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四十章 严阵以待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从“假*”报警开始,连着四天,每天都有威胁公共安全的报警电话。这些电话内容,有的是说“有*”,有的说“有*”,有的说“坏人进了幼儿园”,还有的说“高中多名女学生失踪”。经过调查,这些事都是子虚乌有、凭空捏造,报警电话也全都是外省的隐藏号码。

    虽然想尽量保密,但事与愿违,这些消息还是泄露了出去。由于并非通过正规官方渠道获得,人们反而通过自己的想象以及所谓的“内部消息”,延伸出好多版本。有的版本更是描绘的煞有介事,甚或是说成亲眼所见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假消息并未对居民日常生活造成多大影响,但却给人们内心投下了一定的阴影,让人们对公共安全产生了一定的质疑,增加了居民的恐慌心理。

    针对假警频发、谣言四起的事,县里还专门开会,要求各委、办、局不传谣、不信谣,坚决同一切传谣行为做斗争。这么一弄,不但没有阻止谣言的传播,反而让人们更加坚信“无风不起浪”。参会人员表面承诺“严格要求下属和家人”,但实际上他们往往都是谣言继续泛滥的传播源头。

    在要求不传谣言的同时,县里自是要求公安部门严查假报警电话来源,查报假警者身份信息,将这些不法分子尽快捉拿归案,还民以安定祥和的安居环境。

    说的容易做的难。其实这些天公安局已经被这些假警折腾的够呛,又被谣言弄的焦头烂额,再让县里这么一加压,好多人已经感到苦不堪言。不过,楚天齐也趁机向县里要了权利,为便于破获此案的权利。

    当然楚天齐、曲刚等不至于这么不堪一击,但也倍感压力巨大。局里为此已经开了两次会,一次是班子成员会,一次是股级以上人员会。今天再一次开会,参加人员有全体班子成员,还有刑警队、经侦队、交警队、信息科、看守所等部门一把手,刑警队高强也参加了会议,许源镇派出所所长以及副所长高峰也在参会者行列。

    会议已经召开了两个多小时,好多人都已经做过发言。

    现在,局长楚天齐正在做指示:“……同志们,四天连着发生了七次报假警事件,每次都是涉及到危害公共安全的假警。毫无疑问,不法分子就是在扰乱社会治安,就是让人民群众产生恐慌,这一切都是针对我们县公安局。从现有的证据看,还不能判断对手隶属于那个团体,也不能判断对手究竟是几伙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他们一定是受过县局制裁或查办的个人或团伙。

    他们可能认为,这样就可以让我们首尾难顾,就可以混淆视听。但我要说,他们太天真了,‘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’是至理名言,也是不争的事实。而且他们出手越频繁,露出的马脚越多,我们早晚会抓住他们的狐狸尾巴,会给他们迎头一击。他们这么做,最终目的就是想让我们顾此失彼,想以此来逃脱我们的打击。

    我要说,我们不会被他们的伎俩所左右,而且我们会加大对现有案件的侦办力度,会加紧对他们的打击。这就需要同志们,继续发扬不怕苦累、不怕流血、不怕牺牲、连续作战的精神,早日打掉这些毒瘤,早日把不法分子捉拿归案。不妨向大家透露一点,我们已经发现了对手的一些蛛丝马迹,我们不希望他们制造混乱,但却不怕他们多出手。

    同志们,这七次报警被证实为假警,这既是他们的挑衅、试探,也不排除他们想要以虚掩实、麻痹我们。但我们一定要提高警惕、严阵以待,防止对手出其不意、突施袭击。春节马上就要到来,我们一定要保证全县人民过一个安定、祥和的节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会议结束后,楚天齐直接回到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坐到椅子上,楚天齐的脑海里还是这几次假警的事。

    从一月十一日晚上遇袭事件后,楚天齐一直都在加倍小心,防止对手针对自己以及身边的人出手,当然也在关注群体*事件。从那之后,一连十来天都平安无事,但楚天齐心中的那根警惕之弦一直绷着。

    发生“假*”这件事的时候,楚天齐还不确定是否是对手的报复手段之一。等到“投毒”、“坏人进幼儿园”、“女学生失踪”、“*”等假警相继发生后,楚天齐已经肯定,这绝对是报复。这些报复,应该是和夜袭事件是一脉相承的,应该是对方换了报复方式,也可能是要玩声东击西。

    只是这几天,楚天齐一直纳闷,纳闷为什么中间消停了十来天,现在又突然出手?这中间到底有什么联系,又有什么疑点呢?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想到了两件事,那就是曲刚被评为市局和县里先进的事。这两件事肯定有人动了手脚,但究竟是曲刚背后的人在帮他,还是他的对手在以此整他呢?这一直是楚天齐在思考的。可这两件事又夹杂在夜袭和假警中间,这会不会有某种联系呢?还是这本来只是巧合?

