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假药案侦破大捷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嗡嗡嗡”、“嗡嗡嗡”,振动音一声接一声,一阵紧似一阵。终于,在不知响过多少遍后,才被床上的男人听到。

    “妈的,谁呀?打扰老子的好事。”男人嘴里嘟囔着,伸手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。

    女人一把揽住男人胳膊,发着嗲音:“别管它,继续,我都让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男人一拨拉女人,迅速去拿手机。手机上面的号码是隐藏的,但正因为号码隐藏,他才知道事关重要。

    “人家不嘛!人家……”女人一边嗲音不断,一边还用上身去蹭男人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滚。耳朵塞上*毛啦?”男人不耐烦的把女人甩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女人刚发出一个字,就咽下了后面的话,她看到对方眼中有一股杀气。然后乖乖下地,去了外屋,还顺手关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男人下意识的看了看门口,按下了接听键:“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的,混蛋,怎么不接电话?”手机里传出一个怪怪的声音,但却透着浓浓的狠意。

    尽管对方看不到,但男人还是满脸陪笑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不在许源县?”对方根本不听,而是直接打断。

    男人忙道:“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在不在定野市?”对方紧跟着追问。

    “不在。”男人老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对方声音缓了一些,“已经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动手?莫非……不是说还没交待吗?”男人忙道。

    对方声音很冷:“计划赶不上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省里范围都不保险?”男人意识到了问题严重,“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说怎么办?笨蛋,好自为之。”对方说完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男人握着挂断的手机,怔了一会儿,便迅速跳下床,蹬上衣裤,拿上手包。接着在包中翻出钥匙,打开保险柜,从柜子里拽出一个小密码箱,然后拉开屋门,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正在外屋的女人马上迎了上来:“你要去哪?我怎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的远远的。”说着,男人从手包里拿出一沓钱,甩到了女人脸上,“千万别再到这来。”说完,打开外屋门,夺门而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晨,天刚亮。

    晨练的人们发现,不时有鸣着警笛的警车从身边经过,大部分都是从城外开进城里的。有时是两、三辆一拨,有时又是三、四辆一队,而且每拨车辆除了小汽车外,还有中巴车。人们还发现,小车上面都坐的满满的,中巴车上除了人就是货,而且只要是穿警服的人,几乎都全副武装,配带着枪械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情景,许源县城的人们在看热闹之余,不禁疑问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反恐演练?”“看着不像,好多人可没穿警服,再说也没见消防车辆参加,好像也没有手持盾牌。”

    “要打仗?”“不像,没见军队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抓坏人?”“应该是,那么多人都两眼凶光,有的还戴着手铐,看着就不像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坏人呢?”“黑社会团伙?贩毒集团?腐败分子?”

    人们互相之间有问有答,不时有新的问题出现,又马上会有旧的答案被否定,可能旧的问题又随时会成为新的话题。“内部消息”、“可靠情报”成为人们常用的词语,用以佐证自己观点的权威性。各说各的理,又有各的解释,人们莫衷一是,没有定论。但有一点,取得了人们的普通认同,那就是:肯定出事了,出大事了。

    从二十三号开始,连着好几晚,人们不时有类似的新发现。有人说在国道上看到了成群的统一制式警车,有人说在定野市看到了头戴钢盔、全副武装的警察,至少有好几百人。有人说,路上遇到几十辆蒙着绿帆布的军用大卡车,不知里面装的是人还是货。有人说,乡下山旮旯里面去了好多警察和车辆,出来时车上都满满的。还有人说,市界看到了警、匪对峙场景。

    这些推测内容,经过时间的发酵,在几天内又有了新的版本。在说到现象的时候,人们也掺杂着各种议论,大部分人都持支持态度,认为打黑除恶是好事,对老百姓有好处,对国家和社会有好处。也有个别人不以为然,认为公安局是在做秀,是用高射墙打苍蝇,虚张声势。

    随着省、市报纸,以及市、县电视台的曝光,人们才知道,以许源县公安局为主,在定野市打掉了一个特大造假团伙。这个造假团伙,就是前一阶段人们一直关注的假药案。

    谜底揭开,多种猜测版本自动消失,人们转而评论这件事情。和先前对猜测结论的评价不同,那时人们还是褒贬不一,现在评价却是高度统一。人们都说“好”,公安局好、公安局长好、公安干警都好,抓住那些犯罪分子,打掉造假窝点更好。

