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零九章 破获命案重中之重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电话是杨天明打来的,杨天明向楚天齐汇报了劝阻百姓上访的事。

    杨天明说,经过做工作,百姓同意暂时不去上访,但陈文明必须给人们争取到应得的利益。陈文明也做了一个圆滑的承诺,尽十二万分的努力去做,但能做到什么程度还不确定,希望百姓能理解。最后百姓给出了时间限制,如果在十天内,还是没有什么结果,那就坚决会上访,也许是县里,还也许是到市里。村民现在已经解散回村,各回各家了。杨天明最后还说,村民讲了,他们认识上面的大官,实在不行,就去找那个大官。

    听杨天明这么一说,楚天齐心里暂时松了一口气,但也担心陈文明那小子能不能说动聚财公司。楚天齐估计也悬,否则这事也不至于拖到现在。从种种现状看,找到那个村长是很关键一环,更关键的是村长手里的合同到底是什么样的。找村长,也是现在当务之急,可是如何找,以什么理由找,还得好好推敲一番。

    让楚天齐哭笑不得的是,村民口中的那个大官肯定就是自己,他感觉肩上的担子更重了。同时也担心,担心村民向陈文明描述自己的相貌,或是讲说汽车的样子或车牌号。那样的话,陈文明肯定要疑心,更要防着自己,说不准又会玩出新的花样对付自己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现在百姓暂时不上访,那就先放下再说。于是,楚天齐再次回到案情分析室,继续参与案情分析。

    二次回到屋子里,楚天齐说的很少,基本以听为主。他仔细听着大家对案情的分析,并在本子上做着记录,只是偶尔插上一句话。

    该发言的发了,该讲的讲了,众人都把目光投向楚天齐,这是在等他的指示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环视众人一周,面色冷峻,语气也十分严肃:“同志们,县城住宅区发生命案,肯定会很快传遍城区,传遍各个单位,恐怕乡下也会传的很广。而且县里,尤其是市局肯定会重点关注。因此,能够迅速破案,是当务之急,也是必须完成的任务。我们要给上级交待,让上级放心,更要给全县老百姓交待,让百姓安心。

    破获命案这个任务,由刑警队负责,由曲副局长、张副局长直接领导,但同时更是我们全局的任务。这就要求,做为专职部门、专职领导,必须负起专门的责任,必须把这一任务做为当前工作的重中之重。但各部门也必须全力配合,绝对不能设卡、使绊,尤其领导班子成员更是必须要做到这点。

    尽快破案,是我们大家的期望,是各级领导的要求,我们必须要快。做为县局局长,我也是这么要求。但是,我要提醒直接经办的领导和同志,快固然重要,可程序来不得半点马虎,必须把案子做的铁,要经得起领导和人民的检验,更要经得起时间的检验。因此,在搜集证据、调查取证过程中,一定要力求细致,一定要力求明晰。在做出结论时,一定要有完整的、充足的证据链。

    在会议一开始的时候,应张副局长要求,我讲了自己对案件的分析。我是非专业人士,更没有相关工作经历,我的看法仅是一家之言,不具有权威性。同志们在破案过程中,一定不要受我对案件判断的影响。一定要依据专业知识,依据相关经验、案例,找出正确的破案方向,沿着正确的途径去工作。

    刚才在听的过程中,我想提醒几个点,请同志们注意。一、小区的监控录相必须认真去看,尤其要对案件涉及区域的监控死角进行现场认真勘查,同时紧临小区外的录相也要调看。二、对屋子的排查还要再细一些,比如墙壁、地面、顶棚、卫生洁具等。三、认真对周边进行走访,了解之前有无异常情况。四、桌上的空啤酒罐是什么时候打开的,里面有没有什么玄机?五、法*医尸检时,必须严格按照程序,认真做好每一个环节。六、房主的信息、死者与房主的关系,也要弄清楚,要准确。七、死者的个人信息、工作情况、接触人群要认真调查和排查。

    八、冰箱里只有啤酒,没有蔬菜,家里没有米面,说明这个屋子不是经常有人,最起码不经常做饭。垃圾桶里两个面包食品袋上打印的日期,相隔七个月,而这种面包的保质期夏季仅为四天,也就是相当于即食的,说明这两份面包的购买日期也在七个月左右,这也表明死者不经常回来住。卫生间马桶坐便盆底部有一圈深黄色的水垢印,也间接证明这个屋子曾经很长时间没人住过。那么为什么突然就有人住了?

