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三十章 岁尾夜谈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是带着狐疑和些许不安,离开的晚宴现场。他总感觉有几道凶狠的目光看着自己,凶狠程度不亚于在“河西二监”那次感受到的。但晚宴现场他曾多次回头,并没有任何发现,为此还让三女取笑他,说他疑神疑鬼。可是直到他进了公安局大楼,那几道凶狠的目光也不时出现在脑海,仿佛已经映在大脑中。

    刚上到三楼楼道,就见自己办公室门外站着两个人。楚天齐先是一楞,驻足去看,却发现是厉剑和高强,两人手中还提着食品袋和瓶子。

    见局长回来,二人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俩不休息,在这干什么?”楚天齐其实是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高强“嘿嘿”一笑,低声道:“今天是年终岁尾,明天就是元旦,我俩没有美女相伴,只得与它为伍了。”说着,扬了扬手中的酒瓶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。”楚天齐手指对方,“真没个正形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打开屋门,三个人直接进了套间里屋,楚天齐去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厉剑和高强支开小方桌,把下酒菜放到桌上,拿出两只酒杯,倒上了白酒。

    楚天齐的声音从卫生间传了出来:“昨天晚上喝大酒,酒劲还没过,今晚上又刚来了一顿,我是喝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高强接了话:“老师,不对吧。县领导请喝酒就喝,美女师妹请喝酒去的更快,怎么轮到我们,就不给面了呢?我记得您不是眼睛只往上看的人,即使偶尔有重色轻友的嫌疑,也不应该这么明显吧?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,现在倒学会编排……”说着话,楚天齐已经走出卫生间,当看到桌上只有两个杯子时,又笑了,“说的好听,连杯子都没准备,可别说我不开面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您的?那是厉剑死活不喝,以防万一有特殊事情,能够随时动车。”说着,高强把杯子向前一推。

    说笑过后,三人坐到桌旁,开始喝将起来,边喝边聊。厉剑喝的是罐饮料。

    话题一开始,自然就聊到了这次假药案上。在破案过程中,楚天齐向高强、厉剑透露的信息最多,这二人可以说是他目前最信的过的下属和兄弟,因此聊到此案没有忌讳。

    碰过一杯酒后,高强说:“老师,现在案子已经破了,有些谜底也该揭开了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谜底?整个过程你不是都知道了吗?没什么可说的。”楚天齐夹了块火腿,放在口中。

    高强挤了挤眼:“老师,你这是跟我们捉谜藏。恐怕刚才跟师姐、师妹还有美女县长,早都交待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大没小的,我的光辉形象都让你给抹黑了。”楚天齐点指对方,“说吧,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高强点点头,开始提问题,“辛长龙是您交给我的,他怎么会那么乖乖听话呢?还有那个九哥是谁?再有,那个‘活死人墓’可不好找,不过你好像对那里很熟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打断对方:“好吧,你也不用提问题了,我就都和你俩‘交待’了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很好,坦白从宽、抗拒从严嘛!”高强不忘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些还得从十一月底说起……”楚天齐开始讲述起来。

    他先从去看何喜发那晚讲起,讲如何发现“蓝大褂”老四与一个女人举动异常,又讲他在医务公示栏发现那个女人就是医院护士长,然后讲到他在后院那辆脚蹬三轮车上的发现。所以便与厉剑分工,连着盯了两晚,但一无所获。就在恰巧厉剑有事回家那晚,才又再次发现了“蓝大褂”的身影,时间是十二月二日。

    讲述十二月二日和五日晚上两次夜探“活死人墓”时,楚天齐说的很详细,厉、高二人听的也如身临其境。听到楚天齐随拉货集装箱出发,一直到吴老七那里所经历的所有事情,二人惊叹不已,同时也为楚天齐假发套、灰脸黑痣的造型好笑不已。

    讲到中途,楚天齐喝过学生敬的酒,继续说:“吴老七出车祸,彻底打乱了我的计划,我这个假九哥的身份也没了用武之地。吴老七是当时我唯一的线索,我期盼他能尽快醒来,才好带我去见‘龙头’辛长龙。同时,我也担心辛长龙识破我的身份,或是得到我这个假九哥要去见他的消息,从而早有准备,转移罪证或是逃跑。在等了好几天后,吴老七虽已脱离危险,但却昏迷不醒,看情况还不知什么时候能醒来。

