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百三十三章 好自为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同时厉剑的声音传来:“局长,休息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就等你了。”楚天齐对着门口道,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屋门一开,厉剑走了进来,目光在屋中逡巡着。

    “别像做贼似的,没有别人。”楚天齐笑着道,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厉剑坐到局长对面椅子上,压低了声音:“赵六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怎么才跑?这个笨蛋。”楚天齐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厉剑“嘿嘿”一笑:“可能是被你吓住了吧,从你告诉我以后,我就总是给他创造机会,但他老实的一点也没有逃跑的意思。后来,曲局长给我打电话,我*干脆就带着何喜发,和曲局长一起去了拘留所。我想他这次总该跑了吧,可是当我回到旅馆以后,听到他一个人还在屋子里长嘘短叹着。于是,我就躲到旅馆对面小饭馆,坐在靠窗地方吃饭,一边吃饭一边观察着旅馆情况。终于,在我把一份炒饼吃了足有半个小时的时候,他才鬼鬼祟祟的出来了。我怕忽然惊到他,直到他彻底没影才回到旅馆,把房间退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骂道:“妈的,找他时费了好大劲,没想到放他也这么难。”说着,楚天齐打了个哈欠,挥挥手,“行啦,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,厉剑答应一声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家伙,还真有意思。”楚天齐自语着,摇摇头。

    刚才楚天齐和厉剑说的逃跑之人是赵六,是他让厉剑故意放走的。

    在坐火车回来的路上,楚天齐就在考虑如何处置赵六。现在既然已经找到何喜发,那么赵六被利用的价值基本就没了,最好的办法是让赵六走。可是就这样让赵六走了,赵六会怎么想,而且万一赵六要是和“六.五命案”有牵连,岂不是放走了嫌疑人?

    可是要把赵六留下的话,又该以什么名义?就以涉嫌王虎被杀案吗?这似乎也有很大漏洞,首先就是容易引起人们的怀疑,怀疑自己如何把嫌疑人锁定赵六,从现有证据看可是与赵六没有一点瓜葛的。其次也会把赵六刺杀自己的事搅出来,那样就会传的沸沸扬扬,引起不必要的猜疑,也会让幕后指使者更加警惕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赵六成了烫手山芋,扔又扔不得,拿着又太烫手,而且还没有合适的地方安置。在赶往上访现场前,楚天齐只好让厉剑把赵六带到了旅馆,暂时看着。可这也不是个长久办法,于是在下午召开局班子成员会前,楚天齐又把曲刚叫到了自己屋子,让曲刚汇报“六.五命案”的进展情况。曲刚明确表示,现在锁定的嫌疑人小翠有重大做案嫌疑,而且与录相上的嫌疑人特征吻合。

    经过曲刚这么一说,赵六直接杀人的嫌疑几乎为零,而且何喜发也证明了小舅子没有做案时间。此时,厉剑正好打来电话,说是从战友处传来消息,在赵六手机号所在地邮政局查询到,赵六这个号码只与两个号码有过联系,正是楚天齐和何喜发手机号。这一下楚天齐心中大定,彻底排除了赵六指挥杀人的嫌疑,这才让厉剑故意露出破绽,以让赵六自行逃跑。只是赵六这小子不知是担心被抓,还是在等待天黑,楞是耗到现在才跑。

    看了看手表时间,楚天齐站起身,插好办公室屋门,向里屋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些事想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。本来以为有了何喜发这个人证,又有了合同原件,山林纠纷一事应该很快就会解决。谁知常亮和杨天明带人去找聚财公司时,聚财公司却以生产安全检查为由,根本就不让他们进。聚财公司办公室主任倒是出来见了面,但也只表示会向领导汇报,对于租赁山林一事一问三不知。一周时间已经过去,常亮、杨天明几次联系,对方的答复都是“还没联系到领导”。

    听常亮、杨天明汇报情况后,楚天齐意识到聚财公司肯定有鬼,否则不应该不谈。想了想,楚天齐给陈文明打了电话,让陈文明来见自己。

    陈文明来的倒是挺快,接电话一个多小时就到了。他进门后,一个劲擦汗,还不时向局长谄媚的笑着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的做派,楚天齐没有说话,就那样面无表情的盯着对方,他倒要看看,这小子会表演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见局长不开口,陈文明自说自话起来:“天气真热,闷的慌,天天都像要下雨。还不是雾霾闹的,经济没发展起来,污染倒是一天比一天厉害。刚才我正在调解一家婆媳矛盾,接您电话后,不敢耽搁,就让小刘继续做工作,我自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。那辆吉普也不做主,路上息了两次火,还是太老了,到派出所之前已经倒过四、五次手。”

