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三十四章 小翠死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时间过的真快,已经到了月底——六月三十日,从上次找陈文明算起,又过去了五天。在此期间,常亮和陈文明又去了两次,仍然没有见到聚财公司领导,也没能进得公司里面。今天是第三次去,也不知道情形怎样。

    正想这事,曲刚来了,同来的还有常亮和陈文明。一看三人的脸色,就知道又没办成。

    果然,曲刚进门就说:“什么东西?一个破公司还牛上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坐下说。”楚天齐用手一指沙发。

    三人坐到沙发上,曲刚率先说道:“今天是周末,我也去了,本以为在县域境内还有点儿面子,可到聚财公司后,直接弄了个烧鸡大窝脖。不但保安不放我们进去,还当着我们面把一个铜牌挂到墙上,铜牌上是‘重点企业保护单位’几个大字,发牌机关是定野市委统战部和市公安局。保安告诉我们,上级机关发这个铜牌,就是保护他们免受一些单位恶意检查,以维护他们的正常生产经营活动。他们也太狂了,这分明就是在影射我们。”

    常亮也跟着附合:“是的,他们也太张狂了。曲局报上姓名后,那个保安直接说,我们只听公司领导的,不知道有什么姓曲或姓直的领导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说法,楚天齐心中好笑,但却不能笑出来,便长嘘一口气,然后严肃的说:“这么看,他们是不准备协调了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没有诚意。原来的时候,还出示那份合同复合件,还向我们解释几句。现在倒好,直接拒之门外。”常亮忿忿不平,“我看就得跟他们来横的,直接起诉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走司法程序,我看他们还能这么横?”曲刚恨声道,“这几年还没碰见这么牛*的公司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楚天齐点点头:“既然他们不愿意协调,那就只能走司法程序了。不过那些村民弄不了这些,还得我们帮着弄,帮着联系律师,帮着他们准备证据。对了,联系一下法律援助中心。”

    曲刚点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问:“陈文明以前不是能进那个公司吗?现在也不行了?”

    曲刚哼道:“他?那小子就知道油嘴滑舌。对了,他今天根本就没去。”

    久未说话的杨天明也开了口:“听派出所人说,他昨天就没去上班,说是病了。我看他没准就是装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认同这个想法,但并没有说出来,而是吩咐道:“这事就这样,你们加紧去弄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答了声“好的”,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是曲刚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什么?……我马上去。”应答过后,曲刚向常、杨二人做了手势。在二人走出屋子后,他又迅速返回局长办公室,并关好屋门,然后走向楚天齐,“局长,嫌疑人小翠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在哪?她交待了吗?”楚天齐忙问。

    曲刚摇摇头:“没有,她已经死了。干警们正在搜寻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?在哪?”楚天齐追问。

    曲刚给出了答案:“许源南苑小区。”

    “南区小区?走,去看看。”说着,楚天齐站起了身,“不是说她一直在市里歌厅吗?怎么会死在许源县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。”曲刚摇摇头,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许源南苑小区十三号楼前,停着好几辆警车,警察不时从楼道里出出进进。好多围观群众远远站在警戒线外,或指指点点,或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楚天齐和曲刚从车上下来,一前一后,走进了十三号楼二单元楼道。一股血腥味袭来,让人直想作呕。微微皱了皱鼻子,两人走上楼去,进了敞着门的二零二房间。

    “曲局,楚局。”刑警队长柯晓明迎了上来,

    曲刚瞪了对方一眼,沉声道:“带局长和我去看一下现场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柯晓明表情略显尴尬,答应一声,向主卧走去。

    对于柯晓明先于自己而称呼曲刚,楚天齐自然听到了。尽管心中极度不爽,但他并没有就此发作,而是跟在对方后面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主卧室里,一个女人脸色微黄,双目紧闭,背靠双人大床,斜着倚坐在木地板上。她左手腕部有一道红色血口,创口旁地面上是一大滩红褐色血迹,血迹已经凝结。同样,创口处血迹也已凝结成胶状,左手更是遍布血迹。

    女人年纪也就是二十三、四的样子,留着一头披肩长发,脸上化着淡妆。她露出的皮肤很是白晰,但上臂处有两个拇指肚大小的疤痕,显得很是狰狞,像是香头或是烟头所致。她身穿一件白色蕾丝边脱袖长裙,长裙上到处都是斑斑点点的血迹。女人脖子上戴着一条白色珍珠项链,两只耳垂上各挂着造型如辣椒的红黑两色耳坠。

