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荡平假坟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尽管审训时又出示了一些新证据,尽管吴老七也被带到现场做证,尤其吴老七还详细讲述了和辛长龙的合作细节。但辛长龙就是一个态度:我不认识吴老七,也不认识面前这个人,当然更不承认吴老七说的那些事了。

    最终,对辛长龙的二审,以公安局一无所获而告终。

    从监听室出来,已经晚上十点多,楚天齐和曲刚一同回到了局长办公室。向曲刚布置一些任务后,曲刚出去了,屋子里只剩下了楚天齐一人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高强的声音:“局长,您好!”

    楚天齐对着手机道:“就我一人,说话方便,我正有事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是不是关于吴老七呀?”高强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。他什么时候醒来的?带他回来的时候,有没有惊动当地警方?他都说了什么?”楚天齐一连*发了三问。

    高强的声音很自信:“老师放心,绝对没有惊动当地警方。他是今天下午四点醒的,醒来后他就打辛长龙电话,说是有重要事情汇报。辛长龙的电话一直在我手里,这是您特别允许的,结果我就接到了这个电话。我告诉他,‘龙头’正要找他,派我们在医院门口商用面包车上等,我告诉了他车牌号码。很快,他就到了车上。汽车走出县城不久,他发现了不对,可是已经由不得他了,我们迅速给他来了个五花大绑,也向他亮明了身份。我给您去电话的时候,刚把他绑结实了。您知道他为什么要找‘龙头’吗?”

    “莫非……”楚天齐心中一动,马上转移了话题,“他会交待吗?他到底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他当然不会乖乖说的,我就给他听了录音,就是第一次审讯辛长龙时出示的那份。他一听到录音,立刻服了软,竹筒倒豆子,全说了。他说他醒来后,就问医生自己中了什么毒,医生说他根本没有中毒,只是在体内检测出了维生素C的成份。他意识到上了当,是那个九哥骗了他,给他吃了维生素C,却偏偏说成断魂散。他就想第一时间告诉辛长龙,说那个九哥是个骗子,可能是卧底。”说到这里,高强话音一转,“老师,你说这个九哥是卧底吗?他是其它江湖派系,还是咱们同行?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道:“你考我?我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觉得百分之百是同行。听他说的那个九哥的个头、口音,倒是和你挺像的,不过就是模样有点滑稽,戴个假发套,扣个大墨镜,脸上还点了个黑痣。他还说九哥穿着一身深灰色多兜工装,我记得好像你就有这么一身衣服吧?老师,你说会不会有人既冒充过你,又冒充过那个赝品九哥呢?”高强的声音油腔滑调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暗笑,但却偏偏一副教训的口吻:“有的人很聪明,就是不要聪明过头。”说着,他话题一转,“对了,吴老七在说这些的时候,有其他人在场吗?”

    高强显然并没在意“教训”,而是继续嘻嘻哈哈:“您放心,在把吴老七捆好以后,我就让那两名队员到另一个车上了。另外,吴老七在醒来前后,一直有眼线盯着,就是他问医生的话,我也掌握了,他和医生没有提起‘九哥’两字,只问了自己是否中毒,医生也只回复他有‘维生素C成份’。”

    尽管对高强的细心很满意,但楚天齐还是严肃的说:“小心无大错,要防着每一个环节出纰漏,形势不容乐观呀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破案指日可待,形势不错吧?”高强的语气充满质疑。

    “小心为上,但愿是我多虑了。”刚说到这里,门口传来敲门声,楚天齐马上对着手机,说了句“来人了”,挂断了通话。

    屋门一开,曲刚走了进来。见屋里没有旁人,曲刚直接就说:“局长,都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马上出发。”楚天齐说着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局长,你真要去吗?还是在局里坐镇吧。”曲刚阻拦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当了这么长时间局长,还一次没有参加这样的行动呢,也去向你学习学习。放心,不会给你们添累赘。”

    曲刚答应的很勉强:“那好吧。不过我要提前声明,不得擅自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一切听曲副局长指挥。”楚天齐回答的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曲刚笑着摇摇头,二人一同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色阴沉,满天繁星已经被一层黑幕盖上,公路旁的路灯也早已收起了光芒。每天晚上十一点路灯准时关闭,现在是后半夜一点多,路灯自然要进入下班状态。

