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一十章 老油条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曲刚的声音:“局长,命案的事我知道了,要不我和会务组请假,马上回去?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先参加会吧。”楚天齐否定了对方的提议,“这是全省公安系统会议,我没能去成,你又中途请假,这样不好。你还是安心参加会,局里有我呢,再说还有老赵他们,刑警队的同志也很用力。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,会及时电话向你请教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,千万别说请教,你那不是损我吗?”曲刚说着,话题一转,“天彪品性不坏,就是总爱意气用事,有时还自以为是,请局长多多谅解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岔开了话题:“老曲,你安心开会,只要保持电话通着,随时能找到你,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一下,才传出曲刚的声音:“局长,您放心,我老曲一定竭尽全力,必破此案。还有,这事肯定得和市局汇报吧?要不把汇报材料传给我,我直接给市局领导送去,你看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嗯,行。”我随后让办公室给你传过去,“你亲自向市局领导汇报,这样更好。”

    曲刚道:“局长,文件一到,我马上汇报。休息时间到,我该去开会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了一个“好”字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长嘘了一口气,楚天齐摇摇头,不禁感叹人际交往的复杂。上任当天,曲刚就想给自己来个下马威,结果却自讨了无趣。接下来的时间,又接二连三给自己添堵,但对方都没占到什么便宜。这好不容易和谐了,张天彪却又跳了出来,成天还想给自己甩脸子,今天更是连着想让自己出丑,只不过没有遂了那小子心意而已。

    谁惹事都需要自己负责,你曲刚虽然也是好意,但你道的是哪门子歉?我又何必接受呢?而且这肯定也非张天彪的本意,即使是本意的话,也不应该让别人代替,就是你张天彪亲自道歉,我也未必肯定接受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知道,曲刚也并非真心就顺从自己,肯定是他背后的领导点了他,他才不得不暂时采取合作态度。曲刚背后站的是县长牛斌,两人是上下级关系,牛斌让他配合,他也就只有服从的份。而曲刚和张天彪并不单纯是上下级,更多的是多年来形成的类似弟兄关系,所以张天彪可以忤逆曲刚的意思,但曲刚却未必敢对县长说不。当然,好多事情都是变化的,等到牛斌想针对自己的时候,曲刚也还会和自己变脸的。

    刚才曲刚的电话也提醒了自己,于是楚天齐收起思绪,拨打了赵伯祥的电话:“政委,过来一下。”说完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很快,赵伯祥就到了,进门就问:“局长,需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这么回事,你催一下办公室,赶快把六.五命案汇报材料弄出来。然后你拿上一份,去向萧书记汇报,并征求一下他的意见,看书记、县长那里是由他汇报,还是得我们直接汇报?”

    “好,我也正想着此事,刚才就在办公室盯着,他们正往出弄呢。”赵伯祥道,“局长,还有其它事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说:“哦,对了,弄出来以后,也让办公室给老曲传一份,变一下抬头称呼,是向市局汇报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赵伯祥点点头,坐了下来,伸出了大拇指,“局长,你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政委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这几年一直做政委,主要做队伍建设工作,不过以前也主管刑侦多年,也算是专业人士。但是听了你对案情的分析,我还是佩服的五体投地。你观察的真细致,分析的也太专业了。我当时就在想,这哪是一个新入行的人?分明就是一个从警二十多年,而且干刑侦多年的老警察。可事实是你以前没当过一天警察,这就更厉害了。”说到这里,赵伯祥补充了一句,“局长,我这不是奉承,是纯粹的心里话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连连摆手:“政委,过奖了,我那不过是班门弄斧罢了。再说,我也并不准备当众献丑的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,过度的谦虚就是骄傲,你那是真有实力。”赵伯祥笑着幽默了一下,然后又说,“但有些人就不一样了,自认为当过几年刑警,就自以为是,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,整天牛哄哄的找不着北。你看看他那得意的样,眼里哪有领导?好像天老大地老二,他老三似的。不,他是老四,他前边还有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听得出,赵伯祥就是在说张天彪,也是在影射曲刚。对于对方这样的说辞,楚天齐已经习惯了,便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“哈哈”一笑:“林子大了,不稀罕。”

