微笑的看着对方,“好像还有一个公司的副总经理没说呢,他可是就在你的眼皮子底下,你不可能忘了吧?”

    “副总经理?您……您是说吴信义?他可不是我朋友,只能算是认识。否则我怎么会出庭作证,会指出他那些作假手段呢?”陈文明脸色胀*红,急忙争辩着,“就因为作证那件事,他还威胁过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既然说只是认识,那就按只是认识算。”楚天齐道,“他威胁你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威胁……反正就是诅咒我,说我不得好死,让我小心点。”说到这里,陈文明叹了口气,“村民是胜诉了,可我却整天生活在危险中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回答的?你怕他的威胁了?”楚天齐接着反问。

    陈文明“哼”了一声:“怕他威胁?我可是一名从警多年的老警察,还怕他一个造假分子不成?只是家有父母老小,却不得不担心。不过万幸,这家伙现在畏罪潜逃了。”说到这里,他急忙又补充了一句,“局长,我可不知道他逃到哪了,我和他真不是朋友,我们只是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知道他逃到哪了吗?”反问过后,楚天齐停了停。又说,“正因为现在不知道他逃到哪,我们才要千万百计获知他的消息,只有把他抓拿归案,山林租赁纠纷一案才算彻底结了。我做为公安局长,又兼着政法委副书记,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,我有义务抓住这小子,也有义务获他的信息。你就拣你知道的事,说一说,看看能不能发现他的蛛丝马迹。”

    陈文明急忙争辩着:“局长,我真不知道他的事,我们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了话:“你们就是认识,对吧?可他请你游泳、桑拿,安排高级酒店,还给你找女人。难道你们就没有说话,难道你就一点都不记得他说过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陈文明脸上神色数变,“我”了好几声,也没说上个所以然。对方现在可是握着有关自己的录音,上次只给自己听了一部分,还不知道对方有多少这种东西呢。

    “陈文明,我现在就想了解跟吴信义有关的东西,其它的暂时不感兴趣,我希望你支持。”楚天齐的话看似客气,但语气却很冷竣。

    “局长,我和他真的只是认识。”刚要继续做解释,但看到对方利剑一样的眼神,陈文明马上做出一副可怜状,“局长,也是我命运不济,怎么会认识这么一个家伙。您有什么想了解的,我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脸色稍微和缓一些:“好,那你说说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你在和他接触的过程中,发现他有什么异常的话或是举动没有?还有……先说这些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个人,我想想……”经过短暂思考,陈文明打开了话匣子,“吴信义在担任副总经理期间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关于吴信义的话题,已经进行了四十多分钟。期间,楚天齐只是提了几个问题,其余大部分时间都是听,听陈文明说吴信义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打断了陈文明的话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没有立即去接,而是按了挂断键。然后对着陈文明说:“把你带的汇报材料留下,我仔细看看,如果有必要的话,我再让其它班子成员看看。对于你这段工作,整体我是比较满意的,希望你戒骄戒躁,再接再厉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局长的鼓励,我会继续努力的。”陈文明马上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,楚天齐叮嘱道:“刚才说的这些话,不要向任何人提起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,给谁都不说。”陈文明肯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楚天齐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说了句“局长再见”,陈文明走出屋子,关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听着陈文明脚步声远去,楚天齐回拨了刚才那个号码。手机里响起占线音,他便结束拨号,把手机放到了桌上。

    身子向后一靠,楚天齐又想起了刚才的事情。

    楚天齐今天之所以给陈文明打电话,是因为今早接了高峰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高峰现在虽然已是许源镇派出所副所长,但同时也是打击假药案专案组的重要成员。尤其自高强成为举报信调查组副组长后,其在假药专案组中的一些工作也交给了高峰。

    高峰在电话中说,各种证据表明,假药案重要嫌疑人吴万利,和聚财公司副总经理吴信义有可能是亲戚,也有可能是朋友,还有可能是合作伙伴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楚天齐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吴信义这个人,主要是涉及在山林纠纷一案中造假。其人在法庭宣判前已经潜逃,到目前为止,潜逃了半年之久。去年八月下旬,法庭宣判,聚财公司承担了所有败诉责任,并在接下来的时间,履行了相关判决条款内容。村民争取到的相关权益已经得到,而且后来局里工作很多,尤其是假药案追逃更迫切,因此对吴信义的追逃就相当于暂时搁置了。

    去年破获的假药案,打掉了多个造假窝点,抓住了多名涉案嫌疑人,收缴了巨额涉案赃物,同时也还何氏药业以清白,所谓楚天齐袒护何氏的嫌疑也被洗掉。但重要涉案人喜子和吴信义,却不知所踪。主要涉案人没有到案,这个案子就不算圆满,后面隐藏的案情就不得而知。因此,抓捕这两人成了许源县局重要的任务。可是这两人就像忽然蒸发了一样,既找不到人,也没有相关线索。

    年前参加萧长海儿子婚礼的晚上,楚天齐突然遇到有预谋袭击,之后时间不长,县里又接连遭受恐袭讹诈。从这些事中,县局多少找到了一些疑似喜子的线索,再结合与胡三的相遇,楚天齐制定了一个针对喜子的计划,这个计划正在实施中。但同案的另一嫌疑人吴万利,却如石沉大海,没有一点讯息,不知从何下手。

    现在高峰汇报的这个消息太重要了,虽然不能确认吴万利和吴信义到底是什么关系,但有一点是明确的,那就是两个人有联系。如果找到一个人的话,可能就会获得另一个人的消息。

    如何找到吴信义?楚天齐想到了拷问陈文明。只是担心引起陈文明的警觉,担心因此泄露自己的意图,楚天齐才绕了个圈子,出其不意的提到了吴信义这个人。

    从刚才陈文明的众多废话中,楚天齐捕捉到了有用的信息。陈文明曾听吴信义说过“制药”的事,虽言语不详,但似乎和造假药有关。而且在吴信义的通话中,曾经出现过“龙头”这样的字眼,这更让楚天齐坚信吴信义和假药有关,也可能和吴万利有关。

    只是陈文明在讲说吴信义的那些话中,并没有出现“吴万利”或“万利”这样的字眼,这让楚天齐很是疑惑,也不禁怀疑自己的判断方向。但是结合高峰的汇报,以及陈文明的讲述,楚天齐又仔细思考了一番,他认为吴信义就应该和造假药有关。可为什么就没有二吴有接触的相关信息呢?

    二吴,都姓吴,一个活生生的存在,一个却神龙见首不见尾,会不会是……?忽然,楚天齐脑中*出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要真是这样的话,那就太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这时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楚天齐赶忙掐断思绪,拿起了手机。正是刚才那个回拨占线的号码,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:“王总,你好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出一个女孩的声音:“楚局,前几天我是不是给你打电话了?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尽管楚天齐心中疑惑,但还是如实回答:“是,是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和你说什么了?”对方又问。

    “说……”这该如何回答,楚天齐一时噎住了。

    对方马上接了话:“我那天喝醉了,当时正看一个电视剧,后来就睡着了。等我酒醒后,才发现给你打过电话。我这人有个毛病,总爱学电视剧中的话,要是有什么说的不妥的,请多担待,醉话而已,我是什么都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醉话?有意思。于是楚天齐也回道:“哎呀,我那天也喝多了,你我说了什么,我是一句都不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,再见。”对方说到这里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握着手机,楚天齐摇摇头,笑了。他已经听出来,那天王语嫣真是替人探话或传话,说完却又后悔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