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宴归遇险2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就是楚天齐,果然了得。就在双手被限制,长柄匕首堪堪挨上衣服的瞬间,他猛的一吸气,刹那间身子后移两步。这还是拖着一个女子,否则可能后退七、八步也不止。

    匕首刺空,胖子右手继续向前一伸,一只大脚迎向他的右臂。他根本就没看清对方什么时候出脚,可就在他稍一楞神当口,大脚已经踢到他的臂腕处。

    “啊”一声惨叫,胖子右手松开,转身就跑。“当啷”一声,匕首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”,又是一声尖叫,这次是粉衣服女孩。女子声音颤抖着:“怕,好怕。”

    一眨眼工夫,胖子已经跑出好几步,那帮人也拖着另一粉衣女子向前跑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趁机抽*出右臂,抬脚去追。

    女子由于没有对方支撑,“扑通”一声,瘫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本已赶上几步,楚天齐却又停下来,回头问道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怕……小丽还在他们手里,快去救,救我妹。”女孩抽泣着,“我自己能行。”

    听对方如此一说,楚天齐不再怠慢,快步去追那帮人。眼看着已经近在咫尺,那帮人忽然回身,手中都握着一柄匕首,楚天齐只得马上收住脚步。对方一共五人,其中四人手拿匕首,挡在前面,另一人挟持女子继续走去。巷子不宽,四人横在前面,几乎挡严了整个过道。

    还是那个胖子先开了口:“朋友,井水不犯河水,各走各的路,你又何必难为我们呢?”

    “少费话,放了那人。”楚天齐用手向众人身后一指。

    胖子马上接话:“做人不要贪心,我们这么多人玩一个娘们,你一人玩一个,还不知足?”

    “屁话?赶紧放人。”楚天齐厉声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见一面分一半了,还要怎样?”胖子说着,再次向楚天齐刺来,“给脸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那三人也喊了一声“找死”,一同挥刀便刺。

    一脚踢飞胖子手中匕首,紧跟着踹向对方小腹。

    胖子急忙一闪,躲开了楚天齐右脚,但也同时挡住了那三人的进攻,这正是楚天齐的目的所在,否则对方根本躲不开。

    “啊”,那三人皆是一惊,急忙收手。饶是这样,还是传来“刺啦”一声响动,一把匕首挑开了胖子左臂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妈的,想害老子?”胖子大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快救小丽。”刚才被救女子追了上来,双去扯楚天齐的衣服。

    楚天齐向旁边一闪,让开了女子的手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瞬间,胖子四人已经转身跑去。

    顾不得理会身旁女子,楚天齐飞奔追去。

    眼看着离巷口越来越近,楚天齐也离那帮人近在咫尺,尤其拖着女子的那人跑的最慢。他猛的一伸手,抓住了那名女子的衣服。

    女孩脱开对方的控制,同时“扑通”一声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那人“妈呀”一声,随着前面四人跑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急忙收住脚步,低头去看那名女子。

    就在已经快要抓到女人衣服的时候,“刷”,一束强光突然袭来。楚天齐急忙左臂遮挡眼睛,向前看去,就见那五人手中都拿着强光手电,射向自己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左耳急速动了几下。左耳已经好久没动了,他以为不会再动了,不想今日又动了起来,他意识到了“危险”两字。

    “危险”两字刚在大脑中闪过,“危险”已经近在眼前,一把匕首已经奔他左胸刺来。

    太近了,想要完全躲开,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处幽雅所在,有流水、有鱼儿,有假山、有绿植,还有轻柔的音乐声。

    圆形茶几旁,坐着两人。虽然光线较暗,但可以看到,其中一人脸上有一道狰狞的疤痕。另一人短发、长方脸。

    “刀疤脸”刚刚来到,他喝了两口面前的茶水,说道:“喜哥,好有雅兴,你倒真会享受。只是不知,千里招小弟前来,有何赐教?”

    “疤哥,几日不见,怎么出口成章,文雅了许多?”长方脸笑着说。

    疤哥叹了口气:“唉,生活是最好的老师。进去这几年,为了减刑,我是各种办法都想了,还强迫自己学了这些东西,不知不觉就酸了呗。人在矮檐下,怎能不低头?”

    “疤哥越来越有绅士风度了,只是听这语气,可有点英雄气短啊。”长方脸笑着道,“以前的疤哥那是何等威风,意气风发?”

