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一十一章 抽什么风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六月七日下午,楚天齐来到县委办公楼顶楼,进了小会议室。

    会议室里,法检两院院长和司法局长已经到位,政法委书记萧长海也已经坐到椭圆形会议桌正位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了下时间,离会议还有五分钟,便笑着道:“我以为误点了。”说着,挨司法局长坐了过去。

    除了萧长海以外,楚天齐和其他几人没有正式打过照面,只在县委参加会议时,看到过对方,但大家应该都互相知道对方。可那几人看到楚天齐并听到说话时,没有任何反应,更别说点头微笑或是称呼一声“楚局长”了,尤其萧长海还黑着一张脸。

    昨天下午接到政法委办公室电话,要楚天齐今天来参加会议。打电话的办公室主任只说了参加人员有谁,至于会议内容却称不知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认为,今天的会议肯定是介绍自己和大家认识,顺便讲几件无关紧要的事,肯定也会捎带说几个案子,还有可能要给自己接接风。但从现在的情形看,似乎是自己想偏了。

    萧长海也没有接楚天齐的话,而是直接说道:“人已经到齐,现在正式开会。”

    正式开会?连例行的介绍也没有了?楚天齐很是纳闷。

    萧长海严肃的说:“今天会议主要就是一个议题,就是关于近期大案要案频发的问题。从元旦开始,到过春节,再到春节后正式上班,全县治安状况良好,没有发生一起伤害事件,老百姓也安居乐业。可是从三月份一过,各种不良苗头便频频出现。尤其是四月份开始,先是投资商被打,接着前几天就出现匕首致死命案。仅仅两、三个月的时间,为什么社会治安状况就恶化成这样呢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楚天齐不禁心中暗想:什么意思?萧长海要说什么?

    萧长海声音继续:“投资商乔丰年被打一案,发生在居民区,而且还是人*流出入密集的晚上八点。可出警人员竟然用了半个小时才到现场,并且当时连一个凶手都没有抓住。自从这事发生以后,受害人家属便一直找县委、政府,找政法委要说法。直到案发了二十多天,四名打人凶手才归案,可当时的社会影响已经造成,家属也质疑办案效率。正是因为当时的拖沓,现在给案子审理也带来很大困扰。

    两天前,南苑小区发生命案,现在这个消息已经传遍了县城每个角落,连乡下也都知道了。为此,老百姓是人心惶惶,恐惧不已,传言也越传越邪乎,社会稳定形式堪忧。

    社会要想稳定,前提是治安必须跟的上。就像现在这样的治安状况,老百姓能放心吗?别说是老百姓,就是像我们这些当官的,也同样会感到有所不安。当然了,政法委机关在指导、督促、协调有关部门的时候,也肯定有所欠缺。但是,其他部门和领导必定只是辅助的,只能是敲敲边鼓。整个治安状况的恶化,还是要由直接管理部门负责,还是要由这个部门的主要负责人负责。”

    妈*的,这不是危言耸听吗?萧长海要干什么?楚天齐心中再次发问。

    “楚局长,你来说说吧?现在需要怎么办?县委领导可都盯着呢?”萧长海直接把话题给了楚天齐。

    尽管前面的话没有提到自己,没有出现“公安局”字样,但意思很明显,就是在指责公安局,尤其是在指责自己这个局长。现在紧接着就让自己发言,分明是点题,分明是让自己“不要装糊涂”。楚天齐不是傻瓜,也不是官场菜鸟,能听不明白?

    只是楚天齐不明白萧长海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,为什么要把事情渲染成这样,为什么又要把“屎”抹向自己?

    记得当时上任的时候,萧长海尽管保持着一定的矜持,尽管迟迟没把自己这个政法委副书记介绍给政法口人认识,但对自己还是友好的,也没有挑毛病。怎么现在忽然就成了这样?而且还是同着这些人?这不是故意要搞臭自己吗?

    尽管心中不解,尽管心中忿,但楚天齐还是尽量保持着平和的语气:“萧书记,投资商被打一案中,打人凶手和幕后指使者都已抓获,他们也已供述了自己所做的事情。据指使者交待,他和受害人结怨已经不止一天,只是那天才找人教训。也就是说,这事的起因并不是在今年三月份以后。

    再退一步讲,既使他们的矛盾也是从三月份开始,那也不是我们能提前得知的,我想任何一个政法口领导都做不到。在开始的时候,受害人家属是对案子追的很紧,但当案子破了以后,她还专程到局里感谢破案呢,这又何谈质疑办案效率呢?

