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一十七章 好小子,咬钩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防什么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赵六回答:“你总是左拖右拖,推三阻四,谁知道你会不会真的给我解药,会不会骗我?”

    “赵六,不要把自己说的那么无辜。俗话说的好,‘白日不做亏心事,夜间不怕鬼叫门’,你不止是怕我不给解药吧?恐怕你还干了别的坏事怕发现,也或者是怕警察找你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赵六一龇牙:“我是小错误不断,大错误不犯。”说着,他压低了声音,“我主要是怕你把那件事捅出去,怕你把警察招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电话中不是说的挺硬吗?”楚天齐讥笑着。

    “那不过是诈诈你,我怎么敢和你经公见官呢。”赵六嘿嘿一笑,用手向身后一指,“咱们去那边谈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指着围墙里的老虎,笑着道:“你不和那两个帮手在一块,不担心我找人收拾你?”

    “不担心,我知道你是一个人来的,没把条子带来。”说着,赵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赵六,站住,我怎么觉着你有阴谋呢,不会是那边有你埋伏的人吧?”楚天齐叫住了对方。

    赵六回头一笑:“没有,绝对不有。大天白日的,我怎么会埋伏人呢?再说了,就像我这样的,怕是十个人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吧?去那边要安静一些,主要是说话方便,你也方便给我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你带路。”说着,楚天齐向前一指,待对方向前走去,他回头看了一眼,见厉剑已在远处注视着自己这里,便轻轻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跟着赵六,下了土坡,两人到了南边围墙那里。这个地方没有动物可观赏,只是匆匆而过的人们,要安静的多。而且靠墙根的地方,还有几个貌似树桩的椅子,两人坐到椅子上边。

    “带来了吧?”说着,赵六伸出右手,摊开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想要解药啊,好,那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。”楚天齐摆了摆手,“你不是在西南的大山里吗?怎么又到首都来了?发财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怎么知道?你不会派人跟踪我吧?”赵六很惊讶,然后又自语道,“不会的,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别管。”楚天齐当然不会讲是“猜的”,而是继续说,“你说,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……这好像和咱们的事无关,你也管不着吧?”赵六又说到了自己关心的事,“拿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着急,我再问你。”说着,楚天齐面色严肃了好多,“你认识‘大巴掌’、‘小嗑巴’、‘熊瞎子’吧?”

    “你问这干什么?”赵六警觉的站了起来,“他们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你就说认识不认识?”楚天齐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认识是认识,可我们已经好长时间不联系了。他们要是做了什么坏事,我可不知道,更和我没有什么关系。”赵六急忙辩解着,又试探着问,“他们犯什么事了,跟你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回答对方,而是继续问道:“你认识‘傻子’阿虎吧?”

    “认识。怎么啦?不会是阿虎让‘大巴掌’他们仨找你麻烦了吧?”赵六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阿虎不会找麻烦了。”楚天齐盯着对方,一字一顿的说,“因为他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死了?”赵六一惊,“什么时候的事?他怎么会死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说:“他死在一间租赁的楼房里,心脏部位插着一把匕首。在这个房间里,警察发现了一张纸,上面有四个人的绰号,前三个分别是‘大巴掌’、‘熊瞎子’、‘小嗑巴’。第四个你猜会是谁?”

    “谁?会是谁?肯定不是我,我和阿虎见面特少,平时更没来往,他怎么会记上我呢?”赵六提出了一连串疑问,“你是听谁说的?你这是诈我,他就是死了,跟我也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一笑:“不打自招了吧,还用我说第四个外号吗?”

    “姓楚的,你不想给我解药就明说,干嘛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法诬蔑我?”说着,赵六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跑出两步,赵六就摔倒了,是被人绊倒的,绊他的人不是楚天齐,而是早已在一旁待命的厉剑。厉剑根本不容赵六起身,早已一只脚踏在了对方腰眼上,让对方有力使不上。

    尽管赵六动弹不得,但还是使劲扬起头,骂道:“妈的,姓楚的,你耍赖,果然有帮手。”接着,他忽然大声喊了起来,“来人呀,有人行凶了,救命啊,救命啊!”

