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告别之谁能说明白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把曲刚、孟克送回家后,楚天齐没有直接回局里,而是让厉剑把车开到了县医院。

    在这次飓风行动中,共有三人受了重伤,其中王兴成是头部受伤,到现在还没有醒来,也没有脱离危险期。张铁军虽然已经苏醒,但他内脏多器官受伤,还需要做三次手术,到目前为止,只做了一次,其它两次还得看身体状况。其实每做一次手术,张铁军就相当于在鬼门关上又闯了一次。

    这次受伤的三个人中,周仝是受伤当晚醒来的,精神状态一直不错,伤口已经开始恢复。但大臂功能恢复,绝不是几个月就能行的,况且到目前,还不清楚对臂上神经损伤有多大。

    在这十天中,局里多次派人到医院探望伤者,并预存治疗费用,衔接相关事宜。楚天齐也曾去了三次,与院长、主治医生沟通,并且探望伤员。

    今晚楚天齐是要专门探望周仝,虽然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,但他还是决定去看看。否则下次见面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?本来白天就想来,可是一直被事情牵绊着,没有抽出时间来,晚上又一直喝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天气炎热,人们休息较晚,好多商店都没关门。尤其医院旁的门店,更是几乎整夜都在营业着。

    选了一些水果、营养品,又让商家做了一束手捧花,楚天齐留厉剑在车上等着,自己进了县医院。

    手里又是花束,又是果蓝、礼品盒的,楚天齐双手连提带抱,拿的满满的。所好晚上医院人烟稀少,电梯里也没人,他这才得以顺利的上了楼。

    出了电梯,向周仝病房走去。

    看到公安局长拿着好多东西,值班护士要上前帮忙,被楚天齐婉言谢绝了。他担心万一郑志武对自己不友好,旁边有人的话,就太尴尬了,否则早就让厉剑上来帮忙了。

    来到病房门口,楚天齐向室内望去,可门玻璃上早已拉上小布帘,根本看不进去。

    把耳朵贴到门上听了听,没有听到任何动静,楚天齐不禁犹豫起来:要不要敲门?这么晚了,可能会打扰周仝的休息,万一要是郑志武在的话,也许还会闹出不愉快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来了,自己又没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,下次见面亦不知何时,无论于公于私都应该看看,告别一下。楚天齐自认自己很坦荡,于是抬起右手,向门上敲去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个声音传了出来:“你多少吃点儿,今天一天你都几乎没吃。”

    听的出是郑志武的声音,楚天齐迟疑了一下,收回右手。

    屋子里没人搭茬。

    郑志武继续说:“我已经给你热过好几次了,你怎么也得吃点吧,不能枉费了我的一片心意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饿,没胃口。”周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怎么能没胃口?这几天你一直吃饭挺香,今天接个电话就没胃口了?都怨那个该死的电话。”郑志武变得很不耐烦。

    周仝回击着:“哼,成天怨这怨那的,就不怨自己。”

    两口子拌嘴,自己进去不合适。这样想着,楚天齐把手中礼品向地上慢慢放着,准备放完就走。

    “周仝,别那么自以为是?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?没胃口倒是真的,不过并不是真的不饿。”郑志武的声音带着怒气,“还不是因为他?”

    周仝的声音高了一些:“郑志武,你什么意思?把话说明白,不要什么事都牵扯上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说就说。还不是你听说姓楚小子要走了,心里才没着没落的?你接电话时,我都在厕所听见了。本来我想着那个祸害要离开了,忍忍也就算了,结果你还较上了劲。”郑志武显得理直气壮,“我说的没错吧。”

    本来已经把全部东西都放到门口地上,正准备离开,谁知里面提到了自己,楚天齐又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放……胡说,才不是你说的那样呢。”相比郑志武,周仝语气显得不够气粗,“再说了,即使真像你说的那样,受点影响也正常。他可是我的领导,又是我的党校同学,人家要走了,我连送都送不了,当然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能和师弟约会,师姐要心碎了,对不?”郑志武的话满是讥讽。

    周仝辩解着:“胡说,我可是一直把他当亲*哥的,当成了我哥周宇。”

    郑志武“哼”道:“亲*哥?幌子而已,你直接说成‘情哥’多省事,大家都是明白人,又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呢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呜呜……”支吾了两个字,周仝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少来这一套,又拿哭来掩盖。还不是你理屈词穷,编不下去了?今天我就给你摆事实讲道理,省得你以后装糊涂。”刻意清了清嗓子,郑志武又说了起来,“咱们家没有衬衣却有衬衣*,没有裙子*和购物小票但却有裙子,这该如何解释?其实傻子都能明白其中的缘由,分明是师姐送给了师弟一件衬衣,师弟又给师姐买了条裙子。这算什么?定情物?还是互换信物?挺大个男人,给别人老婆买裙子,恶不恶心?”

