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三十二章 暂时理想结果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刚从局长办公室回到自己屋子,杨天明就打来电话,是一会儿开会的事。挂断电话,曲刚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咚咚”,敲门声传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么大动静,曲刚眉头一皱,不悦的说:“谁?”

    “我。”随着一声回复,屋门打开,张天彪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是他,曲刚厉声道:“一点礼貌也不懂,都快把门砸塌了。”

    张天彪没接这个茬,而是大咧咧的坐到对面椅子上,直接拿起一支香烟点着。然后劈头盖脸的问:“怎么回事?处理上访的事落到我们头上了?”

    曲刚没有接茬,而是狠狠吸了两口香烟,长嘘了口气。

    见对方不理自己,张天彪气更粗了:“就这烂事,人们都千方百计想要甩掉,可我们倒好,却自己揽到了头上。不用说,总是嘴上没毛干的。他想出名,他想沽名钓誉,那就自己去做,为什么非要把我们拉上垫背?”

    狠狠把香烟放在烟灰缸里拧了拧,曲刚身子向后一仰,干脆倚靠在座椅上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曲哥,你这是干什么?不想听啦?现在你是不是特怕别人说他?”张天彪话中满是讥讽,“可他那事做的,能不让人说吗?我们为了破案,没白天没黑夜的奔忙着,尤其你更是顶着酷热,在上访现场苦口婆心劝说村民。可他在干什么?本来只是一天的会议日程,他楞是出去了一周。我听说他去上访现场时,戴着花色凉帽,还架着一副大墨镜,这哪是县公安局长?这分明就是一个游山玩水归来的混混。这还不算,他身为局一把手,不想着如何破案,却把这八杆子打不着的处理上访揽到了头上。他……”

    曲刚猛的睁开眼睛,坐直身体,然后举起右手,“啪”的一声击在桌上:“张天彪,有完没完?啊?你临阵脱逃,我还没找你算帐,你现在倒来扯这老婆舌了?我告诉你,形成现在这种被动局面,全是你一手造成的。后来老百姓已经不说上访本身,而是把矛头对准了我,对准了公安局,你知道是为什么?就是因为你说要抓人家,而你又不敢去现场解释。

    我告诉你,你现在已经在县委挂上了号,今天萧书记在电话中就批评,说正是因为你的不当言论才使矛盾激化的。后来我去列席县委常委会紧急会议,牛县长和其他常委更是直接指出,你张天彪就是罪魁祸首,县公安局必须担起妥善处理上访的义务。现在由我们牵头处理上访,是在给你擦屁*股,你知不知道?

    不要总盯着别人挑毛病,不要总拿领导不在家说事,领导出差还需要跟你汇报吗?我们需要做的是,尽力做好本职工作,为领导分忧,为局里解难,服从领导安排。可你是怎么做的?你就知道扯闲话,根本就不想自己的职责所在,把领导的话更是当耳旁风。‘六.五命案’发生后,局长专门提出让你仔细搜查证据,可你根本就不当回事。要不是我又去找,能发现那张写字的纸吗?要是没有那张纸的话,能锁定小翠这个嫌疑人吗?还有今天这事,要不是局长到场,要不是他带去了那个人,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呢。张天彪,你好好想想吧。”

    被曲刚雷烟火炮轰了一通,张天彪立马蔫了,陪着笑脸道:“曲哥,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吗?原来不是他揽的活呀。我这不是……不过,曲哥,我有一事不明,他怎么就遇到了那个村长,那个村长又怎么会和他回来?我听说那个家伙可是跑了三个多月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谁说的?”曲刚反问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好多人都这么说。”张天彪“嘿嘿”一笑,“还有,他好像早就知道这事似的,另外他穿的不伦不类不说,说话也是南腔北调,这是不是有点反常,是不是有什么说法?”

