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虚惊一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离春节越来越近,人们都开始倒计时了,楚天齐也不例外。他既盘算着一些工作安排,也在做着回家的打算。

    一月中、下旬这几天,各种会议接踵而至,而且每个会议好像都很重要。虽然大多是一些务虚会,但县领导们却不敢怠慢,这既是一种政治态度,也是防止万一出事而减轻或规避责任。

    两节前后的会议几乎都涉及到安全问题,做为全县治安机构,公安局自然要有领导出席。一时间,局长、政委及其他班子成员,每天都得去一到两个会场,有时甚至更多。

    除了安全会议,参加较多的就是表彰大会了。

    许源县公安局被市局评为年度先进集体,曲刚也被评为市局先进个人,另有刑警队长、经警队长、信息科长等也受到了市局表彰。

    当然,县局表彰大会已经先市局召开过,好几个部门获得了集体荣誉,多名负责人和干警都得到了先进。获奖部门和个人,不只得到了荣誉,还拿到了实实在在的物资奖励——奖金。这些先进个人、优秀群体的评选,都是靠数据说话,都是依据干警量化成绩而来,尽管个别人略有微词,但大部分人都认为很公平。人们既心服口服,也暗下决心,明年一定要好好表现,努力工作,争取又拿荣誉,又得奖金。

    这天,楚天齐刚回到办公室,曲刚就来了。

    曲刚没有像平时那样坐到对面,而是站在办公桌旁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把笔放到笔记本上,楚天齐抬起头,调侃道:“老曲,你今天怎么扭扭捏捏的?是你被嫂子抓住什么把柄了,还是有女孩找上门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。”曲刚脸一红,急忙否认着。

    “那是怎么啦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曲刚道:“就是,就是我被县里评为了先进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这是好事呀,可喜可贺。”这个消息是第一次听说,楚天齐略感讶异,但还是真诚的表示祝贺。

    “局长,我得跟你解释一下。”说着,曲刚坐到了椅子上,“本来局里往县里报的时候,是报的你。但县里要求必须至少报三人,这才把我和老赵报上去。谁知刚才在县里开完会,明秘书就通知我,说我被评为了先进个人,局班子成员就我一个。这个先进本来应该是你的,我想他们肯定弄错了,就去找县长说明,结果县长正在开会,也没说上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你能被评上,既是你个人荣誉,也是我们县局的光荣。找县长做什么?县里还能弄错?把你评为先进,说明你做的那些工作,出的那些成绩,县里都看到了,这是好事呀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就算我做了一些工作,那也是在你领导下,而且全局工作这么出色,更是和你的正确领导紧密相关。如果局里能评一个先进的话,那也非你莫属才对。明天我还去找县长,肯定是他们弄错了。”曲刚继续争辩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就凭你做出的那些成绩,做先进个人当之无愧,县里不会弄错。再说了,我可是副处,也大小算是县领导。如果和你们这些正科、副科一起评比的话,那岂不是显得我层次低了吗?县里这么安排,肯定是为了突出我县领导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明白对方在给自己找台阶,在替自己考虑,曲刚便说道:“局长,市局给我先进个人,我就觉得是抢了你的荣誉,现在县里又来这么一出,我这心里更过意不去。人们肯定会认为是我搞了鬼,中间有什么猫腻,可我真的什么都没做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再次摆手:“老曲,不必解释,不管别人信不信,我相信你,相信你是无辜的。等春节后颁奖完毕,局里给你庆祝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谢谢局长。”曲刚站起身,微微颔首,“我真的提前一无所知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今天怎么婆婆妈妈的?赶紧回去忙工作吧。”楚天齐下了“逐客令”。

    “好,好的,谢谢局长。”再次道谢过后,曲刚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说实话,当听到曲刚被市局评为先进,而自己却榜上无名时,楚天齐也里也多少有些不快。因为自己毕竟是抓局里全面工作,而且这些成绩的取得,可是与自己的正确领导密不可分。他倒不怀疑曲刚动手脚,而是觉得市局有些人太偏心,带着有色眼镜看自己。

    后来一想,也就释然了:曲刚在公安系统多年,在市局自是积了好多人脉。而自己初来乍到,尤其到现在都没有拜会过相关领导,也怪不得先进轮不到自己。本来楚天齐也想请周子凯代为引见,可周副局长却说再等等,所以也就一直等了下来。

    市局弃自己,而把曲刚评为先进,楚天齐觉得还可以理解。但县里这么做,显然就不合适了。因为县局可是把自己也报上去的,无论从贡献大小,还是从分工来说,都应该是先考虑自己的,可事实却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排外情绪作祟,还是个别领导对自己不感冒,亦或真是有人动了手脚?难道是曲刚在玩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?应该不会吧?那又会是什么呢?

