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三十一章 我们别无选择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是他吗?发出同样疑问的还有杨二成。听着声音这么耳熟,再看个子也挺像,就是这花色大沿凉帽一戴,再遮着一副大墨镜,根本就看不清脸上模样。

    经过短暂一楞,曲刚自是认出了对方,只是对方这身装束,让他很是疑惑。此时也顾不得其它的,处理眼前危机才是最当务之急,于是他走上前来,说道:“局……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许源县公安局局长楚天齐,他挥手示意曲刚:“你先不要说,我问他们。”

    什么味?平时可都是一口标准普通话,现在这是哪的口音?尽管心中疑惑,曲刚还是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楚天齐走前两步,看着杨二成,继续用玉赤土话说:“老乡,你们是为了山林租金的事吧?”

    杨二成点点头:“啊,就是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又问:“那你们来上访,肯定是为了解决问题,不是为了和警察起冲突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们就为了拿到租金,要不我们干嘛来这?”杨二成回答。

    “就是,你以为我们疯啦?你是谁呀?”有人在杨二成身后嚷嚷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摆了摆手:“我是谁不重要。重要的是你们想要拿到应得的租金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对,对。”杨二成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让大家都散了吧,咱们坐下来谈。”

    杨二成“嗤笑”一声:“凭什么?你能帮上忙?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我帮不上什么忙,也许他能。”说着,他向身后一招手。

    顺着对方招手方向看去,一个略微矮胖的男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。看到此人,杨二成先是一楞,旋即挥舞着拳头,向那人冲去:“何喜发,何喜发,你……”

    在杨二成带动下,他身后也有人想要随着冲过去,但被反应过来的警察拦在那里,只有杨二成一人冲到了前面。

    眼看着杨二成拳头就要打到何喜发头上,却被一只大手抓住他的胳膊。同时一个声音在他耳畔响起:“杨二成,要是把他打坏,你们的租金可真就泡汤了。现在何喜发已经回来,他手里有你们想要的东西,我们还是换个地方谈谈为好。”

    尽管对方声音很低,但几乎是对着自己的耳朵,杨二成听明白了意思,更听清楚了对方的声音。他一开始很疑惑对方声音变来变去,旋即明白了,头脑也冷静下来。便转回头,对着众人道:“大家都别动,何喜发已经回来,有事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有警察拦着,再经杨二成这么一说,尤其何喜发近在眼前,村民的情绪稳定下来,都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迅速走到曲刚面前,轻声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曲刚略带疑惑的点点头,然后对着众村民说:“乡亲们,你们选派五名代表,咱们去会议室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杨二成答应的挺痛快,开始从上访村民中挑选代表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是曲刚的电话。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去旁边接电话去了。

    接完电话后,曲刚走到楚天齐面前,低声说:“萧书记通知去开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吧,这有我呢。”楚天齐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曲刚略一迟疑,点点头,向政府大院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曲刚喝完最后一口汤,把空的方便面桶扔进垃圾篓里,然后摸了摸肚子,笑着说:“还是局长想的周到,谢谢啊!”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没什么,我也是误了吃饭点儿,才吃的这东西,估计你可能也没吃上,就给你也准备了点。吃饱了吗?要不再来一桶?”

    “吃饱了,两桶连汤带面加上火腿、榨菜,怕是足有三、四斤了,要是再吃的话,那不成饭桶了?”说着,曲刚从沙发上起身,坐到了楚天齐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扔给对方一支烟,楚天齐问道:“老曲,你在电话中说,县里让我们牵头处理上访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去参加县委常委会了吗?县领导说是让我们牵头,政府办、信访办各出一个人辅助,务必要把这事处理的圆满。”说着,曲刚点燃了香烟,也停止了说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让我们牵头?这应该是政府和信访的事呀?是不是因为我们有人说过要抓人的话?”楚天齐盯着对方问。