    同志们,命案已经发生,尽快破获是目前工作的重中之重。同志们一定要集中精力,集思广益,争取早日破获此案。散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后,楚天齐第一件事,先是从抽屉里拿出笔记本,翻看里面内容。经过对照,他发现自己会上所言均和记录条目相符,心中一松,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这份笔记,是楚天齐在首都特训时所做,内容很庞杂,其中就包括破获命案的事。在闲暇的时候,他也经常会翻出来看看,以温习和巩固这些内容。首都特训仨月期间,他学的内容至少应该是一年多的紧凑内容,所幸楚天齐记性颇好,最起码掌握了有八成多。在他知道要赴任县公安局局长后,更是专门温习了与之相关内容。

    今天,他本来是想着从现场回来后,根据自己所见,结合笔记内容,对命案有一基本判断。对命案做判断,他也仅是做为自己参考,并不准备在大厅广众之下说出来。自己并不是专业人士,也没必要在众人面前显露,更没必要弄巧成拙、丢人现眼。

    可张天彪今天明显就是要自己的笑话,先是打电话请自己到现场,接着在命案现场说出阴阳怪气的话,然后又不给自己思考的时间,而要直接汇报。楚天齐当时就看出了对方的用心,因此在从南苑小区返回局里的时候,在脑子里把看到的细节就过了一遍。楚天齐当时这样做,也仅是为了应不时之需,也并不愿主动讲出来。

    果然,张天彪竟然直接点了自己的名,名曰让自己指示,实际不就是看笑话?按说自己完全可以拿官话堵回对方,但那样会给他人丢下自己纯粹是大外行的话柄,也会让张天彪到处拿此事笑话自己。与其这样,不如用事实让对方闭嘴。于是他在声明自己非专业人士的前提下,进行了案情分析。

    如果以一个多年专业人士的角度来看,楚天齐的分析还有其稚嫩之处,也不乏欠缺的地方。但他毕竟不是警察专业,以前没有从事过一天的警务工作,众人也知道这一事实。因此,他在案情会上的分析,还是亮了大家的眼,让大家不禁吃惊局长的“专业”,也有力的打了张天彪的脸。大家当时的反应,楚天齐是从人们脸上读出来的,现在想来,也不禁有些小骄傲。

    内心自得只是一闪而过,楚天齐的心思还是回到了案子上。出任公安局长那天,楚天齐就知道肯定会面对一些命案,但他没想到仅赴任仨月就遇上一起。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命案的死者竟是自己认识的人,竟是上月还追过的那个“傻子”。

    “傻子”肯定不是什么好人,否则也不会“玩易拉罐”把戏骗人,更不会把自己的信息透露给别人,从而招致“痦子赵六”对自己下手。但对于“傻子”的身份信息,也只是听胡三说了“阿虎”二字,至于“阿虎”究竟是做什么的,又依附于何人,楚天齐一概不知。他本来还想逮住傻子,想从傻子身上获取自己想知道的信息,可傻子却死了,而且肯定是被人杀死的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串念头涌上脑海:傻子之死是不是和其本人掌握的信息有关,是否和知道自己、认识自己样貌有关?难道是有人知道傻子和自己打过照面,担心傻子泄露了什么信息,或是担心自己找到傻子,而先来了个杀人灭口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楚天齐不由得心中一惊:如果傻子是被杀人灭口,那也表明自己受到某些人的关注,那么这些人会是什么人?傻子究竟掌握了什么秘密,或者说那些人有什么秘密,以至于非要杀人灭口呢?凶手的背后黑手,究竟是自己以前的仇人,还是公安局长身份所要面对的人?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因为自己而使傻子招致杀身之祸,那么这些人又会如何对付自己?仅仅是为了掐断傻子这个线索点,还是要对自己采取什么手段或措施?自己又该如何防备呢?

    想了好大一会儿,也没有头绪。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,心中暗道:可能是自己多虑了,刚才也仅是自己的假设,也许傻子的死是有其它原因,可能和自己扯不上一点关系吧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