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给你换个地方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八月五日早上五点钟,由厉剑开车,楚天齐赶往定野市。

    到定野市的时候,时间还早。吃过早点后,赶到市公安局,也才刚刚八点。

    与门卫沟通,得知周局还没来,楚天齐便在楼下等着对方。

    不多时,周子凯到了,楚天齐随对方去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简单聊了两句后,周子凯出了屋子,去找马振国了。

    很快,周子凯返回办公室,进门就说:“我问马局了,他说程部长要见你,让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程部长?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长程爱国?自己面子有那么大吗?带着疑惑,楚天齐和周子凯下楼,赶往目的地。

    到了市委楼一楼大厅,由安检人员联系一番后,楚、周二人被允许上去了。

    坐电梯来在八楼,在周子凯带领下,二人到了一个屋子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年轻男子看到周子凯,说了声:“周局,你们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看得出,这个年轻男子应该是程部长的秘书。

    来在对面房间门口,秘书“笃笃”敲门。

    屋子里传出一个威严的声音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屋门推开,年轻男子在前,周、楚二人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“部长,人到了。”年轻男子介绍完毕,得到对方点头回应后,出了屋子,随手关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到,办公桌后坐着一个方脸、阔眉、留平头的中年男子。男子大概五十岁不到的样子,穿着白色半袖上衣,藏青色西服长裤,个头应该中等,这个样貌和照片上程部长的形象一样。

    程部长对着周子凯道:“小周局长,你很有工作魄力,能力很强,也善于团结同志,不错不错。”

    别看就这么几个字,周子凯已是欣喜不已。市委常委的评价可是很难得的,何况还是管官帽子的组织部长。他谦恭的说:“谢谢部长鼓励,我一定再接再厉。我把楚天齐同志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程部长向着周子凯点点头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周子凯告辞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程爱国这才把目光投到楚天齐身上。

    早就听说楚天齐个头很高,今日一见果然如此。其实刚才在和周子凯说话的当口,程爱国一直在偷眼观察着楚天齐。只见对面年轻人,国字脸,留着三、七分头发,站在那里微微颔首,面带淡淡微笑。既表现了对自己的应有尊重,又不显得过分谦卑,既没有无畏的惊慌,也没有过于自信的傲气。

    停止打量,程爱国淡淡的说:“楚天齐同志,坐下谈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部长!”说着,楚天齐向后退了几步,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我想听听你到许源县的工作情况。”程爱国看似随意的说。

    “部长,好的。”楚天齐面色平静的汇报起来:“受沃原市委组织部委派,我于去年三月四日到定野市委组织部报到,三月八日到许源县公安局正式上任,到今天共是五百二十天。上任后,我首先抓紧熟悉县局情况,努力学习警务专业知识,同时逐步开展工作。在此期间,得到了班子成员帮助,也逐步获得了广大干警的支持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楚天齐的汇报,程受国暗暗点头。对方从去年到任说起,说了在县局开展工作情况,在保持适当谦虚的同时,也讲的比较清晰、客观,简洁。尤其在说到几个重大案件时,始终把班子成员、广大干警和他放在一起,充分介绍了战友们做出的成绩,反倒淡化了他自己的功劳。从简短介绍中,可以看出他平时的工作态度,也看出了他的价值取向,这个小伙子是做实事的料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停下来,程爱国又问:“听说在这次‘飓风行动’中,你是行动副总指挥和前敌总指挥,更是整个行动的实际发起者,你做了很多工作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答:“在这次行动中,我做了一些工作,尽到了一名干警和县公安局长应尽的职责。行动指挥部能够让我担当角色,尤其是担当相对重要角色,是指挥部和各级领导对我的信任,给了我一次重要的学习与实践机会。在行动过程中,指挥部领导给予了坚决的支持和帮助,整个行动组也给予了大力配合与协作。这次行动,参战干警与武警官兵共五百多人,绝大多数人都在默默付出,只有我们几个极少数人多了些露脸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挺谦虚呀,听说你在总结大会上的发言也挺精彩的。”程爱国说话时,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据实而言,有各级领导的支持,有广大指战员密切配合,这次行动才能取得如此大的成绩,所以我要感谢他们。好多人为了行动大局,甘愿做出有悖日常行为的举动,甘愿承受可能的指责与误会。他们可以无怨无悔做出巨大牺牲,而我就应该利用那么好的说话机会,为他们解释和澄清,向他们道歉。在此过程中,也出现了一些突发状况,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,如果能够考虑更完善一些,如果能把工作做的更扎实一些,这些事情应该就能避免,因此不无遗憾。”楚天齐对自己当时的行为做了说明。

    程爱国心中暗道:罢了,果然有大局观,怪不得马振国会那样称赞他。

    “小楚同志居功不傲,好样的。”称赞过后,程爱国话题一转,“对接下来的工作,有何感想呀?比如自己更适合做什么,想做什么工作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,今天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长亲自见自己,体现了组织对自己的重视,这既是对自己的工作肯定,也是要动自己的明确信号。但自己在这点上绝对不能太实在。于是他说道:“我没有考虑过这些,只想着尽职尽责工作,一切服从组织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这回答太官方了。你就没想过要回沃原市,还是继续留在定野市工作?”说话时,程爱国紧紧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一动,略微沉吟,马上说道:“我是组织的人,是组织给了我各种机会,组织肯定会根据需要让我人尽其才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程爱国笑了起来。边笑边说,“李部长说你这个小伙子‘耿直有余,灵活不足’,依我看你也并非不谙世故,反而政治上很成熟嘛!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夸赞,楚天齐微微颔首,微笑回应。同时他心中不禁疑惑:李部长是谁,是李卫民吗?他和程爱国之间有什么联系?