    没有灯光,没有星光,没有月光,有的只是一片漆黑,以及黑暗中裹挟着的寒风。

    和所有路段一样,许兴桥周围也是一片漆黑,周遭的民房也都变成了黑黢黢的黑影。远处的河道、翻耕过的农田,更是被一团暗黑包裹着,多了一些肃杀与恐惧的气氛。

    忽然,几团光影出现在公路一端,向许兴桥驶来。光影越来越近,发动机的声音清晰可闻。很快,光影停到了环城路边,是两辆越野汽车。

    车门一开,五个人分别从两辆汽车上跳了下来,司机仍然留在车上。这五人,分别是楚天齐、曲刚、柯晓明、高峰、高强。

    五人没有任何言语,而是一同奔向路边,用强光手电照射过后,从许兴桥南侧一端下了公路路肩,到了下面平地上。

    走河床、过河道、再走河床、走石板路、过农田、走过硬的荒草地,就远远看到了那个假人。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其他四人在看到那个假人时,也不禁驻足,面面相觑。他做为过来人,自然心中有数,暗暗笑过,当先走去。后面四人一楞,马上围到局长身侧,走向那人。离着越来越近,众人都看清那是假人,顿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几个年轻人甚至还冲着假人挥了挥拳头。

    从假人身旁经过,就看到了前面那个圆拱拱的东西,众人脚步自然慢了下来,缓缓向前移动。到了近前,看到那个假坟头,还有前面立的无字墓碑,曲刚还双手做了一个动作。大家都看明白了,曲刚是想起了那个死人给他自己刻碑的故事。

    绕过假坟,那个小院落出现在眼前,众人立刻提高了警惕。在曲刚手势示意下,柯晓明、高峰、高强等三人轻手轻脚走到近前,一人扒着门缝去看,两人绕着院落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三人回到近前,向楚天齐和曲刚做着手势。从三人的手势来看,没有发现异常情况,但也没有灯光,不知院内是否有人。

    根据吴老七的供述,他在六日凌晨曾经控制了老四,但在九哥建议下,又把老四给放了,按说老四应该在呀。

    不在?还是跑了?要不就是睡下了?尽管心中疑惑,但情况不明,众人决定暂时不要轻举妄动,先观察一下再说。于是,留高峰守在假坟处警戒,其余四人上前。楚天齐和曲刚在大门外,通过门缝观察,柯晓明和高强分别到了院墙的东、西侧面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两点钟,众人也已守候了将近二十分钟。就在众人准备跃墙而入的时候,院里忽然透出了一丝光亮,众人马上停止行动,观察着院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光线越来越亮,很快从东屋移动到了院里,是一个人拿着应急灯,另一个人跟着。楚天齐已经看清,拿灯的正是“蓝大褂”老四,后面跟着的,是老四的姘头,被老四称之为“石妹”的女人。

    忽然,两人的对话声传了出来:

    女:“哎呀,累坏了,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男:“这才哪跟哪呀,刚才只是装了那些药盒,那么多瓶子还没装呢。要不这样,你先休息。”

    女:“不是我累,我是怕你累坏了,你这可是连续两夜几乎没合眼了,明天晚上再干吧。”

    男:“还是石妹心疼我。你放心,就是再累,一会儿我还能侍候好你,让你舒服的‘嗷嗷’直叫。”

    女:“没个正形,我是跟你说正经话。”

    男:“我知道你是为我好,可是不加班弄不行,夜长梦多呀。昨天本来就该送货了,可是梁子却没来,我给他打电话,他说七哥还没醒,他们那积压了好多货。今个天黑前我又问他,他说七哥失踪了,这可不是好苗头呀。我们必须在今晚把这些货弄好,在天亮前都转移了。”

    女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女人话音刚落,一个人从西墙头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女人大喊。

    老四没有喊叫,而是马上向东墙跟蹿去,就在他刚刚跃起的时候,就被一个人踹了下来,正是在那里等候的高强。

    几乎没费事,柯晓明和高强便制住了老四两人。并迅速打开院门,把楚天齐和曲刚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来到东屋,看着那个敞着口的灶膛,楚天齐和曲刚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曲刚迅速拿出手机,拨了出去。电话一通,他就说道:“马上行动,荡平假坟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