    赵六这一嗓子还真管用,路过的人纷纷驻足,有四、五个体格较壮的路人,还向这边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闭上你的臭嘴,看看这是什么?”说着,厉剑手中已经拿着一个小塑皮本,上面印着三个字——“警官证”。

    “你是条子?”赵六停止大喊,咬牙切齿道,“姓楚的,你他*妈的真不厚道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理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厉剑也没有接这小子的话,而是回头向走来的几人晃了晃《警察证》:“我是警察,正在办案。”

    那几个想要见义勇为的人,见对方亮出了警官证件,而且大喊的人也闭嘴不喊,知道是闹了乌龙。便冲着厉剑招招手或点点头,表情尴尬的走开了。

    此时,厉剑已经麻利的把对方从地上揪了起来,问道:“还跑吗?要不给你带上铐子?”说着,厉剑向挎包中摸去。

    赵六稍微一楞,然后马上反应过来,忙不迭的说:“不用,不用,我不跑。”

    厉剑一推赵六,向楚天齐那里走去。来到近前,把赵六推坐在树墩椅子上,他也坐了上去,赵六就夹在了厉剑和楚天齐中间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赵六,这次厉警官来,不是为了咱俩的那件事,而是为了我刚才说的阿虎被杀一案。现在你有重大嫌疑,你要老实交待,争取宽大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冤枉的,真的冤枉。”说到这里,赵六住口不言,然后看着厉剑,试探着问,“警官,能给我再看看你的那个证件吗?”

    厉剑一笑:“好啊。”说着,再次拿出警察证打开,伸到了赵六面前。

    看看证件内容,再看看照片,又看看厉剑本人,赵六点点头:“你真是警察。”

    厉剑收起《警官证》,追问道:“赵六,你说你是冤枉的,那为什么刚才要跑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他在骗我,担心被他收拾,这才跑的。还不是他……”赵六手指楚天齐,话说到半截又换了话题,“警官,我已经离开许源县三个多月,期间一次没回去,也没和那边的人联系过,和阿……王虎也没联系过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旁插了话:“赵六,当着警察面你还撒谎?你没和王虎联系过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赵六瞪了楚天齐一眼,那意思很明显:狗逮耗子——多管闲事。然后他又把头转向厉剑,“对了,我就和王虎联系过一次,是想向他借点钱,不过我最终没等他汇款,而是迅速换了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?为什么呀?”厉剑表示不信。

    “我那不是躲避一些人的报复,怕王虎向这些人泄密嘛。”赵六接着说,“我前些天一直在南方,就是到这儿也才十来天,这还是他欠我东西,我等着向他要,要不也不会到这儿来。”赵六说的他,显然是指楚天齐。

    “欠你什么东西?为什么欠你的?”厉剑追问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还是说这事吧。我真是冤枉的,我不知道王虎会把我的名字写到了纸上。”说到这里,赵六一脸惊喜,“你们可以找那几个人调查呀。不是还有三个人吗?据我所知,他们和王虎关系才近呢,比我要近的多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肯定要找,已经有专人去找了,我就是专门找你的。”厉剑面色一寒,“你还是老实交待吧,既然我们已经盯上你,你就别想隐瞒。与其遮掩,不如争取个宽大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警官,我说的都是真的,这事根本就不是我*干的。我连许源县都没回去过,怎么能干这事呢?”赵六急忙辩解,“要不是听他说的话,我哪知道王虎已经死了?”

    “未必就需要自己回去,你可以指使别人去干啊。”厉剑“嗤笑”一声,“再说了,你说你一直没回去,这只是空口白牙,怎么能让我们采信呢?”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也没办法,我确实是没回去过,更没干杀人的事。”赵六说着,猛的一使劲儿,就想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赵六,老实点。”厉剑警告着,“你既然这么不配合,那就跟我回局里。”说着,从包里去拿手铐。

    看到那露出来的半个“镯子”,赵六脸色立即腊黄,哀求道:“警官,别别别,我说的都是真的,我可以对天发誓。”说着,举起了右手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演戏了,我们只重证据,根本不信这些鬼话。”厉剑说道,“你自己怎么能证明自己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对了,王虎是几号死的?”赵六反问。

    “他被发现是五号那天。你要干什么?”厉剑盯问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有人能证明我没有回去。”赵六面露喜色,“我是二号到的这儿,我和他这些天一直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厉剑表示疑惑:“哦,他是谁?在哪?”

    赵六回答:“他是我姐夫,就在*。”

    “他能证明?”厉剑马上追问,“他叫什么?”

    赵六肯定的点点头:“能证明。他叫何喜发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何喜发”三个字,楚天齐心中暗喜:好小子,你终于咬钩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