    “喜哥,此一时彼一时,进去几年,这一出来都有些跟不上形势了。”说着,疤哥拱了拱手,“让你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喜哥笑了两声,“你可不是轻易服软的人,你这不过是一种低调策略罢了。我也略有耳闻,听说你对一个人可是念念不忘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?你是说那个姓楚的?我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家伙,恨不得吃他的肉,喝他的血。”疤哥咬牙道,然后停了一下,长嘘了口气,才说,“只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当初那个沃原市玉赤县的小副乡长,竟然几年间成了公安局长,而且还是到许源县当的局长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现在就有这么一些人,钻营、投机无所不能,小小年纪就身居高位,其实还不是溜须拍马得来的?”喜哥很是不屑,“他也没什么了不起的,不就是傍着一个市局的周子凯吗?”

    “姓周的也不是好东西,一丘之貉。当初要是没有他,老……我也不至于栽了。”疤哥再次骂过,然后话题一转,“一开始我根本就看不上那个姓楚的,认为那年不过是姓周的横插了一杠子。在里面的时候,有人给我带话,说那小子到许源县当官了,我还认为是机会,认为那小子是自投罗网。可是等我出来一了解,看法却变了。

    姓楚小子没有做过一天条子,又是一个嘴上没毛的毛头小子,但在短短几个月,却让那些老油条服服贴贴,说明这小子真有两下子,不只是一个马屁精。尤其曲刚也不是省油的灯,不照样乖乖投诚了?曲刚小弟张天彪,更是被逼的不得不装病滚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疤哥的意思,似乎对姓楚那小子挺忌惮的,真是‘一遭被蛇咬,十年怕草绳啊’。”喜哥话中不无讥诮,“难道疤哥就能咽下这口气?”

    “咽下?哪还是人吗?还算男人吗?”疤哥狠狠道,然后语气一缓,“只是对付这个家伙,必须要考虑周全,不能鲁莽行*事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疤哥,我真分不清你是低调还是真怵他了。”喜子笑过后,又咬了牙,“我却不信这个邪。”

    疤哥语含讥诮:“喜哥,不信又能怎样?你不照样也得躲出来,那么多年的奋斗几乎全交待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喜哥很是不悦,但随即压下了火气,淡淡的说,“疤哥,你不必给我用激将法,我已经给他来了一出好戏,你就等着擎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疤哥略微疑惑一下,然后马上道,“你对他出手了,行吗?”

    喜哥一副自信的腔调:“请把那个吗字去掉,好吗?”

    “来晚了,来晚了。”一个圆脸的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喜哥马上站起身来,向着来人一抱拳:“勇哥,不晚。”说着,一指疤哥,“这位是疤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俩认识。”疤哥和勇哥同声道。

    “哦,对对对,你们在里边……”话说半截,喜哥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知道对方是想说“监狱”两字,但勇哥没有在意,而是问道:“喜哥,你找我来,莫非有什么大事商量?”

    “勇哥,不是商量大事,而是让你等着听一出好戏。”喜哥一笑,“你最恨哪个人呀?”

    “最恨……你是说……”停顿一下,勇哥道,“楚天齐?要对他动手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动手了,这就是我说的好戏。”喜哥再次一笑。

    “动手?他可没那么好对付。”说着,勇哥坐下来,讲说着过去的事,“当初在玉赤县,我们两拨人,那可是三十多号人呀,都没能把他怎么的样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被三人谈论的同时,楚天齐已经连遇险情。

    刚才,就在楚天齐低头想要看另一粉衣服女子的情况时,忽然那五人用强光手电猛照他的眼睛,同时一把匕首已经刺向他的左胸,正是躺地女人出的手。

    感受到匕首来的方位,楚天齐大惊,但根本没有任何时间考虑,他猛的一侧身,一吸气,匕首贴着他的左胸划过。只听“刺啦”一声响动,他知道衣服已经破了。

    根本没时间考虑是否受伤,那把匕首再次回拉过来,同时背后又是一股劲风袭到。受到前后夹击,巷子又窄,如果左躲又闪,根本不解决问题,还可能伤在刀下。楚天齐来不及细想,关键时刻,平时的习练变成了本能,他猛的脚尖点地,身子拔了起来。

    太危险,也太及时了,两把匕首堪堪从脚下滑过。楚天齐甚至感受到,鞋底被刀片蹭到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啊”一声响起,是脚下人被对方误伤的声音。

    岂容对方再施杀手,楚天齐虽身在半空,却早已皮带在手,俯冲着向下挥去。

    突然,几束光亮晃来,瞬间已看不清脚下情形。楚天齐只得用脚轻轻蹬墙,同时手中皮带胡乱挥去。

    落地瞬间,没有听到对方的喊声,也没有匕首刺来的声响,楚天齐知道,自己跃开了刚才腾空的地点。

    左臂挡眼,右手握鞭,向前看去,在一片手电光亮中,那两个粉色身影已经奔巷口而去,汇入了那些人中。

    楚天齐大怒,怒吼一声“哪里跑”,向前追去。

    “噗噗”的声音响起,几包白影迎面袭来。同时响起了男、女混杂的声音:“死去吧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