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可造之材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刘福礼讲话完毕,紧接着就是第四项议程。第四项议程是颁奖环节,由台上众领导为获奖团体和个人颁奖。

    县委对市局、市武警支队、县公安局的支持经费和奖励,被作为第一类奖项颁发。这个奖项当然不能发放现金,现场全部以放大支票图版代替,会后则采用转帐方式落实到位。这其中最有意思的,给县局今年追加的五十万办案经费,以现场颁发县委文件方式进行了确认。

    第二类奖项,就是“英雄无悔奖”,奖励三名受重伤的公安干警。这个奖项既有奖金也有荣誉证书,奖金仍是采用支票方式,由英雄家属代为领取。周仝奖金和证书由郑志武代领,郑志武在台上领奖时,还不忘瞪了一眼台下的楚天齐。

    第三类奖项,是一些名称各异的团体奖,主要奖励在飓风行动中做出重要贡献的小集体。这类奖项也是奖金加证书形式,奖金不再是支票,而是装着一沓现金的大红包。当获奖代表从领导手中接过奖金时,各个都是喜笑颜开。虽然不清楚红包里究竟装了多少钱,但从钱的厚度看,大家聚餐一顿,再去KTV卡拉OK一次,应该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第四类奖励,尽管名称众多,但主要都是奖励在行动中受小伤的同志,用一个小红包进行慰问,更像是安慰奖。

    看着一张张支票、一个个红包从领导手中传出,楚天齐不禁心中暗道:为了自保,刘福礼可真下了大本钱。而且可能还会有更多积极的投资举措,来维护自己的正面形象。

    在这些奖励进行完毕,出现了一个送锦旗环节,由许源县委、县政府赠送给许源县局锦旗,主持人点名由局长楚天齐领取。

    既然叫到头上,楚天齐就不能再推托了,于是在热烈的掌声中走上主席台,从县委书记刘福礼手中接过锦旗。

    在把锦旗交给楚天齐的时候,刘福礼显得异常激动,特意握着楚天齐的手说:“我代表许源县委、县政府,代表许源县六十多万人民群众,对许源县公安局,对以楚天齐同志为局长的广大公民干警,表示感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着“不敢当”,接过了这面绣着“领会县委意图清除毒瘤,率领钢铁卫士荡平寇巢”的锦旗。

    对于楚天齐简短的回复,刘福礼显然不太满意,这从他的面部表情就可看出,但却又不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准备走下主席台的时候,副市长兼市局党委书记、局长马振国说了话:“楚天齐同志,今天众领导特意迎接各位英雄,县委更是诚意十足,你做为县局局长怎么也得做个表态发言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楚天齐立正站好,敬礼回复,“我准备放好锦旗,去背背发言稿。”

    二人一问一答,引得台上台下笑声一片。

    本来马振国的问话,既可以理解为对下属的关爱,也可以理解为对下属诚意不足的提醒。楚天齐敬礼答“是”,既表示对领导足够尊敬,后面的话也表示自己有足够诚意,不失一种活泼。

    楚天齐当然没用去背发言稿,而是直接又奔向了发言席。他清了清嗓子,开始表态:“‘飓风行动’能够取得成功,要感谢市委和市局的英明决策与坚强领导,感谢市武警支队的无私援助与大力支持,感谢广大指战员的英勇拼搏与团结协作,没有你们就没有‘飓风行动’的成功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的发言听着铿锵有力,也似乎面面俱到,该感谢的感谢了,但人们都注意到了一点,他感谢的这些单位中,独独缺了许源县委。他楚天齐会忘记吗?绝对不可能。今天的活动就是许源县委组织的,而且许源县委还花了血本,他不可能也不应该忘记的。

    那他为什么会这么做?他要干什么?是要落县委书记的面子,还是要落整个许源县委的面子?你楚天齐也太狂了吧。做了丁点工作,就忘乎所以,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吗?

    好多人表示不解,替楚天齐遗憾和着急,但也有人幸灾乐祸,向阳就为楚天齐的表现高兴不已。因为牛斌的缘故,向阳被拿掉了政府党组成员、财政局长,他把这笔帐也记到了楚天齐头上。现在见楚天齐挑衅刘福礼,他不禁暗道:你就作吧,我看你离倒霉不远了。

    台下众人都看出了楚天齐话中的问题,台上领导更是听的真切,刘福礼焉能听不出来?他此时已经怒火满胸了,为楚天齐的不识好歹愤怒,也为自己热脸贴了冷屁*股而发火。

    众人的表情,楚天齐自是收入眼中,这在他的意料之中,并不觉奇怪,而是接着说:“刚才县委向县局赠送锦旗,我表示‘不敢当’,这不是我在客套,也不是在谦虚,而是我的心里话。县局只是做了一些本职工作,县委就给予如此重奖,因此县局不敢当。其中锦旗上那句‘率领钢铁卫士荡平寇巢’,分明是对局领导班子以及我本人的褒奖,我更觉得‘不敢当’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要说什么?这是好多人的看法。