    程爱国马上给出了答案:“我在省委组织部工作好多年,李部长是我的老领导,一直提携我,对我栽培有加。去年春天,在你来定野市之前,李部长专门给我打电话,要我关照你。他还特意提出,为了让你得到更好的锻炼,只让我背后关注你,而不让明着对你支持。我一直是按老领导要求在做,在几次关键的倒楚运动中,为你说了一些公道话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恍然大悟:怪不得这一年多仕途整体还算平静,尤其几次倒楚风*波中能够安然无恙,原来是这尊大神伸出了援助之手。以赵伯祥对自己的忌惮,以王秀荣、牛斌等人对自己的敌视,他们肯定没少闹腾,要是没有这尊大神,恐怕自己早被弄下去,很可能已让人灰溜溜的赶回沃原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一直做好事,要是不留姓名的话,就太亏了。这才冒着被老领导责怪的风险,把你请了过来。”调侃过后,程爱国面色变得严肃,“李部长一直关注着你,多次打电话,过问你的情况。我也借机向老领导请示关于你的工作,他的意思是让你在定野市再锻炼一段时日。”

    听得出,李卫民一直在关注自己,也可以说是关照,并把这种关照延展到程爱国这里。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是为了示好?可他似乎又不想让自己回去,这看起来可是有些矛盾。难道是为了交换,让自己识趣一些?他似乎也没必要这么做吧?要想阻挠自己和俊琦,他完全不需要这么费事的。那是……?应该是缘于对女儿的爱,是想对女儿少一些伤害吧。

    虽然不赞同李卫民对女儿如此的关爱方式,但楚天齐也不得不敬佩其对女儿浓浓的爱,可怜天下父母心呀,李卫民肯定也是为了女儿好。不管怎么说,李卫民对自己也算是仁至义尽,自己要用和平的方式与之相处,要以履行两人之间的约定来获得对方的认可。官场辛苦以及异地任职的艰辛,让楚天齐体验到了李卫民对自己这种支持的可贵,他对对方的态度也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见对方沉吟不语,程爱国以为楚天齐抉择艰难,便缓缓道:“小楚,要是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,我也可以向李部长做汇报,可以做一些他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服从您和李部长的安排。我其实在想,是不是要升官了?”楚天齐已明白程爱国和李卫民关系不一般,故而以这种幽默方式撒了谎,以掩盖自己真实的内心活动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官迷。不过也说明你的进取心很强,只要是用正确方式获取就可以嘛!”程爱国的语气也很轻松,“这次准备给你换一个地方,去干一个副处实职吧。”

    听出来了,要让自己离开许源县公安局,似乎也要让自己离开许源县。楚天齐忙表态:“谢谢程部长,谢谢组织信任,我一定继续多干实事。”

    程爱国微笑着说:“放心,不让你到市直单位来做副职,还是下面更锻炼人。用你的话说,也更能多干实事。当然,可能实权也能大一些嘛!”

    看来对方看透了自己的小心事,不过自己也得到了比较确切的消息:做副县长。

    县政府党组成员更多的是一种待遇,要相对虚一些,而副县长是实打实的副处。只是不知要到哪里,实权到底大不大?如果分管项目一般,大县长再强势一些,怕是就没有公安局长滋润了。不过好多事情都不能两全,能做到副处实职已经很不易了,再说也未必就没有实权嘛。楚天齐带着一丝欣喜,已经在心里打着小算盘了。

    程爱国接着说:“现在具体的还没最终确定,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了。你先回去,做好交接准备工作。你可以带一个人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楚天齐站起身,鞠躬致谢,“谢谢部长教诲,我一定勤奋工作,踏实做事,不辜负您的栽培。”

    程爱国暗暗点头:小伙子知进退,识大体。

    刚才程爱国不只关注楚天齐的言谈,也在注意对方的举止。他发现楚天齐自坐下后,一直就没有完全坐到沙发里面,更没有实打实的靠在椅背上。而是一半屁*股坐在沙发边沿,双手放在腿上,始终上身挺直并微微前倾,认真听自己讲说或回答自己的问话。

    “孟克以前是我的兵,我在部队时一直是他上级,这个兵组织纪律性强,人也很正直。”程爱国说着,和楚天齐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怪不得从自己一到任,孟克会义无反顾支持自己,原来是源于程爱国,归根结底是源于李卫民。这更坚定了楚天齐与李卫民和平相处的决心,他要通过勤奋努力,达到对方要求条件,以与俊琦相守一生。

    楚天齐再次向程爱国深鞠一躬:“谢谢您!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,忙去吧。”程爱国笑着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楚天齐退出部长房间,到对门找上周子凯,二人下楼而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