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进退两难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等人返回到许兴桥不久,装货的中巴车也正好赶到。这次一共调来两辆中巴车,来装那个小院中的纸箱和编织袋,其中一辆装的都是地下暗道中的货,一辆装的是院里散放的那些货。

    两辆中巴是在楚天齐等五人到小院不久,就接曲刚命令赶到的。然后等到把所有物证都装好后,才又一起出发。只不过楚天齐和曲刚是抄小路,步行返回的许兴桥,而中巴是绕远路离开的那个小院。柯晓明、高峰、高强分别上了那两辆中巴,既是押货,也是为了看押上面的老四和他的姘头。

    看到中巴车全部经过许兴桥,曲刚也发动了越野车,现在楚天齐和曲刚同乘一辆车,另一辆坐着那两名司机。

    曲刚一边开车,一边感叹着:“还别说,这些家伙为了发这不义之财,也真是挖空了心思,又是假勾魂鬼,又是假坟堆的,连地道都用上了。竟然还别出心裁,既收真正需要厂家的空盒、空瓶,也收其它一些厂家的盒子、瓶子做掩护,以混水摸鱼掩盖真正目的。而且还进行分类存放,有用的存放地道,无用的院内闲置。这么一弄的话,即使院内的东西暴露,也可能蒙混过关。哎,他们要是把这心思用到正路,肯定也穷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正道要难的多,所以好多人才偷奸取巧,走了歪道。只是他们因此发了横财,好多人却遭了殃。就拿这件事来说,不但那么多人生命健康受到威胁,好几个企业也因此损失严重,这些还是直接损失,恐怕间接影响要更大的多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还自嘲了一句,“不法分子这么一弄,不但让千年药企受损,就连党的优秀干部也跟着遭了殃。”

    曲刚连连附合:“是呀,是呀。还好千年药企自无瑕疵,否则后果不可想象。尤其我们的公安局长更是优秀异常,一边顶着莫大的谣言与误解,一边还成功领导了这场打假战役,抗压能力不是一般的强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哈哈”大笑:“我怎么听着像是反话呀,而且这场打假战役的总指挥,应该是你曲大局长吧。”

    曲刚道:“我老曲有自知之明,当个先行官冲锋陷阵还凑合,至于运筹帷幄、决胜千里,还得是你楚大局长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就别互相吹捧了,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。”说着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老曲,你是客气,再过一、两年,只要到了那个位置,你指定行,我看好你。”

    如果平时被一个小年轻说“我看好你”,曲刚早该发火,骂对方不知天高地厚了。可现在听到这话,他不禁心中窃喜,楚天齐分明是在暗示,一、两年后会走,而且会推荐自己。想到这里,曲刚忙道:“谢谢局长指点,我一定继续努力。”

    “老曲,太严肃了吧。”楚天齐看了看外面发白的天空,说道,“一夜没睡了,回去好好补个觉吧。”

    “怕是没那个福了,现在已经将近五点,回去得赶快把东西和人看管好。我自己要亲自盯着,否则这心里不踏实,以前的教训可不少。”说着话,曲刚又加了一脚油,汽车直奔县公安局而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汽车进了公安局大院,把车子停到办公楼前,曲刚道:“局长,你先去休息,我得马上去盯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弄完就赶紧休息。”说着,楚天齐下了汽车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曲刚话音刚落,越野车在地上划了一个弧,向大院门口冲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醒来的时候,已经快上午十点了,他简单洗了把脸,来到外屋,坐到了办公桌后。

    想了想,楚天齐拿起固定电话,拨出了一串号码。电话一通,他说了声“你来一下”,便挂断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厉剑来了,进门就说:“局长,怎么没多休息一会儿?”

    “睡一会就管用。”楚天齐道,“我问你,今天人们有什么议论没?”

    厉剑回答:“议论?人们主要还是议论十八号政府开会的事,都说局长马上就官复原职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我就没被免职。”楚天齐一笑,“我指的不是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昨晚上的事呀?”厉剑道,“我早上特意各处转了两圈,目前没听到一点议论,人们应该还不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说完,楚天齐又不无担忧补充,“不过也瞒不了多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厉剑点点头:“是呀,保不齐这事就捅出去了。一旦这事传开,那可就麻烦了,那些假窝点还不得纷纷转移、逃跑、消灭证据呀。说不准辛长龙、吴老七、老四的失踪,已经引起一些人的警觉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也点点头:“我知道,容我再好好想想。你要随时关注这方面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一有新情况,我就及时来汇报。”说着,厉剑站起身,“局长,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了,你去忙吧。”说着,楚天齐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厉剑“嗯”了一声,转身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收回目光,楚天齐的思绪又回到了假药案上。

