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要走了吗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自那天马振国在会上对自己做了总结性评价,尤其亲自登门出题后,楚天齐就意识到自己工作要变。而且上面既肯定了自己的工作,却又不给自己恢复职务,那意思就非常明显了,就是要把自己调离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下步去向,也不知道何时成真,但他觉得不会远了。既然要离去,那肯定得交接工作,一些工作也有必要整理一下。于是,他连着几天,都在做案头工作,能列表的尽量列出来,能汇总的尽量汇总。

    在这几天中,楚天齐也曾向周子凯侧面打听,但听对方的意思,并不清楚具体情况。他便不再费这个心思,专心做着交接前的工作,也把一些事情进行完善。该自己负责的,不能给下任留下尾巴,不该自己管的,也不要伸手过长。所以,对于人们报过来的工作,如果是原先的,他是能处理的尽量处理,如果是新发生的,他就直接推走了。反正自己现在也没恢复书记和局长职务,这也不算懒政、怠政。

    单位同事可能也看出了苗头,在与楚天齐交流中,也会表现出对局长不舍,或是说出类似离别的话。

    这天,楚天齐正在整理文档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接听键:“楚县长,你好,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楚晓娅的声音:“今天晚上有应酬吗?”

    应酬?尽管不明白对方什么意思,楚天齐还是如实回答:“暂时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晚上请客。”楚晓娅说出了目的。

    “你请客?为什么?”楚天齐疑惑,“是不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做?”

    “别把人想那么庸俗,好不好?”楚晓娅娇嗔着,“前几天你获奖的时候,我没在,今天就算给你祝贺。听说你那天发了大财,领导们都去吃大户了,你也可以请请我,让我也打点秋风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穷人得点小钱也落不下。这么的吧,我个人掏腰包请你,地方你定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,还算你有诚意,我可得好好宰宰你。”娇嗔过后,楚晓娅调皮的说,“等我电话,不见不散。”说到这里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楚天齐挂断电话,不禁摇摇头:女人和男人就是不同,女人不管多大,都会经常像小女生一样。不过楚晓娅的确很显小,虽然年龄比自己大几岁,但看面相就像自己的妹妹。

    想什么呢?楚天齐为自己的联想而脸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开饭点的时候,楚天齐没有去食堂,而是给了厉剑一个“有应酬”的答复。在办公室又坐了一会,他走出公安局大院,独自打车出去了。

    八月的许源县城,热的要命,即使到了下午六点多,还是热浪袭人。不过,已经有好多穿着清凉的年轻男女穿行在街头了。看到这些撑着太阳伞,互相牵伴而行的男女,楚天齐不禁有些羡慕。他不是羡慕他们的左牵右拥,而是羡慕他们的悠闲与轻松。当然,他的骨子里未必就不羡慕人家的卿卿我我,只是他没意识到,或是他不愿意承认罢了。

    穿过两条街巷,出租车停了下来,司机说了声: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付过费用,走下汽车,楚天齐站在当地,抬头望去,一栋三层小楼进入眼帘。小楼造型别致,仿木质颜色,楼体上缠绕着绿色藤蔓,楼门上方悬挂着一块写有“谢谢您”字样的牌匾。。

    “先生……楚……您里面请。”服务人员迎出门外,招呼客人,显然已经认出了楚天齐。

    说了声“谢谢”,楚天齐迈步进入小楼。

    另一名服务员迎上前来,在先前服务员提示“伊人阁”后,微笑着说声“请”,并做出了相应手势。

    跟着服务员径直到了三楼,楚天齐被引领到“伊人阁”门外。

    刚准备敲门,屋门从里面打开,楚晓娅站在门里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楚晓娅身体微曲下蹲,优雅的做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楚天齐笑了笑,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关上屋门,楚晓娅原地转了一圈,问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楚天齐转头四顾,点评着:“不错,小楼装修很雅致,有意境。这个房间也不错,东、南两面都是通体玻璃,可以一边吃饭,一边欣赏外面美景,观察街上行人。玻璃上还有百叶窗帘,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问裙子怎么样?”楚晓娅娇嗔道。

    “啊?哈哈哈……驴唇不对马嘴。”楚天齐大笑起来,及至看到对方的愠怒神情,忙又改口,“我是说……哎呀,裙子真漂亮,既有丁香花的清香质朴,又有玫瑰花的热烈奔放。”情急之下,楚天齐只得对裙子上两种花的图案进行品评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话到中途,楚晓娅脸庞羞红一片,她看到了上身那朵玫瑰花,看到了玫瑰花正处在最突出位置。她暗暗埋怨,昨天买时怎么就没注意呢,同时更多的是一种娇羞和甜蜜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啦?疑惑于对方神情,楚天齐再次望向对方,一眼看出了问题所在,赶快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一刹时,屋子里气氛有些尴尬,还有些暧昧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传来,紧接着服务员走进房间。服务员的进来,正好打破二人的尴尬。

