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老子和你拼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周仝进了帐篷后,向旁边一闪,又一个女孩走了进来。女孩眼皮红肿,长发也有些凌*乱,脸上写满憔悴。

    见到是这个女孩,楚天齐眉头微皱,看了眼周仝。

    周仝道:“昨天晚上,你和赵伯祥在那间屋子的时候,我联系了妮娜,想让妮娜劝她父亲停止对抗,赶快服法。那时她正在外地,便连夜坐车,几次辗转后,现在才赶了回来。当时她说没在县里,我也就没在意,谁知她到这来了。”

    和周仝来的女孩,是赵伯祥女儿赵妮娜。赵妮娜再次向前一步,说道:“昨天仝姐给我打电话,我就联系我爸,可是却打不通,这才赶回来。”说到这里,她停了一下,又迟疑着说,“楚局长,会不会弄错了?我爸平时温良谦恭,不抽烟,也不喝酒,更没有其它不良嗜好,对家庭极其负责,就是在单位也威望很高。他怎么会是你们说的大毒枭呢?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楚天齐做了回复:“小赵,不是误会,他都承认了。其实他一直都带着伪装面具,不只是你想不到,我们同样也没想到,同样也不相信他会干出这种事,但事实是无法改变的。你想想,有哪个正常的政委会监听局长?”

    “楚局长,对不起,我送你那个笔筒,就是为了表示感谢,感谢你给我爸送的补养品,我……我真不知道里面会有窃……窃听器。”说着,赵妮娜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,知道你是好心,我跟你爸也申明了这点,你不要有心理负担。”楚天齐安慰着对方。

    赵妮娜哭诉着:“呜呜呜,会不会……那个窃听器会不会是买的时候就有,我也没见我爸在上面安什么东西呀?”

    周仝接了话:“妮娜,他可是把笔筒拿去了一晚上,什么手脚不能做?”

    “我爸就说是欣赏欣赏,他都舍不得送出去,想自己留下呢。”赵妮娜继续替赵伯祥辩解着。

    感受着对方的固执,楚天齐还能说什么,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钻牛角尖了,他直接对天齐开了枪,差点把天齐打死,这难道还有假?”周仝的语气带着怒火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,这也许是误会,真说不定就是误会。”赵妮娜哭着,出了帐蓬。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快追。”说着,楚天齐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周仝紧跟着出了帐蓬。

    拉住掩面奔跑的赵妮娜,周仝歉意的说:“妮娜,刚才都是姐态度不好,别怪姐,姐也是一时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仝姐……”赵妮娜转回身,搂着周仝“哇哇”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周仝,让妮娜去你帐蓬,晚上正好一块做个伴,明天天亮就一块回去。要不,现在就回去吧,我派两个男警护送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妮娜,跟姐回屋去。”周仝没有接楚天齐的话,而是揽着赵妮娜肩头,向她自己那顶帐蓬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两女进去了,楚天齐也返回了自己的帐蓬。

    周仝正直善良,是个很讲理的女孩,但偶尔却又很固执。不过她的固执,往往都是在自己面临危险时,想要守在自己身边,照顾自己。这里面有周仝对自己的关爱,是浓浓的同学情,可似乎又不仅限于同学情。周仝让赵妮娜来,想让赵妮娜用亲情感化她那丧心病狂的父亲。这既可能降低损失,减少伤亡,其实更是周仝对自己的关心和担心。虽然周仝自做主张,不符合相关规定,也增加了新的麻烦,但楚天齐又怎忍心责备她,怎忍心怪罪这个时刻关心自己的师姐呢?

    还是明天让她们回去吧!一定要让她们回去。拿定主意,楚天齐去外面一些岗哨看了看,又到其它帐蓬转了一圈。确认一切正常后,回到帐蓬,躺在行军床上,闭着眼睛想事情。

    刚躺下,厉剑也回来了。这是厉剑特意要求的,目的是保护楚天齐安全,高强、周仝等人包括其他干警也赞成并坚决支持这种安排。厉剑把一张空床横在门口,在上面放了脸盆、饭盒等容易发出响动的东西,又在门上拉了两条绳子,才躺在另一张靠门口的床上。

    刚才厉剑做的这一切,楚天齐都看在眼里,记在了心中。

    过了好大一会,响起了“叮咚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出手机一看,上面跳出一条信息:放心,她已经安静下来,躺床上了。

    不用看,也知道是周仝发的,楚天齐又放心了一些。放下手机,继续躺着,强迫自己睡去。尽管眼皮发涩,但脑子里不时闪过那些事情,楚天齐一时很难睡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好不容易睡着了,却又做着一些乱七八遭的梦,不是被人追着跑,就是不停的打斗。

    “咣啷”、“哗啦”,刺耳的声音响起,把楚天齐惊醒了,厉剑也被惊动起来。

    正不明所以,响起一个声音:“她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是周仝的声音。她不见了?楚天齐明白对方说的意思,赶紧接了话:“别着急,我跟你去找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我也去。”厉剑忙道,开始解绳子,并拿开那些“报警设施”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去,继续休息。”楚天齐阻止了厉剑,“咱这儿是指挥部,三更半夜的不能没人在,一旦有什么事情,干警们找不到人,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把枪拿好,多准备点子弹。”说着,厉剑把一个*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本来已经有备用*,想想有备无患,楚天齐还是接过了这个*,带在身上。

    从帐蓬出来,便看到一脸焦急的周仝。二人马上移动脚步,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楚天齐边走边问。