    我看你装到什么时候,净说这些扯蛋的话。这样想着,楚天齐依旧不说话,而是依旧面色冷峻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看到局长还是这副冷冰冰的模样,陈文明转换了话题:“局长,您叫我来有什么吩咐?是不是准备到所里指导工作?欢迎,非常欢迎,同志们都盼着聆听局长的教诲呢!大家……”

    真他娘的会装,心中暗骂一句,楚天齐打断了对方:“陈文明,我交给你的任务,你完成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任务?什么任务?局长交给我好几项任务,您指的到底是哪一项?”陈文明一脸愕然。

    楚天齐被对方装傻功夫气乐了,他指着对方道:“陈文明,少来这一套,你装什么像?我让你协调靠山村村民山林租赁纠纷一事,你是怎么协调的?啊?”

    “是这事呀,局长,您听我说。”陈文明脸上一副苦样,“从您安排我这项任务后,我不敢有任何马虎,立刻多次奔走于聚财公司和村民之间。村民言说对方合同造假,可空口无凭,聚财公司则信誓旦旦按合同办事,而且还有白纸黑字合同在手,这本身就是一个很难完成的任务。经过我苦口婆心劝解、做工作,连嘴皮子都磨破了,聚财公司方同意给每家一千五百元钱,这相当于半年租金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不是聚财公司付的租金,而是出于人道,给村民的援助。做为援助的条件,就是村民永远不再上门无理取闹,还要写出书面承诺。等我把这条件向村民一说,村民当场就骂了我,说这是不平等条约,根本不可能答应。还有人直接骂我,说我是卖国贼,他们也太抬举我了。哎,到聚财公司协调,我是求爷爷告奶奶,受尽了白眼,可老百姓根本就不买帐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缓缓道:“听你的口气,你好像已经竭尽全力了,那怎么村民还会来上访?你怎么没有阻拦?事后也没有向局里汇报?”

    陈文明看似诚恳的说:“局长,村民来上访,我是压根一点儿都不知道。当我知道的时候,他们早就到县政府了。要是我提前知道的话,一定会进行劝解、做工作的,就是跪下来求他们,也不会让他们到县里。最起码要争取一个向领导汇报,让领导有所准备的时间,可他们是瞒着我偷偷来的,我也不能先知先觉。当我知道他们已到县里后,也准备要汇报,可转念一想,我又打消了念头。

    因为村民到县里上访,县政府和信访部门必须要出面,局里只需要辅助维持秩序就行了。可要是我向局领导一汇报,那么县里一旦知道,就会怪罪局领导没有提前上报。只要我不进行汇报,那么局领导就不知道此事,县里即使知道我曾经协调过此事,那也只能把板子打到我身上,而不能难为局领导。”

    对于对方的狡辩,楚天齐真是无语,便沉声道:“今天是六月二十五日,事情整整过去一周,怎么也没见你来汇报?”

    “既然我准备把这事扛下来,那就干脆一扛到底,随时准备接受县里的板子,哪能在这节骨眼再把责任推出来呢?”陈文明说的大义凛然,“可能我好心办了坏事,请局长您多多批评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还有一事不明,为什么聚财公司能让你进到公司里面,却把常副局长和杨主任挡在外面呢?”楚天齐提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进去的时候也很费劲,基本他们也是在门口保安室见我。常副局长和杨主任去的这两次,正赶上他们公司生产安全大检查,也是没办法的事,当时我也在场,也被挡在了外面。”说到这里,陈文明话题一转,“听说何喜发回来了,让他把当初签的合同拿出来,不就一目了然了吗?他可是此事的重要见证人和参与者,与聚财公司的来往也非常密集。”

    听对方提到何喜发,楚天齐鼻子“哼”了一声:“陈文明,与聚财公司来往密切的不只是他吧,好像辖区派出所领导也与他们关系不一般呀。”

    陈文明忙道:“局长,我冤枉,他们公司在秋胡镇派出所辖区内,自然会有一些接触,但根本不存在关系不一般之明。”

    “陈文明,我这可不是道听途说,你锅底有没有黑自己最清楚。”楚天齐面色一寒,“我今天叫你来,并不是要恫吓你,而是给你改过的机会,希望你能认清形势,好好辅助、配合局里协调此事。如果你非要等我拿出证据,那我可就没这么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陈文明继续大呼冤枉:“局长,我真是冤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大手一挥,打断对方:“你好自为之,世上可没有卖后悔药的。你走吧,看你表现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