    把几例特色小凉菜放下,服务员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两人坐到方桌旁,楚天齐问: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学习结束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回来处理点事,过几天还得去。”楚晓娅俏皮的眨了眨眼睛,“当天就听说你发了大财,这回成土财主了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哪你有说的那么邪乎?那二十万是奖金,是给干警搞福利的,得直接花到他们身上。追加的经费,也不能乱花,得办案时使用,有了这些钱,倒是能应个急。”

    “小气鬼,就跟谁要跟你抢似的。”楚晓娅“嘁”了一声,然后神秘的说,“老刘这次可是够舍豁的,直接下了血本,对你真够意思,他这是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楚天齐先是神色疑惑,接着压低了声音,“不可说,不可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装神弄鬼的。”楚晓娅身体伏在桌面上,忽然换上了八卦表情,“八成是要和你攀亲戚,想让你做他的外甥女婿吧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净瞎说。”楚天齐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,哈哈哈……”楚晓娅前仰后合的笑了起来。随着她不断发笑,那朵玫瑰花也来回不停的动着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的样子,楚天齐脑中立刻涌上一个词:波涛汹涌。

    服务员适时出现了,这次送来了一份烧羊背,还有两扎冰镇啤酒,同时放下了围裙、刀子、手套等用具。

    “天齐,祝贺你,祝贺飓风行动大捷,祝贺你获得巨额外财。”楚晓娅举起了扎啤杯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楚天齐与对方酒杯相碰,同时还幽了一默,“就让外财来的更猛烈一些吧!”

    “咯咯,财迷。”调侃着,楚晓娅喝起了啤酒。

    精美菜品一道道上桌,轻脆的“呯呯”碰杯声此起彼伏,不知不觉间,每人已经喝了两个扎啤。

    风扇吹着,美女陪着,楚天齐这啤酒喝的挺美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,一脸坏笑?”话到半截,楚晓娅的脸先红了。停了一下,又说,“怎么不吃羊背?都凉了。用刀不习惯?我来,我在大草原待过好几年。”说着,楚晓娅站起身,脱掉长裙外面披肩,腰间系上小围裙,戴好一次性手套,拿着刀子操作起来。

    拿掉披肩后,楚晓娅整条胳膊露了出来,就像两条玉藕般一样,脖项下也露出了更多的雪白。随着不断切割烤肉,她的整个上身也跟着摆动,尤其那朵玫瑰花动的幅度更大,有时是上下动,有时又是左右摆。

    此时的玫瑰花处才称得起“波涛汹涌”,先前的摆动幅度与之相比,只能唤作“波澜不惊”了。

    “天齐,给。”说着,楚晓娅一指面前小碟,“今天我亲自给你服务,你就好好享受着。”

    这话也太容易让人产生歧义了,楚天齐不禁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也意识到自己的语病,再看了对方的表情,楚晓娅羞赧不已:“干什么,要吃我呀!”此话出口,更觉羞怯,她急忙左手抓起两块切下的羊肉,放到楚天齐嘴里,“吃肉。”

    肉放到嘴里,楚天齐却没有去嚼,而是瞪大了眼睛。在对方再次弯腰间,他看到了玫瑰花里面的东西,今天对方的防护装备也太简陋了。

    “往哪看。”楚晓娅下意识的一挡胸前衣服。

    这才意识到失态,楚天齐急忙咀嚼着口中羊肉,同时举起酒杯:“喝酒,喝酒,谢谢,谢谢!”

    楚晓娅笑了起来:“咯咯咯,你是在给这家饭店做广告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喝酒,喝酒。”说着,楚天齐端起扎啤杯,来了个一口干。

    “傻样。”楚晓娅白了一眼,再次抓起一块肉,“张嘴。”

    对方要喂自己,这怎么吃的下去?尤其她领口衣服可又张开了。

    楚晓娅这次没有用去按裙子领口,而是大方的把肉放到对方嘴里:“还来吗?”

    怔了一下,楚天齐一边嚼着羊肉,一边说:“我自己,自己来。”说着,端过盘子,急着赶着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吃吗?”楚晓娅笑吟吟的问,“要不要我再喂你?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,自己来。”说着,楚天齐又端起扎啤杯,“谢谢,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又开始做广告了。”调侃过后,楚晓娅端起杯子,缓缓把啤酒倒入口中,神色黯然的看着远处。

    发觉对方神色有异,楚天齐忙问:“你怎么啦?”

    楚晓娅放下杯子,收回目光,盯在对方脸上:“你要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都传遍了。你还要瞒我?”楚晓娅端起扎啤杯,再次喝了一口,“我就是为此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为什么?”楚天齐忙问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,看把你吓的。”楚晓娅手指对方,笑着,“告别呀。怎么啦?你可不要想歪喽!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禁自问:是我想歪了吗?

    “回答我,你是要走了吗?”楚晓娅收拢笑容,严肃的问着。

    “可能吧,好像有那个意思,不过我还没接到正式通知。”说完,楚天齐长长嘘了口气。

    两人都沉默了,屋子里的气氛也随之沉闷了许多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