    唯一的线索断了,我便只得再想他法。推翻好多想法后,我决定假扮辛长龙,通过败坏他江湖上的名声,而引蛇出洞。这个办法虽然很冒险,虽然我也犹豫过,但时间不等人,我还是做了。结果,他果然出现了。但在他现身之前,却用另一个假‘龙头’,来探我这个赝品辛长龙的虚实。等那个小子打不过我,而且他也确认我是单人前往时,便对我突施‘暗器’。

    从‘暗器’的角度和数量分析,出手的人远不止一位,看样子还会接连不断。于是,我便假装中招倒地,等他们出面验证时,趁机制住了辛长龙。当我确认他就是‘龙头’时,马上把他弄晕,并施出*,带他躲开了那帮人的围追堵截。开车到了安全地带后,这才给你打了电话,让你去接人。再后来的事,高强都参与了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那小子看上去就跟睡着似的。”高强接了话,“对了,您给我的路线图,是怎么绘制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!你应该明白。”说着,楚天齐一指自己手机。

    “哦,里面安了定位跟踪仪。”高强点点头,然后话题一转,“老师,您的*到底是什么?又是怎么让他晕的?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答:“保密,这是纪律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高强一时无语。

    “局长,在玉赤的时候,就有人传你有功夫,后来我又见识过一次。但听了你这些天的经历,我真正知道,你是一位现代的武林高手。”说着,厉剑竖起了右手大拇指,“你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要低调。”楚天齐幽默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屋子里响起了畅快的笑声,还有碰杯的响动。

    尽管声音很大,但在套间里屋,声音传不出去,而且楼道里也并没有人。

    说笑一阵,楚天齐面色严肃起来:“高强,这次侦破假药案,虽然收获颇丰,但关键涉案人却漏网了,这事并不算完。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高强也收起了嘻笑的表情,认真的说:“是啊,严格来说,喜子没有归案,这个案子就没有破。他不但牵涉到假药案,还牵扯到何喜发被打案,也可能还有其它案子。只是现有线索信息量有限,而且这个人肯定已经知晓发生的一切,会躲的更加隐蔽。也许从他身边人能够突破,寻找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思路对。”楚天齐道,“这次不是还抓了好几个‘玩红蓝铅’、‘易拉罐’的吗,可以从他们身上下手。还有就是那个辛长龙,他毕竟直接和喜子接触过,看看他能不能想起什么有价值的东西,那怕就是能提供与喜子关系亲近的人,或是与其有关的事物,也行。”

    高强说:“我已经在这么做,秘密的做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,表示认可学生这份谨慎。然后又道:“那个吴万利是何许人,现在身在何处?他可是此案中,最大生产假药窝点的法人,怎么就没逮住他?就连他的那些下属也没见过他,这是不是太反常了?”

    高强也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叮咚”,手机响了一下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起手机,一条短消息出现在屏幕上:“以后不准再用牙齿叼刀子,伤着怎么办?要是上面有毒的话,你的小命都堪忧。”

    看到是周仝的号码,楚天齐不禁纳闷:她怎么知道自己曾假扮‘龙头’?这些事他并没对周仝讲过,更没说过冒险用牙齿接下辛长龙飞刀的事。

    正自狐疑,周仝又一条信息过来:少抵赖,这已是公开的秘密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禁摇头,心中暗道: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高强和厉剑走了,楚天齐也已躺到床上。虽然喝了好多酒,但楚天齐并不瞌睡,还在想着事情。

    除了刚才和高强、厉剑探讨的那些,楚天齐心里还有疑问:何喜发案似乎有聚财的影子,假药案是否也和聚财有关呢?虽然这只是他的一个预感,但他却认为可能性非常大。

    另外,就是从假药案曝发前后,针对自己的那些动作究竟是什么人做的?他可不相信是张天彪所为,张天彪顶多就是一个奉命行*事者,或者完全就是被无意利用的人。

    这两个疑惑,楚天齐并没对厉、高二人讲,这并非是对他们不信任。而是他不想让这些事分他们的心,他要让他们全力关注那些已经曝光的事情。

    忽然,几道凶狠的目光再次涌上脑海,楚天齐不禁纳闷:这是怎么啦?喝多了?不能呀。难道出现了幻觉?也不应该吧。

    使劲晃了晃头,那几道目光不见了,但很快又出现在脑中。楚天齐不禁一惊:莫非要出什么事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