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零七章 六.五命案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脚下给油,汽车缓缓驶出公安局大院,厉剑问了句:“局长,去哪?”

    “许源南苑小区。”楚天齐道,“打开警报。”

    汽车停到路边,把警报器放到车顶,厉剑回到车里,打开了警报开关,汽车再次启动。

    从观后镜看到楚天齐面色冷竣,厉剑关心的问:“局长,你不舒服?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没有。南苑小区发生了命案。”

    厉剑不再说什么,而是眼望前方,脚下再次给油。伴着尖厉的鸣叫,汽车向目的地驶去。

    进入南苑住宅小区,汽车继续向前驶去,在最后一排楼房前停着三辆警车,也出现了好几名身穿制服的警务人员。楼房侧面墙上,标识是一个阿拉伯数字“15”,看来这就是张天彪说的那栋楼房。

    汽车停下,楚天齐迅速下车,向二单元走去。看到局长到来,外面的警察纷纷上前打招呼,叫着“局长”。楚天齐没有说话,只是点点头,向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,厉剑也快步走来,跟在楚天齐身后。

    二零二房间门开着,门里门外都是警察的身影。楚天齐走进门去,张天彪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局长,这屋。”说着,张天彪向前面屋子一指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动身,而是看着对方,问道:“现场取证了吗?”

    “已经取证。”说着,张天彪上前几步,推开了屋门。

    楚天齐迈步走了进去,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。其实刚才在进入单元门的时候,就闻到了血腥味,步入二零二房间的时候,血腥味又加重了一些。但都没有这间屋子味浓,浓浓的腥味中还带着一股恶臭。

    首先印入楚天齐眼帘的,就是床上躺着一个人,准确的说是死人。

    小时候,村里有老年人死的时候,楚天齐也见过,虽然没见过死尸,但画的花红蓝绿的棺材却没少见。后来在外学习期间,也曾经看到过车祸现场的情形。在三年前独斗亡命徒、血溅玉赤的时候,还亲眼看到特制腰带扣打进歹徒脑袋、血流如柱的情形。

    以前见的那些死人或是死亡现场,可能只是因为路过,也可能是情势危急顾不得多想,还可能是因为空间开阔。除了偶尔在脑中闪过一个“惨”字,除了感叹生命脆弱外,并没有过多去想,更没有害怕。但今天当他看到这个死人,却不禁心中扑腾几下,后背也冒出了一股凉意。

    迅速镇定了一下情绪,楚天齐仔细向死者看去。

    死者仰面躺在双人床上,只穿着内*裤,身下压着白色浴袍,浴袍的两条袖子还套在胳膊上,显然是死者之前穿着的。一把匕首插在死者左胸处,看样子正是心脏位置,创口下方流出好多血,流到腹部、腿上,也流到了身下的浴泡上。死者左手抓着薄被,右手微抬呈抓握状,嘴巴微张,双眼圆睁。

    看到死者眼睛的时候,楚天齐忽然身子一颤,这既是因为那双圆睁双目样子恐怖,更主要的是这双眼睛很似熟悉。尽管那双眼睛有些吓人,但楚天齐还是压制着内心的些许恐惧,定睛看去。

    没错,那双眼睛是熟悉,已经见到过两次,而且最近见的一次,仅仅间隔了一个月。怎么会是他?带着疑问,楚天齐仔细观察着死者的面庞。

    死者脸色腊黄,显是因为失血过多,左耳后那块紫色胎记清晰可见,身高不足一米六。这一切都表明,死者就是“傻子”。

    在五月一日那天,楚天齐和周仝、岳佳妮、肖婉婷在定野市逛街,曾经被这个人盯过稍。楚天齐发觉后,两次追对方,但都被对方逃脱了。五月四日那天,楚天齐偶遇胡三,从胡三口中得知,这个“傻子”也被称为“阿虎”。

    五月一日那天的相遇是第二次,楚天齐第一次见到“傻子”是三月四日。那天,他由定野市乘坐公共汽车,到许源县。车到中途的时候,遇到了“玩易拉罐”骗局,当时这个“阿虎”就扮演骗局中的“傻子”。楚天齐也注意到,正是这个“傻子”看到自己的眼神后,众骗子才迅速下了车。

    虽然楚天齐和“傻子”两次共打了三次照面,但他觉得以前这个“傻子”肯定见过自己,或是认识自己这张脸,也知道自己这个人。否则,“玩易拉罐”那次,“傻子”不应该是那种表情,也可能不会立即结束骗局。

    张天彪刚才故意把楚天齐让到前面,就是想看到对方会是怎样一种表现。他倒想看看这个平时牛哄哄的局长,在看到死尸、看到凶杀现场的时候,还会不会那么牛。他很想看到这个局长的熊样,哪怕熊一次也行。

    可是,从楚天齐侧脸上,张天彪并没看到期望的神情,不禁大为失望,也对楚天齐档案上的履历产生了一些怀疑。难道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公务员,心脏就能这么强大?不但对付这些老油条游刃有余,就是看到血淋淋的凶杀现场,也还能这么淡定。可能吗?

