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零三章 我们都同意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晚上六点,楚天齐一行出现在许源饭店“六一八”餐饮包间,参加今天晚宴的是公安局六名班子成员。本来楚天齐让杨天明也参加,结果杨天明以“弟兄商量父亲住院的事”为由,婉言推辞了。楚天齐明白,杨天明这是在摆正他自己的身份,便也没有强求。

    今天六人是分乘两辆汽车,一起从单位出发的,这是自楚天齐到任后的第一次。等领导们下车后,两名司机便先开车走了。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楚天齐就到了许源饭店两次,上次还是来参加县里组织的对云翔宇的欢送晚宴。在那次宴会上,他先是被冷落,后在云翔宇的一番说辞下,才受到了县委书记刘福礼等人的重视,也才成了大家争相敬酒的目标。虽然那次受到了重视,但毕竟还是沾了云翔宇的光,自己充其量还是一个做陪的角色。

    而今天,楚天齐却是不一样的感觉。从下车开始,到走进包间,都是其他五人围在身侧,他处在中心位置。在酒桌上更是如此,他直接就坐到了主位上,不需要客气,也没人和他抢。

    很快,凉菜都已上桌,热菜也已上了四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端起酒杯,其他众人也跟着端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诸位,我楚天齐到县局任职两个多月,承蒙各位支持,局里工作开展的很顺利。今天把大家请到这里,就是为了和大家聚聚,同时表示祝贺和感谢。”说着,楚天齐向众人示意了一下,“来,先干了这第一杯酒。”

    “干。”众人附合,六只酒杯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第一杯喝完,夹了几口菜,楚天齐道:“刚才我说了,要表示祝贺,祝贺局里成功破获了‘四.二0’投资商被打一案,祝贺曲副局长、张副局长在此案中立了功劳。对你们的立功,没有通报表扬,也没有年终评定加分,有的只是这杯水酒。当然,你们也不要感到失落,局班子成员亲自给你们庆功,这规格可是很高的。”

    面对局长幽默的祝贺方式,曲刚给予了回应:“局长,我老曲是常务,天彪又是分管刑侦,破案是我们责无旁贷的义务。这次案子能够成功告破,全有赖于局长的大力支持,全靠同志们奋勇拼搏。我俩只是做了本职工作,而且还做的不够好,承蒙局长和各位祝贺,实在受之有愧。”

    “老曲这觉悟和认识就是高,来,大家举杯,对他们二位表示祝贺。”说着,楚天齐举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跟着举杯,碰在一起,然后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第三杯酒,楚天齐是敬给赵伯祥的:“政委,在这次考核方案的出台中,你做的工作最多。是你提出的考核建议,又是你出的第一稿考核方案,然后又连续出了好几稿。我敬你这杯酒,表示感谢。当然,在出方案过程中,大家都出了很大力。我们共同举杯,既对政委表示感谢,也对我们自己的工作表示感谢。”

    赵伯祥端着酒杯,接过了话茬:“局长,我做为你的助手,为你分忧理所应当。同时,身为政委和党委副书记,对干警进行考核、抓队伍建设,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。局长对我感谢,我自知受之有愧,我会把这当成是局长的鼓励,是同志们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政委说话就是有水平,来,干杯。”说完,楚天齐把酒杯伸向赵伯祥酒杯。

    众人跟着把酒杯又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放下筷子,楚天齐再次说了话:“我还要再提一杯,这杯还是感谢,感谢孟组长。考核方案的统筹细化,都是由孟组长做的,尤其几套方案既全面又有所侧重,说明孟组长下了很大功夫,也表明孟组长进行了深入钻研。大家举杯,为孟组长的钻研精神和朴实作风干杯,也为大家在方案出台过程中所做工作干杯。”

    孟克的回复很简单:“谢谢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喝完第四杯,楚天齐发了话:“大家先夹口菜,然后自由喝,谁要提杯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话音刚落,赵伯祥接了话:“局长,你的酒提完了?好像还缺着杯呢吧?”

