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零一章 大比武倒计时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五月二十七日,星期一,下午,许源县公安局各下属部门都收到了一纸文件,题目是《业务大比武通知》。通知末尾打印落款是“党委办、指挥中心(办公室)”,落款后面有局长楚天齐签名。

    收到文件后,各部门迅速进行传达布置,这是文件上的要求,同时在收文件时,还接到了办公室主任杨天明的口头特意强调。

    《通知》开头语句就体现了这份文件的重要性:经局党委办常务会议、局班子成员会研究,全体党委办常务成员、班子成员集体同意,决定开展全局业务大比武活动。为此专门成立比武考评委员会,主任是楚天齐,副主任是赵伯祥、曲刚、孟克,委员会下设办公室,由孟克兼任办公室主任。

    文件正文讲了比武时间、参加人群、比武方式、比武类型、成绩评定等内容

    比武初步确定在七月上旬开始进行,具体时间没有确定,比武天数也没有确定。

    参加大比武人群,包括各室、科、队、所负责人及以下所有干警。文件特别强调,副政委兼副局长常亮、副局长张天彪也参加比武,比武方式和类型参照副股级以上要求标准。文件还补充说明,协警也要参加比武,具体科目和要求标准,与正式干警有区别。从文件上看,只要是许源县公安局在职在编人员,不参加此次比武的只有局长楚天齐、政委赵伯祥、常务副局长曲刚、纪检组长孟克等四人。

    大比武分为两大类,既答题和实操。

    答题又分为两类,笔答和口答。笔答类型为填空、选择、问答、论述,口答类型以简答题为主。答题内容涉及三大部分:法律基础知识、专业法律知识和公安队伍建设、公安业务知识。

    实操分性别、级别进行,考试科目也有区别。实操分男女组,男、女组实操项目有区别。同时按照副股级及以上、干警、协警等分类,进行比试。

    实操比武项目,包括身体素质、器械使用、擒拿对抗、案件侦破等多个大项,大项下面又有相对应的小项。

    看完大比武类型,人们笑称答题为文试,把实操称作武试。

    对于每个人的参与方式,文件也有专门说明,即答题全部参加,实操选择参加。答题卷共五套,赶上哪套算哪套,口答部分也是五套卷中的部分内容。

    实操有两项是必参加项目,即身体素质和本岗位对应操作内容。还有四小项为选择项目,其中三小项为提前主动选择,另有一小项为考试期间被动选择。

    对于教官队伍组成,文件给予了说明,原则是由考评委员会办公室统筹、调配。这也就意味着,好多人既要参加大比武考核,也可能要参加监考、记录、现场监督等考务工作。

    对于比武成绩和排名,也做了说明:在这次比武中,每个人的成绩都会与年终考评挂钩,在年终考评分值中占比为百分之十五。比武中取得大项前三名的集体和个人要给予精神和物质奖励。尤其进入前三名,并且没有小项不达标科目的,在年终考评中直接再加五分。

    当然,文件也特别提到:干警平时表现、比赛成绩、重大事件中表现都将做为年终考评的一部分。年终考评要同季度考核、月度考核相结合,成为全方位考察所有干警的睛雨表,要做为提职、降级、调岗的重要参照。尤其对于考评成绩较差、给集体、社会造成重大失误的负责人或干警,要谨慎使用。

    文件的结尾部分是这样强调的:要求各室、科、队、所接通知后,立即传达,并就文件相关内容进行解读,部署参加大比武相关事宜。各部门要高度重视这次大比武,积极准备,踊跃参与。对于及时传达、认真部署、积极参与,并成绩优异的部门和部门负责人给予奖励。对于推诿扯皮、应付参与的部门和个人,视情况给予不同程度的处分。对于比武成绩不达标的部门和个人,要给予相应处罚,并视情况给予处分。同志们,平时多流汗,战时少流血,这是一次比武,更是一次练兵,希望同志们都能取得好成绩,为自己争光,为部门争光,为整个许源县公安局争光。

    这个文件一下发,在整个许源县公安系统引进极大震动。关于比武的事,人们已经听到传闻,但都不确定,不确定是否会举行,不确定比武内容和范围。大部分人也就是一听一过,每年五花八门的传闻多了,有的仅仅是传闻,有的根本就是走过场。

