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飓风行动5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听着楚天齐的话,赵伯祥心想:看来这小子是吃定我了,不但带来了那么多人马,还带来了所谓的对质者。下一个又会是谁呢?

    正疑惑间,一个声音传了进来:“赵伯祥,你小子玩的可真大,竟然敢做这营生,真是让我老曲刮目相看。只是你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把屎盆子都扣我头上,非要治我于死地呀。你他娘的杀人灭口杀了连莲,却让姚兵那王八蛋诬赖我,你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赵伯祥一阵冷笑:“曲刚,你不用讽刺我,各有各的想法,各有各的活法。你心甘情愿整天做狗腿子,老子却不干心。你说老子给你扣屎盆子,那是因为你太笨,也是因为你做事不够光明,本身就容易让人生疑。”

    “赵伯祥,你放屁。我真没想到,打黑除恶这么多年,竟然身边还有你这么大的祸害,还有你这么个对手。不过你也肯定没想到,没想到老子大难不死,又出来了吧?”曲刚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赵伯祥语气很不屑:“曲刚,要不是有姓楚的,你现在怕是连灰都不剩了,你还自得个屁?在老子眼里,你根本不配做对手,充其量就是个小丑。被老子耍了那么多次,你竟然浑然不觉,还差点糊里糊涂见了阎王,我要是你的话,早他娘找块豆腐撞死了。更可笑的是,牛斌在老子眼里就是一团臭狗屎,你竟然把他看成了救世主、活菩萨,任那个同性恋对你恣意驱使。”

    曲刚“哼”了一声:“不打自招了吧,你和牛斌果然是穿一条裤子,可你却来个嫁祸于人,硬是让那两个家伙弄了个挺曲抑赵的把戏,让全县人都误以为同性恋在支持我,连老子都糊涂。结果那家伙第二天就倒台,让人们一下子都怀疑上了我。这还不算,你还让杨天明毒死了明白人,这更加大了老子的嫌疑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指使人杀死连莲灭口,就更顺理成章了。”赵伯祥讥诮道,“不过你这家伙也真是白活了,连好赖人都分不出。你挨个数数,一个牛斌、一个姚兵,你都当成了靠山,到头来却是一个打你黑枪,一个直接治你于死地。”说到这里,赵伯祥忽然问,“姚兵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“在哪?你应该心里清楚呀,在里边等着你,不只是他,还有常亮、萧长海,他们是一起被抓的。再加上你的话,正好组成一个高墙大院麻将四人组。”曲刚咬牙切齿的说,“真是恶有恶报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那三人不可能在一起被抓。”赵伯祥表示怀疑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?那我告诉你,姚兵昨天来县局开会,是纪检专题会议,姚兵还在会上以我为例放了一堆臭屁。你也知道,姚兵喜欢喝酒,也喜欢打麻将。三缺一怎么办?有萧长海来陪嘛!我现在想来,萧长海肯定是看你的面子,否则他还未必出席呢。”曲刚一副幸灾乐祸口吻,“就这么巧,他们乖乖的等来了市纪委。”

    赵伯祥“哦”了一声,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,他明白了,哪有那么巧的事,分明就是个圈套嘛。他疲惫的说:“这么说,你还有些智谋喽。”

    曲刚故做惋惜:“可惜了,这么精彩的场景我没看到,那时我还被你们关着,我是后来听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别给自己抹粉了,你就是没被关着,也想不出这花活,老子知道你也没那两下子。其实用脚指头也能想明白,肯定是姓楚那小子搞的鬼。”赵伯祥的语调中满是戏弄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你的这些爪牙都伏法了,你也是分分钟的事。”曲刚道,“多行不义必自毙。”

    “充什么大尾巴狼,还跟我说什么‘多行不义’?你以为你是谁,你现在就是一条可怜虫。以前的时候,你傍着牛斌、姚兵,现在他们倒台、背兴了,你又抱上了姓楚的大*腿。其实你更像一只哈巴狗,断了脊梁、摇尾乞怜的狗,哈哈哈。”赵伯祥笑着,坐了起来,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忽然,笑到半截,赵伯祥停了下来,他发现不对。刚才睁眼的瞬间,电脑屏幕上那仅剩的几个画面中闪过了好几辆军车,其中好像就有一辆像是那台指挥车。这几个摄像头可是在办公楼附近,那说明姓楚的已经到跟前了。刚才让这几个废物和自己对话,看来并不是真正的对质,分明是那小子在拖延时间,在分散自己的注意力。自己怎么忽略这点了?那天他对连莲使用的,不也是这个伎俩吗?想到这里,赵伯祥怒声道:“姓楚的,你在哪?”