    停了一下,楚天齐继续发言:“县局所有工作都是在市局和县委领导下开展的,没有市局和县委的坚强领导,没有马市长和刘书记的大力支持,县局工作根本不可能取得现在的成绩。我没有在许源县工作经历,对许源县县情更不了解,是刘书记孜孜不倦的谆谆教导,才让我熟悉了许源县,也才打开了工作局面。

    市局高瞻远瞩,下达了‘打击毒品犯罪,调查两任局长死因’的命令。县委刘书记明察秋毫,面授机宜,点出了政府和公安队伍中的嫌疑人。正是有了马局和刘书记的大力支持,经过战友们不辞辛劳和顽强拼搏,才揪出了贪腐分子和公安队伍中的败类。因此我要特意感谢马市长、感谢刘书记,如果没有你们的关怀和指导,根本不会有县局做出的这些成绩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向主席台深深鞠躬,“谢谢马市长,谢谢刘书记!谢谢各位领导!谢谢你们为县局和我指明了前进的方向。”

    马屁精?向阳心中不屑:绕了半天弯了,原来是为了拍马屁的。

    和向阳有相同想法的大有人在,但刘福礼却不这么想。

    刚才听楚天齐漏掉自己,漏掉县委,刘福礼那是怒火满胸,但现在却是心花怒放。楚天齐刚刚说的这些,正是自己需要的,是自己想说却又不能说的太直白的话。

    其实刘福礼恨不得把所有功劳都揽到自己身上,但由于参与有限,他也不能做的太明显,就是刚才发言包括锦旗上的话都有些露骨,都有失县委书记身份,他自己也不禁汗颜。没想到的是,楚天齐竟然说是自己明察秋毫,为他姓楚的点出了嫌疑人,这是在给自己送上一份大政绩呀。如果在平时,这样的发言也仅仅是锦上添花,可有可无。但在现在这个特殊时期,这样的表态不吝于雪中送炭。

    刘福礼心中暗道:楚天齐这么会做人呀,我还一直以为他是楞头青呢。

    “县委送的锦旗,公安局确实不敢当。但我们不能辜负县委和领导的期望,要勇敢的接过来,要把这当做是组织和领导对我们的鞭策和鼓励。我们会把这鞭策和鼓励化作无穷的动力,为维护社会稳定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再立新功。”楚天齐的话铿锵有力,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刘福礼带头喊“好”,并热烈的鼓起了掌。顿时又掌声一片。

    众人以为会就此打住,结束发言,不想楚天齐又说了话:“除了说感谢,我还要道歉,向在这次行动中背黑锅的领导和同志道歉。为了这次行动,市局周副局长自伤脸面,和我演双簧,保证了先头部队秘密顺利包围目标。为了这次行动,局纪检组长孟克同志违心同腐败分子打麻将,稳住三人,为等待市纪检同志到来争取了时间。另外,仇志慷、周仝、高强、高峰等同志,为了这次行动,故意弄响手机、自损形象,巧妙促成了全体干警上交上机,为行动保密创造了必要条件。”

    果然如此,真是在演双簧。楚天齐的话,彻底解除了众干警疑惑。其他人也多少了解了整个行动的曲折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受委屈,我向他们道歉。其实我也挺冤枉,本来挺讲理的人,却做了一次实足的大恶人,尤其孟克同志更是几乎与我翻脸了。”楚天齐自嘲着。

    台上台下哄堂大笑,但大家并没有起哄的意思,而是觉得非常有趣。

    楚天齐轻叹了一声:“感谢说了,道歉也讲了,其实我还有着深深的遗憾。在这次行动中,多名干警和武警不同程度受伤,尤其王兴成、张铁军、周仝等同志受伤更重。王兴成同志头部受伤,到现在还在昏迷,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。张铁军同志虽已醒来,但内脏受伤很重,还需要再做几次手术,需要再闯几次危险。周仝同志苏醒相对较早,但他伤在大臂,彻底恢复功能需要相当长的时日。

    另外,在整个事情发展过程中,县公安局政委赵伯祥腐化变质,走上了与人民为敌之路,最终悲惨伏法。副局长常亮和其他几名干警,也在此过程中堕落,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。

    无论亲密战友负伤,还是昔日同事堕落,这都是我们付出的代价,这些代价本来应该是可以避免的。但却没有避免,实在让人遗憾,也值得我们深思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所有人都沉默了,都在深思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在众多沉默者中,有人却在心中暗暗赞叹:好小子,可造之材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