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二审再败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一个酒馆包间里,张天彪一边喝茶,一边向门口张望,他在等曲刚。

    这几天以来,张天彪非常郁闷。经过思考,才在今天约了曲刚,曲刚也答应了他的邀请。今天是二十一号,正好是星期六,休息。

    张天彪的郁闷,是从十八号那天开始的。

    在十八号那天,张天彪先听说了县政府对楚天齐停职决定被叫停,是被市局周子凯叫停的。不多时,他正在监听室,却见楚天齐进来了,紧接着曲刚进来,让自己去忙别的,其实就是曲刚把自己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联想着当天的事情,张天彪意识到,楚天齐马上会强势回归,自己要完蛋了。自从楚天齐上任,自己就一直找对方的麻烦,尤其更是首先提出的公务回避。以前曲刚还护着自己,可最近因为公务回避的事,曲刚也和自己不那么亲密了。

    正想着事情,曲刚一推屋门,进来了。

    张天彪马上起身,殷勤的倒水、递烟,嘘寒问暖。

    “不必忙了,有什么话就直说吧。”曲刚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。

    张天彪坐下来,冲着对方一笑:“曲哥,这次刑警队可是抓到了一条大鱼,恐怕离彻底破获假药案不远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高强抓住的那个辛长龙吧,辛长龙可什么也没承认。”曲刚说的轻描淡写,“柯晓明没和你说?”

    听出了对方的冷淡,但张天彪仍是陪着笑:“晓明说了。他说辛长龙虽然暂时没有承认,不过从吴老七提供的证词看,这个辛长龙绝对是假药案的重要一环。”说到这里,他话题一转,“你说刑警队那么多人忙碌了那么多天,怎么偏偏又是高强抓住了人,我记得岳江河也是他抓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高强有省厅工作经验,学习专业又是关于破案的,确实有很高水平。”说到这里,曲刚疑问道,“我怎么听着你话里有话呀。”

    张天彪点点头:“对于高强这个人,我也比较认可,只是好多事也太巧了。远了不说,就拿抓捕辛长龙来说,整个抓捕过程就他知道,难道警犬中队的其他同志没有参与?更巧的是,嫌疑人抓到了,某些人休假也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曲刚反问。

    张天彪道:“我觉得,抓捕辛长龙可能另有其人,最起码也是以这个人为主,高强可能只是擒了个现成的,两人之间有某种联系。这个人所谓的休假也是为了这个事,要不这时间也太巧了,巧的令人生疑。”

    听完张天彪的话,曲刚盯着对方:“你怎么能胡乱怀疑?你怀疑什么?”

    张天彪摇摇头:“不,不是我爱猜疑,而是好多事令人生疑。高强刚来的时候,你建议拉拢,要把他吸收到刑警队来,本来想给他两个中队长当当。可是那个老白毛横插一杠,非说对高强重用不够,应该让高强做刑警队第一副大队长。我当时以为,那个人不会任由你和老白毛摆布的,结果那天他轻易的就答应了,这难道不值得怀疑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你变了,现在总爱以‘阴谋论’看人。”曲刚的声音很冷,“你应该反思,反思你做过的那些事,反思你自己的处境。”

    “曲哥,我知道你现在对我有成见,但我一直把你当老哥,这才跟你说掏心窝子的话。”说到这里,张天彪停顿一下,继续说,“我落到现在这个境况,是被人设计的,其实从雷鹏等人来许源县开始,我已经成为被人设计的对象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曲刚的声音带着愠怒。

    张天彪凄凉的一笑:“曲哥,你想想,我一直和他做对,他怎么竟能容得下我?当时我还挺感激他的,现在想想自己太天真了,其实我早就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。所以在假药案正没有什么进展的时候,我就收到了那封群众来信,还有那些照片。这都是他设计好的,是为了引我上钩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以已之心揣度他人。”曲刚斥责道,“你有这样的想法,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张天彪再次摇了摇头:“不,其实有一件事,我一直没和你说,和任何人也没说过,等你听完,就会相信我的话了。”说到这里,他像是下了很大决心,停了停,才又继续说,“那天我不只接到了那封信和那几张照片,其实还有一封打印的信件。”说着,张天彪从包里取出一张纸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曲刚看看对方,接了过来,打开了这张折叠的纸,只见上面打印着几行文字:仇志慷要取代你,你的位置不保。你只有举报腐败分子,才能保住你的位置,还可能升职,最起码副局长排名也能靠前。

