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三十五章 案子告破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七月五日,许源县公安局案情分析室。

    “六.五命案”和“六.三0命案”案情分析会正在召开,局党委书记、局长楚天齐主持会议,参加会议的有政委赵伯祥和各位副局长,还有办公室主任杨天明、刑警队长柯晓明、信息科长周仝。

    现在刑警队长柯晓明正汇报案情,大投影幕上配合播放着一副副画面。这些画面有两次命案的现场照,有证据展示照,有相关证据对比照,还有相关鉴定文件图片。当下画面出现的是一个笔记本的内页,左右内页上是黑水笔写的内容。

    柯晓明的汇报还在继续:“……这个笔记本是在‘六.三0命案’现场抽屉里发现的,笔记内容仅两页,是以死者孙小翠名义所写。我为大家摘录其中几句内容:‘我叫孙小翠,姐妹们叫我百灵,我和阿虎的认识很偶然,很有戏剧性,我爱他,他也喜欢我。’‘阿虎,正是你那次出手相救,让我彻底爱上了你。’‘我知道自己是一个风尘女子,没有资格获得你的爱,但我就是忍不住要爱你。’‘虽然你没有明着说出来,可我知道你心里也有我,你和我发生关系不只是为了满足生理需求,也是因为喜欢我。’

    以上这些内容,记述了两人相识的过程,以及两人的关系发展情况。两人是偶然相识,然后发展成一种类似恋人的关系。然后又选取了几个美好的事例,进行回忆,表达了对阿虎的依恋,这些事例我就不读了。下面我再把后面一些语句读出来,这些语句是对‘六.五命案’发生的说明。

    ‘虽然我能忍受你对我的若即若离,也能忍受你和其他女人背后发生关系,可我不能容忍你和其他女人如胶似漆,而且更不能容忍你精神出轨。我明知道这种想法很自私,可我就是不由自主。’‘既然我不能得到,那别人也休想独自占有,我只有选择让你消失。’‘可是等你真正离去时,我才发现自己根本离不开你。’‘阿虎,请原谅我的自私,我那不是无情,而是因为太爱你了。’‘阿虎,现在好了,我俩永远都不分开。’‘我选择在这里离开,选择打扮的漂漂亮亮去找你,就是为了让你看到我,看到我的美丽。’‘阿虎,我去陪你了,虎哥,王虎哥。’

    从后面的这些语句可以看出,孙小翠是因为不能容忍王虎精神出轨,才采取了极端的办法,杀死了王虎。一开始的时候,我们疑惑她为什么要选择死在这里,现在从她那句‘为了让你看到我’中找到了注解。她死在南苑小区十三号楼二单元二零二房间,而王虎死在十五号楼二单元二零二,两人正好隔窗相望,也即她说的‘看到我’。

    这个笔记本封皮和内页留有指纹,经鉴定指纹均为死者孙小翠所留。‘六.五命案’死者王虎身上出现的长发,经鉴定,也系‘六.三0命案’死者孙小翠的头发。王虎身上的香水香型与孙小翠身上香水香型为同一款,都是法国蓝蔻真爱奇迹女仕二号。提取两命案现场匕首刀柄指纹,鉴定确认全部为孙小翠所留。在‘六.三0命案’现场还发现了一双女士软底鞋,经鉴定,此鞋鞋码、纹路与‘六.五命案’现场遗留的鞋印完全相符。经法医对两死者前行解剖,在二人体内发现了同一种品名、型号安眠药。还有,我们对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柯晓明汇报的种种情况,看着大投影幕上滚动的画面,楚天齐知道,所有证据都指向明确,都意味着一个圆满的结论:案子破了。但他心中却又不无疑问,或者说是充满遗憾。

    柯晓明对自己的汇报做着总结:“经过对两个案件的分析、比对、论证,结合所有的人证、物证,我们理出了清晰、完整的证据链条,专案组形成了统一结论。即死者孙小翠是‘六.三0命案’的唯一主角,同时也是“六.五命案”的凶手。”

    张天彪接过了话头:“我们认为,经过整整一个月努力,‘六.五命案’成功告破。仅仅五天,‘六.三0命案’也成功破获。这都是曲局亲自主抓、督办、指挥的结果,都是刑警队全体同志夜以继日、努力奋斗的结果,当然,相关兄弟部门也给予了一定的支持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张副局,结论要由班子成员集体来下,专案组只需要讲事实、摆证据。而且案件侦破工作得以顺利进行,主要得益于局领导集体指挥,尤其与楚局长的亲自指挥分不开。”说着,曲刚瞪了张天彪一眼。