    “回去以后,她就一直哭,好不容易把她安顿下,直到她睡着,我才躺下。一开始躺那也不放心,我就一会儿一会儿看,听着她发出了熟睡的呼声,我也就睡着了。刚才醒来,我一看旁边床上没人,屋里没人,到外边也没见到,这才去找你。”说着,周仝又补充道,“我躺的那时候都一点多了,离现在也才两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没再说什么,楚天齐一边向前走着,一边四外环顾着。附近其他同志还在休息,两人不能喊叫,只能就这样去找。

    搭建的帐蓬区域是在靠山村村口位置,二人从挡车杆那里通过,沿途看着,用手电照着。经过那栋办公楼的时候,楚天齐特意向里面照了照,自然没有什么发现。

    沿路遇到了一组巡逻干警,也说没有遇到一个女孩。

    二人继续向前走去,离着东边山坡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在经过一堵残破的房屋墙体时,楚天齐忽然停下脚步,关掉手电,侧耳倾听起来。

    周仝不明就理,但也站在那里,关了手电,听着。

    做了个“噤”声的动作,楚天绕过围墙,向前慢慢摸去。周仝紧紧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正要拐过一个弯,二人再次停了下来,因为他们都听到了说话声。尽管声音很低,但却听到了说话内容。

    “爸,你在哪啊?你真的做了那种事吗?我不相信。可他们应该也不会骗我,肯定是哪里弄错了。”赵妮娜的声音,“哎,爸呀,你怎么对楚天齐开枪呢?你是政委,他是局长,你俩是战友才对。对,你俩就是战友,你不会对他开枪的,他也没事呀。肯定是他精神紧张,产生幻觉了,当公安局长也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和周仝对望一眼,都看明白了对方眼中的意思:赵妮娜精神不对头。

    赵妮娜声音继续:“爸,刚才我做梦了,又梦见你教我吹口琴。我知道,你想我了,我也想你,我和我妈都想你。呜呜……爸,我把口琴带来了,现在就吹,你听我吹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很快,便响起了口琴声。

    口琴声音不大,断断续续的,不知道是技术不佳,还是情绪太糟糕的原因。

    琴声停歇,赵妮娜又在说话:“爸,这些年吹的少,好多乐谱都忘了。爸,我不好,女儿不孝,以后一定要勤吹。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声停下,口琴声再起。

    刚吹了很短时间,赵妮娜再次说道:“爸,你听出来了吗?我还是用的那支口琴,你第一次给我买的那支。我这些年总在外头,很想你和妈妈,很想家。每当想家的时候,我就拿出口琴看看,就仿佛看见了你俩。有时偶尔吹上两声,就想起了你教我吹琴的点点滴滴。”

    口琴音乐再起,这次换了一个曲子。

    “爸,听出来了吗?这是你教我的第一支曲子,那时你还教育我,一定要诚实、善良,要做个正直的人。”赵妮娜忽然轻笑了一声,“你知道我为什么到这吗?因为这里有小树林。我小的时候,那时咱们在乡下,你就经常到小树林边教我吹琴,树林边还有小河。我没找到小河,不过这片小树林,倒是挺像。爸,我再好好吹吹这支曲子,你给我点评一下,看看我有进步没有?”

    口琴声仍然断断续续,中间夹杂着赵妮娜不时的哭泣,有时她还停下来喃喃几句。时断时续中,这支曲子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爸,听到了吗?是不是高音‘发’还不准,‘咪’的声音也不稳?爸呀,你怎么就不说话,你听到了吗?呜呜……”赵妮娜又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望一眼,楚天齐示意周仝去赵妮娜那里,把赵妮娜弄回去。刚迈出右脚,他却忽然收回,并拉住了紧随其后的周仝。

    周仝刚要询问,对方手便捂上了她的嘴,向她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做了个手势,楚天齐拿开捂着对方的手。轻轻攀着旁边石墙的边沿,向前方看去。

    周仝也像楚天齐一样,从石墙边的另一个方向,看向前方。

    赵妮娜只顾着一边吹琴,一边哭诉,却没注意到有人关注着她。当然,关注她的不仅楚、周二人,还有另外一个人,那人就站在不远处那个厕所的矮墙里。

    厕所矮墙里的那个人,只露出脖子以上部分,依稀可以看出,是一个披散长发的人。那个人侧对着楚、周方向,看似正望着树林边的赵妮娜。

    赵妮娜还在边哭边诉,还在不时吹上两声口琴。那个长发人则一会轻轻摇头,一会抬起手抹抹眼睛。

    “爸,你听到了吗?你怎么就这么狠心?哪怕你答应一声也好啊,爸,爸……”话没说完,赵妮娜又“呜呜”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诶……”一个极低极低的应答声响起,这声音几不可闻。

    但一直关注着长发人,而又耳力极佳的楚天齐却听到了。

    周仝大张嘴巴,面现惊愕的望向楚天齐,显然她也听到了那个极细微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爸,爸,是你吗?我好像听到你说话了,是你吗?”赵妮娜一边呼唤,一边转头四顾着。

    “那边有动静,有人,去看看。”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,是巡逻干警的声音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长发人忽然把头缩了回去,紧接着传来“咣当”一个声响,是金属东西被搬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赵伯祥,休走。”周仝一个箭步蹿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更是加快步伐,奔向那个厕所,同时打开手电,喊道:“赵伯祥,你跑不了啦。”说完,搂住周仝肩膀,闪到了右侧一堵矮石墙下。

    “咻”一声响起,一个金属物从厕所矮墙飞出,在楚天齐右上方飞过。同时,那个长发人的头也出现在矮墙上方,喊着:“姓楚的,老子和你拼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