    “对,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。”说着,赵伯祥站起身,“我再去办公室看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看着赵伯祥走出屋子,屋门也关上了,楚天齐微微一笑,摇了摇头,心中暗道:争斗无处不在,无时不在呀。

    曲刚和张天彪等人,一直和自己对着干,近几天曲刚老实了,可张天彪还一直没过那个劲儿。而赵伯祥等人又是另一副嘴脸,总是打着“为局长着想”的理由,对曲刚一系进行攻击,从而想达到一些目的。

    赵伯祥这几个月来的表现也不尽相同,虽然还是表面和自己很和平,也做出一副顺从的样子,但也不时小小摆自己一道,而且不同阶段的表现也不一样。有时热情过甚,有时刻意疏远,近几天又开始大捧特捧。刚开始的时候,赵伯祥和自己说话还不卑不亢,近一段却忽然多了谄媚的味道,一时还不太适应。楚天齐不禁暗想,是对方认为自己喜欢这样,还是有什么其它目的呢?

    楚天齐心知肚明,无论是曲刚的暂时配合,还是赵伯祥的表面奉迎,其实都是为了达到他们自己的目的,都是在用不同方式想从自己这里获得利益,并非真心帮自己。这些人都是老油条,只靠情感是领导不了他们的,必须用不同的利益方式,把他们绑在公安局这辆战车上,让他们听命于自己。当然,楚天齐这里想到的利益,只是一个中性词,并非贬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快下班的时候,楚天齐手机响了,他看到上面来电显示,略一迟疑,按下接听键,尊敬的说:“周局,您好!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周子凯的声音:“楚局长,你们报来的材料我看了,刚才我又报给了马局长。马局对此事非常重视,让我重点关注这个案子,并指示你们全力以赴破案,尽快消除老百姓心中的恐惧,尽快平息此案造成的社会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我们一定严格执行马局指示,全局上下齐心协力,争分夺妙破案。请领导放心,我们一定会给市局交上一份满意答卷,一定会让老百姓安心。”楚天齐回答的很干脆,然然话题一转,“周局,您有什么指示?什么时候能亲自来关心一下许源县局。”

    “楚局长,当下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破案。我的指示和马局一样,就是尽快破案。”周子凯的话非常非常官方,然后又道,“我还有事,挂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挂断的手机,楚天齐“嗤笑”道:“变脸比翻书快,又是一个老油条。”

    也不怪楚天齐发出这样的感慨,他到定野市委组织部报到的时候,曾经给周子凯打电话,想要去拜访对方。其实也是请教一些问题,想要得到对方一些指导或帮助。结果周子凯出差,派周仝到市里和自己见面。

    以楚天齐的理解,做为曾经的熟人,周子凯怎么也应该对自己关心一下,周末请自己聚一聚,或是到县局来看看自己,最不济也应该打电话问候一下。结果这些都没有,连一个正常的工作电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今天看到是周子凯来电话,楚天齐也认为对方肯定是问案子的事,也可能会和自己说一些交心的话。结果只猜对了一半,人家周子凯只是说公事,根本就没提私谊,就像两人根本不认识似的。

    以前和周子凯接触,楚天齐觉得对方是一个很重情义的人。怎么现在就成了这样?是因为市局不喜欢自己?是因为自己看错了对方?还是有其它什么原因呢?

    又想了一会儿,楚天齐还是没有找到原因,只得摇摇头,叹了一声:“老油条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叹息的时候,曲刚正在和张天彪通电话。

    张天彪上来就来了一句:“曲哥,上午打电话,挨剋了吧?”

    “天彪,怎么说话呢?本来就是你做的不对。”曲刚说,“还不是你自以为是,自讨无趣?”

    “是自讨无趣,结果热脸贴了个冷屁股。”张天彪“嗤笑”一声,“我早就说过,投降和妥协换不来和平。”

    “太不像话了,怎么说话呢?你怎么变的这么固执。”曲刚训斥道,“配合他、不出妖蛾子,是领导的意思,也是目前就稳妥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稳妥?还说我变的固执?不是我变了,是曲哥你变了。”张天彪的话阴阳怪气,“醒醒吧,那不是一只绵羊,是一匹狼,而且是一匹看似年轻实则老油条的狼。”说完,他挂断电话,嘴里恨声道,“软骨头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