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连二姐,何许人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节后上班第二天,在班子成员会上,众人一致同意,由曲刚暂时代管张天彪原分管工作。

    曲刚是担心失去掌控多年的权利,所以宁可多受累,也不能把这些工作拱手让人。其他人则觉得这是代管,是替张天彪擦屁*股,完全没有必要去抢,当然孟克根本就没这种想法。如果是张天彪已经去职,那原分管工作就肯定有人惦记了,不仅惦记工作,恐怕还想着顺势推自己的人上*位呢。

    总算没有失去这块阵地,曲刚长嘘了一口气,他没敢懈怠,而是迅速介入了相关的工作。前些年一直直接分管这些部门,就是近两年虽由张天彪分管,但也几乎是完全听命于自己,上手并不难。只是现在既要做常务工作,又要分管具体事情,确实也忙的不可开交,不过总体来说,还是忙并快乐的。

    现在接手这摊工作,既是为自己一系掌控这部分的势力范围,也是为张天彪守住这些权力,只是张天彪买不买帐却很难说。

    张天彪是曲刚一手提拔的,可以说是曲刚看着成长起来的。曲刚也有意无意的把张天彪当做晚辈,进行关心和呵护。这么些年下来,两人很自然的适应了这种关系,谁也没有感到不习惯。但从今年后半年开始,这种关系出现了变化。

    从楚天齐到任那天开始,自认对方抢了自己位置,曲刚就把楚天齐划入了对立面,张天彪自是坚定的和曲刚站在一起。两人不但在赴任大会上,给楚天齐来了个下马威,之后更是多次找茬挑衅。但怎耐时运不及,几乎总是偷鸡不成撒把米,让曲刚不得不反思。

    经过反思,曲刚并没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,但方式欠妥,再加上靠山牛斌态度模糊,他便采用和缓方式争取利益。几次牛刀小试,他吃到了小甜头,慢慢的思想也有了些许变化,决定以合作来图一把手的位置。

    曲刚态度有了大变化,但张天彪却固守着敌我矛盾思维,继续找楚天齐别扭,为此和曲刚也逐渐有了分歧。对于张天彪的一根筋性格,曲刚虽也经常说教,但却又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,一次次谅解了张天彪,也一次次替其遮掩和解释,为此在楚天齐那里落了好多短处。

    对于曲刚的心情,张天彪根本不买帐,他视其软弱、立场不坚定,常常甩脸子,并出言不逊。渐渐的,和曲刚不再亲近,好多事情不再向曲刚讨教。国庆节前的那次会议上,张天彪更是明确反对楚天齐提出的“介入假药案”提议,这让曲刚很不理解,他不明白张天彪为何提前没和自己透露一点消息,竟然和赵伯祥一个鼻孔出气。虽然张天彪那时已越来越不听话,但曲刚还是以宽容的态度对待他,毕竟是自家人嘛!

    在十一月七日县局班子成员会上,张天彪再次向楚天齐发难,提出让楚天齐公务回避,这让曲刚不理解,也不能原谅。这次会议可是你张天彪让我曲刚提议的,你这不是故意把我装里面,让我背黑锅吗?太过分,太伤人心了。于是曲刚便不再给张天彪好脸色,张天彪反而态度好了很多,但曲刚总感觉是对方理亏在先。

    在众多压力下,楚天齐不但没有垮台,反而成功领导了假药案侦破,而且彻底摆脱了嫌疑。曲刚不禁暗暗庆幸,庆幸自己这次决断的正确,庆幸自己没有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楚天齐是正确的,让其公务回避的做法就是错误的,张天彪一时成了过街老鼠,意志消沉不已。毕竟是自家孩子,曲刚一改前些天冷淡的态度,再次向张天彪伸出了温暖的手,以期拉孩子一把,在元旦前两人坐到了酒桌上。可那次晚宴,更像是最后的晚餐,张天彪要么不说话,要么就是冷嘲热讽,直到喝的吐字不清了,还不忘奚落曲大局长。

    节后刚一上班,张天彪就弄了这么一个请假条,这不是给曲刚出难题吗?曲刚便奈着性子劝解张天彪,可是换来得却是更多的牢骚,有些话根本就不能对第三人讲,更不能让楚天齐听到。曲刚尽管伤心不已,但还是以一种包容的心态,就像一个家长似的承受了这些。然后在楚天齐那里,豁出一张老脸,暂时守住了这块阵地。

    事后想来,四号那天毛遂自荐,既让曲刚脸红,也让他很是疑惑。他疑惑的是,楚天齐为什么一开始摆出一副不情愿的神情,可最后又表示早有此意?是楚天齐在欲擒故纵,还是中途态度有了变化,或是有什么说法?

