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告别之相逢即是缘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回到许源县公安局,楚天齐把厉剑叫到了自己办公室。

    待对方坐下,楚天齐道:“我可能要离开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离开?什么时候?去哪?”厉剑急切的问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着对方:“有可能是到别的县。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厉剑急切的说:“局长到哪我到哪,我跟定局长了。”然后神色一黯,“局长工作合适最重要,等你方便的时候,再想法把我弄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现在就有机会呢?”楚天齐说,“领导讲,我可以带一个人去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就我跟你去,千万别再答应别人了。我可以和你做个伴,也可以给你打打下手,多一个人多份力。”厉剑站起身,“什么时候走?我去收拾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等通知,应该就是这两天。你想好了就行。”楚天齐又补充道,“不要和别人说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不过人们估计也猜出来了,这几天一直在议论你要走的事。”说完,厉剑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离开是定准了,得想想还有哪些事需要安排了。楚天齐打开电脑,对应着一条一条检索起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楚天齐处理着一些收尾工作。

    单位人们也意识到楚局长要走了,纷纷把一些报告或票据拿来,请局长签字或报销。凡是该自己负责的,楚天齐一律进行了签批,其它的一些文档则全部推走了。

    在这几天中,好多人也纷纷登门,有人表示不舍,有人则是有其它目的,楚天齐基本都以模棱两可态度应对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八月九日,刚上班,曲刚和孟克来了。

    进屋后,曲刚把一张纸递了过来:“局长,你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来,看了上面内容。他笑着抱拳拱手:“恭喜二位,曲局终于去掉了那个‘副’字,孟组长也兼任了副政委,可喜可贺呀。”

    曲刚道:“局长,你这次去哪了?其实这些天人们一直在议论,我俩也一直想问。”

    “估计要离开许源县,到哪还不清楚。”楚天齐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离开许源?”曲刚有些惊愕,“我们以为你还在县里,做政法委书记或是其他县领导,还能领导我们呢。县公安局要是没有你坐镇,这心里没底,我们已经习惯你的领导了。局长,就不能和领导说说,把你留在许源县?你已经熟悉这里,也熟悉了政法工作,可以再兼副县长,也能干更多的实事。”

    听得出对方的不舍,楚天齐也忽然有些伤感,他故意调侃道:“我觉得曲刚同志的意见挺好,就这么定了。就让楚天齐同志管政法,也别兼副县长了,干脆兼县政府一把手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”、“嘿嘿”,曲刚和孟克都笑了起来,曲刚更是不好意思的挠着后脑勺。

    楚天齐叹了口气:“哎,其实我也不想离开这儿,毕竟熟悉了,有你们大伙帮衬着,干什么也顺手。要是到了一个新地方,人生地不熟的,再有人穿小鞋或是使绊子,那工作就很难开展了。”

    孟克接了话:“是呀,难保不会有人出坏,比如在赴任大会上挑个事,或是斗狠拼酒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孟,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”知道孟克在揶揄自己,曲刚脸立刻红了,回击道,“我发现你变了,自从跟那三人打了一回麻将,说话都不着调了。以前整天板着脸,分明就是装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楚天齐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曲刚和孟克也跟着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笑过之后,楚天齐道:“交接吧,正好咱仨都在。”

    曲刚连忙摆手:“局长,不着急,不着急,这不是刚下文件吗,等宣布的时候再交。再说了,我也不想早点接,你还得好好教教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下了文件,那这事就是定了。文件上不也让咱俩交接,由老孟监交吗?班子成员都配齐的时候,组织部才派人来正式宣布呢。那还得等好几天,我可等不及了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一笑,“老曲,你也等不及呀。你不是早就做了准备,都准备好几年了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嘿嘿。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。”曲刚用幽默回应了对方的调侃。

    玩笑过后,楚天齐和曲刚进行交接,孟克在旁监交。

    交接很简单,楚天齐都已提前列出目录清单,相关事宜以及文档、手续,楚天齐也已归类、理顺。

    在这些表格上签字后,楚天齐又对一些事宜做了特别交待,交接就算完成了。

    “局长,晚上我请客,咱们仨好好喝顿酒。”曲刚提出了邀请。

    楚天齐爽快的答了声“好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许源”老菜馆。

    “老友”餐包,包间可容纳十人,但现在仅有三人在座:楚天齐、曲刚、孟克。

    这个菜馆,虽然带个“老”字,但只开了一年多,和楚天齐到许源县时间相仿。菜馆主要经营许源县当地菜肴,味道非常纯正,虽然经营时间不长,但客人却很多。

    虽然天气很热,但三人没有喝扎啤,而是喝的当地最纯正的小烧,就是五块钱一小壶的那种,一壶是四两白酒。

    从晚上六点开始,三人就坐到了这里,已经足足喝了三个小时,但大家没有停杯的意思。三位局领导现在几乎没有了一点当官的影子,全都穿着“两股筋”背心,还把背心下角卷了起来,露出大半个肚皮,就连裤脚也卷着,鞋也趿拉在脚下。三人现在都是脸红脖子粗,不时吞云吐雾着,就连孟克也破天荒的夹着一根香烟。