    当看到这个文件,大多数人都引起了重视,也不得不重视。文件中那句“要做为提职、降级、调岗的重要参照”太厉害了。尤其后面“谨慎使用”四个字,可以直接理解成“一票否决”。

    学习、传达这个文件是必须的,也必须是严肃、认真的,最起码表面上不能被领导看出马虎。同时,这些小部门负责人们纷纷把电话打给局里某个领导,想要在局领导那里讨教一些对策,并期望能获得一些“内部消息”。想法虽好,但这些人不但什么“内部消息”也没得到,还被领导狠狠训了一顿,被要求必须认真对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常务副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张天彪站在办公桌前,气的呼呼直喘粗气,骂道:“说说就罢了,还真他*娘的让老子去比试,丢不丢人?”

    曲刚坐在椅子上,眉头微皱:“都这时候了,还骂骂咧咧的,成何体统?你就不想想,里面有什么深层次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什么深层次东西,还不是叫人家缴了枪,不是叛变就是投降的?”张天彪气粗的狠,“妈*的,都是软骨头。”

    “张天彪,你骂谁呢?为什么被人家缴枪,你想过没有?也不看看你做的那些事。”曲刚“啪”的拍了一下桌子,“你亲戚乱罚款被人举报并录了音,而且这个亲戚还是你分管部门的。没过几天又是你亲戚,又是你分管部门,在人家局长去调研时,故意给难堪。他以为看守所是他家呀,是你张天彪开的呀?还有,本来提前商量好的,就是反对老白毛的考核方案,你倒好,不但口吐脏字,还准备动手。你说,就冲这些丢人事,不被缴枪才怪。”

    被曲刚一通训斥,张天彪也老实了,没好气的坐到椅子上,自己跟自己运着气。

    曲刚点燃一支香烟抽着,又扔给了对方一支,长嘘了口气:“你可能认为,我为什么要同意通过这个文件,为什么就不考虑你的感受。你也不想想,我那也是万不得以。那次开会,大家都同意考核一事,也就是所谓的大比武,你和常亮对于参与被考核也没疑义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开会,就是讨论这个文件,是以考评委员会名义召开的。你和常亮做为被考核者,没能参加会议,也是正常的。在会上,孟克拿出了这份文件,我当时也不理解,也想极力反对。可是人家就以‘时间紧急,直接举手表决’为借口,根本就没让我说话。本来我以为,只有嘴上没毛那小子和‘一根筋’同意,不曾想老白毛也举了手。四个人有三人举了手,我还能唱反调?”

    张天彪很是疑惑:“我不明白,为什么老白毛就同意了,这个方案对咱们没益处,对他也没有好处呀?难道他俩联合了?上午我就想问你,可你出去了,我根本就没问上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有联合,否则在这事上,老白毛不应该占不上便宜。”曲刚斟酌着说,“而且我看老白毛脸色难看,可能有不得以的苦衷吧。”

    张天彪“嗤笑”一声:“他能有什么苦衷,还不是耍滑头?那是没涉及到他自己,要是他直接被收拾的话,他还能坐着说风凉话?”

    “天彪,我怎么听着你在指桑骂槐呢?”曲刚很不高兴,“现在文件已经下发,发牢骚有个屁用,还是面对现实吧。”

    “想想就来气。怎么面对现实?”张天彪反问。

    “现实就是还有一个月就要进行,大比武已经进入倒计时了。”说到这里,曲刚苦笑一下,“我问你,你自我感觉能考多少分,能及格吗?”

    “曲哥,你也太小看人了吧?虽然我不屑于参加,但考核肯定没问题的,怎么也能考个优秀。”说着,张天彪自信的拍了拍胸脯。

    “好啊,那我考考你。”曲刚道,“警察产生的条件是什么?公安机关的性质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警察产生的条件是……公安机关有武装性质,是……执法机关,是……”曲刚支支吾吾说了几个字,有些不服气,“这都是警校学员答的题,考刑侦我肯定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说这些没用,考卷上可是什么内容都有的。”曲刚说着,挥了挥手,“回去学习、训练吧。”

    张天彪鼻子“哼”了一声,站起身来,向门口走去,边走边骂骂咧咧:“妈*的,让老子参加考核,他嘴上没毛倒清闲的很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并非像张天彪说的那样,楚天齐其实一点都不清闲。不说别的,光是钱的事就让他头大。再有四天就月底了,经费还是没一点信儿,这可怎么办呢?他不禁有些怀疑前几天的判断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