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零六章 不行就换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时间进入六月份,楚天齐到许源县公安局上任将近三个月。

    来到县局的时候,楚天齐就相当于一个光杆司令,除了党校同学周仝和自己带来的厉剑外,几乎没有可信任的人。凭借着对事物的观察,依靠敏锐的洞察力,他实施了支点撬动杠杆计划。

    计划成功了,县领导对他有了一些忌惮,也想利用他、拉拢他。于是,这些领导纷纷向局里的代言人发话,配合局长工作。这些局班子成员果然听话,纷纷在实际工作中给予了楚天齐一定支持。班子成员已经表示配合,下面的那些室、科、队、所自也没有挑刺、闹事的,一时间楚天齐威望日隆,最起码暂时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内部暂时是和谐了,楚天齐也开始有时间和精力考虑其它几件事情,并拿出了一些方案、计划。只是这些方案还有不完善的地方,一旦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,那么计划也有可能被打乱。

    六月五日,星期三,楚天齐刚吃完早饭回到办公室,厉剑就来了。

    上星期五,在班子成员会上,厉剑出任办公室副主任的提议正式通过,在六月三日就已形成文件。文件分别报给了县委组织部、市公安局,这就是进行备案程序。一般情况下,一个副股职位县局已经形成共识,是不会被推翻的,也没有被推翻的先例。所以,只要在班子成员会通过,并正式成文,那就是板上订钉的事了。

    能够取得进步,厉剑非常感谢局长提携,心情也很愉悦,这两天经常面带喜色,但今天的脸色却比较严肃。

    看看屋子里没人,厉剑低声道:“杨二民又打来电话,说现在找不到村长,各级政府又不给解决,他们只好到县里上访了。如果县里不管,那就直接到市里、省里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已经行动了吗?”楚天齐忙问。

    厉剑道:“听他的意思,已经组织好了人,但还没有行动,也许很快就会出发。”

    要来上访?怎么办?老百姓上访,不说是经常发生,但也是不可避免的。做为公安机关,肯定要被政府指定维持秩序。不过,只要守着职权范围的底限,只要按政府领导的命令行*事,一般是不会有什么责任的。当然,对于一些关键命令,还是要有政府领导书面指示更为保险,不过政府领导一般是绝对不会出这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靠山村村民一共二十一户,连家里的男女老少都算上,也不过百人左右。这样的上访规模不算大,公安局派出几名警察就能维持秩序,应该不会出什么状况。只是楚天齐不想让这件事发展到上访的地步,那样杨二民等人很可能就会知道自己的身份,陈文明和聚财公司也可能会知道自己提前已知晓此事。如果是那样的话,自己的一些计划就会被打乱,可能反而不利于此事的最终解决。

    想了想,楚天齐说道:“你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的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眉头微皱,对着厉剑道:“你先去,一会儿我再找你。”

    点点头,厉剑转身走去,打开了屋门。屋门外,站着一个矮胖的人——陈文明。

    厉剑出去了,陈文明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不等对方说话,楚天齐开口便问:“你来干什么,靠山村的事协调出结果了?”

    “局长,是这样的。”陈文明点头哈腰,“在局长亲自关怀和指示下,我安排全所警力,全力以赴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来虚的,直接说内容。”楚天齐打断对方。

    陈文明谄媚着说:“好的,好的,局长真是务实的好领导。接您命令后,我回去马上先找了村民代表杨二民,问了他们的诉求。杨二民等人想按年索要租金,语气很硬,就是不松口,还威胁说要上访。本来他们的条件太苛刻,甚至很无理,但为了工作大局,为了落实您多为老百姓办实事的指示,我硬着头皮去找聚财公司。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讲这些前缀,就说协商的事。”楚天齐再次打断对方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陈文明点头,陪着笑脸,“五月十二日向您汇报完,我回去当天就找了杨二民,五月十三日就去找聚财公司协调。当聚财公司听说我的来意后,直接拿出了那份和村民签的协议,并说村民纯属无理取闹,就是要讹钱。我好说歹说,可聚财就是一个意思:一切按合同办,该给的已经给了,不该给的,一分也不能给。第一次协调就这样无果而终。

    五月十八日,我再次去找聚财公司,这次办公室主任推说有事,没有见我,而是让公司会计出了面。会计不说其它的,而是直接拿出两张纸,让我看上面的数字。纸上内容是聚财公司与村民之间的帐目,从帐目上看,不但聚财公司不欠村民的钱,而且村民还欠聚财的钱,加上这两年的利息,几乎每家都欠人家好几千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些你在电话中都说过了,直接说今天来的目的。”楚天齐还是忍不住打断了陈文明。