    曲刚稍微一楞,然后狠声道:“你自己捅了篓子,跑的没了影,还管人家穿什么?人家说什么话,碍你什么事?成天不谋正事,就知道胡猜乱讲,要照这样下去,我看你的副局长也危险。”

    张天彪“嗤笑”一声:“是吗?是不是那小子说我什么啦?他以为公安局是他家开的,想让谁干就谁干?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张天彪,这还用别人说吗?就你干的那些没底的事,与副局长身份相符吗?”曲刚无奈的摇摇头,“我可警告你,你还别不拿当回事,县委常委会可是把矛盾激化的大帽子扣到了你小子头上,我们现在都是给你擦屁*股。现在能让我们主导这事,暂时还是一个理想的结果,还能尽量挽回一些不利局面。要是让别人去处理,要是再处理不好,那你小子的乌纱帽我看真是悬了。”

    张天彪脸色一黯:“曲哥,真有那么严重吗?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听天由命吧,自作孽不可活,笨蛋。”骂过后,曲刚叹了口气,“哎,夹着尾巴做人,少说废话,多干实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张天彪无精打采的说,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电话铃声响起,打断了张天彪的话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曲刚拿起了电话听筒:“局长……好,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曲刚拿起笔和笔记本,走出屋子,把张天彪一个人晾在那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完晚饭,楚天齐就直接回了办公室,打开电脑,整理一些资料。

    八点多的时候,手机响了,楚天齐看了眼来电显示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曲刚的声音传来:“局长,向你汇报一下。现在已经把何喜发送到拘留所,直接关在一个单人间里。他本人情绪很稳定,还一个劲的感谢你,感谢公安局,称这是对他的保护和挽救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嗯”了一声:“关拘留所也好,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,防止他逃跑,不能让他和别人接触,也要防止他被杀人灭口。”

    曲刚回答:“是,我已经特别嘱咐张天彪这些内容了,他也和拘留所做了强调。而且我刚才也跟着去了那里,那个单间就关他一个人,里面的设施都做过无伤害处理,监控也没有死角。再加上整个拘留所有全套监控设施,还有武警站岗值勤,应该是目前最理想的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不过一定不能掉以轻心,他可是处理山林纠纷一事的关键人物。”楚天齐叮嘱道,“你还是要多留心,有你直接盯着,我才觉得放心。”

    曲刚表态:“谢谢局长信任,我一定会重点关注此事。局长还有其它吩咐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,早点休息。”说完,楚天齐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靠山村山林租赁纠纷一事,楚天齐一直挂在心间,现在找到了何喜发,他总算暂时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本来这事跟他这个公安局长没有什么直接关系,但楚天齐就看不得老百姓受屈。虽然一开始只是听了村民的一面之词,不过以他的观察、分析,以及这几年的从政经验看,他已经基本认定村民肯定是被坑了。只是苦于没有证据,而且也不便直接出手,这才一拖再拖,直至今天村民上访。所好的是,上访之事暂时得以平息,没有造成特别不良的后果。

    想想整个事情过程,确实也有好多巧合之处。

    巧的是,以前从来没有遇到火车晚点,而却在今天这节骨眼晚了。不过所好的是,自己赶到政府时刚刚好,正好及时阻止了现场即将失控的局势。

    还有一巧,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,那就是当初放了赵六一马。正是放赵六时给其留下一个尾巴,逼得赵六不得不经常联系自己,没想到却成了找到何喜发的关键因素。而找到何喜发,让何喜发出面,却又是解决山林租赁纠纷的关键。从现在何喜发的表述以及提供的合同来看,整个形势发展已经对村民比较有利,毕竟白纸黑字写着,总比村民空口无凭要有力的多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还不能盲目乐观,聚财公司既然能够拉拢腐蚀何喜发,怂恿何喜发与他们共同做局,那就不敢保证是否还有别的后手。不过现在控制了何喜发,那么这件事的主动权就大了很多,下面就看曲刚他们的协调情况了。不管怎么说,这事总算是向前推进了一大步。

    本来一直发愁没有合适方式介入此事,不曾想张天彪说话捅篓子,县里正好以此为由,把一个看似烫手山芋扔给了公安局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这就是一个麻烦,可对于楚天齐来说,这正是求之不得。而且还能以此拿捏着曲刚,也相当于攥了张天彪一个把柄,可谓一举多得。

    真应了那句话——得来全不费功夫。想到此,楚天齐露出了微笑,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抬头间,衣架上两个物件进入眼帘,正是那顶花色凉帽和大的蛤蟆墨镜。看到这两个道具,楚天齐笑容更加灿烂,心中暗道:厉剑这个侦察兵还真没白当,关键时刻给自己提供了道具。要不是厉剑临时从火车站买了这两件东西,那自己一旦急匆匆赶到现场,肯定会被村民认出来,肯定会横生一些不必要的事端。当然,从今天杨二民的反应看,对方肯定是猜到了自己,但却没有点破,显然这是一个暂时理想的结果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又想到了另一件事,忍不住自语道:“怎么还没有消息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