    正自费神,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得到允许后,曲刚走了进来。他看了看屋内没有旁人,便直接坐到椅子上,道:“局长,真的发现对手蛛丝马迹了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老曲,我和你直接说过吗?案子一直由你掌控着,你应该比我清楚吧?”

    曲刚微微一楞,然后恍然大悟:“故布疑阵,敲山震虎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而不答。

    曲刚又说:“这段时间,发生的事太多了,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十一号有人对你下手,袭击未遂。刚过十来天,就接连*发生了这些报假警的事,这中间绝对有联系。”停顿一下,曲刚迟疑着说,“两次给我先进,会不会也和这中间有联系,会不会在给你我之间制造矛盾,他或他们好趁机出手?”

    对方提的这些问题,也是楚天齐疑惑的,但现在经对方这么一问,楚天齐反而不好回答了,而且他也确实没有准确答案。于是,他不置可否,却笑着道:“具体说说。”

    曲刚点点头:“好的。我是这么认为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一处隐蔽所在,一个短发、长方脸的男人坐在石凳上,他面前站着一个胖子男人。

    尽管现场温度很低,但胖子额头却布满了汗珠,连脖子上也满是汗液。

    长方脸男人眯着双眼,咬牙道:“这么说,还没调查出来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胖子摇摇头,胆怵的回答,“从那事发生以后,我就按您的吩咐去查,可我们的弟兄都说没干过这些事。有几个稍微带嫌疑的人,我已经把他们调了回来,甚至都动用了‘家法’,可他们一口咬定绝不是他们干的。我也觉得不可能,他们肯定不敢背着您干这事,而且他们能应召回来,也说明他们心里没鬼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没做,那就是你了?”长方脸忽然睁开双眼,瞪着对方。

    胖子吓的“扑通”一声跪到地上,牙齿打颤的说:“就是借我一百个胆,我也不敢。我可是就听您的话,没有您的吩咐,我绝对不会擅自行动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起来,起来。”长方脸大笑,“我最相信你了,刚才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。”

    胖子脸上肌肉动了几动,陪着笑脸爬将起来,顺势拭了拭额头和脖子上的冷汗。

    “那就奇怪了,查了好几天,怎么就没有一点蛛丝马迹呢?”长方脸既像自语,又像是在对对方说。

    “我怀疑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,目的就是唯恐天下不乱。”说话时,胖子还不忘谄媚的笑着,“就是要把火引到我们这里,引到您的身上,他好趁机火中取粟,或是达到消灭我们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长方脸男人没有说话,而是若有所思的长嘘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长方脸男人看到屏幕上的隐藏提示,马上冲着胖子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胖子如蒙大赦,弓着腰,陪着笑脸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到确认胖子已经走开,长方脸才按下了接听键:“您……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了一个怪异的声音,打断了长方脸:“说,到底是不是你让人干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,绝对不是,我如果要是干这事的话,肯定会向您汇报的。”长方脸赶快辩解。

    “放屁,你哄谁呢?”对方的话很不客气,“十一号那天,你不照样私自行动了吗?”

    长方脸抹了一把额头,紧张的说:“只此一次,本来想给您一个惊喜的,我也是好心办了坏事,我保证绝无二回。”听不到对方回音,他又补充道,“如我再次擅自行动,情愿自挖双眼以谢罪。”

    对方不置可否,而是按着自己的思路,说道:“千万不要引火烧身,节外生枝,人家已经严阵以待了,我们不要自投罗网。还有,假如以后有行动,像是这种危害公共安全的事,也要慎之又慎。一旦百货大楼爆炸,或是水里下毒,那后果就不可估量了。到时肯定就不只是县局出手,恐怕要面对整个国家机器了,那是自取灭亡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长方脸点头回应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你,那你认为会是谁?”对方声音再次传来。

    长方脸说:“肯定是有人暗中使坏,也许就是我们的对手,也可能是所谓的朋友,我正派人在查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一切小心,我前些天做的努力都白费了。”对方说完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握着手机,看了看四周的石壁,长方脸长叹一声,坐到了冰冷的石凳上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