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宴归遇险1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忙忙碌碌中,时间到了一月十一日。

    今天本来是星期六,不需要上班,楚天齐起的稍微晚一些。但却并没闲着,除了做计划,就是整理文档。

    下午五点多的时候,楚天齐应邀去参加一个婚礼,是萧长海为儿子举办的,全县几乎所有在职副处级以上领导都在被邀请之列。楚天齐做为县政法委副书记、县政府党组成员、公安局党委书记、局长,自然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可能是为了不引人注意,婚庆酒店没有选在县城中心,而是选择了离城十公里左右的一个生态园饭庄。庆典仪式是十一日中午进行的,大部分客人都是参加的中午宴请,一些县处级领导被安排在了下午。这既是为了领导们的隐私,也是为了方便萧长海专门做陪,当然也便于领导们喝酒。为此,萧家还专门使用生态园大巴车进行接送。

    楚天齐就没有带专车,而是让厉剑送到指定地点后,专门乘坐了大巴车。大巴车上多是一些人大副主任、政府副县长、政协副主席,还有几个重要局的一把手,当然个别县委常委也在车上。可能人们更愿在周末轻松、自由一点吧,而且大部分人都比今天东家职位低,也没有摆谱的必要。

    这些县里的风云人员,大都少了上班时的虚伪,有说有笑,偶尔还开上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。当然,这并不代表说话就没有忌讳,但比平时看起来随便了许多,不过人们却戴上了生活中的虚伪面具。

    说说笑笑间,大巴车到了生态园,萧长海也适时走到车前迎接。今天的萧长海,脸上没了往日的严肃,换上了和蔼可亲的笑容,嘴里不时说着“欢迎”、“谢谢”。在与楚天齐握手时,除了表示感谢,还对楚天齐赞赏了几名,并说一会儿好好喝几杯。

    这个生态园是去年春节前开业的,到任后有几次在这里的宴请,都被楚天齐推掉了。今天他是第一次来,便一边走一边观察着。

    虽然生态园看似稍微地处偏僻,但整个建筑造型新颖大气,室内设施也非常讲究,光是那些鲜活的绿植养护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而且和楚天齐以前去过的个别生态园相比,这里面没有那种类似植物杀虫剂的味道,闻到的都是花草原始的香味。

    六点多的时候,晚宴开始了,所有菜肴非常奢华。龙虾是按位上,每只在三、四两左右,鲍鱼是两头鲍,海参的个头也很大。不用说,中午的饭菜标准肯定不是这样的。像是这种档次的吃食,楚天齐只吃过一次,还是去年在*市特训期间,有人专门请他的,而且那人还专门强调是个人买单。

    楚天齐所在的餐桌,以政法系统为主,有法、检两院院长、司法局长,还有政法委几个副书记等,曲刚也在场。虽然和这些人是同一系统,但楚天齐的政法副书记职务主要就是挂个名,他平时的工作重心都在公安局上,和这些人也仅是点头之交。尤其在今年的一次政法系统会议上,法检两院院长、司法局长对他也很冷淡。

    但今天这些人却一下子热情起来,既奉承楚天齐工作有魄力,专破大案要案,又提前恭贺楚天齐步步高升,有人甚至还说“以后请多关照”之类的话。楚天齐明白,近一个月自己在许源县出了彩,县领导也几次在会上点名表扬,这些人当然要跟风。官场中人就是这样,锦上添花比比皆是,可雪中送炭的又有几人。

    当然,既入官场,就不能较真,别上送上笑脸,自己自是不能冷脸相对。于是,楚天齐在极尽谦虚的基础上,也不时与大家互动,频频举杯。整个餐包气氛热烈,欢声笑语,好多人既给楚天齐敬了酒,但却没人搅他多喝,谁敢跟“楚三斤”打擂呢。

    在喝酒过程中,萧长海夫妇、儿子儿媳都过来敬了酒,萧长海还专门跟楚天齐这面“政法旗帜”喝了一杯。做为二总管的赵伯祥,也专门来敬了政法同仁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只和其他人互动不断,与赵伯祥、曲刚也专门喝了好几杯。副职对正职尊敬有加,一把手给足副手面子,公安局“三驾马车”营造出一副和谐无比的场面。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,眼见未必为实,但在这样的场合,人们不会较真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将近晚上九点的时候,晚宴结束,众人坐上了返程的大巴。这次坐车的人少了一些,可能是有人已经坐自己的专车离去了。

    大巴车进城后,行车路线有了变化。来的时候,大家是集中到一个地点坐车,回时却需要沿路把大家放到各自下车地点。

    好多人已经分别下车,只要汽车从前面岔路口穿过,就该楚天齐了。

    “吱”,刹车声响起,汽车猛的停下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站起身,向前看去,却见岔路口那里堆着一些煤块,看样子是拉煤车拐弯时甩下的。如果是自己那辆越野车通过,应该完全没问题。但要是这么长的大巴车经过,轮胎势必会轧到那些煤块,从而打到车底或车身。尤其以大巴车车身的宽度,从任意两堆煤块中间都未必能过去,势必得骑着一堆煤块才行。

    大巴车非常新,刚接回新车两个来月。司机很是犹豫,犹豫是直接通过,还是再绕路。

    前面路段只有自己一人,何必让司机为难呢,反正也没多远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说道:“师傅,开车门,我自己走回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……我还是绕一下吧。”司机肯定知道车上都是县里大头头,哪敢服务有瑕疵?