    打假报道出来不久,又传出新的消息:许源县人民医院院长被撤职,纪检机关正在对其渎职、涉嫌滥用职权、涉嫌收受贿赂进行调查;人民医院护士长被查办,直接逮捕,罪名是违法出售医疗器械与医疗废弃物。人们这才知道,院长还是护士长的表妹夫。

    关于医院工作人员被查办的传言还有很多,当然不只是县人民医院领导,也有中医院的,还有乡镇卫生院、医药公司、卫生部门等。人们纷纷评论,县里整个医疗系统烂透了,一时之间,好像医生、护士就没有好人。当然,还有一些其它部门的人也被传接受审查。

    这些惩治腐败的消息,并不是报纸登的,更不是电视台播的,更多是来自“权威”的“地下纪委”或“地下组织部”。正因为这些消息的不确定性,反而更引起了人们的兴趣,好多人不但评论,而且还专门去相关部门观察,以验证消息的正确或推翻相关结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二月三十日,许源县公安局召开总结表彰大会,表彰全年的先进集体、先进个人。参与打假案的干警和群体,成为各种先进中最耀眼的个人和集体。

    这次大会,县公安局广大干警全部参加,当然还有个别人员在岗执勤。县委书记刘福礼出席会议并讲话,带来了县委、政府的关心和慰问。市局常务副局长周子凯,驱车几百里,送来了市局的肯定和鼓励。县政法委更是热情有加,政法委书记萧长海直接说公安局给政法系统争了光,称楚天齐是政法系统的一面旗帜。就连远在千里之外的沃原市玉赤县,也专门发来了贺电和感谢信;玉赤县公安局长俞海洋,更是给小老乡打来电话,进行感谢和祝贺。

    也正是在这次表彰会上,广大干警得到了假药案侦破大捷的确切消息:在全市范围,共端掉大型制售假药窝点两处,打掉假药包装物加工点十五个,铲掉违法旧医疗器械、包装物收购站四十六个。此案中,查处涉案金额共五亿六千万元,抓获生产、加工、销售、中介等违法犯罪人员三百七十一人,其中许源县就抓了一百二十二人。

    在主持人说过“这是一次团结的大会、胜利的大会”后,此次表彰大会圆满结束。

    既然表彰会如此成功,如此圆满,自然少不了举杯庆贺。于是,由县委出钱,在许源饭店大宴会厅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晚宴。

    周子凯等人,以市局有任务为由,没有参加晚宴。县里四大班子成员则全部出席,与广大干警同乐。

    县委书记刘福礼主持了开场三杯,又与楚天齐、楚晓娅以及假药案专案组分别喝了一杯。饮过六杯酒后,刘福礼找了一个常用理由,并委托县长牛斌继续主持晚宴,然后离开了宴会现场。

    酒酣耳热之际,牛斌端着酒杯,到了楚天齐面前。楚天齐当然不能托大,马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楚局长,敬你一杯酒,一是表示祝贺,祝贺在你带领下,县公安局取得了假药案侦破大捷;二是感谢,感谢在以你为首的县局班子领导下,广大干警不畏艰辛,为全县乃至全市人民铲除了毒瘤;三是慰问,在侦破假药案过程中,广大干警付出了辛劳,尤其楚局长还承受了无妄的委屈与压力,就连政府也差点被坏人蒙蔽;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你仍然成功的领导了这次案件侦破工作,实在令人佩服。”说着,牛斌举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道:“县长,您过奖了,我们只是做了应该做的,是在履行本职。只要干工作,就难免被误会,有时误会也会变成压力,还会转换成破案的动力。要说感谢,也应是我这个公安局长代表公安局全体干警,感谢县委、县政府的大力支持。县局即使做出了一些成绩,也是与各位领导的支持分不开的,尤其财政支持更是必不可少,请县长继续大力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果然年少有为,光这几句话就讲的有水平。”牛斌说着,在楚天齐的肩头拍了拍。当然,牛斌的个子要比楚天齐低好多,想着拍肩头,其实却是拍在后背上。

    “县长,既然说的这么热闹,你又提了三层意思,怎么也得喝三杯吧。”萧长海在一旁凑着热闹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人家是楚三斤,我可不敢以卵击石。”牛斌“哈哈”大笑,“老萧,你也陪上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楚三斤”的典故,人们都笑了起来。做为典故当事人的楚天齐和曲刚,却弄了一个大红脸。

    在看似热烈的气氛中,庆祝晚宴被推向高*潮,个个都是脸颊微红、面带笑意。

    而有一个人的心情,却与现场气氛格格不入,当然他没有表现出来,但心中却对楚天齐狠的牙根痒痒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