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又是一场虚惊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忐忑不安中,旧的一天过去,新的一天来了。

    早上刚一上班,曲刚就到了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一进屋子,两人就相视一笑,那意思很明确:终于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坐到椅子上,曲刚道:“我刚问了柯晓明,昨天那个隐藏电话号码已经查出来了,机主是一户居民,是一对中年夫妻,没有子女。这对夫妻都在油田上班,油田离家一百多里,平时就住油田,只有每月连休十天时,才回到家中。这几天,两人仍在油田上班,结果房门被撬,不法人员进了屋子,还在电话中做了手脚。这些消息都是当地警方提供的,他们还传过来一份录像,画面显示,前天夜间住宅附近的两个人很可疑。这两人都是中等身材,帽子遮脸,戴着大口罩,穿着长大的厚衣服,具体情况不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,这就是某些人特意为之,就是要利用这部电话报假警,找我们的麻烦,也引起民众的慌恐和不满。”楚天齐道。

    曲刚点点头:“是呀,对方就是专门针对我们局的,目的很明确,绝不是恶作剧那么简单。”停了一下,他又说,“以前,类似的情况有,不过不多,而且也略有区别。但只要接到这种报警,我们就要一边出警,一边核实电话来源,核实报警人身份。有时很快就会通过电话号码找到当事人,证明只是当事人的恶作剧。还有时候,危险行动实施者就在现场叫嚣,打电话者实为热心群众。像是这种既打报警电话,又隐藏号码的行为,我在以前只遇到过一次,那次是有人在敲诈政府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,打来电话的,往往都不是要搞事的,只是……”话刚说到一半,忽然响起手机铃声,楚天齐停下来,示意对方去接。

    “局指挥中心。”曲刚略一迟疑,接通了电话:“我在局长办……什么?有人在自来水泵房投毒?……我马上去。”说完挂断电话,脸上神色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刚才对方的通话,楚天齐也已听到,顿觉事态严重。他没有问什么事,而是直接道:“你马上安排出警,我来联系自来水公司,让他们立即停水,并进行水质化验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答过后,曲刚开始拨打柯晓明电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马上联系自来水公司经理。

    和对方交涉完毕,楚天齐又对曲刚道:“你也直接去现场,必须第一时间确认水质有无问题,然后告诉我。我现在先向萧书记做汇报,如果水质一旦有问题,就必须要联系国防部门、武警部队,按处突甚至战争状态来处理。包括商场调用瓶装水也要……”话没说完,楚天齐又强调,“你先去现场。”

    曲刚答了声“是”,急匆匆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脑门已经见汗,这可不是小事,这可牵涉到全县城十多万人的生命安全呀。希望这是有人报的假警,希望这是虚惊一场。他拿出手机,直接拨打了萧长海电话,可对方手机通着,却并不接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怎么办?”自问两遍,楚天齐拿起手机和外套,向外走去,边走边拨打了指挥中心兼办公室主任杨天明的电话。

    当楚天齐刚到一楼的时候,杨天明和厉剑也到了楼下。

    上了汽车,说了声“县委”后,楚天齐才问杨天明:“电话号码是哪的?打电话人具体是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电话号码还是隐藏的,暂时没有查到来源。我刚才又听了两遍电话录音,对方是这么说的‘许源县公安局吗?有人在自来水公司泵房投毒’。然后就挂了电话。”稍微停顿一下,又说,“对方的声音做了变声处理。”

    听杨天明这么一说,楚天齐心里反而稍微松了一口气。他在首都特训时,专家专门讲过这种案例,这种情况除了在战争年代有过以外,还从来没有出现过。因为自来水泵房往往安防手段非常高,不法分子想要下手,难度非常大。另外,那是总泵房,要是下毒药的话,需要的量就太大了,根本不容易做到。

    刚觉得松了口气,楚天齐的心又紧了起来:万一在个别供水水箱或是小区泵房投毒呢?他没有回应杨天明的话,而是在思考着一些应急措施。

    十多分钟后,汽车进了县委大院。

    楚天齐要求杨天明,和自己一起,奔政法委书记办公室而去。

    连着敲了两次门,都没人应声。正要拨打萧长海电话时,秘书从对门出来了。秘书告诉楚天齐:“萧书记在小会议室开会,所有县委常委都在,他们在参加市委召开的视频会议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楚天齐不禁犹豫了起来:究竟要不要立即汇报?如果汇报的话,那不但所有县委常委都会知道此事,恐怕市委常委们也会知晓。一旦是乌龙事件,自己有可能就会承担一定的责任,最起码市、县两级领导会对自己有意见。可要是不汇报的话,这可是人命关天?