    “缺杯?没有吧?怎么,政委今天要和我单独PK几大杯?”楚天齐笑着道,“那我就舍命陪君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,就是十个赵伯祥,也不是你的个。”说着,赵伯祥“哈哈”大笑起来,“你可是三斤酒进肚,就跟没喝一样呀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先是常亮跟着,然后大家都笑了起来。只是曲刚、张天彪笑的很尴尬,楚天齐也略有尴尬之色。

    赵伯祥收住笑容,正二八经的说:“你刚才又是祝贺,又是感谢的,包括今天还专门发了表彰通报,可是有一个最该表彰的人,却被遗忘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一动,但还是故做不解的摇了摇头:“不明白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最应该表彰的是厉剑呀,可是通报中没有人家的名字,集体表扬也没提到他,更别说接受局长的祝贺酒了。”赵伯祥说着,还把头转向旁边,“你们说呢?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众人都点头附合,就连曲刚也在附合之列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通报中谁的名字都没提,当然也就没必要提他了。年终评定的时候,肯定也会给他加上五分的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,只是加个五分,显得太小气了,也对他不公。他可是第一个发现了行凶者,而且还直接抓到了两人。如果没有他的发现,现在这案子能不能破还不一定。说不准上级的板子早就打下来了,家属肯定也是天天到单位麻烦个没完。别说是我们在这祝贺、感谢了,恐怕连正常工作也要受影响。”说到这里,赵伯祥停下来,站起身,向门口走走。

    拉开屋门看了看,迅速关上,又看了看传菜间,把传菜间门也关上。赵伯祥回到原位,接着说:“我以公安局政委、党委副书记的名义,提议厉剑同志任办公室副主任。”

    “我赞同。”常亮第一个表态。

    孟克跟着发表意见:“我也赞同。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。”曲刚也说了话,见张天彪低头不语,他又接着补充,“我们都同意。厉剑同志档案显示,他在原单位的时候,即为副股级……”

    惊异于众人的态度,更惊异于曲刚滔滔不绝的发言,但楚天齐心中仍然高兴不已。本来还准备条件成熟的时候再提此事,不想却被提前提上了议事日程,楚天齐不禁感叹“计划赶不上变化”。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那三人都认真的听着曲刚的表态,只有张天彪一脸黑线。显然张天彪不认可这个事,但因为和常亮在会上互相攻击,被局长给埋下了“*”,张天彪自也不敢明着反对。就是一票反对的话,也不会有什么作用的,只会令人讨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等人推杯换盏的时候,在一间灯光昏暗的屋子里,一个精瘦的男人正在接着电话,。

    电话中是一个下属在汇报:“大哥,那个姓楚的的确是许源县公安局长,我再详细说一下。本来前几天我就得到了这个消息,但还不能确定,便准备亲自核实一下。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我没有直接找线人去问,也没有安排手下再去打听,更不能直接找县局的人打听,谁知道哪个人会泄露信息给他?于是,我自己亲自去搞清楚。也是机缘巧合,今天我刚住到许源饭店,就看到了他。

    当时我在饭店一楼大堂的角落里坐着,无意中抬头,就看到姓楚的出现在大堂门口。他个子很高,又是在众人簇拥中,非常显眼。我发现,他身边的人竟然有许源县公安局政委和几个副局长,一下子联想到了上次‘傻子’说的事,‘傻子’当时说姓姓楚的在市里和警花一起出现过。

    担心被他们发现,我没有轻举妄动,而是等他们进到餐包的时候,才到了餐包门口。他们占的是六一八包间,也没用服务员在现场服务,屋门也关着。不过,我还是在传菜间门开着的时候,听到了他们的部分谈话。姓楚的亲口说了‘我楚天齐到县局任职两个多月,承蒙各位支持,局里工作开展的很顺利’这样的话。旁边的人也称其为‘局长’或‘楚局长’。后来我又以订餐为由,在餐饮预订处看到了今晚‘六一八’的订餐单位,也是许源县公安局。”

    精瘦男人“哦”了一声,缓缓说道:“怪不得‘刀疤’说他很能打呢,原来是条子呀,那怎么说他是个副乡长呢?他不是在沃原市玉赤县工作吗,什么时候又到许源县公安局了?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的身份肯定确认无疑,至于您刚说的事情,我还不了解,马上差人去打听。”对方的声音很虔诚,“大哥,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精瘦男人问:“他是条子就麻烦了,你没有被发现吧?”

    “大哥,没有,我当时在六一八门口的时候,门外没有一个人,而且我还戴着墨镜,把帽沿也压的很低。”手机里的声音很笃定。

    “喜子,那就好,我相信你的能力。”说着,精瘦男人声音低沉了好多,“本来还准备放过他,现在他既然是大条子,那瓜葛肯定是不可避免了。你把事情好好拢一拢,看看有什么隐患没有,我指的是安全隐患。”

    喜子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大哥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安全最重要,谁的地盘谁负责。”说完此话,精瘦男子摁下了挂断键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