    “没事,不用在这儿耽误时间,还是抓紧送其他客人吧,我走几步就到了。”说着,楚天齐已经到了车门位置。

    “好,好的,谢谢领导。”司机说过感谢话,打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同众同僚打过招呼后,楚天齐下了大巴车。

    刚一下车,忽觉一股冷风袭来,楚天齐赶忙竖起外衣领子,快步向前走去。在他经过那些煤块后,身后大巴车才缓缓向后倒去,刚才显然是用车灯给自己照亮。这是司机对被尊重的回应,是用这种方式对自己表示尊重,尊重的确是相互的。

    稍微感叹的同时,楚天齐却没停下脚步,这天太冷了,必须赶快回到单位才好。也并非外面温度有多低,最重要的是一直坐车,没准备长距离步行,穿的衣服很单薄。

    看着离单位没多远,汽车就是一脚油门的事,可少说也有八、九百米的样子,快点走也得十来分钟。尤其还不时有微小砂砾吹打到肌肤上,楚天齐只得尽量缩着脖子,微侧着身子行走。今天的风很大,风中带着“呜呜”的声响。

    路灯很是昏黄,个别灯泡还坏掉了,光线很暗。左边是已经结冰的河面,右边是废弃工厂的高墙,再加之路上没有其他行人,如果胆小的人,可能还会害怕呢。当然楚天齐并没这种感觉,他就是想着快点回到单位去。

    “呜呜”、“呜呜”两阵声响传来。虽然夹杂在风中,声音显得极其微弱,但楚天齐耳力过人,听出这根本不是风声,而是人的哭声。

    在哪?楚天齐目力所及范围,根本就看不到人影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,救命啊……”风中传来女人的呼救声。

    在右前方巷子里。楚天齐已经判断出声音来源,快步向那里赶去。离着巷子越来越近,呼救声更加清晰,里面还夹杂着男人的狞笑声。

    来到巷口,楚天齐拿出小手电,向巷子里照去。只见在离巷口不远的地方,有七、八个人,其中有两个穿粉色衣服的,其余几人正撕扯着粉衣服。这场景一看就明白,楚天齐大喊一声“住手”,向巷子冲去。

    “救命,救命。”呼救声更响。

    听到有人喝止,那几人根本没当回事。其中一人走前几步,大骂着“少管闲事”,另外几人却还在继续撕扯着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楚天齐已经到了巷子,又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闲吃萝卜淡操心,老子快活,关你屁事。”对方有人叫板,还是刚才那个骂出“少管闲事”的人。

    楚天齐停下脚步,用手电照向那人,只看到对方戴着一个线织的帽子,穿着立领衣服。因为那人及时用胳膊遮挡光亮,并没看清那人脸上模样。

    楚天齐手指对方,喝斥道:“把人放了,否则有你们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吆喝,是谁没系好裤子,把你露出来了,你算老几?”那人继续遮着脸,回骂。

    “救命,救命。”女声的呼喊继续着。

    “看看我算老几?”话到人到,楚天齐收起手电,快步向那人冲去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想管闲事?让你尝尝大*爷的厉害。”嘴上喊的凶,但那人却没有迎战,而是返身就跑。

    正准备飞起一脚,不想对面家伙却开溜了。楚天齐略微一楞,便迅速奔向另外几人。

    “跑。”随着一声呼喊,那几人携着两个粉衣服快步跑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伸手一抓,抓到了一个粉衣服的后衣襟,只是这个粉衣服还被一个胖子搂着。他马上飞起一脚,踹在那个胖子身上,胖子一撒手,粉衣服被拉到了楚天齐这边。

    “救命,怕,呜呜……”粉衣服女子抱着楚天齐胳膊,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胖子右手在腰间一摸,手中多了一个东西,他恶狠狠的向楚天齐捅去,咬牙道: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刚才在救到女孩时,楚天齐身体侧对着胖子,正要转身,却见胖子正攥着一个东西向自己捅来。凭着惊人的目力,他发现那是一把长柄匕首。

    楚天齐左手在另一侧,出手已来不及,可右胳膊被抱住,眼见匕首已经沾上衣服,形势危险至极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