    ‘六.五命案’刚刚发生,正在侦破中,虽然人们有一些议论,但根本没到人人自危的地步。昨天晚上我到南苑小区去转了转,居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,而且出入的人很多,并非闭门不出。案发小区都是这种情形,那其它地方居民就更不存在不敢出门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萧长海接过话头,严肃的说:“楚局长,兼听则明,偏听则暗。自己的工作不是靠自己评价好坏,而要看公众怎么说,要看上级和下属怎么说,要……”萧长海开始了一长串的排比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会议室出来的时候,楚天齐一脸黑线。他不知道今天萧长海抽什么风,为什么要危言耸听,为什么要故意给自己扣帽子?在一个半小时的会议上,萧长海全是拿公安局说事,但却不点出“公安”两个字,也不会提到自己的名字。当楚天齐进行辩解的时候,他马上又说“不要多想,我这是针对所有政法口部门说的”。

    前天赵伯祥在向萧长海汇报完后,专门跟楚天齐讲了汇报的情况。按赵伯祥的说法,萧书记听完汇报,提了好多勉励的话,并表示会大力支持配合,还主动揽下了向县委书记、县长汇报的活。怎么这才一天多的时间,萧长海又是这样一副论调呢?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呢?是赵伯祥所言不实,还是赵伯祥告了自己的状?按说都不应该,赵伯祥不会这么傻的把他自己买了。还是在这一天之中发生了什么,或是有什么人说了什么?不明白,真的不明白。不过事出反常必为妖,萧长海今天抽风肯定不是无缘无故,肯定有什么说道。但今天是弄不明白,只能以后再慢慢了解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已经走到汽车旁,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县委大楼,心里话:萧长海,希望你这只是偶尔发难,要是总这么做的话,可别怪我不客气。

    楚天齐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,并不是不知天高地厚,也不是要对抗上级领导。县政法委名义上领导县公检法司,其实主要的还是督促、协调的职能。这些部门都是归同系统上级直管,就是县委书记、县长也还得给点儿面子,更别说一个听着唬人、实则没有实权的政法委书记了。

    打开车门,楚天齐坐了上去,汽车驶出了县委大院。

    在汽车经过南苑小区门口的时候,楚天齐看到,一个女人向他招手,女人是乔丰年的媳妇——企业家尚云霞。

    示意厉剑停下汽车,楚天齐摇下车窗。

    还没等楚天齐开口,尚云霞抢先说了话:“楚局长,离老远就看到您的车过来了,果然是您在车上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问:“尚董,你这是……在等人?”

    “不,我刚从小区出来。”尚云霞一指身后小区,“老乔醒了,也开始说话,我把他弄回小区慢慢养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太好了,他是不是说了有关案子的情况?”楚天齐很高兴,“要是有什么新发现,及时告诉局里。”

    尚云霞叹了口气:“哎,醒是醒了,以前的好像都不记得了,只知道喊那个狐狸精名字。”说到这里,她忽然打住,冲楚天齐笑了笑,“我没什么事,就是和您打个招呼,告诉您老乔的情况。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说完,转身走进了小区。

    狐狸精,又是狐狸精,这到底是指的谁?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想到了一件事,案卷记录着乔丰年的住址,是南苑小区十一号楼二单元二零二,而傻子被杀是在十五号楼二单元二零二。都是二单元二零二,只不过十一号和十五号中间隔着一栋十三号楼。同时,他又想到尚云霞曾两次提到“狐狸精”仨字,肯定是指的一个女人,而杀害傻子的凶手也极可能是个女人。同一小区,单元号楼号都一样,而且都可能涉及到女人,这中间不会有什么联系吧?

    对了,那天自己在拉开十五号楼二单元二零二主卧的时候,好像看到对面十三号楼二单元二零二有人影一闪,再仔细看的时候只有窗帘在动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犯嘀咕的时候,萧长海正在通电话,他这个电话已经通了很长时间,从他散会后回到办公室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萧长海对着手机不耐烦的说:“我告诉你,仅此一次,下不为例。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在抽风,无缘无故抽风。”

    “抽风好啊。”对方的声音很怪。

    萧长海骂道:“好你*娘的*,不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,把你那个破变声设备关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能关,谁知道你什么时候翻脸,把我卖了呢?”对方一阵怪笑,“号码隐藏,声音处理,这样才安全。对不对,萧书记?”

    萧长海牙缝蹦出几个字:“你……抽什么风?”

    “抽风?对,都抽风,说不准那小子也抽风呢。”对方说完,又是一阵放肆怪笑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