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章 牛斌再次召见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欢送晚宴的第二天,云翔宇起早就走了,楚天齐也回到了单位。

    周末很快过去,新的一周开始了。

    星期二上午刚上班,孟克就来了,手里拿着一沓纸。

    “局长,你看看,这是他们昨天下班前交给我的。”孟克把纸张递给楚天齐,坐到了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一看,是四套方案,看题目都是关于考核的。随便浏览一下,就知道哪两个是赵伯祥的杰作,那两个是出自曲刚之手。再一看后面的署名,果然和猜测的完全一致。

    笑了笑,楚天齐把四套方案推到孟克面前:“孟组长,我看完了。”

    孟克问:“局长,你看我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楚天齐给出了肯定的答案:“该怎么做就怎么做,既然我决定由你统稿,那就会尊重你的意见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明白了。”孟克说完,拿上方案,站起身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孟克的背影,楚天齐笑了。他通过这一阶段的接触,再结合周仝的介绍,知道孟克是一个很正的人,在某些人眼里甚至很古板。但在楚天齐看来,孟克虽原则性强,但也并不是死轴,今天来问自己态度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要是提出合理建议,对方肯定也会听取一些,但究竟采纳多少就不好说了。如果要是自己参与过多的话,很可能对方就会把这件事推出来的。刚才自己给出了明确意见,孟克心里彻底踏实,反而能够不受干扰的去做了。因为自己不属于出方案两派的任何一派,自己让孟克统稿,就相当于支持了孟克最终的方案,孟克就不是孤军作战。

    正想着事,响起“笃笃”敲门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一响,财务科长贺敏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有几天没来了,上次来的时候还是月初送报表,但也仅是送报表,一句多余的话也没说。再往前,就是上月中旬,楚天齐让这个女人写那份得罪人的说明,当时这女人还以各种理由拖着不办。

    贺敏手里没有拿什么票据,也没有拿报表,而是直接站到办公桌前,说道:“局长,财务经费快用完了,怎么办?”

    其实从这个女人今天一来,楚天齐就知道对方是为了什么。上月虽然收回了一些借款,但处理了几件当紧用钱的事,又报销了一些积压的票,就用去了大半。这些天的报票,楚天齐也特意留心了一下,知道财务的钱也所剩无几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问:“二季度经费什么时候拨下来?”

    贺敏回答:“我问财政局了,他们说‘快了’,说正在筹措,让再等等。为这事,我还找过财政局预算科科长和国库科科长,他们的答复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觉得这事问题出在哪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贺敏先做了否定回答,然后又补充道,“如果要是财政局长放句话,那经费的事应该就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看来这个女人学乖了,要是搁以前,肯定会说是自己这个局长责任。楚天齐明知道是因为自己,经费才被卡,但他不想被下属以一种指责的口吻说出来。听对方如此回答,楚天齐语气和缓的说:“这样,你再催催,我也找找,争取在月底前把经费要来。”

    “月底前?行吗?”贺敏很疑惑,但还是乖乖补充了一句,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贺敏出去了,楚天齐却皱起了眉头。他刚才也就是这么一说,究竟经费能不能到,他心里并没有底。之所以这么说,就是为了稳定人心,当然他也不是完全胡扯,他觉得有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嘴角露出一丝笑意,按下接听键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:“楚局长,我是明秘书,县长现在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当然知道是“明白人”,他心里高兴,但嘴上却说:“现在吗?我恐怕过不去,估计回到单位也得中午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那我问问县长。”说完,对方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冷笑一声,放下手机。然后下楼,叫上厉剑,出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两点四十多,楚天齐的手机响了,里面传出“明白人”焦急的声音:“楚局长,再有十分钟就三*点了,你怎么还没到?”