    “你,你胡说,少给别人泼脏水。”周仝继续哭着。

    郑志武“嘿嘿”一阵冷笑:“去年五一的时候,有党校同学来,不在县里等着,偏偏跑到市里见面,别以为我不知道,其实傻子都明白,还不是偷偷去幽会?今年五一玩的更嗨,直接到地道里偷情,生生把裤子都弄坏,想起来就让人不寒而栗。明年到哪?直接到家里来吗?”

    周仝哭喊着申斥:“郑志武,你不是人,你胡说,你胡说。”

    “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有些事正常解释根本行不通,要是关系不正常的话,反而符合逻辑了。以前你一直说,先要事业,后要小孩,可是从党校回来时间不长,你的肚子就鼓了。还有你叔叔,和他关系那个近,对他远比对我好的多,不知是他在通过你搭上市局副局长,还是副局长在为侄女重新选婿?”郑志武的声音阴阳怪气,“可惜你哥周宇了,死了还被拿来做遮羞布,我真替他可惜,替老周家可悲。”

    这他妈还是人说的话吗?楚天齐拳头攥的紧紧的,恨不得进去砸开那个家伙脑袋,但他只得忍着。他知道,自己一旦掺和进去,周仝可能会受到更大的侮辱。

    周仝嘶吼着:“畜牲,你不是人,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“终于说实话了,承认我是那个了。哎,想不到我堂堂七尺男儿,竟然被戴了绿帽子。罢,也罢,谁让我爱你,谁让我心疼你呢?有个节目里不是说的好吗,‘要想生活过的去,就得头上顶点绿’。”郑志武显得很是痛心疾首,“现在咱有了孩子,家庭也稳定,就不要再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了。为了你,我全认了,我当这个鳖。咱好好过日子,行不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、“啊……”声声呜咽传出,吞噬着楚天齐的心,让他心疼不已。周仝遇到的是什么人,过得是什么日子呀?他此时反而理解了周仝对自己的那种依恋,但他却只能深表同情,并不能给对方什么。他觉得自己好无能,也只能任由心在滴血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周仝嘶哑的嗓音响起:“姓郑的,明白告诉你,我就是因为他的离开才心情不佳,我觉得愧对他,更为你做的那些事所不齿。”

    “仝仝,何必挖空心思编理由呢?我刚才已经说了,我愿意当这个鳖,你又何必埋汰我呢?”郑志武分明是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你被赵伯祥撺缀了可不止一次,别以为我不知道。”周仝的声音很冷。

    “净他妈瞎说,是不是他又和你搬弄是非了?”郑志武“嗤笑”着,“我真就奇怪了,赝品倒成了真品,倍加珍惜。真品反而成了假的,竟然不被相信,真是怪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满嘴喷粪,转移话题。”周仝道,“远的不说,就说今年五一吧,赵伯祥想要找到他,找到我们这些人,专门差人给你打电话。你根本不顾我的嘱咐,而是告诉了对方我没有随家人出门,还刻意强调我和他在一起。正是因为这条信息,我们差点被他们活活烤了,也暴露了我们的行踪,更暴露了警方的意图。身为武警军官,你应该知道,这叫泄露机密,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嗡嗡”,腰间忽然一阵响动,楚天齐急忙快步走出很远,才按下了手机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局长,您还没回来?”手机里传来仇志慷的声音,“我们仨在等您喝酒呢。”

    略微思索一下,楚天齐轻声道:“我马上回去。”

    挂断手机,楚天齐转身走向护士站。

    值班护士马上微笑着打招呼:“楚局长,您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麻烦你一下,在方便的时候,告诉单间病房的周女士,就说她在党校的女同学来看她,时间太晚了就没去打扰。”楚天齐指着病房方向,“委托你们把那些营养品给她。”

    “女同学?是让您转交的?”护士从护士站走出来,专门伸长脖子,看了看病房门口的那些东西。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不要提我,就说女同学。”

    稍微迟疑一下,护士一笑:“明白。绝对不提您,就说女同学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再说话,转身走去。他没心情去分析护士的笑容代表什么,他现在就想快些离开。听了刚才周、郑二人的话,他实在不知该怎么做,离开是最好的办法。两口子吵架,孰对孰错,谁能说的清?周仝对自己的感情,究竟是亲情还是爱情,谁又能说明白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