    忽然,张天彪感觉楚天齐身体抖了一下,他赶忙收拢心神,仔细看去。哪有啊?“嘴上没毛”正在仔细观察死者呢?张天彪不禁怀疑,难道是我看错了?

    带着疑虑,张天彪继续观察楚天齐,看着看着,他笑了。他发现“嘴上没毛”正死死的盯着那个死者,表情就像凝固了一样,已经过去了好几分钟,“嘴上没毛”还是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张天彪觉得,“嘴上没毛”是吓着了,不禁心里长嘘了一口气:这还差不多。毕竟只是一个二十七、八的大孩子,如果遇到什么事都宠辱不惊的话,那也太逆天了。

    心里得到些许满足,张天彪带着一种看似关心实则愚弄的口吻道:“别看了,谁第一次见到这场面,都难免有些害……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正在想着一些事情,忽然被对方打断,楚天齐回头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果然吓傻了,心里这样想着,张天彪得意的说:“也没什么,以后让你多出几次现场,见多就适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副局长,我很奇怪。我身为一局之长,刚才都在时刻思索案情。而你做为主管刑侦的副局长,在凶杀现场竟然扯闲篇,是不是有失职之嫌啊?”楚天齐说的很不客气。外面屋子还有好多干警呢,他怎能容对方如此揶揄?

    刚才明明看着被吓傻了,怎么这么快就出语尖刻,教训起自己来?尽管心中不解,尽管有些不忿,可张天彪却一时无言以对,只得尴尬的笑了笑:“我也在想,在想案情。”

    外屋干警都听到了两人对话,忍不住互相对视一下,或是会意的一笑,也或者做个鬼脸。

    楚天齐吸了几下鼻子,迟楞一会儿,从衣服口袋拿出专用手套,戴在了手上。他没有再说话,而是在屋子里转了一圈,看了一些犄角旮旯。

    从主卧室出来,楚天齐又在其它房间转了转。这套房子,总共就是八十多平米的样子,主卧室和客厅都在阳面,其余空间都在阴面。厨房和餐厅是一体的,厨房西侧面是另一间小卧室,小卧室被设置成书房的样子,两个卧室的中间是卫生间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但看了其余的屋子和空间,还拉开好多抽屉、柜子等看了看。在看这些地方的时候,他只是看,没有问一句话,把跟在身侧的张天彪几乎当成了空气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迈步走出屋子的时候,张天彪追上来说:“局长,我要向你汇报案情。”

    “先做现场取证、调查,一会儿到局里再汇报。”楚天齐边说边向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张天彪继续跟在后面,说道:“取证、调查都已进行完毕,现在就可以汇报。案情紧急,耽搁不得。”

    回头看了对方一眼,楚天齐点点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汽车进到公安局大院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正准备下车,手机响了起来。他拿出手机,看看来电显示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出声音:“局长,我是杨天明,向您汇报一下村民上访情况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对着手机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杨天明开始汇报:“从局里出来后,我们立刻向靠山新村赶去,在到村口的时候,正好遇上出村的村民,便立刻停车,和他们对话。我按你的吩咐,没有说话,是由陈文明和他们讲。当村民听说我们是要他们回村时,情绪很激动,有人还说‘想抓就抓,反正也没活路了’。后来,陈文明向他们解释了好大一通,村民情绪才稍微平缓下来。现在陈文明还在和他们做工作,我跑到一边给局长打电话,报告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少人?”楚天齐问,“他们具体要到哪?”

    杨天明答:“大概五、六十人,其中一个领头的人叫杨二成,听他们的意思是要到县政府上访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命令:“杨主任,记住两点,一是想办法让村民取消这次上访;二是必须要让陈文明再次去给协调,争取为村民能协调到一些利益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杨天明回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说完,楚天齐挂断电话。然后打开车门,下了汽车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