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二十一章 何喜发到底去哪了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人没在。

    于是,赵有花拿出手机,拨打着何喜发的手机。手机里静了一会儿,然后马上传出标准的女声:“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看着二宝,说了话:“你爸什么时候走的,说了去哪吗?”

    二宝摇摇头:“没说去哪。我爸是和大哥一家来的,安顿下大哥三口,他就拿着自己的皮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说什么了吗?”楚天齐追问。

    “我爸就说出去处理点儿事,还说不要随便给陌生人开门,就是我妈和我舅领的人也要仔细询问。刚才要不是知道你们是警察,我也不会开门。”二宝说着话,眼睛在赵六身上扫着。那意思很明显,就是疑惑自己这个舅舅究竟犯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听着二宝的话,楚天齐意识到,看来何喜发肯定是感受到了危险或不安,是感到了担心或害怕。但对方的这种感觉却未必来自自己,也未必是来自警察。那么,何喜发究竟怕的是谁,又有什么好怕的呢?

    大宝在一旁接了话:“我爸昨天上午去了我家,让我们马上和他一道来二宝家。我因为有事情需要处理,就准备缓一缓再动身,结果他还因此训了我,我们这才和他一起去坐火车。路上我爸的话也很少,期间走出车厢小屋两次,他说是给我妈打电话去了,其余时间一路上都是闭目不语。他不会出什么事吧?我爸到底怎么啦?”说着,他把目光投向楚天齐、厉剑,接着又看着赵六,最后落到了赵有花身上,“他做生意赔了?还是遇到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做生意?他做什么生意?”楚天齐追问。

    大家摇摇头:“不知道,他只说他在做生意,但不让我们参与。”

    赵有花、二宝也跟着摇头。

    楚天齐又问了一句:“你们哥俩买房的钱,应该也是你爸做生意赚钱买的吧?”

    “他给付的首付,剩下的钱我们都贷了款。”大宝声音有些嘶哑,动情的说,“他把挣的那点钱都给了我们,自己却住在那个小旮旯里,不舍得吃,也不舍得穿。”

    通过赵有花母子的神情与访谈,可以看出来,他们应该不知道何喜发的“生意”是什么。看来再在这儿待下去,也没什么收获了。

    于是,楚天齐决定离开。

    赵有花哭着要和弟弟去找丈夫,想让丈夫给弟弟证明。

    楚天齐考虑多带人不便,而且从现在的情形看,即使带着赵有花,对于寻找何喜发也没有什么帮助,干脆就让她留在了儿子家。并告诉她,一旦有何喜发的消息,可以及时和赵六联系。赵六儿也解劝姐姐,说他自己没做那事,肯定会什么事也没有的。

    经过劝解,赵有花留在二宝家。

    楚天齐、厉剑、赵六从住宅楼下来,出了小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何喜发去哪了?下一步又该怎么做呢?

    还是先吃早点再说,于是三人进了一家小餐馆,要了包子和稀粥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边吃包子一边想着事情。

    自己这次去*市,明着去参加会议,是出公差,其实不就是为了靠山村村民的事?不就是为了找到何喜发吗?可现在何喜发不知去向,而且明显是躲起来了。即使何喜发未必知道是自己找他,但肯定也不想见到自己,不想见到警察。否则何喜发可以进一步套赵有花的话,但他没有这么做,而是毅然选择了躲避。

    先从许源县到了*市,现在又赶到了雁云市,结果何喜发却没了踪影。如果就此回去的话,哪岂不是白跑?如果只是白跑一次倒无所谓,但村民的事却是越来越急迫,很可能就会去上访,一旦上访的话,那这事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要是村民知道自己是公安局长,那可能会怪罪自己没有替他们做主。要是局里或县里知晓自己提前知道此事,那又不知道会生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这次自己实施的是顺藤摸瓜计划,是要通过赵六这根“藤”,摸*到何喜发那个瓜。如果一旦无功而返的话,别说找到何喜发会难上加难,就是想找赵六的话也几乎不可能。赵六肯定会躲起来,说不准就钻到大山里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当然也可以把赵六带回局里,但不能以赵六涉嫌王虎被杀为由,那是自己根据他俩有过见面杜撰出来的,只能以赵六上次刺杀自己未遂为理由。可是那样一弄的话,那次的事就会公之于众,自己的做法也会让人诟病,这是楚天齐不愿意看到的。另外,也会给人们留下口实,现在局里都在为王虎被杀一案奔忙,而自己却为了私事而兴师动众,那人们就会小看自己,甚至还会引起好多人的鄙视。说不准就会有人拿此说事,县里也可能会横插一杠子。

