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二十六章 我真不是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何喜发、赵六相拥哭泣一番,众人走出了仓库。

    何喜发是被赵六搀出来的,一是因为手脚被绑了很长时间,有些麻木,有些腿软。更重要的是经历了害怕、惊恐到喜悦的复杂过程,他的精神从高度紧张松懈下来,整个人都软了。

    尽管室外空气质量不好,但大家都站在院子里贪婪的吸了两口,能够自由呼吸就是幸福。刚才虽然时间并不长,但却经历了一场大的考验,尤其何喜发更是经历了生死考验,顿有劫后余生的感觉。

    出了水泥厂大院,哪里还有出租车的影子?出租车停放的地方,早变成了一块不大不小的水泥块。

    “妈*的,那小子骗我们。”厉剑嘴里骂着,走到了水泥块旁,抬脚就要踢上去,仿佛把它当成了那个出租车司机。他脚到半空,停下来,弯下了腰,从水泥块下拿出了一张折叠的纸。

    一边走向楚天齐,一边打开那张折叠的纸,一小卷花花绿绿的纸掉在地上,是纸币。厉剑赶忙蹲下*身捡起来,读着纸上的内容:“家中有急事,先走了,找你四十元。”

    听到厉剑所读内容,楚天齐明白了,那是司机留的纸条和钱。司机所谓的“家中有事”,不过只是借口,真正的原因肯定是怕被坏人缠上,而且又怕得罪了坏人。从司机主动找回四十元钱,就说明了他的矛盾心理。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,没想到竟然被出租司机当成了坏人,看来都是受那个长相凶恶的赵六牵连。

    赵六?赵六在哪?楚天齐这才注意到,除了对面的厉剑,身旁再没有一个人。他急忙回头去看,看到两个互相搀扶的身影,隐没在水泥厂外墙拐角处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追。哪里跑?”楚天齐一声断喝,向那两个背影追去。

    “呀,跑了?”,厉剑也一声惊呼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刚拐过墙角,楚天齐猛的收住脚步,楞住了,他看到了非常滑稽的一幕。只见赵六正面对着自己傻笑,赵六身后是一个下*身半*裸的人,那个半*裸的人正在弄着身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厉剑也冲了过来,手指赵六大喊:“姓赵的,有种你跑呀?”

    “不是要跑,是他……吓的。”说着,赵六右手向身后一指,左手捂住了鼻子。

    忽然鼻孔钻进了一股恶臭的味道,再结合赵六的动作,楚天齐和厉剑都笑了,原来是何喜发吓的拉裤子里了。

    过了四、五分钟,何喜发系好裤子,从赵六身后绕了出来,满脸通红的说:“让……让你们见……见笑了,我是真吓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说完,楚天齐向公路边走去。

    厉剑这次可没敢大意,一边皱着鼻子闭着气,一边紧紧抓着赵六和何喜发每人一条胳膊,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这里离市区交界也不过十多公里,只是好多企业都倒闭剩下了空房子,路上经过的出租本就不多,而且还都有人在上面。所以等了很长时间,也没有打到一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最后实在没办法,只好拦了一辆小集装厢货车,四人被“请”到集装厢里。集装厢刚刚运过海鲜,里面充斥着刺鼻的腥臭味。这样也好,反而显不出何喜发身上的屎臭了。

    总算到了市里,谢过集装厢司机后,楚天齐主张先找一家酒店,他准备到酒店去问何喜发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何喜发却说:“先不急,先去趟银行,我去拿点东西,那些东西肯定也是你想要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了对方的意思,点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银行取上寄存的东西,四人到了附近一家酒店,登记了房间。没有先问话,而是众人集中在一个房间,先分别洗了澡,否则太臭了。

    洗澡完毕,楚天齐带着何喜发到了另一个房间,厉剑和赵六留在了刚才洗澡的屋子。

    坐到休闲椅上,何喜发开门见山:“你是为了靠山村的事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不错,你还是把知道的都讲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为什么要管这事?”何喜发反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从包里掏出证件,递了过去:“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看着证件上那闪亮的银色国徽,何喜发颤抖着双手打开了证件。仔细看过后,他把证件还给了对方:“县公安局长,我猜出来了。你怎么会知道这事,又怎么要管这事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我问你答才对,怎么反倒盘问起我来了?既然你想弄的更清楚一些,那我就告诉你。”楚天齐一笑,“我是三月八号上的任,一周后我到乡下去,正赶上靠山村村民堵路,他们堵路的原因你肯定知道。我听他们讲完后,觉得事情不公,就想管管,就这么简单。当然了,村民到现在也不知道我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何喜发苦涩一笑:“楚局长,不是我要盘问你,我是怕上当受骗,怕被报复。我现在一大家子人都躲了出来,包括我和我婆、儿子、孙子,还有小*姨子一家。为了防止报复,尤其是不能牵连家人,我才自己租住在郝家营那个小屋里,平时就把自己反锁在里面。另外,我的事也没有告诉老婆、孩子,尽管他们有怀疑,但应该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。