    陈文明脸上肌肉动了动,连说了两个“好”,又说:“从五月十二日开始,我一共找了村民三次,找了聚财公司五次。村民的要求还是一点没变,就是一口咬定合同是假的,就是要继续追要所谓的租金。而聚财公司虽然不满村民的纠缠,但表示体谅我的难处,体谅局里的苦心,最终表态:如果村民不再搅闹,这两年的利息就不要了,并且那一千斤煤也送村民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结果?好像你以前已经说过了吧?”楚天齐不悦的说,“二十多天就弄了这么一个灰溜溜的结果?”

    “局长,这事本来就不好办。合同上写的清清楚楚,还有这些村民按的手印,聚财公司就是按合同条款办事,别人也无可厚非。而村民一口咬定那是假合同,却又拿不出真的合同文本,就连证明的人都没有,却又要找聚财要钱。”说到这里,陈文明话题一转,“聚财公司说了,如果村民再这么闹的话,就别怪他们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盯问:“不客气?聚财想要打人?”

    陈文明连忙否认:“不,不,聚财的意思是要报警,要诉诸法律。他们现在也是满肚子抱怨,本来是给老百姓办了好事,到头来却弄了这么个结果。他们还骂县、乡领导,也骂那个村长,骂他们当初说的天花乱缀,现在不管的不管,失踪的失踪。”

    “骂人有什么用?做为政府部门,肯定要招商引资,当地村镇也会配合,怎么现在反倒怪各级政府的错了?”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对了,骂人家村长就更无理了。”

    陈文明道:“聚财公司说,当初村长参与了整个事,还代表村里在合同上签字盖章,村里也有合同原件。要是村长还在村里的话,只要拿出合同一看,村民就无话可说了,他们也不必被村民这么纠缠了。”

    “村里有合同?那怎么不拿出来?也许别的村干部手里也有啊。”楚天齐表示不解,“为什么非要等村长?”

    “村里总共有二十来户人家,村领导就村长一个人,合同就在他手里,还有一个会计都老的不行了。”说着,陈文明话题一转,“局长,这事其实真的不是咱们职能范围的事,管到现在已经够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的意思是不管了?”楚天齐反问,“你在推脱责任,你怕辛苦?”

    陈文明接话:“不是不管,也不是怕辛苦。辛苦算什么?前天晚上下了一夜雨,昨天早上我顶着雨就去找聚财公司了,光摔跤就摔了三回。只是这事本来就应该是政府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政府的事,也跟公安局有关。”楚天齐道,“你想啊,他们找政府,政府肯定要求公安派人,无论县、乡,肯定都是局里或所里得去警察。而且我又是政府党组成员,你能说这事与我们无关?分明就是你逼着他们到县里,从而把你自己手头的责任推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,绝对没有……”陈文明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是陈文明的电话,他准备伸手按掉。

    楚天齐用手一指:“接吧,要不一会儿还得响。”

    答了声“好”,陈文明接通了电话,压低了声音:“我和领导汇报工作,有……什么?上访……他们反天了……等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挂断手机,陈文明汇报:“局长,刚才所里来电话,靠山村老百姓要上访,还说要来堵县政府大门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那你马上回去,做老百姓工作,一定要把老百姓劝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,人家根本不买我的面子?这事确实应该是政府的事。”陈文明表情很无奈。

    “不买你的面子?真的吗?”说着,楚天齐眯起眼睛,心中想着要不要用那件事敲打对方一下。

    陈文明一楞,旋即说:“真的。我能有什么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再起,打断了两人的对话。

    这次是楚天齐手机在响,他看了看来电显示,按下了接听键:“……什么时候的事?……我知道了,马上去。保护好现场。”说完,他挂断电话,面色变的非常严肃。

    “你马上往回赶,必须把百姓劝回去。另外,我让杨天明和你去,不过他只是临时帮你,这件事还是由你去处理。”说着,楚天齐拨打了杨天明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一通,楚天齐说了句“你过来一下”,就挂断了。

    尽管见局长面色难看,但陈文明还是说道:“局长,那要是百姓不听劝、不回去,我也没办法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行就行,不行就换人。”楚天齐语气强硬,“还有,不要和双方提起县局,更不要提起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只说出一个字,便看到了局长眼中的冷厉之色,陈文明赶忙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