    曲刚眼圈发红,打着酒嗝,说:“局长,老曲感谢你,感谢你的宽宏大量,不记前仇,感谢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挥着手臂,打断对方:“跟你说了多少遍,不要再提了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。要是没有你老曲,也许我进步还没这么快呢。再说了,你也没少给我帮忙,没少给局里出力。”

    曲刚也连连挥动手臂:“不,不。局长,你可以不去记,但我老曲不能不记着。现在想想我对你的态度,想想我做的那些事,我就是混蛋,就是混蛋加三鸡。”

    “对,混蛋,你曲刚就是混蛋。为了自己的私心,竟然在局长上任第一天就出难题,就给局长下马威。也就是局长水平不一般,要不非着了你的道不可。你那时候太自私了,我当时都恨不得踹你两脚。”孟克也跟着附合。

    “都说什么呢?那不是老曲不了解我,互相磨合呢吗?再说了,他也没把我怎么样,他自己还丢面子呢。”楚天齐“嘿嘿”笑着,“看老曲当时被我戏耍的那个样,现在想想都可乐。没过几天他又上门去挑衅,我让他乖乖出门去,给我再敬礼,当时他那样别提有多滑稽了。你打我一拳,我踹你一脚,这就算扯平了。来来来,少说这事,喝酒,喝酒。”他端起酒杯张罗着。

    放下酒杯,曲刚又说了话:“怎么能算扯平呢?那些都是我主动挑衅,自找无趣,你不过是被动应战、见招拆招,又不是你主动挑起的,老曲欠你的。我都对你那样了,你也没有把我赶尽杀绝,而是还给我好多机会,让我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,给我立功的机会。这次你更是大力推荐我,要是没有你,我肯定做不上局长,恐怕这辈子也别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局长是组织任命,又不是我楚天齐能许给你的,你有那个能力,也有那个资历。再说了,我也没有推荐你的权利呀。”楚天齐不以为然,“不要一句话说上八十遍,就是你不烦,我都烦了。”

    曲刚抓住楚天齐胳膊:“我几斤几两,自己心里有数,以我的水平,也就值个副的。以前自认为有牛斌、姚兵支持,还有那个野心,可他俩现在玩蛋了,我这才知道,他俩一直在利用我,根本就没拿我当回事。我不但没沾上他俩的光,还被认为和他俩走的近,能保持原职务我都烧高香了。这次能升半格,绝对是你推荐的,只有你能做出这种以德报怨的事。否则领导能看上我?绝对不可能?不止是这,要是没有你,没有老孟,恐怕我现在都到地下做鬼了。”说到这里,曲刚哽咽起来。

    孟克指着曲刚:“老曲,你这花样真多。以前是要棒杀局长,现在又改成了捧杀,还装模作样的‘尿’了,我真是服你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我就‘尿’了,怎么的?”说着,曲刚竟然还“呜呜”的哭出了声,“我这是忏悔,是感动。要是没有局长,咱们他*妈的都得让赵伯祥吃了,到头来连个骨头渣都剩不下,顶多你也就是比我多活个七、八天。”

    “老曲,你这一下子有了良心,老子还不适应。你以前的良心都让狗掏去了?”孟克指着对方,“我不像你,我对局长没有忏悔,只有感谢。感谢局长带着我们除去了那个恶魔,感谢局长让我更进一步。”说到此处,孟克的眼圈也红了,急忙端起酒杯,“局长,我敬你,我先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,老曲,老孟,相逢既是缘,喝酒。”楚天齐伸过酒杯,和那两只酒杯碰了一下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三人就这样说着,喝着,只到厉剑来接三人,不让老板再上酒,三人这才恋恋不舍的放下杯子。

    相互搀扶着,三人出了酒馆。

    看着三位公安局领导的熊样,老板连同服务人员都禁不住在后面抿嘴偷笑着。

    来在车前,孟克打了个酒嗝,转头冲着身旁二人诡秘一笑:“局长,那次老曲使坏,你喝了那么多酒,怎么就跟没事似的?今个没喝那么多,你就脸红了,是不是有什么诀窍呀?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乐:“诀窍嘛……就是一路酒席招待一路宾朋,就跟歌词里唱的似的,朋友来了有好酒……”

    孟克接过了话,是唱出来的:“若是那豺狼来了,迎接它的有猎枪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,三人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,现场所有的人都跟着笑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