    昨天赵六说要去见一个人,要拿东西,我就感觉到了危险。他平时什么德性,我都知道,除了杀人贩毒不敢干外,几乎什么坏事也跑不了他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是大错误不犯,小错误不断。我想,他要见的人,能是什么好人?别带来灾难就是好的。但我没有想到是你,更没想到是为了靠山村的事。

    怕受赵六牵连,我就要老婆和儿子与我一起走,到二儿子家躲几天。可是那个败家娘们非要找他不成器的兄弟,我只好带着大宝一家先走了。虽然赵六不成器,我老婆却非常护着他,我担心她也跟着遭殃,这才在昨天晚上给她打电话。从她说话吞吞吐吐的样,我感觉他肯定有事瞒着我,她旁边有别人。尤其她说要到雁云市找我,让我很是不解,便也想到了靠山村的事。

    既担心有人找我,更担心她把坏人带到二宝家,我在把大宝一家安顿到二宝家后,便出来了。出来后,我给我老婆打电话,要她不要到二宝家,结果她死乞白赖的要见我,我便意识到来人应该是找我的。后来我又用插卡固定电话问了二宝,他告诉我,有警察刚和他妈去过,是要我给赵六做证明,证明赵六不在杀人现场。

    赵六近半个月天天跟我待在那个小屋里,他不可能去杀人,我想警方肯定有赵六不在场的证据。但现在警方却找到了他,而且还走到了让我证明这一步。到此我已彻底明白,来人肯定是针对我,是为了靠山村山林租赁的事。但究竟来的是真警察,还是其他人冒充的,我就不得而知了。经过一番思考,我便把拉杆箱寄存到了银行。

    从银行出来,我先找一家小饭馆吃了早饭,就准备到火车站坐车,到外地去躲躲。正好,有一辆出租车停在身边,我就坐了上去。只顾着想事,也没注意车行路线,当我发现走的不对时,出租车已经出了城。面对我的质问,司机就是不说话,我试着要下车,可两个车门都锁死了,根本出不去。我想和司机动手,但那个家伙一只手死死摁着我的头,一只手还不耽误开车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出租车到了幸福水泥厂,停了下来。就在那个司机站在车门口等我下车的时候,我猛的一开车门,磕了那个家伙。可能也是凑巧,也许出租车门边正好扫了那个家伙要命的地方,就见那家伙‘嗷’的叫了一声,捂着裤裆蹲在地上,起不来了。我一看有机可趁,马上下车就跑,可刚跑出两步,就有两辆车停在我前面。一群人跳下车,大喊着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只好往回跑,慌不择路,跑进了水泥厂院里。在十年前我参观过这个水泥厂,自认为熟悉里面的地形,便找到一个快要倒的小屋躲起来。那时我已经意识到,肯定是有人要对付我,那个司机就是他们安排的人。再想到刚才那些人喊的‘青’、‘弄死他’,我觉得自己要玩完,就给赵六打电话,想让他救我。我知道赵六旁边有人,肯定也是找我的,但人忙无智,我也只能先保命要紧了。

    我自认躲的地方隐密,不曾想电话还没打完,他们就找到我,抢走了我的手机。等被他们抓住了,我才知道他们在这里安有监控头,我一到门口的时候就进入了他们的监控范围。这就是我从昨天到现在所经历的事。

    从三月八号逃跑出来,我就像一只耗子,整天东躲西藏,白天不敢出来,成天提心吊胆的。就是在逃跑之前,其实我的心里就已不安宁,经常被噩梦惊醒。这下好了,虽然我知道等待我的将是什么,但心里反而踏实了。哎,干的是什么事呀,我真不是人。”说到这里,何喜发猛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光,然后才又继续讲述起来,“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全是咎由自取……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