    “我正往过赶,马上就到。”说完,挂断电话,对厉剑说了声,“县政府。”

    厉剑脚下给油,轿车直奔县政府大院而去。

    其实楚天齐就在等着对方这个电话,就在离政府不远的地方,只不过隔着一条街,只不过汽车停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而已。

    从上午第一次接完“明白人”电话,楚天齐就和厉剑到了外面。他在电话中可是和“明白人”说过,中午才能回单位,如果“明白人”现在来单位找,一旦把自己堵在屋里,那大家的面子都过不去。

    后来“明白人”再次来电话,要楚天齐下午三*点到县长办公室。楚天齐干脆中午也就没回单位,他知道肯定单位会有眼线向“明白人”报告自己的行踪的。如果自己真在单位出现,没准下午的县长会见还要告吹了。但也尽量不能误了时间点,他这才选择在政府附近“蹲点”。刚才就是“明白人”不来电话的话,他也准备动身了,现在有“明白人”这么一催,更好。

    差四分钟三*点的时候,公安局局长专车停在政府大院停车场,楚天齐迅速下车,大步向政府楼走去。当他上到五楼的时候,离三*点还差一分钟,他看到“明白人”正焦急的在楼道里张望着。

    “楚局长你可来了。”说着话,“明白人”迎了上来,“县长专门等你,直接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道了声谢,楚天齐敲响了县长办公室的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里面传出牛斌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推开屋门进去,见牛斌正坐在办公桌后抬头看着门口方向,他掩上屋门,向办公桌走去。

    这次牛斌没有先晾楚天齐,也没有突然说话,而是笑咪*咪的看着楚天齐,可就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县长,你找我?”楚天齐先开了口。

    牛斌身子向后一仰,双手放在将军肚上,说道:“哦,是呀,找你还真不容易。上午没时间,下午还是踩着点儿来的,这工作很忙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,顺手抹了抹额头的汗珠,说道:“也是没办法。单位日常工作倒是挺顺的,就是一些不该有的烂事,忙的不可开交。到现在二季度的经费都没拨下来,单位可是好几百号人等着花呢,我只好去到各银行门上,想着贷点款。可是求爷爷告奶奶一圈下来,不但一分贷款没争取到,还被奚落的够呛,他们硬说我说话不靠谱,说我找的理由根本就不成立。

    银行行长们都说,二季度经费早在三月底或四月初就下拨了,虽然他们不是由县财政拨款,但县里这个惯例他们知道。他们说,这个惯例已经延续了好几年,自牛县长主政就一直是这个规矩。他们还笑言,要不就是我这个公安局长把钱花超了,要不就因为是外来户,不招人待见,钱被卡住了。”

    牛斌拢了拢自己微微谢顶的头发,慢条斯理的说:“你这怨气还不小,是在报怨我这个县长喽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县局工作全靠县里支持,我怎么敢报怨领导呢?如果没有领导的支持,工作肯定寸步难行。”楚天齐回答的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对方的话看似态度端正,却也缓里藏针,分明还是报怨,这可和上次的态度有很大不同。难道这小子真有什么依仗?心里这样想着,牛斌一笑:“楚天齐同志,遇到什么困难,可以向我汇报,有事说事,不要带情绪嘛!”

    楚天齐苦涩一笑:“县长,我倒是想向你汇报,可是你那么忙,根本见不到你。就是一份工作汇报,到现在都还没有交给你。要不是今天你电话找我,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了。”说着,楚天齐把手中的报告递了过去,“请县长多多指正,大力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。”牛斌拿起报告翻了翻,“嗯,工作做的不错,下来我再慢慢看。”说着,他把报告放到桌上,话题一转,“楚天齐同志,我得感谢你呀。你为县里争取了教育扶贫项目,这就是对政府工作的支持,也是对我这个县长工作的支持,你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做为县局局长,做为县政府党组成员,为县里争取项目,我责无旁贷。应该的。”楚天齐回答的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“云处长可是政坛上的一颗新星,你能把他请来,足见你们的关系不一般呀。”牛斌发出感慨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他是什么政坛新星,在我眼里,他就是我的大学同学,就是好哥们。”楚天齐淡淡的说,“翔宇也说了,他来这里,主要是为了公事,其实并没有掺杂个人因素。”

    “谦虚,楚局长很谦虚。”牛斌“哈哈”大笑,“不耽误楚局长时间了,还是回去忙工作吧。不过要多忙一些局里工作,其它事还是尽量不要分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县长,能让我专心本职工作。”说着,楚天齐还煞有介事的抱了抱拳。

    “我可什么都没说。”说到这里,牛斌话题一转,“教育扶持项目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那我得问一下楚县长了,她可是主管文教卫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忙去吧。”牛斌笑着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好的,县长您忙。”说完,楚天齐走出了县长办公室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