    没人答声。

    “姓楚的,你他妈在哪?少装神弄鬼的?”赵伯祥再次骂道,并从屏幕上去找对方的身影。

    哪有什么画面?仅有的几个画面也全黑屏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赵伯祥,你狂吠什么,简直就像一条老赖皮狗,‘汪汪’个不停。”曲刚的笑声很大,这既是他故意提高了声音,也是因为离的又近了好多。

    “曲刚,闭上你的臭嘴,老子找姓楚的。姓楚的,你在哪?给老子出来,装神弄鬼算什么好汉?”赵伯祥一边大骂,一边按下一个遥控按钮。

    窗户上的窗帘缓缓打开,耀眼的光亮射*进了屋子,几辆墨绿色的汽车停在窗前,其中就有那台车顶带着高分贝扩音喇叭的指挥车。

    “声东击西”、“暗渡陈仓”,赵伯祥一下子想到了好几个词。同时也疑惑,怎么就没听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,莫非汽车是推过来的不成?

    “赵伯祥,看到老子了吗?老子是看到你了。放着好好的警服不穿,非要穿那么一身狗皮,你是不是一直想戴绿帽子呀?”说着话,曲刚在指挥车里向着赵伯祥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下,赵伯祥关掉了屋里的灯光,顿时屋子漆黑一片。这么一来,赵伯祥能够清晰看到灯光明亮的楼外,而外面的人却看不到屋子里。

    怎么只有曲刚,楚天齐去哪了?赵伯祥疑惑的对着桌上扩音话筒喊了起来:“姓楚的,你在哪?你在哪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赵伯祥,你说我的哪?”话音刚落,便传来“咣”的一声响动。

    意识到上当,可屋门已经被撞开。

    在屋门打开的瞬间,赵伯祥手中多了一把手枪,同时身后衣柜忽然“咔吧”一声打开,一抹微弱光亮洒了出来。

    借着楼道的灯光,可以看到,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,正是楚天齐,楚天齐身后还跟着他的几个铁杆属下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的这一刻,赵伯祥明白,这小子怕是进楼有一会了,应该是从楼顶天窗进来的。楼里的所有门窗都锁了,他还亲自检查过呢,尤其要是楼门被弄开的话,不可能听不到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正要向前移动脚步,楚天齐看到,在赵伯祥身后衣柜里有一个女人。女人被绑在椅子上,身上绑着疑似*的东西,嘴被堵着。借着柜子里的灯光,可以清晰看见女人脸上的泪痕。

    “不许动。”赵伯祥用手枪指着楚天齐,“否则大家都玩完。”说着,关掉了桌上的扩音器开关。

    现在当然不能动了,赵伯祥手里有人质。虽然没看到赵伯祥手里有遥控器,但也不敢保证控制开关就在手边,刚才柜子打开的就很突然,暂时都不知道是按了哪里。

    人质很面熟,仔细一看,原来是穿便装的贺敏。贺敏从前天就请假,没想到却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老赵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楚天齐一笑。

    “别叫我老赵,听着别扭,咱俩没那交情。”赵伯祥也笑着道,“让他们退出去,咱俩谈谈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问:“谈什么?”

    “谈……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,少费话。”赵伯祥晃了晃手枪,“别耍花样,你小子花花肠子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先出去。”楚天齐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厉剑、高强、高峰、仇志慷同声道:“局长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眼睛一直盯着赵伯祥,没有说话,而是再次向身后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厉剑等四人迟疑少许,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把门关好,别打扰我们。”赵伯祥对着门口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咣”的一声,屋门关上了,听的出是带着怒气的。

    “几个奴才倒是挺尽心,只是不知道你倒霉的那天,他们是矢志不渝跟着你,还是背后给你开一枪?”赵伯祥一副玩世不恭的口吻,用枪指着对方,“坐那说吧。”

    略一迟疑,楚天齐向左侧跨出两步,坐到沙发上,然后用手一指贺敏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她呀?”赵伯祥“嗤笑”道,“也算是机缘巧合吧,今天你们来的时候,她正好在这,我只能先拿她应急了。如果要是知道你来的话,怎么也得把你师姐、师妹请来,实在不行的话,请来那个女县长也可以。明知道你对她没兴趣,对她的生死不关心,但也只能这么将就了,就算是狗尾续貂吧。”

    “赵伯祥,我不像你那样漠视别人的生命,不管是谁,我都不会见死不救。”楚天齐嘴上这么说,其实心里却说:谢天谢地,还好那几人没让挟持。

    “现在只有咱们俩,你又何必那么虚伪呢?”赵伯祥“嗤笑”着,“也难怪,我不是一直也在装吗,在这方面,你是青出于蓝胜于蓝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,你俩怎么会在一起?”楚天齐表示疑惑。

    赵伯祥点指对方:“不要想歪了,我赵伯祥可是作风正派的人,我只忠于一个女人。她需要帮别的忙,我正好能帮上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你说的恐怕是让人上瘾的那东西吧?”

    “明白人一点就透。”说到这里,赵伯祥话题一转,“姓楚的,你为什么非要和我过不去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……”楚天齐说到半截,也话题一转,“打开灯吧,太黑了。”说着,就要起身,去摸墙上开关。

    “不许动,黑着灯挺好。”赵伯祥说完,干脆用遥控开关把窗帘也拉上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