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飓风行动7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子弹继续全速前进,“嘭”的一身击在墙上,又迅速反弹回去,直接撞在那个开着的柜门上。“叮当”连声,子弹掉在地上,吓的柜子里的贺敏就是一阵“呜呜”的惊叫。

    紧接着又是“咣当”一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不好”,听到屋里响动,厉剑四人踢开房门,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借着微弱灯光,只见办公桌向东歪斜着,一个人倒在办公桌西侧一面。办公桌正好挡住了柜子里贺敏的出路。如果没有那个柜门支撑,怕是贺敏早已被砸在办公桌下了。

    “局长。”众人呼喊一声,冲了过去。他们已经看清,倒在办公桌西侧的人,正是局长楚天齐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扑到近前的瞬间,楚天齐忽然从地上弹起。四人赶忙收势,但还是有人撞到了楚天齐身上。

    “局长,受伤没有?”厉剑等人急问着。

    “快找赵伯祥。”楚天齐迅速看向办公桌另一面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屋内灯光亮起,哪有赵伯祥的影子?只有那歪倒的桌子、破碎的木头茶几和困在柜中“呜呜”不停的贺敏。

    看着巍然挺立的楚天齐,众人再次急问:“局长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楚天齐头也不回,右手持枪,左拳砸在桌子上。然后一拳接着一拳。

    “咚”、“咚”几声响起,办公桌发出了痛苦的呻*吟:“嘎吱、嘎吱”。

    “赵伯祥,出来。”楚天齐飞起右脚,踹在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“咔吧”、“咔吧”、“扑通”,连声响起,办公桌终于不堪重负,裂成几大块,散落在地上。一把同样破损的椅子,从散落物中露出来,同时露出的还有一顶绿色的帽子,帽子上有一个三色标识。

    立体桌椅都变成了平躺的一些垃圾,但却没见到赵伯祥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、“哗啦”的声音从楼道传来,紧接着就是杂乱的脚步声,还有一声声的呼喊:“局长,局长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一群人冲进屋子,当先领头的正是穿着和容颜都狼狈不堪的曲刚,他身旁紧跟着的是周仝。

    “局长,没事吧,没事吧。”此起彼伏的问候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快找曲刚。”楚天齐仍然头也不回,右手持枪,双眼在屋中环顾着。

    众人一阵忙活,移开地上杂物,没看到赵伯祥,打开各个可能藏身的柜、箱,也没有赵伯祥的身影。

    贺敏在柜子里不停晃动着,发出“呜呜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发了话:“把贺敏弄出来。”

    人们似乎这才发现一直不停“呜呜”的女人,才认出了这个打扮娇艳、带假发的同事。

    几人上前,把贺敏连同那把椅子弄出来,开始解着贺敏身上绳子。

    周仝目前,拽出了贺敏口中塞着的破布。

    “地道,赵伯祥进地道了。”贺敏急吼吼的说着。

    地道?楚天齐看了看地上,又看着贺敏。

    贺敏已被解开右手,他一指办公桌位置:“就在那,办公桌脚底下。”

    众人再次围过去。

    贺敏挤进人群,直接指着一块地砖:“就是这块,地道入口。”

    这块?没有什么区别呀。楚天齐蹲在地上,仔细去看,这才发现,这块地砖边上的压线有问题。屋里地砖压线都是淡金色,但这块砖四周压线并非金属材质,而是颜色一模一样的胶条。用手掀起胶条一边,可以看到非常不明显的缝隙。

    听说这里是地道入口,人们议论纷纷,有人已经取来工具,准备撬开这里。

    贺敏阻止了大家的动作:“撬不开,地板下面粘着十厘米厚的钢板,钢板上面有触角,触角都伸进地道的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只能炸开了。”又有人提出建议。

    贺敏急的连连摆手:“千万不能炸,钢板下面已经被绑了*,一旦有火花的话,肯定爆炸。”

    “撤出屋子。”楚天齐马上命令。

    众人火速离开办公楼。

    在撤离屋子前,楚天齐让三名干警把那盆硕大绿植移过去,压到了有地道口的地板砖上,并用铁链从外面反锁了房门。办公楼的钛金玻璃门已经破碎,暂时也只能先那样敞着了。

    出办公楼后,所有车辆也开离了办公楼区域。此时,已经听不到枪声,看来抵抗基本结束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对曲刚说:“老曲,赶紧带人搜查,密切监视一切可能出口。通知各组,尤其是进地道的小组,包括臭水沟掩体里的第一行动小组,务必要排查任何可疑人员,一定要找到赵伯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曲刚道,“那也留下一部分人,搜查这里,同时以防万一”说完,开始做着人员分配。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叮嘱着:“对了,告诉各组,赵伯祥手里有枪,可能不止一把。另外,必须严查一切可疑人,包括女人,也要特别防范穿警服化妆后混进队伍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曲刚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看到众人布防完毕,楚天齐上了指挥车,他让厉剑、周仝也上去了,同时上车的还有贺敏。