    “从目前的证据链来看,比较清晰,也相对完整。只是还不够完美。”赵伯祥发了言,“做为重要的一环证据,没有采集到十三号楼前的监控资料,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。”

    张天彪马上给予了答复:“我也认为有遗憾,但这是由于连着两日下雨,十一、十三号楼前的监控线路发生故障,才导致监控设备在案发时不能工作。这种事情不可预见,也不无遗憾,不过并不影响现有证据链的形成。”

    孟克也提出了疑问:“从下手手法看,‘六.五命案’中,手法明显比较老道,体现了凶手稳、准、狠的特点。而‘六.三0命案’中,自杀手法好像要稚*嫩一些,同时也没有调查到她有其它做案前科。如果两命案为同一人所为的话,似乎有些矛盾。”

    “孟组长,其实并不矛盾。在‘六.五命案’中,孙小翠杀的是别人,杀的是她心中的负心汉,女人吃醋是很厉害的,更别说已经到了拿刀了却仇恨的时候。正像她日记中写的那样‘既然我不能得到,那别人也休想独自占有,我只有选择让你消失。’她当时心中是浓浓的恨意,仇恨已经蒙蔽了理智,下手自然就要狠的多。而在‘六.三0命案’中,孙小翠杀的是自己,尤其在自杀之前还写日记,并进行了精心打扮,心肠自然就要柔软。心肠本已柔软,再带着对世间的不舍,同时又要去陪曾经的负心汉,她的心情肯定很矛盾,下手自然就要犹豫的多。”说到这里,张天彪“嗤笑”一声,“我认为,把‘六.五命案’认定为老手做案,本身就是太武断,证据就显单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听到此,眼睛眯了一下,暗道:好小子,处处不忘踩我楚某人一下。刚才说感谢的时候,你故意漏掉我,现在又对我在“六.五命案”上的看法进行否定,看来你是想作对到底了?

    那话说的那么明显,那么露骨,其实大家都听出来了,好多人都把目光投向楚天齐,然后又快速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曲刚重重咳嗽了两声,抢过了话头,“刚才专案组介绍了两个案子的破案情况,请大家共同审议一下。”

    曲刚这么一引导,众人的话题又都集中到案件本身上,展开了热烈的讨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案情分析会进行了两个多小时,最后形成一致结论:“六.五命案”和“六.三0命案”告破,“六.五命案”中的死者王虎为他杀,杀人凶手是孙小翠。同时,孙小翠也是“六.三0命案”中死者,在此案中为自杀。

    对结论进行签字确认后,立刻形成文件,上报定野市公安局和许源县委、县政府。

    带着遗憾和疑虑,楚天齐回到了办公室,遗憾的是没有十三号楼前的监控录相。疑虑的是这证据也太集中了,尤其那个日记更像是专门为配合破案而准备的。虽然张天彪对相关问题进行了回复,答案也似乎合情合理,但楚天齐就是觉得不踏实。只是所有证据已经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,在没有新的更有力证据之前,也只能得出现在的结论,而且是唯一的结论。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,楚天齐不由得又翻起了桌上的几张照片,这些照片都是有关两个案子的。照片上的内容就是那些证据,还有两个死者的几张照片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边翻着照片,一边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一开,一个女人走了进来。她进门就说:“楚局长忙着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抬头一看,进来的女人是乔丰年的老婆尚云霞,便热情的说:“不忙,尚董请坐,请问有什么指教?”

    “指教可不敢当,我是来请楚局长帮忙的。”说着,尚云霞脸上神色一黯,“老乔被打一案,到现在还没开庭,还一直拖着,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有结果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是吗?你再催催法院。”

    “我催了,可是不管用,好多人根本就不办实事,只知道推诿。”尚云霞拿出一沓纸,说道,“这是我写的一份尽快开庭请示,烦请楚局长关注一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了:“你可以直接交给法院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信不过他们的效率,还请您这个政法委副书记过问一下,我就信得过你。”说着,尚云霞把请示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就给递一下。”楚天齐接过了请示。

    “狐狸精。”尚云霞盯着桌上照片说道,然后又摇摇头,“不是,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尚董,你说什么?”楚天齐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认错人了。”尚云霞摆摆手,“拜托,我不打扰了。”说完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脑海中回荡着“狐狸精”三个字,楚天齐陷入了沉思中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