    曲刚脸一红,略有尴尬的说:“领导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添乱。”楚天齐斥责后,话题一转,“我不是说你。既然县里硬把这事扣到咱们头上,咱们也不能怨天尤人,还是应该积极面对。再说了,百姓的事无小事,我们是人民公仆,为人民做事也是理所应当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局长理解。”曲刚感激的点点头,然后又问,“百姓那边现在怎么样了?我从政府大院出来的时候,见好多人还在那里等着呢?除了几个看热闹的,大部分都是靠山村村民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村民现在都撤走了。你不是去参加会议了吗?我和他们选出的五个代表就去了政府会议室,当然还带着那个何喜发。”说到这里,他话题一转,“对了,不能让何喜发在外面待着,得把他控制起来,你给找一个合适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答过之后,曲刚又提出疑问:“何喜发是谁?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你问何喜发是谁?他是靠山村村长,也是山林租赁这件事中重要的一环。当初聚财公司和村民签订租赁合同,就是他组织的,而且村委会还是和二十一户村民共同做为甲方,在合同上签字、盖章、按了手印,甲方的两份合同原件也是由他保存。按照村民的说法,聚财公司没有按时支付第二年租金,他们便让村长去要。一开始何喜发带回了对方的推脱理由,也得到了村民的认可,这事就拖了下来。今年三月七号,何喜发连同合同失踪,村民直接去找聚财公司,聚财公司出示了合同。

    按照聚财公司出示的合同,聚财根本就不欠村民的,租金是用房屋顶了,而且村民倒欠聚财的。村民不认可这份合同,而是表述了意思完全不同的内容,但却提供不了合同样本,因为村长一直保存着合同,合同与村长一同失踪了。村民口说无凭,而聚财公司手里有白纸黑字,因此聚财不出钱,村民在找过对方几次后,就开始上访。村民找过乡里、县里,但都没有解决问题,这才组织了这次上访。

    据何喜发初步交待,他手里现在有两套合同,其中一套内容与聚财公司现在保存的那份一致,另一套则与村民描述的一致。他还交待,他收受了聚财公司的好处费。虽然现在还需要进一步调查相关事项,但从他现在交待情况看,他是违法了,我们就可以先把他控制起来。现在他暂时由厉剑看着,在一个小旅馆呢,你和厉剑联系就行。”

    曲刚回答:“好的,是该把他控制起来,我一会儿就去安排。怪不得村民说聚财公司欠他们钱不给,原来都是这小子捣的鬼呀。”说到这里,曲刚话题一转,“现在县里让我们牵头处理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县里说是由我们牵头,由政府办和信访办各派一个人配合,其实就是把这事赖到了我们头上,那两人根本就是滥竽充数,我们只能靠自己。而且县里现在总拿‘抓人’说事,其实就是给我们头上悬了一把刀,一旦这事处理不好,那这把刀就会落到我们头上。我们只能把这事圆满处理了,别无选择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反问一句,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曲刚点点头:“对,我们别无选择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着说:“我准备由你牵头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?”只说了一个字,曲刚便噎住了。常委会是他参加的,是他领回了任务,自然应该牵头去做。而且又是张天彪说出“抓人”这样的话,才让事情这么被动,这屁*股只能由曲刚去擦,谁让自己有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小弟呢?但从心里他是一万个不乐意,便试探着说,“我牵这个头倒是行,就是‘六.五命案’的事更耽误不得,我怕……顾此失彼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是呀,我们不能顾此失彼,既要圆满处理上访,命案破获更是不能耽误。我是这么想的,上访的事呢,由你牵头,毕竟你和村民接触的多一些,杨二成他们对你也挺认可。不过,我想让常亮和杨天明也参与进来,你主要负责指挥,具体的事由他俩去做。‘六.五命案’侦破工作则必须你亲自主抓,有的刑侦领导确实也不得力,就知道添乱,只能是你能者多劳了。你看可以吗?”

    局长能这么设身处地去想,曲刚还能说什么,只得回答:“局长考虑的真周到,我责无旁贷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咱们一会儿开个会,把处理上访的事明确一下。”说着,楚天齐看了看手表,“现在刚过三*点,那就三*点半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曲刚答应一声,站起来,向外走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