    见对方已看完内容,张天彪道:“曲哥,人家自己造了这些东西,用了引蛇出洞和欲擒故纵的招数,让我不知不觉就进了圈套。我算是彻底明白了,假药案侦破至今,人家明着是借故回避,其实就是为了抽*出更多时间直接参与。这一切都是人家设计好的,我不过是让人当枪使了,到头来只能是被一脚踢开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曲刚看着对方,冷冷的说:“到现在这种地步了,你还在找别人过错,把责任推给别人,真的很令我失望。我告诉你,楚局长绝对不是你说的那样,你也并不像自己说的那么无辜,你是被官位迷失了本心。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是曲刚的手机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看了眼来电显示,曲刚按下了接听键:“局长……再审辛长龙?……好,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曲刚抽身向外走去,临到门口,又收住脚步,转回身:“天彪,你该深刻反思了。”说完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着曲刚决绝离去的身影,张天彪长叹一声,端起杯中酒,一饮而尽,接着一杯又一杯,喝起闷酒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审讯已经进行了一个多小时,这是二审辛长龙。辛长龙看上去很疲惫,精神不振,但他除了承认自己是辛长龙外,没有任何交待。

    这次的审讯者依然还是柯晓明、高峰,面对辛长龙这么一个滚刀肉,二人尽管心中起急,却也只得尽量耐着性子耗着。

    监听室里的二位,相对倒还轻松的多。

    曲刚一指监控屏幕,说道:“局长,这都僵持四十五分钟了,看样子辛长龙是准备死扛到底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家伙是个滚刀肉,看来真是数牙膏的,而且是那种几乎已经凝固的牙膏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问,“老曲,你有什么高招?”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现在只有让他见了‘棺材’,才可能对他有所触动。比如,要是有他的同伙当面指证,也许会让他承认一些事实。”说到这里,曲刚话题一转,“局长,到了祭出杀手锏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听你这话,好像是意有所指呀。”

    曲刚正待说话,忽然手机“叮呤呤”响了起来。冲着楚天齐笑了笑,他按下了接听键:“我是……是吗?等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一半,曲刚握着手机,转向楚天齐方向:“局长,高强汇报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打断对方:“我刚才都听见了,直接让他把人带到审训室。”

    曲刚点点头,再次把手机放到耳朵上,说道:“直接带审训室。”说完,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审训室里,辛长龙正盘算着再坚持多少时间,忽然就听屋门一响,有几人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辛长龙,你看看谁来了?”高峰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听到警察的声音,辛长龙抬起头,睁开眼睛。当他看到面前的那张脸时,不由得的一惊,赶忙闭上眼睛,过了一小会儿才又睁开。再次睁开眼睛时,面前的那张脸更加清晰,他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,只是他很是不解,不解怎么还能见到这个人。

    站在辛长龙面前的人,右侧额头粘着一块纱布,尖嘴猴腮,窄刀条脸,身材矮小。但却梳了一个不相称的大背头,看上去滑稽至极。

    见到辛长龙睁眼看着自己,“尖嘴猴腮”道:“‘龙头’,我是吴老七,我把咱们的事都交待了,你也承认了吧。”

    辛长龙一翻眼皮:“吴……吴老七?咱们认识?你认错人吧?你交待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‘龙头’,你不认识我了?”“尖嘴猴腮”显得很无奈,又有些疑惑,“是你让我和你合作,回收旧药盒、旧药瓶,修改生产日期和有效期后再交给你,你忘了?怎么可能?‘龙头’,我只知道这些,后来这些东西都去了哪,都用在了什么地方,就只有你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警官,你们到底要干什么?三天前放了一个所谓吴老七的录音,今天又弄来这么一个尖嘴猴腮的东西,也自称吴老七。两个家伙都说和我有合作,说的乱七八遭的,可我根本不认识什么五老七、六老七的,这不是陷害我吗?”

    听到耳机里的声音,楚天齐就是一楞,这都“棺材”到眼前了,怎么这个辛长龙还不“掉泪”呀?他不由得看向曲刚,曲刚也正一脸无奈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对于辛长龙的反应,楚天齐很是不解,但他知道,今天的二审再次失败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