    这次打假专案组抽调了好多人,其中也包括厉剑。只是厉剑负责局长出行,而且张天彪也故意不想让厉剑多参与。因此并没有被安排额外工作,但对于案子的进展,他倒是很了解。

    楚天齐这一段没有直接参与案子,但有厉剑、高强、高峰等暗中汇报,他对整个案子进展都了如指掌。尤其暂时置身事外,对好多事情反而会有新的不同发现。

    对于厉剑刚才所表达的意思,楚天齐当然明白,他又何尝不想呢,只是现在条件还不具备,他不能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假药案侦破工作到现在,已经抓住了辛长龙、吴老七、老四等人,而且吴老七、老四等都交待了好多问题。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虽然辛长龙暂时没有交待,但完全可以凭借现有人证、物证,去端掉好多类似老四那样的窝点,抓捕相关犯罪嫌疑人。就是端掉吴老七造假窝点,也是证据充足。

    只是那么一弄的话,就必须调动大量警力,而且还需要市局和相关县局的配合。动用这么多警力,尤其好多警力还不完全受控制,保不齐会在哪个环节出现纰露。如果类似老四这样的窝点暂时漏网一、两个还没什么,要是辛长龙那里的证据被毁,关键人物跑掉的话,对于彻底破获假药案就会非常不利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吴老七代辛长龙生产的那些重新打码的假药盒、药瓶,肯定是用来装假药的。但到目前为止,辛长龙还没有任何交待,吴老七也只能提供接货人的信息,对于辛长龙真正的窝点也不知道。生产假药的窝点到底在哪?生产者是辛长龙,还是另有其人?辛长龙的背后还隐着什么人?都不得而知。因此,最好是得等辛长龙开口,等着交待了这些关键问题。

    已经对辛长龙进行了两次审问,但对方却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,管你录音也好,真人也罢,反正我辛长龙既不认识什么吴老七,更不承认指控的那些事。这有些出乎楚天齐意料,也让他更加意识到,辛长龙身上的秘密很多、很重要。嫌疑人不承认,总不能对其上手段吧。现在可是要求文明执法、文明审讯,自己做为公安局长,总不能执法犯法吧。

    等到辛长龙开口固然最好,可现在这条造假产业链上,已经有多人失踪,这势必引起相关人员的警觉。他们现在大部分还在观望、打探消息,但也不排除有人已经采取了逃跑、毁灭证据等措施。一旦再拖几天,恐怕该跑的都跑了,该毁的就都毁了。

    也正是考虑到消息有可能外泄,尤其老四的窝点离县城最近,才首先突袭了那个所谓的“活死人墓”。这次行动,不但抓住了嫌疑人,也收缴了大量证据,而且时间也刚刚好,再晚几个小时可能就会扑空。但要想以这种小规模的方式,解决其它窝点恐怕就不行了,最佳方案就是同步解决。

    现在动也不是,不动也不是,所有问题都卡在了这个辛长龙身上,让楚天齐真是进退两难。但这个家伙面对着下线人员当面对质,竟然还能矢口否认,又能有什么办法令其就犯呢?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:“佼佼,你怎么得闲了?”

    “师兄,恭喜啊!”何佼佼俏皮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佼佼,开什么玩笑?我能有什么喜?”楚天齐苦笑道。

    何佼佼“哦”了一声:“师兄,这还对我保密呀。我早听说了,县里在十八号那天开会,研究对你停职的事,结果被市局常务副局长周子凯给否决了,这难道不是好事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很无奈:“这也算好事啊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。市局可是说过让你‘休息’的,现在又阻止了县里的行动。这说明什么?这说明,让你‘休息’的条件不成立了。”何佼佼显得很是高兴,“那就意味着你没有回避的必要,也间接表明何氏药业是被冤枉的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你上来就道喜,原来你是想套我的话呢。”楚天齐道,“恕我无可奉告。”

    “少打官腔,牛哄哄的。”何佼佼嗔一句,然后话题一转,“我想和你讲一件事,不知对你破案有没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问:“什么事?”。

    何佼佼回了四个字:“无可奉告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忙道:“佼佼,我现在是焦头烂额、进退两难。你有什么事,可不能藏着掖着,快讲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,现在你着急啦?”何佼佼娇笑着说,“要我讲也可以,不过那得看我心情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