    连着好几天过去,没有发现楚天齐有什么异常,只是对喜子和那个吴万利的事追的很紧。倒是有关张天彪的消息,让曲刚很是无语。人家张天彪根本没有所谓的休息,而是直接出去游山玩水了,听说还每日喝的醉薰薰的。

    不只是张天彪的表现让曲刚寒心,县长牛斌的态度也让曲刚费解。自从今年开始,牛斌对自己好像就疏远了好多,尤其是在对待楚天齐的态度上,更是过几天就给一个新指示,有时要求反差又很大。尤其在最近,牛斌根本不理自己,在节前聚餐的时候都没接受自己的敬酒。但那个“明白人”却不时转达指示,要求自己多防着楚天齐,甚至暗示对着干。曲刚不禁暗道:这不是有病吗?

    想着张天彪、牛斌、“明白人”各色人等的态度,曲刚很是无语,便暗下决定:努力工作,一切还得靠自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相比曲刚的忧心忡忡,楚天齐要轻松的多,当然只是相对而言。他的工作内容并不少,既要准备那些讲话稿、发言稿,还要过问假药案继续审讯与移交司法部门的工作。而且何佼佼也常打电话,过问何氏药业受损补偿的事,希望县里能给予变通的支持。于公于私楚天齐都责无旁贷,他便只得一边安抚这个小师妹,一边拜托楚晓娅多关注此事,引得楚晓娅不时戏弄几句。因此,连着好几天,他一直就没闲着。

    以上这些毕竟都是事务性的,顶多占用点时间。现在让楚天齐最关心的,除了喜子和吴万利的消息外,他更忧心的是幕后黑手是谁。

    在假药案发前后,好多事情都透着诡异,比如那么多封信为什么会被退回?是邮电部门谎报吗?不可能,自己可是在班车上亲耳听到过这种事。可为什么自己之前竟然一点也不知道,就连厉剑等人也没听说过。还有就是张天彪、县政府、市公安局收到的那些信件与照片,究竟是何人所为?热心群众?骗鬼去吧。

    不止这些,在假药案侦破关键时段,好多事情也透着诡异。假药案侦破看似收获巨大,可里面的两个关键人物——喜子和吴万利却去向成谜。而且据曲刚、高强分别汇报,有些窝点有明显的转移、毁灭证据现象,这就更令人生疑了。早不毁晚不毁,而且只毁了一部分,这说明什么?说明提前得到了消息,但时间又太仓促,这分明是有人泄密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楚天齐曾认为张天彪就是那个幕后操纵者,但冷静一想,他觉得张天彪顶多就是个执行者,或是被利用者。但造假窝点能够提前得到消息,这又暗示着队伍中有内奸。在端掉那些窝点之前,行动计划可是保密的,大部分参战干警根本就不知道,知道行动计划的少之又少。只是楚天齐把知情者挨个过了一遍,觉得这些人都不可能,但除此之外又没有新的被怀疑对象。

    正因为事情扑朔迷离,楚天齐必须万分谨慎,不得不对好多人都打了个问号,张天彪自然是其中一员。张天彪闹情绪撂挑子,在楚天齐意料之中,他就来个顺水推舟,想趁机在以后这段时间判断张天彪是否有嫌疑。只是担心刑警队工作介入人员太多,可能会发生新的不可测事件,楚天齐才欲擒故纵,把这个工作套到曲刚身上,反正曲刚也一直参与着假药案的所有事情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楚天齐仍然还在时刻观察着,既分析参与行动的知情者,也分析并未参与行动的可能知情者。从现在来看,没参加此次行动的人,嫌疑未必就小,反而隐蔽性会更强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起一看,是高强的号码,便按下了接听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高强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局长,您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了对方的话:“就我一人,在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虽然两人的关系被别人猜测,但也仅是猜测,所以两人平时接触很小心,通话也是这样。节前那次夜谈,是高强唯一进楚天齐房间那么长时间,而且还是特意选的半夜时分。

    “老师,还是没有喜子本人的任何消息。”高强说到这里,话题一转,“不过从辛长龙那里,得到了一条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快说。”楚天齐催促着。

    “辛长龙说,在三年前,有一次喜子喝醉了,曾经说过‘连二姐’三个字。根据喜子的只言片语,辛长龙觉得这是一个女人,是一个和喜子关系亲密的女人。”高强道,“只是好几年过去了,辛长龙早就忘了。这几天在脑子里过以前的事时,辛长龙才忽然又记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太好了。”楚天齐很高兴,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高强回答:“没有了。辛长龙也只是听过那么一次,却从来没有见过那个什么‘连二姐’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这也非常重要,你要继续关注。”说完,楚天齐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楚天齐自语着:“连二姐,何许人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