    女人背后大床床罩本色是淡蓝色,但现在大半都已染成了血红。在床罩边缘的地方,躺着一把粉色刀柄匕首,匕首锋刃上浸着一抹红褐色。抬头望去,大床斜上方白色顶棚,也印上了一条红色血带。

    从主卧出来,楚天齐、曲刚又到其它房间转了转,然后来到客厅。

    此时,其他干警都已出去,防盗门也已关上,屋子里只剩下了楚天齐、曲刚和柯晓明。

    曲刚示意了一下:“说说情况。”

    柯晓明点点头:“好的,事情是这样的。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向局长汇报。”曲刚皱着眉头,打断了对方,“老看着我*干什么?一点都不懂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柯晓明面现尴尬之色,把脸转向楚天齐,继续说道,“十七号那天,我们从‘大巴掌’口中得知了有小翠这么个嫌疑人,便开始对其进行调查和找寻。根据‘大巴掌’交待,我们把探访重点放在定野市歌厅,尤其关注了那些陪唱人员。定野市歌厅不是很多,大一点就那几家,但人员流动却很频繁,这个行业就这样。

    好多人员都是通过从业者互相介绍,由类似经济人带着,这种经济人往往被称为‘*头’每一家歌厅都有一到两名这样的‘*头’。从业人员资源基本都由‘*头’掌握,歌厅经营者只和这些‘*头’联系,根本不掌握从业人员信息。即使‘*头’有时也只知道从业人员的‘艺名’,对本人真实信息并不了解。这就给我们的调查工作带来了难度。

    大一点的歌厅调查过以后,又对小一些的歌厅调查,后来又扩展到洗浴中心。最后有三名疑似嫌疑人进入我们的视野,不过我们也仅知道他们的‘艺名’,一是‘青鸢’,一是‘夜莺’,一是‘百灵’。但这三人中,我们只找到了‘青鸢’,是在省城一家歌厅找到的,经过询问,排除了这个王小翠的嫌疑。于是我们就在定野市继续排查‘夜莺’和‘百灵’,我和张局轮流带队。

    大前天,在定野市,我们找到了‘夜莺’,是在一家洗浴中心,这个女子名叫肖小翠。肖小翠讲她认识一个叫阿虎的人,但和阿虎并没有深交,也没到过许源县,更不可能杀害阿虎,她向我们提供了一点儿‘百灵’的消息。据‘夜莺’讲,‘百灵’和阿虎来往较多,好像也到过许源县,只是近一个月忽然就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根据‘夜莺’提供的消息,我们在定野排查的同时,也加强了许源县排查摸底。前天张局到了定野,我就回到了许源。前天晚上,据线人提供消息,疑似在许源县火车站见过一个叫小翠的人。因此,我们与铁路部门进行联系,查找名字叫小翠的年轻女子。同时以火车站为原点,对沿途监控录像进行调看,但有个别路段的监控头有损坏,还有的地段没有安装,排查起来有一定困难。今天早上,我们才锁定这个小区及其周边区域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前,指挥中心传来指令,南苑小区有人报警,十三号楼二单元有浓重异味。接警后,我们迅速从周边赶过来,锁定异味来自这个房间。根据邻居提供的联系方式,我们找来了房东,打开屋门后就发现了这个现场。根据一些物证,确定他就是那个叫‘百灵’的孙小翠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们是通过什么物证,确定了死者的身份?”楚天齐问道,“她和王虎被杀案有联系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发现了这个,初步判定她就是杀死王虎的凶手,不过还得进一步论证。”说着,柯晓明打开一个银色金属整理箱。他戴上箱子里面的白手套,取出一个塑皮笔记本,打开后摊在茶几上,“请二位领导过目。”

    纸上的文字映入眼帘:我叫孙小翠,姐妹们叫我‘百灵’,我和阿虎的认识很偶然,很有戏剧性,我爱他,他也喜欢我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楚、曲二人对望一眼,继续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十三号楼二单元出来,楚天齐发现,一些看热闹的人们还站在远处围观,纷纷对这里指指点点着。在这些人中,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,尚云霞,乔丰年的妻子。看到尚云霞,楚天齐忽然想到了一件很巧的事,也想到了对方曾经两次说过的一个词——“狐狸精”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