    有什么可犹疑的?楚天齐向会议室楼层走去。他已经决定,去向萧长海汇报。为了把影响降到最低,可以请萧长海出来。虽然这仍然不妥,但也是目前能采用的最合适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刚踏上上楼楼梯,手机却响了起来。楚天齐看到来电显示,马上摁下了接听键,低声道:“赵经理,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自来水公司经理的声音:“楚局长,我们已经关闭了总泵房供水闸,也要求所有供水分站停止供水,同时分站也已要求各个供水点停水,再由供水点通知到最基层的供水单元。目前,我们通过对供水总站取样水质进行PH值测试,没有发现异常,水样也无异味。这只是最简单的判定,还在进行更进一步的化验。有个别站点也报上了初步简单化验结果,也未发现异常。”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已经由楼梯退下来,向楼下边走边说:“谢谢赵经理!你们是怎么向下边通知的?”

    赵经理回答:“我们就说这是上边统一规定,属于应急演练项目。”

    “多费心了,有新情况及时告诉我。谢谢你!”楚天齐再次道谢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。”赵经理道,“我这里又有电话打进来,先挂了。”话音刚落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快步走出大楼,楚天齐拨通了曲刚的电话:“你在哪?……快到自来水了?先不要上去,原地待命。赵经理刚打电话说,目前化验一切正常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楚天齐上了汽车,杨天明也跟着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不等厉剑发动汽车,楚天齐先说道:“暂时哪儿也别去,等等再说。”

    听到刚才赵经理说的情况,楚天齐已经决定,暂不向萧长海报告。如果自来水真出了事,就再去常委会现场,如果平安无事的话,就等会议结束后再向萧长海汇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杨天明接到了指挥中心电话。指挥中心说,那个隐藏的报警电话已经查到,来自东部边境的一个省份,机主信息与报警者情况不知。

    听杨天明说完,楚天齐猜测,估计那部电话情况和先前报“*警”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,自来水公司赵经理又打了两次电话。总站水质详细化验完毕,没有一点问题,大部分分站化验结果也已出来,水质也正常。自来水公司正在等待那些基层供水单元的化验结果,同时公司领导也分工带队,巡查整个供水管线和基层供水单元。

    楚天齐又松了一口气,他已经大致断定,应该都没有问题。但所有的化验结果没出来之前,心中的那根弦却还得紧绷着。他在每次接完赵经理的电话后,又会把情况通报给曲刚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杨天明也不时接听电话,了解指挥中心那里的情况,了解那个报警电话的情况。

    在十一点多的时候,楚天齐手机又响了,还是赵经理的电话,他马上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赵经理的声音:“楚局长,所有供水站点全部化验完毕,水质全部正常。经过巡查,沿线供水管线也没有异常,并无管线损坏或是被污染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。”楚天齐大喜,“谢谢赵经理,谢谢自来水公司全体同志,谢谢你们的辛勤劳动,谢谢你们的理解和支持!改天我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楚局长,县自来水公司做为市政部门,为居民服务,保障广大居民用水安全,是我们应尽的职责。为县领导分忧,我们感到无限荣耀,请楚局不必须客气。虽然这次没有查到问题,但也给我们提了醒,敲响了警钟。我们会以这件事为契机,把水质安全保障工作做的更细致,更持久,不给破坏分子以可乘之机。”赵经理的声音透着欣喜和谦虚,“我们马上恢复供水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非常感谢,我一定请你吃饭。”再次谢过,结束了和对方的通话。

    刚挂断,手机又响了起来,是萧长海办公室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一接通,就传来萧长海的声音:“楚局长,听秘书说,你找我?有什么急事?”

    “又是一场虚惊。”楚天齐道,“我就在楼下,上去向您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等你。”萧长海答完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让杨天明随行,而是独自一人下车,向县委楼走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