    怎么办?怎么办?楚天齐在心里问了自己好几遍。他还注意到,赵六在不时偷眼瞧着他,眼中满是疑惑。赵六肯定已然明白所谓涉嫌王虎被杀只是幌子,就是对于所谓“解药”的事恐怕也打上了大问号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起,是赵六的手机在响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把赵六的手机还给赵六,但赵六看了眼来电显示,没有直接接听,而是看着厉剑,说了句“二宝的电话”。

    厉剑回复了一个字:“接。”

    赵六点点头,按下了接听键:“二宝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小舅,刚才我爸来电话了。”手机里传出二宝的声音。

    手机里的声音足够大,三人都清晰的听到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示意了一下,接过了赵六的电话:“二宝,你爸说什么了,他在哪?”

    手机里停顿了一下,接着再次传来二宝的声音:“他没说在哪,只问都有谁到家里了。我按您吩咐的那样,直接说了需要他给我小舅做证明的事。他听完以后,好长时间没说话,只是长叹一声‘我知道了’,然后便嘱咐我和我哥照顾好母亲。”二宝的声音忽然变的很急,“厉警官,我听刚才我爸的话不对劲,不会是他遇到了什么事,或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吧?”

    从二宝的话中,可以得出一个结论,那就是何喜发肯定知道了自己找他的真正目的,肯定是要躲起来。只是何喜发的儿子可能不知道村里那档子事,所以听着他爸的话才感觉有些瘆的慌。楚天齐回道:“二宝,不用担心,那可能只是你爸随便一说,肯定没什么事,也许他去朋友家了也说不定。对了,你知道他朋友的情况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他从来就没说过。”说到这里,二宝再次追问,“我爸不会有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他能有什么事?”楚天齐安慰着,然后又问,“他是用什么号码给你打的?看能不能通过号码找到他?只有找到他,我们才能给他一些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是拿固定电话打的,你等等,我翻一下号码。”说到此,手机里的声音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示意一下,从厉剑手中接过了纸笔。此时,正好二宝报出了号码,楚天齐便迅速记到纸上。和对方经过再次核对、确认,楚天齐挂断电话,把手机给了赵六。

    示意马上动身,楚天齐拿着那张纸,当先出了餐馆。来到餐馆外面,楚天齐看了看四周,找到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,照着上面的号码扭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手机里传来回铃声,一声又一声,只到响了好几声,都没人接听。

    一遍过后,楚天齐又拨了一遍,结果还是照就,他便又继续拨打起来。已经拨打了五遍,都是只响铃却没人接听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准备挂掉电话、准备另想办法的时候,手机里传来了一个女人声音:“你找谁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喜,忙问道:“你这是公用电话吧?刚才有一个五十多岁,身高一米七左右,体型偏胖的男人到你那打过电话吗?”

    手机里停顿一下,女人声音再次传来:“大哥,这里是公用电话不假,可这是无人值守的IC卡电话,你以为我是看电话摊的呀?我也是来打电话的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楚天齐连忙对着手机道:“对不起。是这么回事,我家亲戚走失了,全家人都急死了。他刚才用这个号码给我打过电话,我想知道电话亭所在位置,想马上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女人疑惑的说,“好多骗子也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骗你,真的。”楚天齐态度诚恳,“麻烦你就告诉我吧。”

    女人道:“嗯……好吧,这里是……我看看远处的指示牌……精英路。”

    “精英路?是不是省委党校在的那条街?”楚天齐追问。

    问完后,手机里没有任何回音,而是传来了“嘟嘟”的声音,看来对方开始打电话了。再次拨过去,手机里就是占线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收起手机,冲着站在远处的厉剑招了招手,快速向路边走去。

    厉剑带着赵六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拦下一辆出租车,三人坐了上去,楚天齐说了声“精英路”,出租车便蹿了出去。

    半个多小时后,出租车到了“精英路”路段,一个个插卡电话从车旁闪过,哪有何喜发的影子?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画上了大大的问号:何喜发到底去哪了?不会是自己弄错了吧?

    “到哪下?”司机的问话,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