    “地道到底怎么回事?”楚天齐问。

    知道在问自己,贺敏回答:“在先头部队刚来的时候,赵伯祥满不在乎,说什么‘小丑唱戏’,只到你们都到时,他也慌了神。一会想着跑出去,一会儿又准备跟你们拼命,后来他就把我绑了起来,说是以防万一。然后他就按遥控器打开地道入口,我看到地板下是钢板,也看到了钢板上的触角。

    他让人送*来,手下只送来了两包,由于自认为*不多,他就把这两包*固定到了钢板下面,还自言自语‘炸死你个小兔嵬子’。他又让手下继续去找*,说是要给我绑身上。结果不知为什么,手下没再送来*,我身上也就没绑成。于是他在我身上捆了别的东西,看着像有*,然后把我关到了那个柜子里。

    刚才在他向你开枪后,我见他手里拿着遥控器,按下按钮,开启地道口,然后直接跳了进去,地道又迅速关上了。他跳下的时候,手里拿着手枪,好像也拿着遥控器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又道:“那我问你,你和他到底是怎么回事?是什么时候任他摆布的?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贺敏叹了口气,眼泪流了下来,“您也知道,我以前一直听曲局的,他让我们怎么做,我就怎么做。去年刚开始的时候,曲局和您斗,我也就跟着起哄,想要看您笑话。后来你俩关系缓和,我也就跟着消停了,我觉得那样也挺好,有几个月过的也很心宽。去年十二月份,我和朋友在市里一家歌厅唱歌,正好在歌厅遇到了赵伯祥。他顺手给了我一罐咖啡饮料,说是能提神。我知道他和曲局不合,但他没难为过我,我觉得他很和善,对他印象一直很好。所以他给饮料,我根本没有戒心,就愉快的接受了。当时正好刚喝过酒,有些头疼,我就打开饮料喝了,果然不一会就不再头疼,还感觉精神头十足。

    从那天之后,我就总想着喝那种咖啡,不喝就觉得身上没劲。没过几天,我实在想喝的厉害,就壮着胆,去他办公室,侧面打听那种咖啡。他当时没给我,不过说是可以到那家歌厅,他在那儿有。我当时连夜赶到那家歌厅,他果然给了我三小罐,还说东西很稀缺,千万不要跟别人说,否则别人都会跟他要。我自是听话,自己偷偷的喝了那些咖啡。

    至此,我觉得离不开那种东西了,便又去找他,甚至宁可陪他睡,也想喝。他没有和我发生那种关系,而是要求我帮他做事,便又给了我一些咖啡。再后来的时候,直接就变成了粉,我已经知道自己粘上了什么东西,可就是不能自拔。一直担心他让我在财务上动手脚,但他并没提出这样的要求,而是经常向我打听曲局的一些事。今年四月初,他给了我一个窃听器,要我趁曲局不备,安到曲局屋里去。我没有反抗的勇气,就照做了。这几天他给我的东西断了货,我前天晚上又去找他,他就把我带到了这儿。”

    又问了几个问题,见贺敏并不知情,楚天齐就让厉剑把她带下车,找专人先看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指挥车上暂时只剩楚天齐和周仝了。

    “天齐,刚才我们在外面听到枪响,赵伯祥是不是对你开枪了,伤到没有?”周仝上下打量着楚天齐,问出了一直就想问的问题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摸左耳朵,不无后怕的说:“差点就没命了,我当时觉得子弹就跟从我耳朵穿过似的,还好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。”周仝扳过楚天齐的头,仔细看了看,这才长嘘了一口气,“警帽边上有擦痕,太悬了。不过耳朵没事,谢天谢地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说:“当时我一直加着十二分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楚天齐的讲述,周仝知道了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原来,从进入那间办公室起,从赵伯祥让自己单独留下时,楚天齐就一直盯着对方手里的那支枪。尤其是对方关灯并拉上窗帘后,他更是加着万分小心,即使两人在对话时,他也一刻都没敢分心,警惕的看着对方那只手。他明白,对方之所以和自己讲说那么多,主要就是为了让自己精神上松懈,对方好趁机对自己下手或是逃跑。

    果然,赵伯祥适时扣动了手枪扳机。

    当对方右手食指刚有扣板机动作时,楚天齐就捕捉到了,于是他马上向左下方一滑,人便半躺在了地上。实际这个时候,子弹已经到了,只不过几乎是贴着鬓角过去的。

    滑下沙发的瞬间,楚天齐抡起手边木头茶几向赵伯祥座椅位置掷去,同时向前翻滚,到了办公桌旁。然后他双手较力,猛的去推桌子,办公桌便一下子歪了过去。楚天齐没有立即起身,而是在听对方被砸到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动作,是楚天齐在知道对方让自己留下的一刹时,设计好的。所以在坐下的时候,他没有坐到沙发中央,而是坐到沙发右侧,双*腿避开了茶几的遮挡。

    当厉剑等人闯进屋子时,正是楚天齐趴在办公桌前的时候。他们当时都以为楚天齐受伤了,但其实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,周仝哭了起来。抱着楚天齐右臂抽泣着:“真悬呀,要是没躲开可咋办,以后再也不准这么冒险了,听见没?”

    担心被别人看见,楚天齐一边推开对方胳膊,一边答复着:“知道了,知道了,下不为例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