    正自犯嘀咕,曲刚再次敲门进来了。

    看曲刚的神情,应该不是来继续解释,那又会是什么呢?

    曲刚径直走到办公桌前,神情凝重的说:“局长,刚接到指挥中心报告,有人打电话报警,说在县百货大楼有*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由得一惊:“什么?你怎么处置的?”

    曲刚道:“我已经安排刑警队柯晓明,让他和高强带警犬中队、技术中队、处突中队的人出警。让他们找到商场负责人,向其言明此事,并要求商场以反恐演练为名,紧急疏散客人和商户。”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已经穿好外套,边走边说:“咱们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在家吧,我去……”曲刚拦阻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说了,一块去。”楚天齐打断对方,戴好了警帽,“到车上详细说说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快速下楼,楚天齐坐到了曲刚那辆越野车上。

    驾驶汽车,出了公安局大院,曲刚边开车边说:“指挥中心讲,打电话的那人自称是知情者,但只说*在百货大楼,具体的位置没说,就挂了。对方的号码是隐藏号,根本打不通,暂时也没查到号码来源和归属地。”

    正这时,曲刚手机响了,是柯晓明的电话。

    曲刚接通后,和对方吼了几句,就挂掉了。然后转向楚天齐,说:“柯晓明说,找到百货公司副经理了,那人一听这个情况,马上大声喊叫,导致两名财务人员知道了消息,他们也是大呼小叫。我命令柯晓明,马上控制现场,防止消息继续扩散,他们已经这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就担心出现这种情况,担心不必要的自乱,他没有继续接话,而是眼望前方,面色冷峻。

    曲刚适时拉响警笛,汽车鸣叫着,超过了好多汽车,向百货大楼方向冲去。

    百货大楼已经远远在望了,可以看到楼前停放的好几辆警用汽车,以及围观的群众。看样子,好多人都想冲到前面,去看热闹。

    汽车刚在百货大楼停下,楚天齐就打开车门,跳到地上,然后拨开人群,挤了进去。

    现场警戒线早已拉好,干警也正在耐心的向围观群众做着解释。就有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人,根本没意识到危险,对于警察的解说置若罔闻,还在一个劲的往前挤。

    楚天齐眉头微皱,冲着从楼里走出的高强大步而去,不待对方说话,他便怒声道:“怎么搞的,连个实战演习都弄不好?”说着,他回头用手一划拉,“警戒圈扩大两倍,对不执行命令者以违反治安条例处置,给你五分钟时间,解决这里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高强先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随即明白,马上向身旁全副武装的警察一招手,这些手持盾牌警察立刻冲到警戒线旁。高强抢过干警手中扩音喇叭,喊起了话:“我们正在搞实战演习,请大家配合……”

    刚才楚、高二人的对话,好多人都听到了,站在里圈的群众面面相觑,有人已经开始后退了。

    此时,曲刚也挤进人群,紧走几步,拉了一下正要进入楼里的楚天齐衣角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言声,而是看了对方一眼,继续向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迎面不时有群众走出,有的嘟嘟囔囔,有的牢骚不断,有的面无表情,甚至还有人张口骂街。

    这种情形是意料之中的事,人们认为演习打扰了他们的正常生活,肯定要发泄不满,有人不予配合。但如果是告诉了大家实情,人们势必会惊慌不已,很可能会发生踩踏或其它伤亡事故。

    从一楼到顶楼,不时迎面遇上满脸怨气的群众,也能看到面色严肃、紧*作的干警。

    在顶楼的一间小屋,柯晓明向楚天齐、曲刚汇报了群众疏散工作,也汇报了险情排查情况。群众尽管有意见,但已经大部分撤离,预计十分钟之内,连商场工作人员也可以全部撤离完毕。不过到目前为止,也没有找到*或危险源。

    楚天齐发现,在汇报时,这名刑警队长语气急促,鬓角冒汗。便拍了拍对方肩头:“我相信你们,局里相信你们。”

    柯晓明面现尴尬,但随即镇定表态:“请局长放心,请局领导放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商场工作人员和购物群众全部撤出后,楚天齐和曲刚也被“请”了出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并没坚持留下,他知道专业事要留给专业人员去做。他在刚才已经利用自己的影响,加快了群众疏散,也给干警们打了气。现在情形下,离开现场,才是对这些处警干警最大的支持。

    在从百货大楼出来不久,接到了指挥中心的报告:打报警电话的隐藏号码来自边境一个省份,机主信息不详。

    下午一点多,又接到现场报告:没有发现任何危险品或*,也没有发现可疑人,已经认定是有人恶意报假警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一松,和曲刚相视一笑:“看来是虚惊一场呀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